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1章:完结倒计时4
    水菡死死握住沈云姿的手腕,她像是身体里全部的力量都被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激发出来。

    沈云姿不该试图惹一个对孩子有着强烈保护欲的母亲,水菡此刻可以无比清晰自己对沈云姿是什么情感——恨,到极致的恨!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良心被狗吃掉的女人,小柠檬就不会早产,不会身子这么弱!即使每天都在调理,可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跟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这是一个做母亲的女人所不能忘却的痛!

    “放手!”沈云姿吃痛地低吼,看向水菡的眼神终于是露出一点惊慌……想不到水菡被刺激之后的气势这么强硬,让她恍惚间有种错觉像是第一次见到邵擎一样的。

    水菡的力气是因愤怒而激发,冲到极点再回落下来,感觉自己的力气在减退,握不住沈云姿的手了……

    重重地甩开,双眸怒视着沈云姿:“你的恶行,一定会有报应的!”

    沈云姿的手解放出来,人立刻又变得精神了,嚣张的气焰顿时暴涨,冷哼一声,表情透着一丝狰狞:“报应吗?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有能力报复我的时候再说这种大话吧!”

    在沈云姿眼里,水菡说的话很可笑,她从不相信报应,她只信自己。

    水菡不想再看到这张罪恶的脸,多看一眼都是对眼睛的亵渎,她抱着小柠檬离去,心里却是难以平静……真讽刺啊,晏季匀抛下她和孩子,前来这儿与沈云姿“约会”,而这狠毒的女人就是当年害她早产的人,晏季匀若是知道了,会是什么反应?

    水菡憋着一肚子火气,伸手去摸自己的包包……手机没在?

    想起来了,好像是在房间里打了电话之后放在床上,没拿走。她不知道自己的电话已经有好些个未接来电了,其中有晏季匀的,也有邵擎的,还有水玉柔的……

    水菡脑子乱糟糟的,心疼地抱着小柠檬,一路边走边哄,尽量地让孩子忘掉沈云姿带来的不快。

    来到餐厅里,立刻有人前来接待。不是服务生,而是这餐厅的经理……当然是受了梵狄的吩咐,看到水菡来了马上就将她引到一间包厢。

    餐前小吃都是水菡和小柠檬喜欢的东西,还有丰盛的主菜以及生日蛋糕会送上。

    在环境优美服务周到的地方吃饭,是一种享受,适度地缓解了水菡的心情。她已经不是那个遇到打击就感到昏天黑地的人了,她的悲恸和愤怒变得内敛,堆积在心头,但表面上她不会流露出过度的情绪,现在对她来说,一切都不重要,最要紧是让孩子有个愉快的晚餐,愉快的生日。

    水菡没有告诉梵狄她来了,可在她一上船不久就接到了梵狄的电话,告诉她,已经准备好了房间和晚餐。

    梵狄的体贴和细心,让水菡有种亲切的温暖,她也为小柠檬感到欣慰,他这个干爹还记得他的生日,备好了生日蛋糕。

    精心安排好这一切的梵狄,本人却没有现身在餐厅……他以为水菡是和晏季匀一起来的,别人一家三口为孩子庆生,他去了只会是多余的存在,气氛不但不会好,反而会受影响。既然这样,他就等水菡他们吃完饭再去给小柠檬送上生日礼物,这样比较妥当。

    小柠檬看着美食就开心地拍手,兴奋又馋嘴的样子让人爱怜不已,难得这孩子喜欢,水菡巴不得孩子只专注于眼前的美食,冲淡他对爸爸的期待……

    现在正是晚餐时间,外边甲板上的人不多,而在这一层甲板的人是最稀少的,靠近船尾的地方只有两个人,一男一女……正是沈云姿和罗德凯。

    罗德凯也不知是刚去见了什么人,与沈云姿碰头之后,他的脸色不大好看,谈话间也时有走神。沈云姿全都看在眼里,她灵机一动,便说先不吃饭了,去甲板上透透气。

    罗德凯现在也没胃口吃饭,他有心事。但这心事是不可以对人说的。

    面对着一望无际的大海,银色的月光洒在幽深的海面,为这夜晚镀上一层梦幻般的色彩,徜徉在大自然的怀抱里,感觉好像回到了天真的孩提时代,心情在放松,每一次呼吸都能带来一丝神清气爽。

    这一片海域今晚其实并不平静,海浪也不似平时那般温柔了,像是一个烦躁不安的青春期少年,在蠢蠢欲动。只是因为金虹一号十分庞大,吨位也是相当强悍,所以船上的人是感觉不到震荡的。对于神秘莫测的大海来说,这点小风浪是常有的事。现在假如有人掉下海去,只怕是难以搜救了……

    “罗先生,你看,那边还想有座小岛,有灯光呢……”沈云姿指着远处的一点星火,美目里流露出向往的神色。

    “嗯,或许是个不知名的小岛……海域太辽阔了,孕育无数生命,某些小岛上住的人就像是漂流记上写的那样原始。”

    “哎,要是能去一个安静无人的小岛,我们就能自由自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那该多惬意啊……”沈云姿微微蹙眉,幽怨的眼神瞄着罗德凯。

    心中的女神如此感叹,并且话里有话,还用这样欲言又止含情脉脉的目光望着他,他也不由得心里一动,下意识地点头。

    “死男人,凭你也配?哼!”沈云姿心里在骂着,转过头去手撑在栏杆上,幽幽地一叹气,很惋惜地说:“只可惜,那样的时光只能在幻想中出现,现实里只怕是……难……”

    罗德凯只当这些话是沈云姿在感叹与他之间的距离,他心痒痒啊,面对着美女却能看不能吃,这好比是隔靴搔痒,越挠越让人难受。

    “云姿……其实很多事,事在人为,你如果真有心,刚才说的那些,未必不能实现,过几天就是换届选举了,我不会连任,打算卸下肩膀上的担子,到处去走走,散散心。”罗德凯的语气格外温柔,一只手还情不自禁地搭在了沈云姿的肩头,脸也凑近了她……

    沈云姿心里一喜,转过头来,正巧就对上罗德凯错愕的眼神……这姿势太暧昧了,她的唇就在距离他的脸不到一寸的地方,他鼻息里都是她呼吸的气息,充斥着蛊惑的味道,让他整个人好似过电般微微一颤……

    沈云姿知道是时候了,略一倾身,双唇印在了罗德凯的侧脸……这一霎,她明显感到他的身体抖了一抖,但这还不够。沈云姿眼底闪过一道他看不见的狠厉,把心一横,纤纤玉臂往前一伸,揽住了罗德凯的腰,她也紧紧贴上去,两人瞬间像抹了520胶水似的黏在一起,她丰盈的胸脯在他胸膛上磨蹭,赤果果的you惑,大胆而热情。罗德凯想要撤退,但两脚不听使唤,理智变得无比薄弱……她的身材太好了,这么紧贴着,他能感受到她迷人的曲线而她那令人喷血的柔软,手不知什么时候也搭上了她的腰……

    “没人会注意我们……”沈云姿喃喃低语一声,这是在告诉罗德凯可以更进一步。

    确实在这个角度来说,罗德凯是面朝大海,沈云姿则是背对着的,别人即使看到这边也会先看见沈云姿。

    罗德凯吞了吞口水,口干舌燥的,正想说点什么,沈云姿再次得寸进尺,一口吻上了他……

    罗德凯顿时石化了,女神主动送上香吻,这滋味太美妙了,比他想象中还要柔软的唇啊,甘甜的芬芳简直能将他的魂儿都勾走……他不会知道沈云姿在强忍着恶心的感觉,怀着破釜沉舟的心,才会奉献出这一吻。

    罗德凯没有后退,依旧与她紧贴着,他的沉迷,让沈云姿终于能有机可趁!她的手伸进了进去,目标直向他的大腿!

    罗德凯被沈云姿吻着,正是美得忘形之际,忽地感觉到不对劲,当他想要挣脱时,他的侧腰却被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住了……耳畔传来沈云姿阴冷的声音:“别动,否则我的枪很容易走火。”

    罗德凯大惊失色,但他毕竟是长期居于高位的人,大风大浪见过了,心理素质也比一般人强悍,在惊悚之余,他也很快看清楚了眼前的形势……沈云姿,正用一把枪抵着他腰上,而她刚才还把手伸进他裤子里去了,怎么这么快就变脸?

    沈云姿此刻不是女神,她是能致命的罗刹!她摸到了罗德凯腿上的伤疤,狂暴的复仇之火瞬间就占据了她的大脑!

    “罗德凯,你最好老实回答我的所有问题……二十一年前,你在沈家村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沈云姿声音很小,但那双赤红的眼睛却犹如钢针扎进罗德凯的心脏,熊熊燃烧的复仇火焰,狰狞的杀气,让罗德凯都不禁要胆寒三分。

    穿鞋的怕光脚的,罗德凯惊骇地看着沈云姿,不可置信的神情已经印证了一个事实……他就是当年那个被魏礼忠见到的男人!

    “果然是你……罗德凯,你知道我是谁吗?呵呵……我的父母当年就是死在那场大火,还有我的爷爷奶奶,我们沈家的几条人命,你觉得你应该死多少次才够?”

    “不,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一定是搞错了,我怎么会跟那种事扯上关系,我根本不认识沈家村的人!”罗德凯惨白的脸色,但还在竭力狡辩着。他会一口承认才怪,尽管心头极具震撼了,可他不会自寻死路的。

    沈云姿眼里杀气涌现,手上一用力,枪口更紧地抵着罗德凯……这枪是她早就准备好的,只要证实罗德凯腿上有伤,她就会不顾一切地逼问!

    “死到临头还嘴硬,你以为我会信你?你的旧账,我们查得很清楚了,你有个姐姐叫唐钰,曾经也是做过保健品生意,并且还认识沈家的人,互有来往,你跟你姐姐关系那么好,你还敢说不认识沈家村的人,你这不是心虚是什么?当时沈家的一个佣人,就是在当天带着我去隔壁村子玩的那个大婶,她也还活着,根据她的回忆,她见过你,还记得你穿短裤腿上有伤疤,还有一个男人见过你在事发当天出现在沈家村,他是被晏鸿章派去找沈玉莲的人……而你当时还威胁过他,那个人,已经被找到了,你是不是也曾派人找他,还想要杀了他以绝后患?只可惜被人先一步带走了。如果不是你放的火,你威胁别人做什么?你说,沈家到底跟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为什么要放火!”沈云姿拿着枪的手在颤抖,太激动了,情绪几近失控。

    罗德凯心里那个恨啊,想不到沈云姿竟是沈家的后代,如果知道,他哪里会让她接近?现在她这么激动,他不能再刺激她,只怕万一枪走火的话,那后果不堪设想。

    罗德凯脸色一变,勉强挤出点笑容,低声下气地说:“沈云姿……你说的这件事,我是知道,但这其中另有隐情,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所以你先别激动,先把枪放下,听我慢慢告诉你……”

    “呸!休想糊弄我!”沈云姿一口唾沫吞在他脸上,愤恨地咬牙:“把枪放下了你还会说?我要听的不是你的狡辩,我只要你说,为什么要放火,别考验我的耐心,血海深仇,就凭你狡辩能有用吗?”

    “如果我告诉你,凶手真的另有其人,是我看着那人放的火,你信么?我二十几年前就进政aa府工作了,我一心想升官,怎么可能会去放火?那不是自毁前程吗?你想想是不是这个理?”罗德凯说得很是真诚,仿佛在对待一个知心朋友一样。

    沈云姿被他这话给说得微微一愣,晃了晃神,握枪的手也不由得一松……就是这一失神的瞬间,罗德凯目露凶光,猛地握住沈云姿那只手,企图将枪口转移方向后夺下!

    沈云姿知道上当了,狂怒之下尖叫着:“罗德凯我杀了你!”

    “践人,该死的是你!”罗德凯也像疯了一般死不放手,凶狠地抬腿往沈云姿小腹一撞!

    “啪……”手枪掉了,在地上滑出去好几米。

    沈云姿猛地冲向前去要将枪捡起来,罗德凯死死抱住她的腰,两人就这么拼死纠缠在一起,谁都不敢让对方先去捡枪,然而那支枪却落在了一个人的脚边。

    沈云姿看到来人,再也顾不了,嘶吼着:“水菡,捡枪!打死他,是他放的火!”

    水菡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完全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但在听到沈云姿这么一喊之后,她脑子里犹如本能一般浮现出了答案,只一秒便明白了沈云姿在干什么。

    几乎是没有犹豫的,水菡弯腰捡起了枪,沈云姿狂喜,反手抱住罗德凯,狞笑着说:“你……去死吧!”【今天就这一章4千字,明天会多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