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2章:大结局(上)
    所谓的理智,有时只是局外人对局中人冷眼旁观时才可能实现的奢侈品。

    沈云姿此刻的理智接近于零,就连罗德凯都快要疯了……今天的事注定了是不可善终的,他现在唯有保住自己的命再说。

    两个人谁都不肯松手,死死地撕扯,而水菡手里拿着枪,脑子里嗡嗡作响的全是沈云姿刚才吼的那一句“开枪!”

    善与恶,从来都只是一念之差。水菡激动得浑身发抖,双眸里是从未有过的惊恐与愤怒,熊熊燃烧的仇恨之火在一点一点摧毁她的理智,有个歇斯底里的声音在身体里狂喊催促着她开枪,但她毕竟是本性善良的人,即使此刻疯狂膨胀的仇恨在加剧,她还是没有被完全吞没。

    “妈的,你在干什么,朝他开枪啊!”沈云姿怒骂。

    “践人!”罗德凯狠狠地扼住沈云姿的脖子,脸上的狰狞令人心寒。

    原本是背对着水菡的罗德凯现在与沈云姿所站的方位被对调了,变成沈云姿后背对着水菡,而罗德凯被她的身体挡住。

    水菡两只手握住枪,感觉自己心脏都快跳出来了,她终究是不可能开枪的,但眼下这形势必须结束!

    “不准动……你放开沈云姿!”水菡的枪口对着两人,竭力让自己别抖。

    罗德凯老歼巨猾,他虽不认识水菡,但他看人的直觉就知道水菡不会开枪了,构不成他的威胁,最难缠的是沈云姿这疯婆子。

    沈云姿被罗德凯掐住喉咙,无法出声了,只能用焦急的眼神望着水菡,心里不停在咒骂水菡怎么还不开枪。

    水菡见自己的威胁不起作用,又急又怒,凌厉的目光死死盯着罗德凯,愤恨地说:“你别以为我真不敢开枪,我就算不要你的命,我也可以打断你一只腿!”

    此时此刻,水菡跟沈云姿是站在一条战线上,虽不知为何突然冒出这个男人,可至少水菡也不是傻子,沈云姿带枪上船,这么严重的行为也只有类似对付放火凶手这样的事情才会是理由。这时候不是计较个人恩怨的时机,最要紧是不能放过这个男人!

    罗德凯心头一颤……对啊,水菡不会要他的命,但却有可能开枪打伤他的……

    水菡见沈云姿被掐得直翻白眼了,罗德凯却还没放手,不由得越发愤怒,这男人要真是放火凶手,那也未免太嚣张了!

    “你放开她!”水菡的枪口对着前方,一声低吼才刚出口,瞬间感到眼角闪过一丝异样,还未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几乎是同一时间,只听一声“砰——!”

    闷响,是什么东西嵌入血肉的声音!

    罗德凯大惊失色,他感到沈云姿的身体战栗了一下便僵直不动,瞳孔一下子撑开了……不是他掐死了沈云姿,而是她……背部中弹!

    “沈云姿……沈云姿!”罗德凯惊悚地放开她的颈子,一摸她后背,沾了满手的鲜血……但她却挣扎着回头看向水菡……

    “你……你竟然……向我开枪……你……你好狠毒……”沈云姿痛苦而又充满了憎恨的表情,瞳孔在扩大,看上去尤为恐怖。

    水菡彻底傻了,全身僵直,仿佛被人点了穴一样无法动弹,手还举着枪,可她的脑子里却只剩下一片空白……

    这一刻,世界好像被定格,水菡眼里只有沈云姿身上流出的血,鲜艳刺目。

    “云姿!”悲恸的暴吼,一道身影飞速冲向沈云姿,将她从罗德凯手里接了过去。

    沈云姿瘫软的身体倒在晏季匀怀里,紧紧抓着他的衣襟,嘴角溢出一缕鲜血。

    “云姿……云姿!”晏季匀急切地呼唤,但沈云姿的气息却是越来越弱了。

    晏季匀赤红的眸子猛地抬起,冲着水菡怒吼:“是你,你向她开枪!”

    这一霎,他就是只暴怒的狮子,好像随时都把人给撕了一样……水菡还处在极度的惊骇中没有拔出来,现在又被晏季匀这么吼,仿佛她是个万恶不赦的罪人,这感觉比死了还难受百倍!

    心痛难抑,水菡哆嗦的嘴唇里艰难地挤出破碎的音节:“不……不关我的事……不是的……不是的……”

    沈云姿要死了吗?水菡此刻已无暇去为晏季匀的态度而愤怒,她只觉得沈云姿身上流出来的血然后了她整个视线,冲击着她的心灵……

    罗德凯见此情景也是茫然失去了方寸,他也不知为何水菡会突然开枪的,他原以为她不可能会开枪杀人,想不到居然演变成这样。

    “你们原来都认识,是一伙的……”罗德凯看向晏季匀的目光里饱含着愤恨,他的脚步却在慢慢地往后移动。

    晏季匀没有再看罗德凯一眼,他悲痛地凝视着沈云姿越来越苍白的面容,感觉到她的身体越来越凉……

    “匀……原谅我没有告诉你,其实我……我是打算要跟罗德凯同归于尽的……只可惜,我没……没做到……他……交给你处置了……我……先走一……步……匀……我……我……爱……”沈云姿的瞳孔在扩散,最后彻底没有了焦距,抓住晏季匀的那只手无力地垂下,连“我爱你”三个字都没说完就断绝了呼吸。

    沈云姿死了!水菡心头巨震,感觉浑身脱力,手一松,枪掉在地上,正好就在晏季匀身前。

    晏季匀呆滞了几秒之后,蓦地将枪捡起来……他缓缓直起腰的动作就像是一尊魔神从地狱里爬出来,阴冷的气息弥漫了整个空间,令人彷如置身在冰冷的深渊……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水菡的方向,晏季匀冷酷异常的神情比死神还恐怖,薄唇里溢出两个字:“跪下。”

    冷漠无情到极致的两个字,犹如一把带着倒刺的弯刀捅在水菡心上,她不敢相信这是晏季匀会说的话,排山倒海般的痛苦倾轧着她,巨大的痛苦使得她几乎站立不稳,颤颤巍巍地倒退了半步。

    “你……你叫我跪下?为了她?”

    晏季匀半点没有动摇,依旧是如机械似的说:“你向她开枪,罪无可恕,跪下!”

    比冰刃还寒冷的利器刺穿了水菡的身心,下一秒,她双脚一软,虚脱地瘫倒在地……没有下跪,只是蹲着身子,她已无力再撑下去,但依旧不会下跪的。

    晏季匀的翻脸无情,让水菡绝望了,堆积在心里的悲伤顷刻间决堤,坚强的伪装无法继续,只有凉到骨子里的冷……这就是她的老公么?为了沈云姿而拿着枪对着她,让她下跪向沈云姿忏悔?但实际上她根本没开枪,他为什么不信!

    “呵呵……晏季匀,我总算看清楚你的心了……”水菡没哭,眼里之余死寂,这短短几分钟发生的一切,足以颠覆了她整个人生!

    只是水菡没发觉晏季匀的枪口位置有点奇怪,旁人若是仔细看就能察觉,他并非是正对着水菡的,而是有一点偏移,只是他说的话会让人产生错觉,似乎他就是在针对水菡。

    罗德凯心里暗喜,晏季匀把注意力转移了,不在他身上,这是他溜走的好机会,他越发小心翼翼地往后挪动了一步,眼睛紧盯着晏季匀……罗德凯对沈云姿的死一点都不惋惜,只觉得很痛快,这个女人真该死了,差点就毁了他。

    就在水菡绝望之际,场中形势再变!只见晏季匀大吼一声:“闪开!”同一时间,他的枪口偏移向水菡的右后方,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砰——!”“噗——!”两声枪响几乎是在同一秒,前者声大,后者闷响,但却是出自于不同人的枪口!

    前一个是晏季匀,后者则是隐藏在水菡右后方的某个人,用的是消音手枪。

    血……又是血!晏季匀胸前绽开了一朵血红,高大的身躯随之倒在了栏杆前。向他开枪的人也被他的子弹打中但是却激发出了她身体里更为暴虐的因子,不顾一切地嘶喊着冲了过来!

    原来晏季匀知道不是水菡开枪的,他叫水菡跪下,不是无情,而是在保护她……她跪下了他才能击中藏在暗处的那个人!

    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罗德凯和水菡都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人影一晃,窜出一个女人的身影疯狂地冲向晏季匀,嘴里却在嘶吼着:“想害我弟弟的人都该死!”

    女人死死拽住晏季匀,枪抵着他的脑袋,而她自己的左边锁骨处也在流血,是被子弹击中的地方。

    “老公!”水菡惊呼出声,她此刻才明白了,原来他的目标不是她,他根本就不是要向她开枪,而是想要打中个藏在暗处的女人!

    “姐,是你开枪打死沈云姿的……你……”罗德凯终于是反应过来,开枪的不是水菡,是他的姐姐唐钰,她打死了沈云姿!

    唐钰脸上布满了杀气,阴冷地说:“弟弟,那个女人故意勾引你,向设计害你,她难道不该死?还有这个男人,晏季匀,他和沈云姿是一伙的,想要挖出二十多年前在沈家村放火的事,他也该死!”

    水菡的心都快要停止跳动了,巨大的恐惧袭来,魂飞魄散,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突然冒出来的女人用枪指着晏季匀……

    身后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梵狄带着手下赶了过来,还有洪战也在。男人们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枪,只是,却没有谁敢轻举妄动。

    “没我的吩咐不准开枪。”梵狄走在最前边,沉声吩咐手下,他自己则是走向了水菡。

    唐钰太狡猾了,知道自己会有危险,所以她用晏季匀当挡箭牌,躲在他身后,如果有人要对她开枪,除非能一枪爆头或是不顾晏季匀的死活。

    凶残的唐钰,她的意志力远超常人,即使中弹了还能做垂死挣扎,对他人造成致命的威胁!

    晏季匀捂着胸口的伤,几近涣散的瞳仁望着前方的水菡,气若游丝地说:“对……不……起。”

    他为了水菡的安全,无奈只能假装误会她开枪,假装无情地叫她下跪……他因为伤得重,无法说出完整的话,只能说这三个字代替。

    “不……老公……你没有对不起我……你是为了保护我……老公,你撑住,你不会有事的……”水菡的心快要停止跳动了,她已经完全懂了为何晏季匀和沈云姿会出现在这里,不是约会,而是为了对方于放火的凶手!

    洪战急得快疯了,看到晏季匀受伤又被抓做人质,那鲜血不断流出来,锥心刺目。

    梵狄站在水菡身边,冷厉的眸子盯着唐钰,像看死人一般的眼神:“你放了他,我可以保证放你和你弟弟离开。”

    “哈哈哈哈……你以为我会害怕走不了?我既然敢做就不会害怕,杀个人算什么,老娘不是没杀过!”唐钰笑得癫狂,眼神散乱,这是神志混乱的象征。

    罗德凯暗叫糟糕,他知道唐钰曾有精神病史,她该不是又犯病了?

    “姐……你放手吧,别再杀人了,够了!”罗德凯痛心疾首,试图劝解唐钰。

    “你闭嘴!”唐钰狰狞的目光更加凶残了,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

    威胁,对于怕死的人有用,但对于现在的唐钰,却是无济于事。

    唐钰在强撑着,她知道自己的伤势,但她就是死都要拉个人垫背!

    “弟弟……我能为你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就是……带走你的麻烦。弟弟,我……”唐钰的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砰——!”

    枪声响起的同时,唐钰脖子一歪,血流如注,一颗子弹打中了她的颈部,加速了她的死亡!

    “一起死吧!”唐钰断气前爆发出惊人的力气,在她倒下的瞬间,所有的疯狂也在这一刻释放,能拽住的人只有晏季匀……

    “不好!”梵狄大叫着飞奔过去!

    “少爷!”洪战嘶吼着跳进了海里……他要下去救晏季匀!

    原先唐钰和晏季匀所在的位置已经空了,只有地板上的血迹证明那里有人站过……

    “不——!”撕心裂肺的吼叫,水菡奔过去就要往下跳,却被梵狄死死拽住了。

    “你不会游泳!”梵狄在她耳边暴呵一声,将她崩溃的意识惊醒!

    乱了,场面彻底陷入混乱中,不知哪冒出来的几个男人也跳下海去,指挥他们的,是邵擎。

    邵擎手里拿着一把枪,正急速跑过来……是他开枪打的唐钰,他也吩咐带来的几个手下跳海去营救晏季匀,但是……谁都知道情况不妙,只怕是连人都捞不到了。

    深海,夜晚,游轮是在前进中,想要救起坠海的人,除非运气好到离谱。

    这一幕,太过熟悉了,曾经水菡也在这游轮上因被歹徒劫持而坠海,当时晏季匀和梵狄都跳下去救她,十分幸运,有奇迹发生,她被捞起来了,而现在,相似的情景重演,可是出事的却是晏季匀,而她,连游泳都不会,怎么去救人?即使跳下去都不一定能救到,这是明摆着的事实。

    水菡现在知道晏季匀为什么要假装误会她开枪,明白了他和沈云姿出现在这里不是为约会,只是,她明白得是否有点晚?

    天,好像塌了,她的整个世界崩溃,心都被绞得粉碎!这是一种无法言说的剧痛,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炸开,崩裂!

    “老公……”水菡瘫软在地,犹如死去般痛苦,在她昏厥过去之前,看到一个小身影奔过来……

    “妈妈……妈妈……”小柠檬搂着水菡的脖子,可是妈妈没有回答他,妈妈闭上了眼睛,陷入可怕的黑暗……

    所幸的是小柠檬没有看到晏季匀被唐钰拽着坠海了,否则孩子将会留下一生的阴影,可是那些亲眼看到的人呢,他们该如何忘却这惨烈的一幕?

    邵擎抱起了小柠檬,有医护队赶过来将水菡抬上了担架,而游轮很快停了下来,梵狄出动了所有的救援队,同时也向陆地发出了求救信息。在梵狄发现这边有异常时就已经对游客进行了控制,暂时没有人出来见到这里发生的惨状。

    罗德凯被邵擎的人抓住了,梵狄手下有的忙着上来拖走沈云姿的尸体,有的在负责清理血迹,有的下海去救人了,一时间这海风中充斥着各种呼喝声还有小孩子的哭声,格外地揪心。

    血迹可以清除,但那刺目的红,已经化成伤痕烙印在人的心上,任凭海风都吹不走浸透入骨髓里的血腥味……

    小柠檬被邵擎抱在怀里,梗着脖子哇哇大哭,他不知道爸爸坠海了,可看见妈妈晕倒,他幼小的心灵十分难过……

    邵擎紧跟着医护人员进去,一边还在小声安抚着小柠檬,只是他的心又有谁来安慰呢?

    强烈的自责,让身为人父的邵擎尝到了锥心的痛……沈云姿的枪,是以前邵擎送给她防身的,想不到她居然会带上游轮来,她是存着要亲手惩罚凶手的念头,甚至是同归于尽吗?

    显然的,罗德凯才是罪魁祸首,那把火不是晏鸿章放的,可是如今晏季匀却生死未卜,假如他有事,水菡怎么办?

    这一晚发生太多的事,一连串让人措手不及的意外,无论谁都料不到这结果。该感叹世事无常还是人命太脆弱?

    这一晚,艰难地熬到了清晨天亮,水菡没有醒来,晏季匀也没有消息,搜救队在继续着在这一片海域里寻找他的踪迹。

    唐钰是百分百死定了,子弹打进她的脖子,加上她先前的伤,必死无疑,而晏季匀,他还活着的可能几乎是等于零……

    远在晏家大宅的晏鸿章,因得知这噩耗,当场昏死过去,被送往医院急救。

    杜橙的父亲又一次抢救晏鸿章,而杜橙就只身赶往金虹一号,他无法相信这是真的,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小柠檬终于是睡着了,因为哭得太累。

    水菡被转移到另一艘船上,邵擎带着她和小柠檬返回C市,还有那该死的罗德凯。

    至于沈云姿,她的死也对邵擎造成心理上的沉痛……毕竟是水玉柔的侄女,就这么死了,一条年轻的生命逝去,无论她生前做过什么,抱着对生命的敬畏,邵擎有种惋惜的痛。

    一艘普通的游艇上,水菡睡在一个小房间里,小柠檬躺在她身边,母子俩都在沉睡。

    甲板上,罗德凯被邵擎五花大绑捆着,完全没有了平时的淡定冷静,只有对陌生人的恐惧。直觉告诉罗德凯,眼前这个眉心有道刀疤的中年男人绝不会放过他了。

    邵擎坐在罗德凯对面,手里牵着绳子的一头,而另一头就绑在罗德凯的身上……邵擎那种看死人一样的目光盯着罗德凯,凛冽的气场营造出了令人心惊胆战的气氛。

    罗德凯不知道自己落在了怎样的人手中,他还抱着一丝侥幸,强自撑着。

    “罗德凯,我叫邵擎,是沈云姿的姑父,晏季匀的岳父,我也是沈玉莲的女婿,你那么聪明,知道我要问什么,不必浪费大家的时间,你自己说吧。”邵擎的自我介绍看似是挺有礼貌,只是这份淡漠却透着极度的残忍。之所以说得把自己介绍得这么清楚,为了的是让罗德凯知道眼前的人以什么立场来发问。

    “邵擎?”罗德凯心惊,不只是因为邵擎说的这些话,更是由于他脑子里浮现出了一个久远的轮廓……似乎在他刚进政aa府工作之后不久,市里发生过一次相当大规模的打黑事件,当时的黑帮头目不就是叫邵擎么?那时可是如雷贯耳的名字!

    从罗德凯的惊诧中,邵擎知道,多半是回想起什么了。

    “没错,我就是曾经被打黑的对象,如今时过境迁,很少人还记得我,但是这不要紧,你既然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也该交代了?”邵擎刚毅的面容看不出狠色,可罗德凯就不由自主地抖起来。

    邵擎啊,这是邵擎啊!曾经被誉为C市的地下皇帝,独霸黑帮,势力强大,就连后来的打黑都是省里派人下来做的,因为本市的警力都不够对付邵擎那一帮人。

    各种血腥的头衔都曾出现在邵擎身上,他曾是黑帮的代表人物,也是让白道人士都忌惮的存在。可谁都不知道邵擎的老婆孩子是谁,原来竟是水玉柔,他是沈家的女婿!

    罗德凯面色惨白,望望四周这茫茫大海,没这么快到陆地的,假如邵擎现在要他的命,他简直连一点幸存的机会都没有!

    在死亡面前,罗德凯什么都顾不得了。

    “邵擎……邵老大,你听我说,放火的事真不是我干的,我……”罗德凯还没说完,只见邵擎眸光一寒,抬脚就将他踢了下去!

    “啊——!”罗德凯一声惨叫,身子直线下坠往海面!

    但他却没有掉进去,他身上绑着绳子,而邵擎捏住了绳头,以惊人的力气拉住了绳子,而罗德凯就这么被掉在海面上,他吓得用手拽住绳子,可两只腿落进海水里,刺骨的冰冷加深了他的恐惧!

    这一幕太惊险了,一个大活人被这么吊在海面上,而游艇还在继续往前开……假如绳子一松,他就会掉下去,神仙都难救!

    “邵老大饶命,饶命啊!”罗德凯嘶喊着,在极度的惊吓中,他叫“邵老大”叫得太顺口了。

    邵擎不为所动,面无表情犹如地狱修罗一般森冷,冲着下边的人说:“放心,这绳子很结实,我力气也还行,不过嘛,如果很不巧的遇到海里有鲨鱼的话,我就无能为力了。”

    放心?他居然说叫人放心?越这么说越是让罗德凯吓破胆!鲨鱼,被咬上的话,他比死还惨百倍!

    “不……邵老大,拉我上去,我什么都说,我全告诉你!邵老大!”这最后的嘶喊水菡带着哭腔的求救,任你是什么身份,眼下,他只是邵擎的阶下囚!

    罗德凯的哀嚎在海风中被吹散,人,跟广阔的大自然相比,力量太渺小了。在自然界的威势下,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占据了罗德凯的大脑。

    很快,他被邵擎拉起来了,人趴在地板上大口大口地喘气,那样子狼狈之极。

    “说。”邵擎冷冰冰地吐出这个字,扬了扬手里的绳子,意思是让罗德凯老实点。

    罗德凯做梦都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人像牵牲口似的牵着,低贱到极点了,什么尊严面子,此刻都是P!

    “我说……我全都说……”罗德凯惊魂未定,但至少能组织语言了。

    “放火的,是我姐姐,我亲眼看她放的火!”罗德凯这话一说出来,顿时惹来邵擎一记狠绝的目光,罗德凯急忙抱住邵擎的大腿,生怕又被丢下海去。

    “邵老大你听我说完!”罗德凯快哭了,几十岁的人被逼到这份上,真是他的报应吗?

    “我姐姐唐钰跟沈家有仇,她恨沈玉莲的儿子水越,所以她要放火报复!我说的是真的,你相信我!”

    邵擎冷冷睥睨着,居高临下,犹如看着一只蝼蚁。他没说话,罗德凯知道自己可以说下去。

    不是邵擎轻信,而是他听罗德凯提到了水越,就是水玉柔的哥哥,那个老实巴交又斯文的男人,邵擎还是有印象的,想听罗德凯能编出什么花样来。

    “我姐姐曾因杀人罪被判入狱,后来没多久我们家动用了一点关系,将她从牢里捞出来,给了她一笔钱,让她自己做生意,可是她却不知道怎么得知沈家和晏家的恩怨,说是因为炎月口服液的配方……她想得到配方,故意接近沈家的人,盯上了水越,假装与水越交好,实际上是为了让水越将配方卖给她!”

    邵擎锐利的双眸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波动,他在回忆当年的种种……由于他曾是黑道上头号人物,所以他当初没有公开与水玉柔的关系,很多人不知他的家庭背景,而他为了妻女的安全,没有让她们住在城里与他一块儿,而是安置在沈家村……

    罗德凯露出些许悲恸,想起姐姐,他也难过:“水越表面上是个老实人,可实际上是个骗子,他用假配方骗了我姐姐……我姐姐她在得到配方之后马上让人熬制成品,结果出来的却是让人难以下咽的东西,别说是拿出去卖了,就连自己都喝不下去……可当时我姐姐已经投入了全部的资金,并且还背着家里去向外边借了些钱,孤注一掷想要借此发财……遇到水越骗了她,她去找他算账,对方根本不见她……姐姐血本无归,事后她受不住打击,要报复水越,说要让水越全家都死光……”

    沉默了半晌的邵擎,冷凝的双眸一寒:“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你姐姐就因为生意做不成而放火,至于吗?如今她死了,你说什么都行。”

    罗德凯的心又揪紧了,看到邵擎这冷酷异常的眼神,他知道不妙,心中挣扎不已,但现在除了保命,他别无选择,即使是有些秘密,他也不得不说。

    “是……我姐姐她其实从小就对我有情,我们不是亲生的,她只是我父母收养的孩子,她喜欢我,可我不喜欢她,我只当她是亲人而已……我姐姐第一次入狱是因为我。那时我因一次喝醉酒之后跟人起了冲突,我姐姐为了保护我,把那个人……杀了,事后她没有供出我在场,她一个人扛下了所有罪名。但她出狱之后,我担心她的事会影响到我的前途,我想摆脱她,就给了她一笔钱叫她去做生意,为了哄她,我只能谎称说只要她能把生意做起来,我就跟老婆离婚……她信了我说的话,她把一切的希望都寄托在那个配方上,认为自己可以借着配方做出跟炎月集团一样的成绩,认为自己可以赚大钱,然后跟我结婚……所以她无法接受失败的事实,被水越骗了之后她觉得是他断送了她的未来,她恨之入骨……”罗德凯这是豁出去了,把自己这段秘密也说了出来,但他忽略了,他也欺骗了唐钰啊。

    原来这才是唐钰之所以那么憎恨水越的原因。一个坐过牢的女人把自己的幸福和将来都压在某一处,这结果就是一旦失败,将是毁灭性的灾难。唐钰就是个典型的例子,她发泄的方式就是将毁灭自己的人也一起毁灭!不只是对水越,对沈云姿也是如此。

    当看到沈云姿勾引罗德凯,唐钰心底的罪恶因子就泛滥了,开枪杀沈云姿,即是想除了这祸患,也是在发泄嫉妒和愤恨。

    可邵擎仍旧不会因罗德凯几句话就相信了他所说。

    就算罗德凯真不是放火的人,他既然看着唐钰放火都不加以阻止,他这种行为也是在犯罪,与凶手的行径一样应该受到最严厉的惩罚!

    罗德凯不知自己接下来会被邵擎怎么处置,他看到陆地了,心中的侥幸又多了几分,但他太小看邵擎的手段了。

    一靠岸,罗德凯就被邵擎的人带上了车,他惊恐地嚎叫着,可没人帮得了他了,对于这种人来说,一下杀死就是太便宜他,因为他也可能真是凶手。

    对付他,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他失去现在的一切,让他去牢里面对那些穷凶极恶的罪犯。邵擎一定会吩咐牢里的人“好好招呼”罗德凯。

    邵擎抱着沉睡中的小柠檬,心疼不已……如果这小家伙醒来了之后问起晏季匀,大人该怎么回答?还有水菡,如今还没醒,对她来说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幸运?醒来就要面对无止境的痛苦,那样太残忍了。

    一辆车疾驰而来,是水玉柔。

    邵擎上了车,向水玉柔讲述了在游轮上发生的一切。尽管唐钰死了,罗德凯被送去坐牢,沈家的仇就算是得报了,可水玉柔却笑不出来,呆若木鸡地听完这些,不知不觉已是泪流满面,倒在邵擎怀里泣不成声。

    血海深仇,终于是报了,但这代价未免太大,让活着的人根本无法轻松,心头沉甸甸的……

    回想那些惨烈的过程,水玉柔不禁痛惜万分,如果不是沈云姿上了金虹一号,想要跟罗德凯同归于尽,或许一切都将有不同的结局。或许她就不会死,或许晏季匀就不会受伤坠海……

    “为什么,沈云姿为什么要这么做,带着枪上金虹一号想要跟罗德凯同归于尽,她疯了吗……”水玉柔嘶哑的声音含着对沈云姿的心痛和惋惜,还有对她的困惑。

    邵擎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了一个手机,是沈云姿的。

    “看这条短信,也许可以解释她为什么会这么做。”邵擎将手机放到了水玉柔手里。

    短信是在沈云姿上船之前发来的,内容,让人难以置信,内容竟是……

    沈云姿患了乳癌,已经晚期了。发短信的是她一位相识的医生,在短信里告诫她尽快去医院就医,并且还有这个号码与沈云姿的通话记录,是因为劝说无用,后来才会发短信。

    这件事,沈云姿瞒住了所有人,她在暗地里接受治疗,但是病情却没有好转,就在她被晏季匀送回家之后,医生告诉她,再这么下去就只有切除右边那只rufang了,她无法接受这个噩耗,大受刺激之下才会将枪带上,只要一确定罗德凯是放火的人,她就会要他的命!

    这些,她事先没有向任何人透露,她的骄纵不允许。万籁俱灰,她才会对水菡承认她就是指使廖辉去袭击的人……她没打算活着下船,知道即使杀了罗德凯,她自己也逃不掉的,不如就跟凶手同归于尽……

    一念之差,往往是人在冲动时无法克制的。沈云姿的想法太极端,可她自己身在局中却不觉得。当知道要切除rufang时,她的世界全都崩塌了,她再也不敢奢望能与晏季匀在一起,她觉得这辈子都没有幸福可言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水玉柔看完这条短信,默然无语了,打开车窗,深深地呼吸着,只是这新鲜的空气却不能缓解心头的沉重。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仇恨在支撑着她,如今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空了,很失落,没有复仇的块感了,反而在思索着一些深刻的问题……是不是她做错了?

    邵擎知道水玉柔在想什么,他心里又何尝轻松呢,他最初也是认定晏家的仇,但在罗德凯这个人浮出水面之后,他的想法有所改变了,进而才会开始调查。沈云姿知道这件事之后就难以自拔,说一定要参与进来,亲自揭露凶手。可现在,她已经搭上了自己的命……

    放火的事确实是水玉柔和邵擎的心结,如今知道不是晏鸿章干的,那股深仇大恨就自然减弱许多,配方的事,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原本开始复仇就是因为要向死去的亲人交代。

    只是,偏偏这种时刻,大仇得以清晰了,晏季匀却生死未卜……造化弄人,老天爷开的玩笑未免太大太残忍!

    水玉柔和邵擎都沉浸在反思中,心底都有着默默的念头,只希望晏季匀千万别死,不然,水菡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女儿……我可怜的女儿……妈妈对不起你……”水玉柔痛哭失声,自责地忏悔:“只要晏季匀不死,我一定不会再阻止他和水菡……不会拆散他们的,老公……你说,我们还有机会向女儿跟小柠檬赎罪吗……老公……”

    总是在经过了惨痛的教训之后才能换来醒悟。这是人类不断重复着的劣根性。

    海上搜救队还在继续工作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现在只能说是尽人事听天命,晏季匀的生死,只能交给奇迹了。

    水菡睡在自己床上,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在海里像只美人鱼那么自由自在地游着,绕着一个俊美无暇的男人,他含情脉脉,目光充满了爱意和宠溺,他温柔深情地说:“老婆,你来接我了吗?可是我不想离开这深海,我只想长出一只漂亮的鱼尾跟你一起畅快地游,游遍世界所有的海洋,可好呢?”

    如果有人此刻在水菡床边,一定会看到她眼角滴下了一滴泪水,晶莹透明……【这章一万字!明天还有海量更新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