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20章:续:晏少的踪迹7
    一颗扣子没什么稀奇的,但是水菡却捏着扣子瑟瑟发抖,太激动了……她惊喜得难以自制,这纽扣,形状十分特别,她记得晏季匀在出事那天就是穿的灰色衣服就是有这样灰色的纽扣,阿玛尼限量版春装,就连纽扣都精致得像手工艺品似的,水菡觉得这一定不是巧合!

    “梵狄……是他……真的是他……这纽扣,我不会认错的……”水菡激动得结巴了,紧紧捏着纽扣,眼睛却是四处张望着,哽咽的声音在喊:“晏季匀……老公……老公……是你吗?我是菡菡啊……我来找你了,你在哪里?你在哪里……”

    梵狄心里一抽,张嘴想说点什么,却只是动动嘴唇,终于还是没说什么……水菡现在满脑子都是希冀,他不忍心打击她。

    月光笼罩着小岛,这水潭边山石嶙峋,倒映在水中,投下伟岸的影子,随着风起,水面漾开层层波纹,月影在水中变得模糊,让人不由得产生一种错觉,好似时空在这一刻开始扭曲一般……

    洞穴里休憩的杜橙和山鹰听到水菡的声音,也都跑了出来,四处查看之下,却没有发现任何动静。整个山谷里空荡荡的,只有自己人的声音,还有水潭中随波而动的明月……

    气温越来越低,水菡的心也从激动而渐渐冷却下来……假如这是晏季匀掉的扣子,假如他知道她来了,他怎可能不出来见她?惊喜变成了沮丧,水菡被冷风吹醒了,捏着扣子,闷闷的哽咽中带着浓浓的鼻音:“到底是不是你……是不是你……”

    这呢喃低语,悲恸得令人心碎,带着希望,带着失望,两种矛盾的心情犹如冰火的碰撞,煎熬着她的身心。

    经过一番仔细的勘察之后,确定这周围都没有动物或人存在。不只是电筒照不到,探测器也毫无异常。可水菡无法说服自己就这么回洞穴去休息,她想要找个理由来解释这纽扣的来历,否则她不会走的。

    梵狄原本不想说,但看到水菡迟迟不愿进去,外边又这么冷,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冻着的。

    “水菡……其实……最近来这岛上的人或许不止一两拨,就算其中有人穿阿玛尼的衣服也不奇怪。现在我们只是凭一颗扣子就去认定什么,那是很不靠谱的。先进去休息吧,天亮之后我们再接着找。”梵狄的话,尤为中肯,确实就是这么回事,其实水菡自己心底也有这么想过,只不过她还存着侥幸心理。

    事实上也是如此,晏季匀如果听到水菡他们的呼唤,不可能不出现的。看来,一颗纽扣只是让人空欢喜一场了。

    水菡也没再多说什么,神情沮丧地进去洞穴里了,其余三人也紧随其后……夜里,岛上的危险程度也增加,既然找不到线索,就尽量少在外边晃悠。

    水潭又恢复了平静,一如从未有人来过一样,只有山峦和月亮的倒影依旧不变。

    水菡他们进去之后,这里寂静的好似时间都停止了流动,即使有人经过也不会发觉,在漆黑的角落里,山峰投下的阴影中,似乎有个什么东西动了动,一阵细微的响声,黑暗中好像有两点暗芒闪过,不只是野兽还是人类的眼睛,一直都盯着水菡他们,直到他们进去洞穴里……

    四人分成两组,轮流休息和守夜。先是水菡和杜橙休息,梵狄和山鹰守着洞口,但水菡哪里睡得着,面朝着石壁,心里惶惶不安。

    沧粟岛虽然小,但是要存心藏起来,那一定是很难找到的。

    野人必定是知道有人上岛了,他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躲在一处安全的地方。但如果他想要脱离目前的生活环境,那又另当别论。

    睡不着的不止水菡,另外两只探险队也都各自在岛上寻找适合休息的地方。他们毕竟是专业队伍,比起水菡他们这只临时组建的探险业余队,显然是有着更为丰富的经验,他们不会错过夜晚这么好的机会,虽然危险也超过白天,可探险的精神就是这样,他们期待着能在晚上发现些值得惊喜的线索。

    天快亮的时候,某处峭壁上的隐秘洞口里,传出了隐约的声音……峭壁很高,一般情况是不会有人爬上去,更别说偷听了,所以能正常地说话。

    令人吃惊的是,说话的是个老妇人,蓬头垢面,身体瘦得皮包骨,声音比乌鸦还难听,她正在教训一个穿着棉袄头发乱得遮住大半边脸的男人。他脸上也不知是什么东西,脏兮兮的,很像是个灶底爬出来的,看不清楚他究竟长什么样。最奇怪的是,他的脖子,比一般人要大一圈儿,让人联想到甲亢病人……

    他被老妇人狠狠地教训,骂着各种刺耳到极点的话,却还是只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想死就直接从洞口跳下去算了,没人拦着你!”

    “你答应过我什么?不会出去,不会被人看到,结果,你一样都没做到!我告诉你,要死你一个人去死,别拉着我垫背,我不想被人当怪异一样抓起来。”

    “你这个样子,跟死了也没差别,哼!”

    “……”他始终没有回一句,垂着的眸子里隐隐闪动着光亮,格外清澈,与他的外表很不符。

    老妇人骂够了,最后喋喋不休地转身,走向里边一道墙。看似是普通的墙,但也不知她按了哪里,完好的墙壁竟朝两边分开,她进去之后又自动合上了。

    穿棉袄的男人显然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情景了,一点都不惊讶,只是他好像很不喜欢那道门后的地方,眼睛紧紧盯着墙壁,露出厌恶的神色。

    老妇人脾气古怪,但他不以为意,她爱唠叨爱骂骂咧咧,都任由她去了,他

    不想跟她吵架,甚至不想说话……不记得已经多久没说话了,一个月?三个月?半年?

    他在石凳坐下,无意识地捡起一根干树枝,在地上默默地画着,勾勒着……可每每当图案的轮廓到一半时,他又会将画的东西都抹去,然后再重新画,再抹去……没人知道他要画什么,除了他自己。

    平静了很久的生活被最近岛上的外来人打破了,他很讨厌其中的几个,那些人设陷阱想要抓他,却被他巧妙地躲过了,但下次不知还会不会那么幸运……真希望那些人快点离开,别打扰这里的一切。可是,在这个想法的背后,隐藏着的却是一种深痛的无奈。真的想要在这里一辈子么?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他都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他粗糙的手,摸摸自己肿大的脖子,嘴角的苦笑越发的深了。

    为了不惹老妇人生气,也为了些其他原因,他认为自己这几天都不该出去外界了,等那些人走了再说。

    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人心,要跨越的门槛始终都是自己。

    他就这么枯坐到天亮,到一上午过去……

    水菡他们还在继续寻找野人的踪迹。早上天亮之后在水潭附近又找了个遍,依旧是跟昨晚一样的结果……

    寻找,不停地寻找,这是一件很考验耐心的事。虽然刚登岛时会被这里清新的空气和奇异的景色所吸引,但毕竟是以找人为主,找不到,心里就会失望,会发慌。

    前边丛林里,三个人影在晃动,是水菡他们刚下船时见到的东方面孔。

    其中一个斜眉吊眼的男人正兴奋地对另外两个人说:“你们还别不信,昨晚我真的看到有动静,很像是个人!”

    一中年男人不信地摇头:“王岩,你就是爱吹牛……大半夜的,黑漆漆的,你能分辨出是人才怪。”

    另一位年轻男子也跟着附和:“就是嘛,我视力比你好,我都分辨不出,你还能吗?”

    那叫王岩的男子十分不服气,极力解释自己不是吹牛,信誓旦旦的,活像是结婚宣誓一般。

    “你妹的,吹牛不犯死罪,我跟你一起去的水潭,你小子少在这儿吹了,快点走!”

    “我真没吹,真看到了,你们怎么就是不信?”王岩很不爽,感觉被人嫌疑了。

    中年人不耐地说:“信不信都无所谓,重要的是我们要比其他两队人先找到野人,不然,被人捷足先登,我们就白忙活一场。”

    “是是是,您说的是,咱走吧,干活儿去!”王岩两眼发亮,一说起野人,他就仿佛见到前边有无数的掌声和金钱,美女,在等着他,动力十足。

    “等等……”王岩那倒三角的眼忽地一眯,然后猛然转身对着这边一指:“谁在后边!出来!”

    其余两个人也都惊讶,还是王岩机灵,发现有人在他们后边。

    梵狄等四人偷听了好一阵子,见对方已经察觉,也不用再躲藏,大大方方地站出来,暴露在人前。

    梵狄是队长,这种事当然由他来了。只见他在对方三人惊诧的怒视中镇定自若地笑着,就跟看见熟人似的招呼说:“嗨,你们好。”

    “好毛啊好,你们偷听我们说话,还好意思说!”王岩立刻呛声,语气不善。

    这种货色最适合山鹰对付了,他也不慌不忙地说:“偷听这种事儿我们不干,我们路过,光明正大地听,谁让你们说那么大声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