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03章:梵狄离开
    水菡从晏家离开时也是爬墙走的,大门外守候的记者真是太敬业了,孜孜不倦的精神让人实在招架不住,只得又一次爬墙。

    水菡一路上想了很多,脑子乱麻麻的,当然第一想到的就是晏季匀了,可她也明白,晏季匀现在脱不开身,她总不能每件事都依靠晏季匀来解决,她需要学着自己应付,不能再龟缩在自己的壳里享受着晏季匀为她挡风遮雨而她什么都不做。她心里有个念头是……假如可以,她也想尽自己的力量去保护他。

    美玉颜公司。这是水菡第一次来。公司装潢得很气派,所有的一切都是比对着炎月总部的规格来的,以至于水菡一进来都有种错觉,仿佛这是另一个炎月。

    前台接待并不认识水菡,态度比较冷淡,说是没有预约,不能见。

    预约?水菡一听这词儿就来气,但她不是个无理取闹的人,她理解前台小姐的工作,只是,她现在必须要马上见到母亲。

    电话打不通,水菡只能坐在一边等。没过多久,会议室的门开了,陆续走出好几个人,最后边的,正是水玉柔,只不过她身边还跟着沈云姿,两人正在谈论着什么。

    沈云姿眼尖,瞥见水菡在角落里,不由得眉头一皱……她果然来了。

    水玉柔也看到水菡了,却是一点都不惊讶……在今天的新闻出来之后,她就知道,女儿一定会找她,不在家就会来公司。

    三个女人最终在办公室里相聚了,原是一家人,都是沈家的血脉,只是,这样的见面却一点都没有喜悦的色彩。

    秘书端进来一杯咖啡之后就悄然退下,水菡听到关门声就再也按捺不住,气呼呼地质问水玉柔:“妈,为什么要这么做?不是说过不会逼我吗?但你现在却把晏沈两家的恩怨都抖出来给媒体知道了,事前半个字都没对我说过,这不是另一种变相的逼迫?不是在我和晏季匀都逼到死角吗?这就是您说的爱我?这样的爱,我承受不起!”

    水玉柔虽然是早有心理准备,可没被水菡最后那句话给激怒了,但她还没开口,沈云姿先出声了,一把拽住水菡的胳膊:“你发什么神经,跑来这里就是为了气姑妈?”

    水菡蓦地一抬手,狠狠甩开沈云姿:“我跟我妈说话,有你什么事?走开!”

    “……”

    干脆的呛声,让沈云姿一时语塞,尴尬又恼怒,但碍于水玉柔的面子,她不好发作,只得愤愤地坐在一边观战。

    水玉柔脸上露出少见的凝重:“水菡,那一则新闻的内容,是我在找我谈话之前就跟那家报社的某个记者拟定好的,我当时是打算要打晏家丑恶嘴脸抖出来,可是在你找我谈话之后,我改变主意了,我让那个记者先别急着发,我说还要再考虑考虑,对方也答应我了,可是,就在今天早上,记者打电话告诉我,他的电脑被人动过,里边存的一些东西不见了,其中就包括那一篇稿子。”

    这样的话,现在说出来,太没说服力了,谁都不会信。

    水菡的脸都气红了,眼里饱含着痛惜:“妈,你让怎么去相信这样的说辞?晏家不是跟我们毫无关系的人,就算您把晏家当成是仇家,但是您为什么忘记了,晏家也是我的婆家啊,晏季匀是我的老公,是孩子的爸爸,晏家与我们家不是只有仇恨这一点关系,您把晏家逼绝了,您让女儿如何自处?您做的事情,不只是伤害晏家,也是在伤害我!晏季匀现在还在外边苦苦寻找凶手,会有什么危险也还未知,而我们就在这里给他放冷箭吗?”

    水玉柔今天的心情也是烦躁无比,现在听水菡这样指责她,更是气愤,同时她也尝到了被人冤枉那个的滋味,原来竟是这么难受。

    “菡菡,我再说一次,信不信随便你,总之,我没有叫记者发那篇新闻,是有人盗去了之后偷偷发的,不管我的事!”水玉柔说得斩钉截铁,痛心疾首的样子看上去真是有几分凄惨的。想不到自己也会有被误解的一天,百口莫辩,并且,是让自己的女儿不信任了。

    水菡喘着粗气,胸脯剧烈起伏着,情绪太过激动,但此刻,直视着母亲的眼睛,她看到了那种焦虑和心痛的目光,戳在她心上,很疼很疼……

    难道真的是她错怪母亲了?真不关母亲的事?

    办公室里陷入静默,气氛僵硬到了极点,而这时,门被推开了。

    能够不用敲门就进来的,除了邵擎还能是谁?

    “老公……”水玉柔轻轻地唤了一声,脸上的无奈全都落进邵擎的眼里。

    “姑父。”沈云姿恭敬地站起来。对邵擎,沈云姿有种发自内心的敬畏。

    邵擎刚毅的面容上没有明显的情绪,沉稳的风范使得他身上散发一种令人难以忽视的存在感,仿佛他一出现就成了焦点,三个女人都在等着看他的表态。

    只有水玉柔能感觉出邵擎今天似乎有点异常,很久没见过他这样冷岑的眼神了,带着一丝骇人的狠厉,看似是平淡无奇,但水玉柔却直觉自己的老公兴许是动了真怒。

    邵擎站在办公桌前,没有靠近任何一个人,只是淡淡地说:“你们最近不要有任何特别的举动,不要理今天那则新闻上的事情,更不要窝里斗。我会去查清楚是谁把新闻放出来的。以现在的形势看,有人希望我们跟晏家之间的仇恨越深越好。这如果只是一般人幸灾乐祸也就算了,但如果是暗地里有人想坐收渔翁之利,我们绝不能稀里糊涂地被人当枪使。不管这个人藏得多深,我会把他找出来,在此之前,没有我的指使,你们就都安静点吧。各自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

    这才是一家之主的风范,任凭多么纷乱,都能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沈云姿第一个发问:“姑父,那我们要怎么应对记者呢,今天已经有好多媒体都打电话来了,我们难道就这么沉默吗?很多人都想知道究竟是不是晏鸿章放火烧沈家……”

    “我刚才已经说过,谨防有人故意设圈套,想得渔翁之利,我们在这时候站出来说晏鸿章是凶手,或许正是有些人最想看到的。我们是任由谁牵着鼻子走的人吗?别人越想操控我们,我们就不让人如愿。真相只要是真的,总会被揭开的一天,不急于一时。”邵擎冷静如冰,深不可测的双眸里隐含着霸气和倨傲。

    水玉柔对于丈夫的吩咐是不会反对的,哪怕是要她暂时压下这口气,暂时不对付晏家,她也能忍。可是她也有疑惑……

    “老公,你这难道是又打算出手了么?”水玉柔这话问得有点怪,只有邵擎才能明白妻子的用意。

    “是啊,该出手的时候我也不能装虾,或许是离开这座城市太久,以至于很多人都忘记邵擎这个名字了,所以才敢背地里动手脚,盗用新闻稿,企图让我们陷入被动和混乱。这样潜在的威胁,决不允许存在。”邵擎眼底精光一闪,森冷得犹如带血的冰刃,那是水菡从未在父亲身上见过的气息,有点……嗜血的味道。

    沈云姿心里一凛……她想起了自己了解到的关于邵擎的过去,不由得浑身一个激灵……姑父决定要对付的人,下场几乎可以预见……多半是会很惨很惨。

    水菡不明就里,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过去是什么样的人,她只是从父亲身上感受到了熟悉的气息……晏季匀发狠时也这样,不允许潜在的威胁存在,为了保护家人,他会不顾一切。

    水菡不再多说什么了,从父亲的话里,她对先前水玉柔的说辞开始仔细地琢磨了……兴许母亲这次没有骗她,真是那新闻稿被盗,不是母亲让记者发出来的。

    如果真是这样,至少她心里没那么难过,晏家和沈家两个家庭,其实都经不起风浪了,心力交瘁啊,真盼着这一场仇恨早点化解,平息……

    =======呆萌分割线=======

    某小镇。

    梵狄在小颖家养伤也有些日子了,腿伤已无大碍,能走能跑,只是有道疤痕在那,不过这货觉得吧,男人身上有点疤,是很正常的事,何况,他是黑道的一方霸主,身上的疤又何止一条两条,那都是经历过生死的证明。

    这段时间里,梵狄和豆子挺亲近的,心情好的时候还会教豆子画画,同时他画的东西也都被小颖收起来保存着,说是留作纪念。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小颖每天都对梵狄尽心照顾,嘘寒问暖,从饮食到衣服,房间,都是小颖在照料着。豆子还时不时笑说姐姐像是梵狄的小妻子,小颖每次听到都会害羞地低下头,而梵狄就跟没听到一样的,只当是小孩子玩笑而已。

    有梵狄在的日子,小颖和豆子没有再被继父打骂了,姐弟俩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可这样美好宁静的时光太过短暂了,明天,梵狄就要离开了……【一万字更新。求点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