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3章:大结局(下)
    梦境是虚构的乐园,在这里可以自由自在,没有烦恼,没有生离死别,没有痛苦和悲伤。梦境是能给予人短暂慰藉的,温馨甜蜜,只是醒来后发现回到现实时,又是另一种残酷。  户外春意正浓,老树新芽,春花烂漫,暖阳高照,空气里充斥着新鲜与湿润,正是适合外出春游的时光,去感受去采集新春的生机。这一座豪华的白色城堡里,移植进来不少应季的花卉,在园子里开得如火如荼,五颜六色,艳丽多姿。置身在这花儿的世界里,人的心情也该变得愉悦起来,才不算辜负这大好惷光。  草坪上,白色雕花椅上坐着一个单薄的身影,呆呆地坐了好半晌没动过了,她仿佛石化了一样,又像是沉浸在孤独的思绪中,想得入神了。  短短几天,她已经明显消瘦,原本纷嫩的脸颊也失去了气色和光泽,黑眼圈严重,眸子里还有血丝。眼神空洞,目光涣散,表情木然,完全就像是失去了灵魂的木偶,只剩下一具空空的躯壳。  水菡醒来已经一个星期了,而晏季匀依旧没有消息。  对于几乎是没有生还希望的人来说,没有消息,或许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还能让关爱他的人在心底保存着一丝幻想……可能他还活着。  水菡最近向公司请假了,她无法再继续工作,整个人意志消沉,萎靡不振,在这致命的打击面前,她只是一个脆弱的女人,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活着也等于死去。  失去他,她的世界还会存在吗?世界变成灰暗,没有色彩,没有声音,她把自己封闭在一个重重的壳里,谁都敲不开进不去,唯有她爱的男人可以打开她心的枷锁,只是,他在哪里?  最痛苦的还不止如此,让水菡最难熬的是……她将自己分裂成了两半。一半可以悲伤,而另一半,在小柠檬面前,她却不可以哭,不可以让孩子知道关于晏季匀的事。连大人都难以承受,何况是小孩呢,水菡哪怕再怎么苦,都不会让小柠檬伤心。瞒得一时是一时,只希望奇迹可以出现。  小孩子需要父爱母爱,当爸爸不在身边时,幼小的心灵也需要有类似于爸爸的爱来填补,梵狄无疑是最佳人选。他是小柠檬的干爹,跟孩子亲近,玩得来。  梵狄刚进大门,佣人就说水菡在花园里,并且还很自觉地去为梵狄泡茶。来几次了,佣人都知道梵狄喜欢喝什么茶,也知道这个男人是小姐的好朋友。  可谁又能知道梵狄每次来这儿的心情都不是那么轻松的。如果不是担心水菡和小柠檬,梵狄真不想露面……每次当水菡问起,他都只能无奈地回答说没有晏季匀的消息。这对梵狄来说何尝不是一宗煎熬呢。  咖啡色的薄毛衣穿在梵狄身上,勾勒出他魁梧性感的身材,笔直结实的双腿包裹在黑色休闲裤之下,修长而富有力感的美,为他平添了几分淡淡的优雅气息但他耳朵上那一枚黑色的钻石耳钉又透出了他骨子里的桀骜,矛盾的气质混合在他身上形成一种独特的魅力,他站在这花园里,妖媚而耀眼,比这些姹紫嫣红的花儿还要炫目。  这样一个男人,却要这么不厌其烦地跑来安慰一个悲伤过度的女人,这仅仅是为了心中一点情么?当然不是。  梵狄是个很吝啬给予爱的人,因为他觉得自己的爱是无比珍贵的东西,一旦付出了,便是绝对的认真并且难以收回。不管水菡与他将来是怎样,至少现在,他来的目的不是为趁虚而入,最主要是为了给水菡做个伴……她的状况太糟糕了,他担心这么下去她会得抑郁症的。  水菡软绵绵地坐在椅子上,失魂落魄的样子,谁见了都会忍不住叹息,心疼。身后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近了,是梵狄刚才叫佣人拿件披肩出来。  男人眼底的疼惜越发深浓,惯有的痞笑也不见了,走过来将披肩往她身上一揽,柔声说:“小心着凉。”  轻飘飘的几个字,如一片温暖又柔软的羽毛落在人心上,这么细腻体贴的话,很难想象是出自梵狄口中,他向来的风格就是嬉笑怒骂,但因为水菡的存在,他会激发出自己的另一面,不自觉地在语气里流露出内心那份柔情。  水菡身子一僵,恍惚的眸子亮了亮,但在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谁时,她眼底分明有着失望……不是晏季匀啊,刚刚那一秒她竟然产生错觉了,仿佛他回到身边一般。  只是这一抹失望,就足够让梵狄的心紧紧揪起,难以抑制地滋生出受伤的感觉……可是面对她,他又是无可奈何的。谁让自己老早就将她放在了心上,受伤也是自找的,怨不得别人。  水菡今天没有直接问梵狄关于晏季匀的消息,她只是怔怔地望着他,红肿的双眼里氤氲着雾气,不言不语,眼底藏着期盼与恐惧的双重色彩。  梵狄默默地别开视线,环视着花园里迷人的景色,天空好蓝,空气清新怡人,花红柳绿,鸟语花香,可他只在水菡身上读到浓重的消沉和悲伤,与这大好春日背道而驰的冷寂,犹如死水一潭。  压抑的气氛慢慢地萦绕在两人之间,她那双会说话的眸子这么看着他,而他分明知道她要问什么,却只能用沉默来代替回答。  梵狄对于安慰女人这事儿,属于他的弱项,但是为了开解水菡,他还是相当努力的。拿出手机佯装在给人发短信,实际上却在看着手机里下载的东东……  那是他来之前在网上搜索下载的一些笑话集锦,虽然自认背得很熟了,可坐在水菡面前就感觉想不起来笑话的内容,干脆拿着手机一边看一边讲。  梵狄的目的是想要让水菡的心情稍微轻松一点,但这简直就是异常艰巨的任务。水菡听了好几个笑话之后连嘴角都没牵动一下,她实在笑不出来,她满脑子只有晏季匀浑身是血的样子。  水菡没笑,可梵狄身后却多了个小身影,在那听得津津有味的。  “咯咯……咯咯咯咯……哈哈哈,怎么会有那么笨的老鼠啊,哈哈哈哈……”小柠檬  水菡一惊,儿子什么时候来的?  赶紧摸摸自己脸上,擦去眼角的泪痕,水菡瞬间从刚才那种迷离悲伤的状态中脱离,收起所有灰色的情绪。这也是她对孩子爱的表现。  梵狄没好气地揉着小柠檬的脑袋:“小机灵鬼,什么时候跑过来的,干爹都不知道,你现在越来越能耐了。”  小柠檬嘻嘻一笑,得意地说:“干爹讲第一个笑话的时候我就来了,是干爹笨笨,没有发现我。”  “咦,你这小子,还得瑟上了,敢说干爹笨,嘿嘿……”梵狄挑眉笑得很像动画片里的灰太狼,顺手将小柠檬捞起来搁在他脖子上。  “啊……干爹不要打PP,菡菡……妈妈救命啊……”小柠檬嘴里在嚷嚷,可两只大眼睛却是晶亮得很。  孩子的快乐,对水菡来说是唯一的慰藉了,看到孩子在梵狄脖子上骑马马,调皮又可爱的样子,水菡心底涌起感激……她不是不知道梵狄的用心良苦,最近他老往这跑,都是为了开解她,为了让小柠檬开心。孩子在没有父爱的日子里,干爹的爱也就显得更加珍贵了。  “嘻嘻……好高啊……”小柠檬坐在梵狄脖子上,一点都不害怕,反而很兴奋,小脸微微泛红。  小柠檬这孩子长大一些了越发机灵和调皮,有时还会小小的作弄一下大人。  “咯咯咯咯……干爹,我想嘘嘘……”小柠檬纯真无邪的眸子里闪烁着点点狡黠。  梵狄一听,果真慌了,连忙将小柠檬放下来……当然要快了,不然万一尿在他脖子里,那可真不好玩啊。  “哈哈哈……干爹吓到了!”  “你……臭小子,竟然知道耍人了?”  “咯咯……刚才不想,现在想嘘嘘了。”小柠檬讨好地抱着梵狄,小脸温柔地蹭着。  梵狄对小柠檬这萌娃的招数一向没辙,两眼一瞪,抱着小柠檬往前边去了。  几棵梨树开得正盛,洁白的花朵清雅秀丽,但梵狄却对小柠檬说:“就在这儿尿吧,给花施肥。”  “……”  于是乎,那么美丽秀雅的梨花就被配上一副孩童嘘嘘的画面……  “干爹不嘘嘘吗?不是要跟花儿施肥吗,为什么只是我嘘嘘,干爹不嘘嘘,不施肥?”小柠檬好奇地睁着大眼睛,瞄着梵狄腰下那某处。  梵狄差点被口水呛到,俊脸涨成酱紫:“臭小子你往哪儿瞟呢,你是小P孩,干爹是大人,大人是不可以在花园里嘘嘘的,知道吗?”  “不知道啊……”小柠檬很诚实地说。  “……”  一下午都听到花园里的欢声笑语,主要是来自于小柠檬和梵狄。  不知道某件事,有时也是种幸运。小柠檬被告知,爸爸航海去远方了,大海上没有电话和电脑,所以不能打电话回家。  孩子才四岁,还能哄一哄,相信大人的话,可如果是再大一点,就难说了。  外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关于晏季匀遇难的消息,将晏家推入了更深的泥沼,有人猜测或许是沈家的人寻仇所致。面对这样越传越烈的情况,持续几日之后,终于在水玉柔以沈家主人的身份发表声明之后,澄清了之前报道的那一则新闻不属实,晏家不是当年放火的真凶。  又一记重磅炸弹抛出来了,事件的曲折跌宕俨然好比电视剧本,让舆.论哗然之时,抨击晏家的人虽然少了,但人们越发想要知道,究竟是谁放的火,真凶呢?  放火的真凶巍然成谜,究竟是唐钰还是罗德凯?这答案,就连邵擎都无法得知了。唐钰已死,死无对证,加上这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假设罗德凯是真凶,那追溯刑事罪的时效也是一大问题,除非是对他的犯罪事实十分清楚,那就有很大把握将他送上法庭。  就好比之前晏鸿章被那则新闻爆出是当年放火的凶手,之所以他没被送上法庭,就是因为警察在例行询问之后都无法拿出有力证据表明他有放火的可能,并且他当时人在炎月总部公司里,有不在场证据,要说他放火的话,那纯碎是只能靠推测。而这种主观推测是毫无用处的,到了法庭上也没有作用。  唐钰的死,是她对罗德凯的一种爱的表现。至少她是这么认为的。她曾在坠海之前说自己能为罗德凯做的事就是带走他的麻烦……而这个麻烦是指的沈云姿和晏季匀?还是指的她自己?没人知道。  她死了,罗德凯反而不会因为放火的事坐牢,可是,邵擎说过,会让他一辈子在监狱里,他说到就会做到……  最近几天里,不少官员们人心惶惶,一个个都心惊胆战,只因为市长罗德凯被抓了,据说是查到他贪污了巨款,从他家里搜出了大量现金,包括人民币和美金……一番彻查,林林总总加起来贪污了上亿,是一只肥肥的大蛀虫。  放火的事他能推卸,贪污却是证据确凿的。并且,他的案子判得很快,法院在人们惊叹的效率中,将罗德凯送进监狱。无期徒刑,他将在牢里渡过自己的下半生。  这是罗德凯做梦都没想到的结局。他低估了邵擎的能力和邵擎的冷酷,满以为只要放火的事推得一干二净就能全身而退,只可惜,邵擎说过要让他活受罪,那就一定会做到。  一位市长被判无期,这在全国来说也不多见。罗德凯顿时成了官场中的反面教材,民众对挖出来的蛀虫深恶痛绝,群情激愤,守在法院门口等着他被押送出来。  前不久还风风光光地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上电视接受采访,做足了好官员的形象,可现在,罗德凯就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有人说:“做人不要太罗德凯啊!”  罗德凯饱受精神折磨,已经瘦得不成样了,戴着手铐,被押着从法院里走出来……  阶梯下边已经围了一大群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有民众也有记者,呼啦一声全围过来了。为防止万一,是由武警押送罗德凯,但依然是挡不住群众的愤怒。  人无法靠近罗德凯,可还能借助“武器”……  “妈的,去死!”一声怒吼,某一位义愤填膺的人士冲着罗德凯扔去了一只鸡蛋!  罗德凯顿时晕菜,想张口骂人,可他才一张嘴,立刻又飞来一只鸡蛋……紧接着,西红柿,菜叶,矿泉水瓶子,啃了剩下的半边苹果……一系列简单又具有杀伤性的武器纷纷朝罗德凯扔来。  警察和武警在维护秩序,不准人靠近罗德凯,可他们也难消众怒,也挡不住人们扔来的东西,不一会儿罗德凯就成了“大杂烩”,脸上头上身上全都脏成一团……  有人拍手叫好,大快人心啊!  罗德凯这辈子都没遭过这样的罪,此刻他真恨不得能晕过去,那就不用在众目睽睽之下丢脸丢到家了。  但这点苦,比起他进监狱之后,那只是小儿科……  位于市郊的一座监狱里,罗德凯被关进了这里最凶残的一个号仓。据说光就只这一个号仓里每年死去的犯人是整座监狱里最多的。  在这里,罗德凯只是一个被踩在脚下的蚂蚁而已,受到了特殊待遇,进去的第一天就差点挂掉,可偏偏没死成,被救活了又送回号仓去。  每天都会有人“招呼”罗德凯,他也尝到了什么是生不如死。他知道,邵擎这是在逼他说出放火的真相。  没经历过监狱里的恐怖,罗德凯绝不会想到自己的人生会如此黑暗与残酷,他竟然会向往死亡了……因为他现在每一天都无比痛苦,唯有死亡能解脱。  终于,在罗德凯入狱后不久的某一天,他在墙壁上刻下了一句话之后,自杀了。  那句话是——可恨当时那把火没烧死唐钰。  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外人是看不懂的,然而,邵擎却懂了,这就是罗德凯在承认,他是凶手,或者说,他是同唐钰一起犯罪的,而他的最终目的竟是要唐钰死,这个男人藏得好深,唐钰为了他,不惜开枪杀人,最后还为了保护他,来个死无对证,她自己跳海了……唐钰为了罗德凯而付出,是种悲哀,罗德凯因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那是他的报应。  真相隐没在死亡中,但凭着邵擎与水玉柔的头脑,将所有的事情前后连贯起来,就能还原放火事件的大概轮廓——  唐钰当年爱上罗德凯,一次罗德凯酒后与人发生争执,唐钰为了保护他,将那人当场杀死,而罗德凯虽不动手,却目睹了整个过程,他冷眼旁观,没有阻止也不报警不施救,他比杀人者还要冷漠可怕。事后唐钰因此坐牢,一人独子抗下所有罪,罗德凯全身而退,他在政aa府机关的前途没受到任何影响。  罗家利用关系和金钱,暗地里将唐钰从牢里捞出来,但唐钰却发现罗德凯结婚了,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找上罗德凯闹,并以那件事作为威胁。  罗德凯为了保住自己的前途,只能假装讨好唐钰,虚与委蛇,拿出一笔钱让她去做生意。  天真的唐钰以为罗德凯果真有心跟她在一起,她投入了全部的精力与金钱,想做保健口服液生意,但又被水越狠狠地骗了一次,导致她血本无归。唐钰又去找罗德凯,但他却以她没钱为由,拒绝了她。  唐钰没有了一切,精神出现严重问题,竟对水越起了杀心,放火要烧死水越一家人。  丧心病狂的唐钰去放火那天,罗德凯跟踪她到了沈家外边,看到她放的火,他当时也想要阻止的,但当他前去拦住唐钰时,他却产生了一个邪恶的念头……  他假装去帮忙唐钰放火,却趁唐钰不注意,将她打晕,想趁这场火也将唐钰烧死,这么一来,他就不用再担心唐钰会将他的秘密说出去。  可他料不到的是,唐钰只是晕了一会儿就醒过来了,侥幸逃脱,而罗德凯知道唐钰没死,立刻自残,伤了手,谎称当时他也是被人打晕,醒来时发现自己获救……  唐钰被爱冲昏了头,不疑有他,依旧是对罗德凯死心塌地,而不知对方早就对她起了杀心……  几年前唐钰再次因过失杀人而入狱,前段时间出来后就找上罗德凯,听闻他妻子在国外未归,唐钰又燃起了希望,威胁罗德凯跟她在一起,否则她就将只有两人才知道的秘密抖出来……  之后的一切都就是在游轮上发生的事了,唐钰临死都是爱着罗德凯的,她不知道这男人才是真正的魔鬼。  ======呆萌分割线======  春天已过,进入初夏,长袖换成了短袖,皮鞋换成了凉鞋,春花掉落夏花争艳,时间的流失中,冲淡的是活着人心里的希望。  两个月了,邵擎和梵狄都没停止过派人寻找晏季匀的踪迹,但是却连一片衣角都没找到。  期间也时有听说在那附近海域发现遇难者,可见到了尸体才知道不是晏季匀。  每一次听到发现遇难者,都是对水菡心理承受能力的严峻考验。反反复复几次之后,她反而渐渐地淡然了一些,没发现他的尸体,就是一种好结果。至少她可以保留着幻想和期盼。  水菡有时在想,晏季匀会不会像有的小说里写的,遇难后被救起,但是失忆了,想不起来自己是谁,所以也无法回到她身边?  无论怎样,她希望他还活着,不管在世界哪个角落,只要活着就好。她不会放弃对他的寻找,她会等着他的出现,哪怕是一年两年甚十年甚至更久……  痛苦的日子,熬着熬着就成了习惯,水菡开始准备上班了,但是,她却不是去伯乐广告公司,而是……回到炎月。  半年多的时间,炎月和晏家都发生了太多事,如今,水玉柔已经退出炎月了,不再是代理董事,她说,如果水菡要将炎月还给晏家,她不会阻止。这也是水玉柔在弥补对水菡的亏欠。  水菡是打算将股份还给晏鸿章,但是晏鸿章却不要了。晏季匀的事,让他大受打击,身体状况不允许他接手公司,而他更是知道,公司要是交到他子女手中,只有两种结果……要么就是被乔菊窃走,要么就是被他的子女们分拆给卖掉。与其这样,他宁愿公司在水菡手中。  如今的炎月已经大不如前了,股票一蹶不振,经营惨淡,水菡自认是无法只靠自己的力量撑起公司的,她对经商一窍不通,为了对晏家负责,她不能妄大。最终,炎月交到了晏锥手上,他成为公司的新任董事长。  曾经晏锥用尽各种手段都没能如愿地坐上那个位置,后来他放弃了追逐,与母亲搬出晏家,过着平淡的日子。而在他没有期盼的时候,炎月却奇迹般的到了他手里,这戏剧性的结果,让晏锥始料未及。  但无疑,水菡的决定是明智的。晏锥在经商方面的才能与晏季匀虽然略逊一筹,可在商界来说,算是难得的人才。炎月有了他,再加上水菡从旁协助,借助邵擎的财力和势力,炎月要起死回生,并不是难事。  只不过,炎月口服液不会再出现了,这是晏家对沈家应该有的尊重。  晏锥成为董事长,水菡应晏鸿章要求,成为公司总裁,也是炎月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裁。  从她上任第一天开始,她就在努力地向晏锥学习生意经以及怎样打理公司。  笨鸟先飞。水菡在经商方面是没经验,一窍不通,可她下决心要跟晏锥一起将炎月打理好,她就不会退缩,哪怕是累点苦点,她都可以撑下去,只为了将来有一天,晏季匀回来时能看到一个欣欣向荣的炎月和晏家。她当总裁,不为名利只为自己爱的男人而做……他以前也是总裁,所以现在她要坐在他的位置上去代替他完成使命。  舆.论大众是很敏感的,也很健忘。很快就将关于炎月和晏家的负面新闻抛之脑后了,因为每天都会爆出新鲜的事件来娱乐大众,人们八卦乐此不疲。  随着水菡担任总裁的时间越长,她的商业细胞也渐渐被开发出来,而晏锥更是不遗余力地将自己全部的精力都奉献给了公司。  在邵擎和美玉颜公司以及晏鸿章的一些老关系帮衬下,炎月的经营状况日益好转,在商业的地位也在逐步恢复中。这是顺理成章的事。炎月口服液虽然不能再问世,但炎月旗下还有房地产和酒店业,只要经营得当便能重振雄风。  水菡一直很低调,默默地做着自己的工作,她不是女强人,她只是一个为了等待丈夫,想要等他回来时看到她成绩的小女人,她只是一个好妈妈,一个好女儿,一个孝顺的孙媳妇。  但即使低调,知道她的人也越来越多。虽然她不会接受采访,也从不在电视上露面,但还是时有见到对她的报道……  这一年水菡被评为本市的十佳杰出青年之一。她是此奖项设立以来被授奖的最年轻的女总裁。  同年,水菡被国内知名网站票选为年度“你最想成为的人”之中女性投票最多的一位女性代表。  同年,水菡将小柠檬送到了幼儿园,孩子终于实现了与其他小朋友过集体生活的愿望。  同年,晏锥的母亲沈蓉被允许可去晏家宗祠祭祀,如她终生未嫁,到她死后可在晏家宗祠拥有牌位。  同年,水玉柔与邵擎补办了婚礼,场面不算盛大,但是却十分温馨浪漫。  这一年,发生过悲剧,也发生了不少让水菡他们欣喜的事情。水菡又一次完成了人生角色的转变,她在事业上的成功是巨大的,但无论如何,不管多少喜事,不管得到多少,不管站得多高,始终,她心里都惦记着那个男人,从未停止过。可她不会再终日以泪洗面,她越来越倾向于去相信他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如果不在这个世界,那就在宇宙的另一端也好……  看似是豁达的心态,却是万分痛苦的一种幻想,她却只能依靠这幻想才能让自己活下去。  每个夜深人静的时候,孩子熟睡在身边,这张缩小版的晏季匀面孔,就是水菡最大的安慰了。  手里更新换代,她却舍不得换,因为这是晏季匀给她买的。里边还存着她拍的那段视频……某次晏季匀跳骑马舞哄小柠檬,她偷.拍到的。  一家三口的照片就放在床头,每天都能看到。  还有他的衣服,他用过的一切都被收起来,好好保存着,一如新的一般。  看似日子平静,他不在身边,但水菡的生活里却处处充满了他的残影,他存在过的痕迹随处可见……每个人都知道,在她心里,晏季匀从来就没离开过。  但只是这样还不够,水菡想要搬离这里,回到她和晏季匀的家去。那栋别墅,是她第一次被晏季匀捡回去时住的地方。  晏锥和沈蓉已经搬回晏家大宅去陪晏鸿章,水菡可以放心了,她想住在那个充满回忆的房子里,带着孩子一起。  今天,是搬家的日子,水菡带着小柠檬回到了这个久违的地方。  小柠檬第一次来这,水菡告诉他,以后会住在这里等爸爸回来,小柠檬很乖,水菡走哪他都愿意跟着。  如今小柠檬的身体也略好些了,再继续调养,预计他将来当运动员的愿望还是可以实现的。现在这小家伙的脸色除了嫩白之外还有点粉红,这是身体在恢复健康的象征。  一个秀丽清雅的女人牵着一个粉雕玉琢的萌娃进了别墅的大门。里边没有佣人,只有空荡荡的大房子。可水菡却觉得很亲切,一进来就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她与晏季匀在这里的种种回忆……  花园里的白色长椅,她记得,就是在那,晏季匀对她说,会让她继续念书,当时她兴奋得抱着他一顿乱亲……  走进客厅,这里已经被铺上一片白布,揭开来,犹如揭开一段一段值得回味的往事……  水菡指着餐厅的桌子对小柠檬说:“儿子,以前妈妈在怀着你的时候,被你爸爸捡回家来,当时就是坐在这张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着,你爸爸说我像难民进村了……”  小柠檬一咧嘴,圆溜溜的眸子眨巴眨巴,纯真可爱,乖巧地听妈妈讲故事,他也在回想着爸爸在时的情景。  水菡牵着小柠檬上楼,走到楼梯时,忽地停下来,回头看着楼梯口,她想起,曾经,她抱着早产的儿子跪在晏季匀面前,求他离婚,而他却只说分居。现在想想,他当时也是言不由衷吧,他一定在那时就已经爱上她了,否则为何只是分居?  他从不说爱,他的爱太深重太广阔,被他爱上的女人只能用心去体会。她用了几年的时间才领悟到这一点,如今想起,原来在最初,自己曾是那般的不了解他,但他都一一忍下来,没有怨言过……  说好不哭泣,但水菡此时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心底翻卷着阵阵酸涩的疼痛,默默无声在心底低喃:爱我的人是你,我爱的也是你,你在哪里?请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再爱你一次好吗?曾经你为我受的痛和苦,我想要用余生来偿还,如果不够,将下辈子,下下辈子,每一生每一世,你为男,我便为女,你为女,我便为男……  心灵的祈祷,只是一种思想寄托,在这空空的别墅里,怎么可能有晏季匀?  水菡一步一步往楼上走,小柠檬乖巧安静。  就是因为两人都安静,水菡才能隐约听到一点异常的声音……  是什么声音吗?这么细微,令她几度以为是错觉,然而当她走上二楼时,竟然听到声音更清晰了。  “妈妈……这儿有人啊?”小柠檬嘟囔着小嘴,很是不解,歪着脑袋想了想,突然眼睛一亮:“妈妈,会不会是爸爸回来啦?”  水菡心头猛地一震,一秒的狂喜之后,瞬间坠进谷底,勉强笑笑:“儿子,这可能是隔壁邻居在放音乐……如果你爸爸回来,他会先去外婆那边找我们的……走吧,妈妈带你去你的房间。”  小柠檬闷闷不乐地撅着嘴,很失落,牵着妈妈的手继续走。  当水菡的目光触及到某处时,整个人都呆住了,她看到……二楼转角处的茶几上,赫然有一只烟灰缸放在那里,而里边正在冒着丝丝白烟。  这分明就是有人来过的痕迹!水菡浑身一颤……她不信大白天的难道闹点不干净的东西?一定是有人来过了!  水菡冲过去,将那只烟头捡起来一看……这熟悉的商标,是晏季匀最爱抽的那种烟!  此时此刻,水菡哪里还有理智可言,大脑瞬间空白,喜极而泣:“儿子,是你爸爸回来了,一定是的,他想给我们惊喜……”  水菡和小柠檬又哭又笑,在别墅的每个角落呼唤着晏季匀的名字……  真的是他吗?亦或只是进来了小偷而刚好跟他抽同一个牌子的烟?  只是,水菡和小柠檬没有再别说里找到晏季匀的身影,可至少,水菡认为这是命运给她的提示,是为了激励她,让她心里有一种新的希望,让她更有信心坚持下去……  我爱的人啊,你一定是世界或者宇宙的某个地方活着。只要你活着,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水菡心里有个声音在说着,她眼角有泪,素净的小脸上,一抹绝美的笑容绽放……  【正文完结。开放式的结局,男主的生死由大家想象。这是我自己想要尝试的结局,不喜勿喷。一会儿还有更新,是番外续集。主角和配角的故事都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