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16章 续 晏少的踪迹3
    沧粟岛,这名字是邵擎取的,十分贴切。它是位于亚热带大陆东岸,这一片有不少岛屿,沧粟岛或许是其中最小的一个。从空中俯瞰,它就像是蔚蓝大海中的一片叶子浮在海面。

    这一片海域上的岛屿大多数是有着丰富的资源,有的产石油,有的生长着珍贵的植物,有的还会出现稀有动物的踪迹,这种岛屿都被几个国家各自瓜分,但也有几个小岛是例外的,无主的,因为岛上资源匮乏,不值钱嘛,自然不会引人觊觎,沧粟岛就是其中之一。

    与其他岛屿比起来,它很小,可对于人类来说,它依旧是个“庞然大物”,光是绕着它的走上一圈的话,费时也不少。现在正是冬季,虽然岛上白天气温怡人,可昼夜的温差也大,白天穿单衣,晚上穿冬衣才行,并且这样未经开发的小岛上究竟藏着多少未知的凶险,谁都没有把握,假如一旦在岛上遇险,救援工作也是十分棘手的问题,这儿连手机信号都没有,无线电也用不上,一上岛就等于是进了远古社会一般的,现代化的东西在这里不可能有,这是另一个世界……

    水菡决定要去沧粟岛,当然要事先做足准备工作。网上的资料很有限,幸好邵擎的手下和梵狄都曾去过那里,可以向水菡提供一些岛上生存的宝贵经验。

    梵氏公馆。

    这里几乎全是清一色的男人了,女人的踪影太少出现。就连梵狄曾经的得力干将贺雨燕,也没了踪影,如今他的心腹只剩下山鹰一个了。

    贺雨燕的离开,是这里的一个禁忌话题,大家都自觉的不再提起这个女人,因她曾与梵狄的仇家暗中勾结企图置梵狄于死地……梵狄那次出海快艇故障,就是贺雨燕干的,她还事先故意向山鹰提供了错误的信息,才导致梵狄一出海就走错方向。要不是梵狄命大,遇到了小颖救他,那贺雨燕他们的歼计就得逞了。

    梵狄回去查明之后立刻将贺雨燕逐出去,并且还废掉了她的两只手,只是没要她的命,算是念在她曾追随他多年的份上。

    现在梵氏公馆没有了贺雨燕这朵红花,只剩下绿叶了,梵狄也不再提拔帮中的女人上位到他身边做事,他不想再有第二个贺雨燕。她就是因爱不成而变恨的。

    用帮中兄弟们的话说那就是……老大这是打算要当和尚了吗,要把梵氏公馆变成一座庙?连个女人都看不到,实在是让男人们感觉枯燥乏味。俗话说“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可这群大老爷么儿就比较杯具了,在这儿进进出出的愣是就没见着异性,更别说是美女了,大家私底下都在猜测,该不会是老大得了什么难言之隐……隐疾?

    梵狄现在也不会经常待在金虹一号,他是海上陆地两头跑,今天恰好是在梵氏公馆里。

    可怜的山鹰正被梵狄抓着当模特儿……

    偌大的会客大厅中,最角落的窗户前,站着一个哭丧着脸的男人,瘦瘦的脸颊,高鼻细眼,可不就是山鹰那小子么。但他却一改平时的装束,穿着一套明黄色的古装华服,头戴着一顶镶嵌绿宝石的帽子,后边还加了一条辫子。确切地说,他穿的是清朝时期满族服装——龙袍。戴的也是当时皇帝戴的帽子,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珠链……

    梵狄想尝试着画中国古代人物画像,但只看图片和视频和还不够,他觉得必须眼前得有个真人才行,否则他画不出来。于是乎,山鹰就成了模特儿。

    梵狄站在画架前,手拿着画笔,一会儿横着一会儿竖着在那比划,可就是迟迟不下笔……

    “老大,我感觉脖子快要僵了。”

    梵狄一记眼刀甩过来,没好气地说:“你这什么表情?你要记住,你现在是皇帝,你得入戏,做出目空一切的样子,这样我画起来才带感,做戏做全套,你光穿皇帝的衣服有什么用,给老子演得像点!”

    山鹰想了想,随后恍然大悟:“明白了!”

    梵狄听山鹰这么说,他才满意地点头,但他却看见山鹰走到旁边去将他平时坐那张太师椅给搬了过来,很不客气地往上边一坐,翘起二郎腿,一副又拽又痞又欠抽的表情,脸部上扬38度斜睨着他……

    梵狄差点没一口唾沫喷过去把人给淹死!

    “你丫的要真是古代的皇帝,顶多就只能当个流氓头子!”

    山鹰很无辜地说:“老大,是您说要我目空一切的,要我演得像点,可我现在坐着您的专用椅子,那不就是目空一切吗。”

    这就是山鹰领悟到的目空一切的样子,简直就跟土匪进村似的。

    “……”

    “幸好老子只是叫你扮皇帝,没让你扮皇后!”

    “……”

    “那……老大,今天还画吗?”

    “当然画了,今天非得完成一幅古代皇帝的肖像图,不然就不吃饭。”

    “老大……您怎么忍心,我这瘦瘦的身板儿,你真要让我饿一顿?”

    “当然不会,如果到晚饭时间还没画好,我会给你一碗方便面吃。”

    “老大,清朝那时候还木有方便面……”

    梵狄眼一瞪:“老子就画个现代人背着旅行包越去清朝当了皇帝!”

    “……”

    类似这样的笑料,时不时会有,山鹰这活宝很有搞笑天赋,也亏得他在梵狄身边多年,除了对梵狄忠心,他也是个很能活跃气氛的人。

    梵狄才刚画了几笔,只听有手下来报,水菡来了。

    梵狄眼睛一亮,放下画笔就走人,山鹰不由得在他身后小声嘀咕:“刚还说今天一定要画出来,现在跑得比兔子还快,哎,老大真是个性情中人啊……”

    水菡很久没来这里了,是梵狄时常会去水菡家看望她和小柠檬,今天却突然过来,或许是有事找他。

    水菡在梵狄面前也不拐弯抹角的,直接说出来意。她是想向梵狄咨询一些关于在沧粟岛的事。梵狄去过,他能给水菡提供些有价值的信息。

    “什么,沧粟岛?”梵狄的脸色微变,眸光复杂难明。

    水菡竟然要去沧粟岛,这是让梵狄挺吃惊的,因为他去过,知道那里是不宜居住的地方,不然也不会成为荒岛了。况且,现在是冬季,岛上到了晚间会很冷,过夜,取暖,等等都是问题。男人身体强壮的还能撑几天,可女人嘛,那就难说。

    水菡满含期待的眼神望着梵狄,这清澈的眸子灼灼的目光,谁都不会忍心将她的希望浇熄,哪怕那希望只是渺小得可怜……

    “菡菡……你真的要去?你要知道,那种地方看似是宁静,可暗地里藏着不为人知的凶险,我上次跟手下的人一起去,一群男人都觉得挺艰难的,而你……”

    “而我是女人,天生体力不如男人是吗?”水菡知道梵狄要说什么,有点急了:小脸微红:“我不怕艰苦的,我一定要去,否则我无法说服自己。我在看到那一则新闻的时候就觉得,或许是上天在给我指示,那里是距离他坠海处不远的岛屿,你和我父亲都去找过但没发现有人迹,可现在却爆出有野人的消息……野人这样的话题本来就是谜团,如果被探险队看见的是真正的野人,那也就罢了,但如果不是真的野人,而是一个流落到岛上却无法离开的人……那岂不是很悲惨么,即使不是晏季匀,我们能把人救出来,都算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梵狄……快跟我说说岛上的事吧,摆脱啦。”

    水菡的请求,这软糯的声音,让梵狄的心柔软得发疼,他知道水菡看似外表柔弱,实际上内心有着她自己的坚持,只要她认定的事情就会去做,而他能为她做的就是……尽可能的去帮助她。这个命苦的女人,还有小柠檬那命苦的孩子,都需要晏季匀在身边才能重新拥有阳光。这一点,梵狄很清楚,却也是他的痛。

    梵狄嘴角一扬,又露出惯有的坏笑:“万一不慎你被野人抓去做了压寨夫人那怎么办?你想象一下,女野人啊,在那种地方说不定你到了夏天还只能用草遮身,就跟原始人似的生活……”

    “噗嗤……”水菡忍不住轻笑,杏眸怪嗔地瞄着他:“你就是爱说笑,想把我吓得打退堂鼓吗,我才不会,我已经决定要去了。”

    梵狄耸耸肩,佯装无奈地叹息:“算了算了,谁让我是小柠檬的干爹呢,总不能真让你去涉险吧,这样好了,我陪你一起去。”

    “你也去?”水菡愕然,但随即也惊喜地点头:“太好了,你熟门熟路的,有你在,能更快地找到野人!”

    梵狄满脸黑线:“小姐,我也只是去过一次,这也叫熟门熟路?”

    “嘿嘿……反正去过就是有优势的嘛,总好过我一个人去瞎闯。”

    梵狄又想到了什么,眸底闪过一道亮光:“菡菡,只是我们两个人去是不行的,岛上与世隔绝,无线电,手机,这些都不通……危险系数也不小,还有,那则新闻既然出了,必定还会有其他人前往岛上去探险寻找野人的踪迹,我们不能没帮手,在那种地方,谁都不能逞强。所以我打算带着山鹰去,另外,晏季匀不是还有个医生朋友叫杜橙的吗,叫上他一起。我们四个组成团体,互相有个照应,有医生在场,若是有人伤了病了,也好即是救治。”

    梵狄不愧是有头脑的人,一下子就想到了这么多。

    水菡两眼微弯,佩服地说:“你想得真周到,我都没想到叫杜橙去……这样好,我马上打电话给杜橙。”

    杜橙是晏季匀的死党,自从晏季匀出事之后,杜橙也是一直惦记着他的消息,从未有一天放弃过希望。对他来说,晏季匀是兄弟也是亲人。

    接到水菡的电话邀请,杜橙没有半点犹豫就答应了,显得很兴奋,恨不得马上就启程。

    水菡也着急,想快点启程,可再怎么快也得需要一天来准备。

    一天,已经算是奇快无比的速度了,这还是因为有邵擎和梵狄的协助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将所需要的物品都备齐。

    计划中,水菡等四人上岛,而在他们上岸的地方会停着一艘船,守候在固定位置,等待接他们离开。

    当到达这里附近的时候,他们看到另外还有两艘船停着,显然,有人先登岛了,很可能是科学探险队的人,前去寻野人的。

    野人的出现,对于一般人来说根本无关痛痒,但是,对于一些热衷于这类研究的科学工作者来说,却是件大事。

    野人,是一种未被证实存在的高等灵长目动物。世界各地关于野人的传闻不少,但至今没有任何可靠的影像或实体证据表明野人是真实存在的。有些甚至捏造野人存在的证据,不过之后不久都会被人揭穿的。

    野人究竟存不存在,科学家们争论不休,无法解释的疑题。现在沧粟岛被爆发现野人踪迹,不管是否真实,都会有人来勘察的。

    沧粟岛不属于任何国家,是无主的小岛,谁都可以上去,只要找得到那地方。

    水菡他们乘坐的船靠岸之后,四个人都背着自己的行囊下船了,向留守在船上的人交代一番,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行动就开始了。

    水菡和杜橙都是第一次来,首先就被这儿的风景给迷住了。

    这是一片没有被污染过的海域,海水呈碧绿色,很干净,天空格外地澄净,万里无云,晴空如洗,走在洁白的沙滩上,入目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树林,一眼望不到尽头。那当中不知多少人们没见过的植物,奇形怪状,长势非常茂盛。

    这里看不到任何现代化的东西,只有海和树木,山岭,通讯工具也用不上了,但梵狄却带来了一件高科技的东西,是个探测仪器,只要其打开,如果附近出现了人或动物,仪器就会显示在屏幕上,出现一个红色的点。可别小看这仪器,在这种近乎原始社会的地方,太管用了,找野人也得靠它。

    这么昂贵的宝贝,据说是梵狄用他的一幅画跟人换来的……

    水菡脚踩在沙滩上,水眸里流光溢彩,心底的激动难以言喻……“野人,我来啦!”[这章4千,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