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06章:疑凶
    梵狄和水菡有几个月都没见面了,这期间,两人各自经历着人生中最难熬的时光。梵狄是因为想要淡化自己对水菡的感情,才会长时间在金虹一号上,每天都强迫自己别去想她,用尽了各种办法,最后却在一次乘坐快艇出游时遇到危险,流落到了那个小镇上。

    而水菡的人生在这几个月里也是翻天覆地。先是母亲和父亲回来了,晏沈两家的仇恨被揭开,她与晏季匀几经周折,夫妻间的感情虽然稳固并更加深刻了,但就是还未能解决当中的阻碍,如今他在外调查当年放火的凶手,新闻却爆出了两家的秘密,引起不小的震动,水菡为此寝食难安。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要坚持每天去上班,不能倦怠。只是她每时每刻都在盼着晏季匀的消息,也盼着父亲能查到那个盗走新闻稿的幕后黑手。

    由于水菡为美玉颜公司拍摄的平面广告很成功,推出之后广受好评,她也得到了公司同事的认可以及老板的赏识,如今接了邱健的位置也显得顺理成章了,并受到了其他公司客户的关注,对于这位新崛起的年轻摄影师,她还会带给人怎样的惊喜呢?

    老牌资深摄影师自然也是有口碑的,但这一行也时刻需要补充新鲜血液,需要生力军,水菡就是新冒出头的摄影师,虽然是刚刚进入人们的视线,但她的成果摆在那里,每天在大街上商场里都能看到美玉颜的广告,想不记住她都难啊。

    最近几天陆续有客户指名要求伯乐广告公司让水菡来担任新一季平面广告的拍摄,他们都期待着自家的产品能在水菡这位新兴的摄影师手中焕发新的光彩,用她年轻而新鲜的视角发掘出新的亮点。

    助理陆伟良是个踏实本份的小伙子,见水菡能有这么好的发展,他也为她高兴,只是他却发觉水菡似乎不兴奋,情绪反而是冷静得出奇。

    水菡也说不清楚为什么自己在事业取得成功时,反应这么淡定,原以为自己会激动得跳起来的……其实不难理解,大多数人在梦想没实现之前,还在憧憬时,才会是最热情最期待的,一旦真的实现,做到那个位置上,兴奋的感觉会打折扣,适应之后更会冷静异常,除非你有了更高更远大的目标。

    从水菡辍学那天起,到现在她成为伯乐广告公司的新晋摄影师,这当中所经历的种种艰辛和波折,现在想起来,都是值得的。她在辍学时可没想到过自己能有这一天。

    怀孕,辍学,嫁进晏家,到在成人用品店上班,饱受晏家人的冷眼和争议,时不时还要面临一些色狼的调戏,再到这间广告公司的摄影小助理,到如今的摄影师……水菡完成了自己人生中的几次重要角色的转换,蜕变成了一个可以完全经济独立自主的女人,她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她终于找到自己的定位,也终于能用自己的钱给宝宝买衣服买玩具,甚至可以负担起抚养宝宝的一切费用……

    这是前所未有的满足,是精神上的愉悦,是她最感到自豪的地方。

    在摄影棚拍了一上午,完成工作之后,水菡拿着器材从摄影棚走出来,一边还跟陆伟良讨论着下午的工作安排。

    她穿着草绿色的外套款款走来,长发扎成马尾,露出她清秀脱俗的小脸,晶亮清澈的眸子熠熠生辉,整个人看上去散发着自信的光彩,隐约有股职场精英的风范。

    只有内心丰满的人才会自然流露出这样的自信和成熟稳重。不管外表长得如何,自信的光芒都能让你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变得耀眼。

    坐在车里的男人见到这熟悉的身影,有些意外,也有几分惊喜,但一颗悬着的心落地了……看来她没事,比他想象中好多了。

    原本是先去了她家,但是佣人说水菡在上班,他等不及了,只想要快点见到她,确定她无恙,才能安心。

    梵狄没有立刻下车,几个月没见水菡了,不知怎么一下子竟然会有点局促……一会儿该说点什么呢?

    这货还在拧眉思忖着,忽听有人敲窗户,蓦地一扭头,一张女人的面孔在他眼前赫然放大,正对着他笑得灿烂呢。

    “水菡……”梵狄低喃一声,立刻打开了车门。

    “梵狄,你终于出现啦!”水菡一头钻进车里,脆生生地跟他打招呼,粉红的脸蛋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

    梵狄不禁哑然失笑……自己真是脑壳卡了么,还想着见到她要说什么才好,但实际上是他多虑了,瞧她这亲切可人的容颜,哪有半点生疏。

    思念的人儿就在面前,美得这么鲜活,一双大眼忽闪忽闪的充满了灵动的色彩,他能清晰地感受到心跳得很厉害……

    “我能不出现么,再不出现的话,你和小柠檬都该把我忘记了。”梵狄故作轻松地陶侃,挑眉的动作加上他这痞子一样的坏笑,恰到好处地掩盖住了他眼底的一丝伤痛。

    水菡哈哈一笑,美目瞪着他:“你还好意思说呢,一走就是几个月,电话经常都打不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人叼走了。”

    梵狄露出十分无辜的表情,指指自己的腿:“前段时间受伤了,差点挂掉,能活着回来见你们就不错了,你还数落我,没良心!”

    这幽怨又带点委屈的眼神,简直比女人还妩媚,梵狄这货真是天生祸水,开玩笑装嗲都能比女人媚上十倍有余。前边司机顿时咳嗽个不停……被自己口水呛到的。他真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怎么少爷在这个叫水菡的女人面前就大变样了?怎么变得有点二?难道这才是少爷的本性……

    梵狄可不管司机异样的目光,他现在眼里只有水菡。

    水菡惊诧,眨巴眨巴眼睛,皱着眉,低头看着梵狄的腿,紧张地问:“真受伤了?要紧吗?是怎么伤到的啊?”

    梵狄这货又笑了,颇有几分得意……这伤还能换得水菡这么紧张和关心,他觉得挺值的。

    “没事儿,我命大,身体壮,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是有人想害你吗?”水菡想到了这个可能性。梵狄是黑帮的老大啊,难免招致仇家吧。

    梵狄深眸一寒,眉宇间流泻出一股森冷的杀气稍纵即逝,随即依旧与水菡谈笑风生。他当然会清理门户,将害他的人揪出来,但他不想让水菡知道太多黑帮的血腥。

    “这种事,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我会处理的,你别担心……现在已经中午了,女士,能否赏脸吃个饭?”

    “吃,当然吃,还得吃顿好的,我请你!”水菡拍着梵狄的肩膀,那架势十分豪迈。

    “……”

    这顿饭吃了很久,两人都各自讲述着自己这段时间的经历,纠葛,磨折,开心的不开心的,都一股脑儿倒出来,就像以前那样互相谈心,倾诉。

    朋友之间不一定每次都说一大堆安慰的话,只要能当个忠实的聆听者,已经足够了。

    几番唏嘘感慨,一顿饭吃了两小时,有种酒逢知己的感觉。梵狄却发觉自己在面对水菡时,比以前冷静多了。或许真是这几个月离开的日子,加上他在小镇上住那段时间里对人生又有了新的感悟,以至于他的心境有了些许变化。原本他就是想通过离开来沉淀过滤他对水菡的感情,从而达到将爱情减去,只剩下亲情和友情。

    虽然现在还不能说他完全成功了,但至少在听到她说跟晏季匀的约定时,他的心没有痛得那么生不如死,只是还有些淡淡的酸涩感难以挥去,可对于他来说,这已经是一种莫大的进步,希望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

    梵狄回来了,这是水菡的一大助力,他不是沈家或晏家的人,他只是一个中立的局外人,许多事情由他出手,将会好办得多。

    既然今生与她无缘,他也只能认命,只有尽自己所能去让她过得好。

    今天对于水菡来说是个值得开心的好日子,不只是梵狄回来,晏季匀也有了消息。

    但仅仅是有了消息而已,水菡还没能见到晏季匀,只是接到他的电话说已经回到晏家大宅。

    晏季匀这次去乡下的收获很大,找到了想要找的人,对那场大火的真相又更近一步了,接下来他要做的事情就是去证实那个人究竟是不是当年放火的真凶。

    一个戴着眼睛的年轻男子,短裤露出一小截疤痕像是被狗咬过的……这就是晏季匀从魏礼忠那里得到的关于放火凶手的描述,巧的是这次他去找的另一个人,也是这么说,并且还告诉晏季匀,时常在电视上见到一个跟那人长得很像的某某,但由于时间间隔了二十多年,无法确定是不是同一个人,剩下的事只能由晏季匀自己去做了……

    事关重大,晏季匀没有在电话里对水菡说出那个被他怀疑的对象……对方的身份非同小可,即使调查起来都必须万分谨慎,稍微一不小心走漏风声的话,不但抓不到人,反而容易被对方给打击报复。

    晏季匀现在无暇理会那些新闻上说的关于晏沈两家的报道,无暇去理到底是不是水玉柔发布的新闻,他要做的是将某人引出来……那个人,如今官居高位,想要接近都难上加难,何况是想看对方的腿上有没有被狗咬过的伤疤,这就更是艰巨的任务了,确实是让晏季匀伤透脑筋的问题。【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