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0章:完结倒计时3
    轻柔低缓的音乐声营造出轻松的气氛,品着红酒畅快地聊着一些休闲的话题,这样的状态下,人的心理防线会自然降低很多,是不可多得的好时机。

    罗德凯有些日子没喝到像这样的醇正的红酒了,脸上尽是一副陶醉的表情,怎么看都像是松懈了。沈云姿和晏季匀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无声的交流,只短短两秒,沈云姿便有了行动!

    “罗市长……”

    “云姿啊,别叫市长,这么客套,难得我们能在工作时间之外坐在一块儿……”罗德凯笑得很是亲切,略显浮肿的双眼紧紧盯着沈云姿的胸脯,那火热的渴望越发露骨。

    沈云姿嫣然一笑,风情万种,媚眼如丝般望着罗德凯:“那就干一杯,先预祝你能在金虹一号上玩得愉快。”

    罗德凯缓缓轻摇着酒杯,畅快地笑道:“好好好,大家彼此彼此啊,呵呵……干杯。”

    有个大美女陪着喝酒,又是这么暗送秋波,哪有男人不动心的,罗德凯也是男人,并且是个看似温文儒雅,实际上内心极度龌龊的男人……在他心里早就已经幻想过将沈云姿压在身下的感觉了……

    一杯下肚,沈云姿很热情地为罗德凯倒酒,一边拿着酒瓶,一边软绵绵地说:“我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没休息好,怎么觉得有点轻飘飘的呢……”

    “嗯?该不会这么快就醉了?”罗德凯关切地问,声音温柔极了。

    “我……哎呀!”沈云姿话还没说完就惊呼一声,忙不迭地将酒瓶放到桌上,

    原来是红酒洒在了罗德凯的裤子上,正好是拉链旁边那一部分,湿了一大块……

    沈云姿忙不迭地道歉,慌慌张张地从包包里拿出纸巾来为罗德凯擦拭。而罗德凯此刻十分尴尬,眼底涌起一丝薄怒,但很快就被身体里窜起的热流所代替……沈云姿趁着为他擦拭的机会,有意无意地碰触到他的敏感,他哪能招架得住,就快要出洋相了,急忙握住了沈云姿的手,脸红耳赤地说:“不用擦了,我自己会想办法的。”

    沈云姿心里暗骂,但脸上却是委屈极了:“真对不住,我不是故意的……”

    一直在旁边没做声的晏季匀,此刻也沉声说:“沈小姐,你也太不小心了,你让罗叔现在怎么出去?”

    罗德凯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可是看到沈云姿这楚楚可怜的样子,他也就不忍心责备了。

    “算了,季匀,沈小姐也是无心的。”罗德凯到是为她说话了。

    晏季匀不急不慢地站起来,蹙着眉头瞄了沈云姿一眼,显得他似乎对这个女人的冒失很不满:“罗叔,你的身材跟我朋友差不多,我下楼去拿条裤子上来你穿,先把这条弄脏的换下。”

    罗德凯本想说不用,可低头一看自己的裤子,确实是惨不忍睹了。

    “季匀啊,你朋友的裤子估计是名牌儿吧,给我穿,万一给弄破了弄脏了,只怕是……”

    “罗叔,没事的,改天我再另外买一条送他就行。”

    罗德凯一愣,随即也笑说:“那我就不客气了,试穿一下名牌的裤子,呵呵……”

    晏季匀心里暗骂这老狐狸,平时穿着朴素得很,但背地里贪了多少,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罗德凯不买名牌穿,不是因为买不起,是不想惹人注意。

    “罗叔,你和沈小姐在这儿坐一会儿,我去去就来。”晏季匀这话是对罗德凯说,但眼睛却是看着沈云姿。

    沈云姿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微微点头,站起来随着晏季匀走到房间门口。两人不敢多话,更没有明显的动作,看起来沈云姿纯碎只是跟过来关门的。

    “晏先生,真是麻烦你了。”沈云姿故意说得很大声给罗德凯听。

    晏季匀打开门,回头看着罗德凯也正瞧着这边,晏季匀不便与沈云姿说什么,眼底的挣扎之色稍纵即逝,沈云姿冲他笑笑,万般柔情尽在这绝美的笑颜中,像是在目送丈夫出门一样。1gsT1。

    晏季匀走了,真是去楼下拿裤子,只不过,沈云姿也会趁这时间有所行动。晏季匀不想用女人的力量去达到目的,但沈云姿执意要上船来,执意要这么做,他找到她时,她都已经跟罗德凯坐在一起喝咖啡了,事情再无回转的余地,只能被推着往前走,否则中途发生异常变化,反到会让罗德凯起疑。

    晏季匀十分不情愿地下楼去了,他当然不是去朋友房间,只是去楼下服装店买一条裤子而已。

    他心情沉重,浓眉深锁,忍不住为沈云姿担心,可如今这形式是箭在弦上,只能祈祷沈云姿能保护好自己。他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在他身后,有一个房间的门微微开了一条缝隙,一双充满了愤怒与悲恸的眸子,望着他从刚才的房间走出,并且还看到了沈云姿……

    这是水菡的房间,是梵狄为她准备的,是顶层中最好的房间之一,就在晏季匀那间房的对面。

    这一幕说明了什么,答案在水菡面前显得那么残忍,她甚至恨不得自己干脆一下昏死过去算了,至少不用清醒着承受痛苦……那个口口声声说要她等着一家团聚的男人,说要给她幸福的男人,却跟沈云姿在这儿开.房了!若不是亲眼见到他和沈云姿,她还不会想到两人竟能做出这种事……

    水菡此刻浑身都在抖,脸色惨白得吓人,她不知道如何让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声音停下来,仿佛有无数个人在她身体里疯狂地呐喊,恸哭,而她却不能真的哭出来……宝宝还在呢,今天是宝宝的四岁生日,她绝不能让小柠檬看到她哭泣。

    脚边一个小身影在拉水菡的手,白嫩晶莹的小脸仰起,奶声奶气地说:“妈妈……爸爸怎么还不来?我肚子饿了,可不可以吃生日蛋糕?”

    孩子这稚嫩的声音让水菡的心更加痛得彻底,她实在是说不出口让孩子知道她刚才就看到晏季匀了……

    水菡狠狠一咬牙,将眼泪和心痛都憋回肚子去,抱起儿子,亲昵地蹭着他的小脸,挤出一丝笑意诱哄说:“我们先下去吃东西,爸爸晚一点会来见我们的。”

    小柠檬嘟着嘴,摸摸自己的肚皮,点点头,小声嘟哝:“爸爸说了会给我生日蛋糕的。”

    水菡的心在猛烈地抽搐,这熟悉的一幕,仿佛又回到了曾经的某个时候,小柠檬眼巴巴盼着爸爸,可等来的却是一场空。今天,他又要丢下她和孩子不顾……

    “儿子,楼下有好多好吃的,我们走吧。”水菡温柔地安抚着小柠檬,用美食的you惑来分散孩子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另一间房里,沈云姿正借着“醉意”将倒在了罗德凯怀里,一只手赫然正摸着他被红酒洒湿的地方,在裤子上慢慢地摩挲着。

    “你在怕我?”沈云姿呵气如兰,带着酒香的呼吸喷薄在罗德凯耳畔。

    罗德凯正襟危坐,不敢去看沈云姿……不是他不想,而是真的不敢,怕自己会迷失在她的勾魂眼中,怕把持不住做出有**份的事。可这想法太脆弱了,在沈云姿刻意的勾引下,罗德凯只觉得她的小手太要命了,某处涨得难受,而他的脸更是成了酱紫色,隐忍得很辛苦。

    “云姿……我确实是怕你……你太美了……我不能亵渎你,你的手快拿开……”罗德凯说话的声音都不稳了,呼吸粗重,手握着沈云姿的手,但却没有力气将她推开。

    美女在怀,温香软玉,蛊惑着他每根神经,能保持一点清明,实在不易,可这不是因为他真的不好色,主要是自我保护意识太强了,担心做了之后惹麻烦,才迟迟不敢下手。

    这一室的暧昧在急速升温,然而沈云姿却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发将他抱得紧,手摸上了他的皮带……“你的裤子都湿了,脱下来吧……一会儿穿干净的……”这娇滴滴的声音简直能把人的骨头都酥掉,罗德凯一时间难以自持,差点就要松手任由她解开皮带,可就在这关键的一刻,罗德凯的手机响了……

    熟悉的来电铃声,让罗德凯混沌的意识瞬间惊醒,眼中精光一闪,在他有所动作之前,沈云姿已经猛地推开了他,满脸自责地说:“对不起……是我太冲动了,我不该异想天开……您身份尊贵,我不配……不配……”

    沈云姿痛苦极了,抱着头,埋首在枕上,肩膀在抖动,显然是在哭,并且刻意压抑着声音,这就更让人心生怜惜了。

    见沈云姿这样,罗德凯反而是一怔,心头涌起淡淡的歉意和慌乱,接起电话,心不在焉地敷衍了对方几句之后就挂断了。

    “云姿,你怎么说这种话,要说不配,是我配不上你才对……你这么漂亮,又还没结婚,而我只是一个结过婚的男人,哎……”罗德凯似是很无奈,一声叹息之间,张开双手搂住了沈云姿。

    这老狐狸,说得冠冕堂皇,实则一肚子的YY,刚才沈云姿反应快,在他被电话惊醒之际立刻装作慌乱地推开他,装作很委屈的样子,否则,他的戒心一定会阻止沈云姿那只手,并且还会怀疑她的动机。

    沈云姿还是没起身,趴着继续哭:“呜呜……漂亮有什么用,现在的好男人都死光了,想找个自己喜欢人品又好的男人,比中彩票还难……我只是觉得跟你很聊得来,对你有好感,我才会情不自禁……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坏……我……我其实还没有过男人……”

    这可怜的哭诉,让罗德凯蓦地一惊,惊诧不已:“没有过男人?你是说……你没跟男人发生过关系,你的身子还是干净的?”

    “嗯……我以前谈过一次恋爱,分手了……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也没跟男人过度亲密过……我刚才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控制不住就……就……”沈云姿像是说不下去了,雨带梨花的脸抬起来,幽怨地看着罗德凯。

    罗德凯自以为是了解到了沈云姿之所以会对他那么主动的原因,哈哈一笑:“原来如此啊……你是因为没有过男人,所以对男人很好奇……不要紧,刚才的事,你不用放在心上,我不会怪你。”

    老歼巨猾的东西!沈云姿心里又一次咒骂。罗德凯岂止是不怪她啊,他听到她还留着初.夜,眼睛都闪绿光了他自己还不觉得。

    罗德凯确实很惊喜,想不到沈云姿竟是原装货,太难得了,他的胆子又大了一些,暗暗在想着该用个怎样顺理成章的理由得到她……

    房间里进行到这里,已经暂时没戏了,门外传来敲门声,是晏季匀。

    他之所以能这么巧的时间敲门,那是因为……沈云姿在他出去之后就趁罗德凯不注意时动了一下自己的手机,拨通的正是晏季匀的电话,只不过可惜的是,罗德凯这人比想象中更难对付。

    晏季匀拿来了裤子,罗德凯去洗手间换了。穿着是有点不合身,裤腿长了一点,但也只有将就着,总比被红酒泼湿了的穿着舒服得多。

    三人离开了房间,罗德凯很客气地说让晏季匀去忙自己的事,实际上是在暗示晏季匀走开,让他与沈云姿单独相处。

    出了房间,晏季匀就没那么担心了,外边大庭广众,罗德凯不会对沈云姿做什么的,他也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办……找到罗德凯的姐姐唐钰。根据新得的消息显示,唐钰很可能带有枪支。

    这个女人就是颗必须找出来的炸弹,行事异于常人,听说在坐牢时还曾有过精神病史……她上了游轮却没有去见罗德凯,这就有点奇怪了,她到底要干什么?不将她找出来的话,晏季匀始终感觉像是有根刺在胸口卡住。

    =======呆萌分割线=======

    罗德凯和沈云姿一起下去了,戴着墨镜,神色如常地跟沈云姿侃侃而谈,半点都不觉得尴尬。但途中罗德凯再次接到电话,不知对方说了什么,罗德凯的脸色不太好看,告诉沈云姿半小时后在咖啡厅见,而他则离开片刻。

    柔红这日柔。罗德凯很机警,一边走一边回头看有没有人跟着,沈云姿只好放弃跟踪他的念头,不想冒险去引起他的怀疑。

    这时正是夜幕初临,游轮在暮色中驶向大海的深处。美轮美奂的灯光炫目迷人,站在甲板上呼吸着海上咸湿的空气,闻着属于大自然的气息,这是种心灵的享受和愉悦,能让人的心也变得宽广起来。

    沈云姿站在甲板的栏杆处,娥眉深锁,一脸愁容,苦苦琢磨着该怎样才能验证罗德凯的大腿上是否有疤痕呢?

    沈云姿眼底的光芒几番变幻,最后伸手摸摸自己包包里的东西,复仇的**又变得无比坚定了。

    差不多半小时了,她该进去了,或许罗德凯马上就会来。

    一转身,沈云姿视线里赫然出现一大一小身影,竟是水菡和小柠檬。

    沈云姿愣了愣,颇感意外,但很快就想到一个可能……水菡是来找梵狄的吧?真是巧。

    她不知道今天是小柠檬生日,更不知道晏季匀事先是跟水菡约好了要带孩子玩的。沈云姿满以为水菡是背着晏季匀来金虹一号找梵狄。

    “呵呵……表妹,你可真是个贤妻良母啊,带着孩子来找你的老相好吗?”沈云姿的语气充满不屑,说话更是冷嘲热讽,只是跟水菡面对面,没晏季匀在场,她无需掩饰自己。

    水菡本来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火,偏巧沈云姿要故意说话难听,火上浇油。

    水菡清冷的眸子里夹杂着一抹怒意:“我带孩子来做什么,用不着你来管。到是你,跟晏季匀约会,不觉得羞耻吗?”

    “你……”沈云姿差点就骂出口了,但又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改口道:“对啊,我就是来跟他约会的,那又怎样?你嫉妒啊?呵呵……”

    这得意的笑,令人作恶。沈云姿总是能在女神与女巫的角色中来回切换,就跟患了精神分裂似的,她自己还感觉很自如。刻意地扭曲事实,为了就是制造晏季匀和水菡之间的误会……她曾说要公平竞争,那都是屁话。

    水菡既愤怒又心痛,这样的情绪,小柠檬竟然也被感染了……这小家伙敏感得很,虽然不是全懂大人在说什么,但还是有点隐约明白一点点,总之就是这个女人十分讨厌!小柠檬气呼呼的小脸蛋染上了绯红,那是他真的生气了,拉着水菡的手,指着沈云姿说:“我们不要跟她说话,她是坏人!”

    水菡被孩子的声音拉回了现实,强压下心头那股冲天的怒浪,她终究还是忍下来了……在孩子面前跟沈云姿大吵大闹,绝不是她会做的事情。

    水菡低头摸摸小柠檬的脑袋,安抚这小家伙的情绪:“儿子真乖,知道那个是坏女人,我们就不要为她生气……走,吃蛋糕去咯。”

    小柠檬哼哧哼哧地瞟一眼沈云姿,大大的眼睛瞪得溜圆的,鼓着腮的模样简直就是Q版的晏季匀。

    沈云姿的脸色铁青,望着水菡和小柠檬的背影,她压抑在心底深处的嫉妒在疯狂滋长……水菡和晏季匀有儿子,而她有什么呢?晏季匀对水菡的感情会不会是因为有了小柠檬的存在才稳固的?

    想到这里,想到曾发生的某件事,沈云姿更是彻底的不平衡了,喃喃自语:“这个孩子果真是祸害……要不是廖辉那废物失手,我也不至于……”

    沈云姿充满愤恨和不甘,她认为小柠檬的存在才是晏季匀和她之间最大的障碍,没了小柠檬,她觉得自己完全有资本跟水菡争。

    前方那渐渐走远的身影停了下来,怔忡了几秒之后,猛地一个转身,带着小柠檬疾步走了回来……

    “沈云姿,你刚才说什么?你跟廖辉什么关系?”水菡怒视着沈云姿,此刻的她无法让自己冷静下来了……廖辉是当年在那巷子里袭击她的人,害她早产,也害得小柠檬至今都这么孱弱,可怜的早产儿,罪魁祸首是指使廖辉的人!

    沈云姿一向要强,死要面子,见水菡这么说了,她也干脆不再隐瞒,一副“你能把我怎样”的架势,斜睨着水菡,笑得格外阴冷:“没错,我就是当年指使廖辉袭击你的人……找了我很久吧?呵呵呵呵……你知道你有多可恨吗?要不是你怀上晏季匀的孩子,你以为你能嫁进晏家?如果不是这样,我和他怎么会变成今天这样?我才该是他的妻子,你算什么东西,当初你不靠肚子里那块肉,你就连狗屁都不是!我当廖辉打你的肚子,已经算是便宜你了,我有时想起真后悔,我真该叫廖辉当场要了你的命才对,你死了,你肚里的孽种也会死,你们一尸两命才是最该得的下场!”

    这才是沈云姿真正的心声!无论她伪装得多好,这些话都在她心里重复过千百次了,今天只不过是当着水菡的面说出来而已,她终于不必压抑自己了,坦诚内心深处的邪恶,连人命都可以不在乎,这个女人当真是执迷不悟了。

    沈云姿千错万错都不该扯到孩子身上,水菡最不能容忍的就是有人诅咒她的孩子!

    “原来你才是害我和小柠檬的罪魁祸首!最该死的是你!”水菡一声低吼,抬手狠狠地抽了下去!18700627

    “啪——”沈云姿脸上被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清脆响亮,力气还异常的大。

    这是水菡在盛怒之下挥出的巴掌,岂会是轻的……

    沈云姿一阵吃痛,感觉半边脸火辣辣的,她的自尊心受到刺激,顿时一发狠,冲着水菡就抡起了右掌……但这次水菡早有准备,及时出手挡住了沈云姿。她身体里沸腾的血液在燃烧,感觉好像力大无穷似的,捏住沈云姿的手腕,愤恨地说:“你给我听好,别再让我听到你嘴里说出一句诅咒我儿子的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