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5章 晏少的踪迹2
    抓住直觉的那一霎那,可能就是你给自己开了一道门,或是往天堂,亦或是去地狱。

    水菡因这一则新闻的影响,有些坐立不安了。尽管知道心里的想法有点荒谬,可那股难以抑制的萌动怎么都停不下来,心里一个声音在嘲笑自己是不是神经质了,而另外一个模糊的声音却在蛊惑着她。

    水菡这下午半天的工作状态略显疲软,心不在焉,时常会走神,差点把一份文件搞错了,行的晏锥提醒才没事。

    晏锥或许真是块做生意的材料,以前他没得到充分的发挥,现在完全释放出来之后,他十分享受做事业的过程,反到是对于男女间的感情有了重新的认识,变得通达了,面对水菡时,他也能冷静理智,虽然会关心,却也不会再奢望得到她的爱。因为他看清楚了,水菡的心已经随着晏季匀而去……如今的晏锥觉得,这样能跟水菡在一起工作,就算是件幸事,他无法再要求更多。

    但水菡今天的异常,还是引起了晏锥的疼惜,看她在开会时走神,看她一直锁着眉头,他不禁在心里默默地问,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到了快下班的时候,晏锥来了水菡的办公室。

    水菡对着电脑屏幕,聚精会神地在看着什么,见晏锥进来,她将那断新闻视频关掉了,不知为什么,她潜意识里不想让晏锥看见。

    “大嫂……”晏锥在她对面坐下,颇有深意的目光望着她,清俊的面容上有几分关切:“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水菡愣了愣,摇头:“我很好啊。”

    晏锥听闻水菡这么说,不由得无奈地:“你这还叫没事?先前弄错了一份文件,后来开会时又走神,还有,我刚才敲门你没听到吧?如果是身体不舒服就请假回去休息,如果是有心事,你就找人说说话,不要一个人闷着。”

    水菡有点尴尬,不好意思地笑笑:“我……谢谢你,晏锥,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

    两人经过这半年多在工作上的磨合与合作,彼此之间的关系也变得轻松起来,能像最初那般如朋友一样聊天了,可水菡觉得关于那则新闻上的视频,关于小岛的野人,实在是有点不着边际的事儿,她不想在毫无根据的猜测下告诉晏锥。

    晏锥眼底藏着的疼惜又再隐秘了一分……既然她不愿意说,他也不追问了,只是有一点失望。

    “好吧,今天的周末,工作也都做差不多,我们可以提前一点下班也没关系。”晏锥温柔的声音里带着点安抚的味道,他太精明了,看出水菡今天工作不在状态,不如就这么劝她早点下班,或许她有自己的私事急着处理。

    晏锥这次还真料对了,水菡确实人坐在这办公室,魂儿飞去了不知名的地方。

    对晏锥说了几句谢谢的话,水菡急急忙忙下班回家了。

    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心慌意乱,好像只有下班了看到儿子,她心里才能平静一点。

    水菡试图要让自己冷静下来,想要忘记关于那座岛的事……因为,她自从晏季匀出事之后到现在,经过了太多的空欢喜,每次以为是有他的消息了,但结果都是失望的,这一次,她尽管有所触动,却还是保持着一点理智的,实在难以将小岛野人的事与晏季匀联系起来,那么微小的希望,渺茫到近乎于无,她怕再次被证实那不是晏季匀。她撑到现在多不容易,太煎熬了,就靠着某些执着的幻想,才能得以继续生活下去……

    回到家,一踏进大门就看见了小柠檬在花园里,被邵擎带着玩。小家伙坐在秋千上,邵擎轻轻推着。

    水菡走过去时,小柠檬已停下,朝着她奔过来……

    “菡菡……菡菡下班啦!”小柠檬一声欢呼,像只小喜鹊。他每次看到妈妈出门回来,都会十分开心,热情地跑过来要妈妈抱。

    水菡的心顿时就被天真可爱的儿子给占据了,暖暖的,软软的。

    “儿子,今天有没有乖乖听话啊?”

    小柠檬连连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响亮地说:“我最乖啦,菡菡今天要给我吃鸡腿吗?”

    “当然了,你这么乖,妈妈要奖励你,一会儿还有你喜欢吃的杏仁酥。”

    “嘻嘻……菡菡最好啦。”小柠檬亲昵地蹭着水菡的脖子,可爱的模样十分惹人爱怜。但可千万别以为这小家伙就真的很老实了,他有时随便一句话就能让大人招架不住,时常让水菡感叹,孩子这方面准是遗传到晏季匀了。

    “菡菡,圣诞节我们可不可以不跟那个张叔叔一起过啊?”小柠檬扁着小嘴,做出可怜状,但眼里却是狡黠闪动。

    水菡一怔,下意识地看向邵擎,那意思是表示茫然,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何孩子会这么说,哪个张叔叔啊?

    邵擎见状,眉宇间那道浅浅的刀疤动了动,却是慈爱地捏捏小柠檬的脸蛋,打趣说:“你又想像前两次那样对付别人吗,已经有两个叔叔被你气跑了。”

    这么一说,水菡算是回过神了,原来儿子说的是这个意思……有个姓张的男人,是企业经理,炎月的客户之一,想要追她,被她婉拒几次之后仍不死心,还打电话来邀请她一块儿过圣诞节,结果被小柠檬听到了……

    “宝贝儿,妈妈不会跟张叔叔去过圣诞的,妈妈会陪着你。”水菡温柔地安抚,怀里的小人儿有时像个小刺猬,比如在知道有男人要追她时,儿子总是第一时间捍卫她,故意淘气将对方气跑。理由就是——妈妈只属于他和爸爸,别的男人休想抢走妈妈。

    小柠檬皱巴巴的小脸顿时笑开了:“咯咯……咯咯……菡菡最好啦,圣诞节我要巧克力蛋糕,可以吗?”

    “这个嘛,你就要问外公了……”水菡望着邵擎,只见他沉静刚毅的脸上竟露出罕见的得意的笑,神秘兮兮地对小柠檬说:“到时候一定少不了你的巧克力蛋糕,保证是你没吃过的味道。”

    小柠檬听得直吞口水,这小家伙身体渐渐调理好转之后,逐渐要变成个小吃货了,听到外公这么说,他哪能不馋嘴呢。

    “我……我吃过很多种巧克力蛋糕,还有新的口味出来吗,为什么我不知道呢?”小柠檬好奇地睁着灵动的眸子,好像大人的口吻。

    邵擎笑而不语,继续保持神秘,水菡则是知道原因的,当即也跟着说:“儿子,到时候你等着吃就行啦,外公说的话你还不信吗,小滑头,你不会是想现在就吃吧?”

    小柠檬被一下说中想法,立刻拿出他的招牌笑容,笑得十分纯净,可邵擎和水菡都知道他就是很想现在吃。

    “今天还吃不到,等圣诞节才会有。”

    “哦……知道了。”小柠檬软糯的童声柔嫩嫩的,他也不失望,只是更加期待起来。

    “水菡啊,你看这孩子,一说到吃就特别精神,以后长大了准是个大吃货。”邵擎说这话可是很接地气的,现在流行这么说,他也是与时俱进。

    小柠檬嘟着嘴,调皮地眨眼:“为啥要等长大,我要从现在开始就吃好多好多好吃的东西,嘻嘻……”

    “儿子,你的志向真远大,比我强多了,我像你这么大点的时候都不敢这么想。”

    小柠檬脖子一扬,露出傲娇状:“菡菡我以后要赚很多钱,给你买很多好吃的。”

    “好好好,妈妈就等着你……”水菡每次听到这样的话都倍感欣慰,尤其是在此刻晏季匀消失之后,她更加懂得珍惜与亲人朋友的感情。

    邵擎看到水菡和小柠檬这么亲热的互动,感情这么好,他都忍不住有点嫉妒了……水菡到现在还没叫他一声“爸”,也不知是不是这孩子腼腆,他可是一直盼着的呢,他也相信,女儿心里已经完全接受了他这个当父亲的,只是她嘴上不说而已。

    邵擎阅人无数,一双犀利的眼睛能洞悉世事一般,加上他与水菡是父女关系,所以他很快就能察觉水菡的异常。虽然她表现得跟平常差不多,但在邵擎这么精明的人面前,水菡很难藏住心事。

    水菡上班时都会将小柠檬先送到父母那里照看,然后下班再去接或是由父母将孩子送过来。邵擎今天会在这里吃饭,水菡做菜,他打下手。

    小柠檬在客厅里看动画片,厨房里,水菡跟邵擎在张罗晚餐。

    邵擎是个很内敛的男人,这一点,水菡觉得父亲跟晏季匀两人有共同的地方,而她还不知道父亲其实也是个非常细腻的人,观察力远超常人。

    看着水菡穿围裙在炒菜的样子,典型的东方女性温婉贤惠的气息,让邵擎不禁要在心头感叹……他有个这么好的女儿,可她就是命运太过坎坷了一些,真希望有个男人能珍惜她的好,但前提是要她愿意。

    菜起锅了,水菡打算接着炒个青菜,但邵擎却说他来炒。

    水菡不以为意,将围裙交给父亲。

    邵擎脸上看不出特别的表情,一边将菜下锅一边淡淡地说:“你尝尝你刚才炒的菜味道如何。”

    “呃?”水菡愕然,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送进嘴里……

    “噗——!”刚嚼了一口就吐在垃圾桶里了,因为……太难吃!

    “我把糖当成盐放进去了,好难吃。”水菡皱着眉头,有点郁闷,她的厨艺一向很好的,今天却失常了。

    邵擎依旧是保持着浅浅的微笑说:“知道为什么我不让你炒菜了吗,我怕你再放错佐料。”

    水菡尴尬:“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瞒得过小柠檬,但还想瞒过我吗,我是你爸爸,如果连你失魂落魄都看不出来,我这父亲也可以不用当了。”邵擎轻描淡写地说着,隐含威仪却又不失亲切。

    水菡惊愕,心想啊,父亲怎么这么厉害,好像什么都瞒不过父亲。既然如此,她也不用再藏着掖着了,大不了就是说出来让父亲教训一顿咯。

    “我……我今天看到一则新闻,是报道的有人在一座荒岛上发现了野人……疑似是野人,还不确定,已经有探险队和一些学者前往了……那座岛就是晏季匀坠海的区域附近的……沧粟岛。”水菡紧紧盯着父亲,心里没谱,不知父亲会怎么看。

    沧粟岛,就是那座荒岛,原本是没名字的,是邵擎为它取的名字,寓意“沧海一粟”。他和梵狄都曾派人去岛上探查过,别说是晏季匀了,那儿就连一个人影都见不到。

    邵擎拿着锅铲的手微微顿了顿……女儿果真还是没有将晏季匀放下,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都会激起她内心的巨浪。

    邵擎沉吟了好一会儿,终于是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心疼地看着水菡:“你是不是希望那儿真有野人,甚至希望那就是他?想我再派人去找?”

    “不……”水菡有点激动了,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说:“这次我想自己亲自去!”

    “你亲自去?”邵擎脸色略一沉,严肃了几分:“现在是冬天,岛上很冷,荒芜人迹,过夜都是个问题……还有,你是想再失望一次吗?”

    水菡心里一疼,酸涩得难受,眼眶发胀,但眼中的坚定却是发亮的:“我知道希望很渺茫,近乎于零,可我如果不去,我一定不会安心的。这半年多,我也学习了不少野外生存的技能,这次刚好能派上用场。”

    邵擎没说话了,精眸里明明灭灭的光亮在闪烁着,在最后一丝挣扎之后,他的脸色松了下来,重归于温和,竟还带着一抹赞许:“好,不愧是我邵擎的女儿,有胆!既然你决定了,你妈妈那边交给我去说服,你准备准备就出发吧,最好在圣诞之前赶回来。”

    水菡一听,惊喜不已,同时也是很感激的。父亲平时不爱表露自己的情绪,但在关键时刻,父亲总是会包容她,支持她。她不说,却一直都知道。

    “不过,你一个人去是绝对不可以的,你必须跟人结伴去,你是想我派人和你一起呢还是你自己决定叫上谁?”邵擎抛出了个关键问题,一下子把水菡问得愣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