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24章:续:想你想得快疯了
    ( )这艘船的机房里,光线暗淡,空气窒闷,角落里蜷缩着一个浑身湿透的身影,一颗脑袋乱蓬蓬的,胡子约有两寸长,身上的皮袄被海水泡过了,冷得瑟瑟发抖,嘴唇紫青,脸色更是惨白得吓人,如果不是他在发抖的话,还真会以为这人已经挂掉了……

    亚撒进来时,手里拿着干净的衣服和一张毛毯,难得看到他紧张兮兮一脸焦急的样子,帮野人换好衣服,再将毛毯给裹上,好一阵子之后,野人才微微好转一些。但才不到十分钟,他又开始全身抽搐,表情十分痛苦。

    “怎么了?还冷?”

    野人的牙齿都在哆嗦发出咯咯咯咯的声音,吃力地指指自己换下来的衣服,嘶哑的声音溢出破碎的音节:“药……绿瓶子……给我……”

    亚撒忙不迭地在那堆湿衣服里搜,果然摸到一只细细的金属管子。

    “是这个吗?”

    “是……”野人的目光亮了亮,颤抖的手将金属管子接过来,拧开,将里边那绿莹莹的液体倒进嘴里……

    亚撒在旁边看着,心都揪紧了,这怎么看像是在吸毒一样?

    这回亚撒到是猜对了大半……这绿莹莹的液体,正是岛上的特产,那个长得很香蕉差不多的植物,被山鹰他们误认为是香蕉,幸亏得杜橙及时提醒,才没将果实吃下去,那东西名叫“冥焦”,这是老妇人为它取的名字。确实是有毒的,但也有着极为霸道的药物作用。为什叫冥焦,是因为食用它的人就等于是去了阴曹地府一般痛苦。

    “冥焦”它可以镇痛,止血,但它的毒更霸道,不至于让人当场身亡,但吃了之后就会产生依赖性,吃了一次不到三小时就会想再吃。之后便不再满足于冥焦的果实,而是需要服用它分泌出的绿色液体,这也是冥焦最毒的东西,如此循环下去,它所附带的毒素会在人身体里越积越多,就像毒品一样,每到固定的时间就必须吃,不然就会剧痛难忍,甚至有可能死翘翘。

    冥焦的毒集中表现在脖子那一处,肿大犹如甲亢病人一般,但如果仔细看就能发现,中了这种毒的人,脖子那一圈肿大的地方,血管突起,好像随时会爆开一样,所以平时他离开洞穴时都会用兽皮围在脖子上,以免受伤。

    野人从岛上跑出来,坐着木筏跟着水菡他们的船,被亚撒发现了,将他带到船上,藏了起来,并且没有通知其他人。

    不是亚撒故意,而已野人坚持要亚撒保密,否则宁愿跳海。亚撒被“威胁”了,只能暂时答应,心里还是想着要告诉水菡的,但现在,听野人说了自己的遭遇之后,亚撒沉默了,他开始考虑,或许真的应该如野人所说,将这个秘密隐藏下去,对大家都好……

    亚撒的心情很糟糕,蓝眸子里流露出罕见的悲伤,凝视着眼前的男人,亚撒只觉得胸口的位置堵得慌,原本他该高兴的,可现在,他看过了野人毒发时的辛苦,他哪里还能笑得出来,好像头顶有大山压下一样。

    “匀,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吗?”

    野人浑身一震……好久没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了,这陌生又熟悉的称呼,让他死寂的心又一次跳动了起来,让他真实地感觉到自己是离开了小岛,不是在做梦……是的,这野人不是别人,正是重伤之后沦落到沧粟岛的晏季匀!

    晏季匀微微摇头:“如果有办法的话,我就不用躲躲藏藏这么久了。其实洪战早就找到我了,是我不准他告诉任何人的,这几个月以来,洪战一直都在努力,他拿着从岛上带走的冥焦液去外边找专家研究,但都无法得到解决的办法……而我,每天都要定时吃冥焦液才行……这等于是饮鸩止渴,我都不知道自己的什么时候会因承受不住毒素而死亡。”

    这低沉嘶哑的声音里饱含着惨烈,让人听了无不摧心裂肺,这9个月的时间,他是怎么熬过来的?当中的艰辛,罄竹难书!

    晏季匀从坠海之后却大难不死,流落到沧粟岛,被那位老妇人救起,在这种地方没有现代医疗设备和药材,老妇人就是用冥焦为他止血的,并且还在他醒来之后让他吃下冥焦。谁料冥焦虽有疗伤奇效,能捡回他一条命,其毒素却是害了他,使得他对冥焦上了瘾。

    毒发的时间间隔很短,三小时左右就必须服用冥焦液,而这种液体用普通的方法储存室无用的,不到十分钟就会变成白色,效力减弱。唯有老妇人用特殊的方法储存才能使冥焦液最多保持三小时不变色。

    戒除冥焦液的毒瘾,这不是靠意志力能克制的事情,除非是真不要命了,唯有死才能摆脱这种毒。那个老妇人也是深受冥焦的毒害,在岛上住了多年,她已经不想离开,如今又有晏季匀出现了,她自私地想要有个人留在岛上陪伴她到老死,所以将自己储存的冥焦液藏起来,不给晏季匀。

    但百密一疏,晏季匀终于还是在老妇人疏忽之际,偷走了一支冥焦液……不是他不想多拿一点,而是用金属管子装着的冥焦液只有一支,其他的是用陶罐储存,不便携带,并且他要计划离开的话,必须用金属管装的才行,可密封又防水,掉海里也不怕,就像刚才他被亚撒拉起来,身上湿透了但冥焦液还在。

    亚撒听完晏季匀讲他在岛上的经历,心情越发沉重:“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晏季匀靠在角落里,闭起眼睛,看似平静,实际上在忍着挖心般的痛苦,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某个女人清秀的面容,明媚的笑脸,还有那可爱的孩子一声一声叫着爸爸……

    曾经的温暖,仿佛是上辈子的事,他如今已是没有资格拥有……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认为的。不知道何时会死,可能随时都会毒发身亡。与其这样,他觉得还不如就让水菡他们以为他死了,起码不必再经历一次失去的痛苦。

    亚撒虽然不能完全理解晏季匀的想法,但亚撒会尊重他,会帮助他离开这艘船……

    甲板上,伫立着一个纤细的身影,在夜风中显得分外孤寂,那份清冷,仿佛天地间都只剩下她一个,任凭海风在耳边掠过,她能听见的只有自己的心跳声。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寞,是发自灵魂的孤独,只因他不在了,她的心就不会再完整,永远地破碎。

    明天就是圣诞节,记得去年那时候,她在小镇上遇到晏季匀,两人还一起吃炸鸡啤酒,当时的满足和快乐,印在她脑子里挥之不去……而现在,又一年的圣诞来临,他却已不在身边,曾经的短暂的幸福,越发的弥足珍贵,这一生,难道再也不能拥有了吗?

    思念,就如同一只沉睡在身体里的巨龙,蛰伏时尚可,一旦被释放出来时,就会破体而出,让你有种想到发疯的错觉!

    水菡的手紧紧抓着甲板的栏杆,望着黑茫茫的大海,再一次地涌起一股想要跳下去的冲动,这是思念到极致悲痛到极致的表现,可她不会真的跳,因为她还有儿子,还有父母……

    “老公……你我的缘份为何那么短,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要这么惩罚我……我好想你,我快要疯了……”水菡心里在说,脸上却只有两行清泪落下,低低地啜泣,肩膀微微抖动着,看在某个男人眼里,说不出的疼惜。

    梵狄不知何时从里边走出来了,站在水菡身后良久她都没发现。而他知道她在哭,为了晏季匀而哭,他能做的事就是默默地聆听她的哭声,读着哭声里的悲伤难过,他的心也会揪得疼……

    好半晌,梵狄才轻叹一声,单臂一伸,轻轻揽着她的肩膀,柔声说:“这里风大,要哭就进去哭。”

    他不会劝她别哭,因为此刻的她本就需要情绪的发泄,如果憋着,反而是很残忍的。

    水菡吸吸鼻子,闷闷的鼻音说:“我只是……想在回家之前哭个痛快,回家之后不想在儿子面前哭……我……我没告诉他这次我出来是为了找晏季匀,不然……不然我都不知道怎么跟儿子交代。”

    梵狄搭在水菡肩膀上的手紧了紧,他也知道小柠檬对晏季匀的感情很深,只是苦了那孩子啊……

    “别太苦了自己,小柠檬有我们大家在疼爱着,可你……哎……”梵狄苦笑,水菡到现在都没看上过除晏季匀之外的男人,她的专情也是她痛苦的根源。

    这一幕,全都落在那个暗藏在角落的男人眼里。他攥紧的拳头几乎要捏碎,他甚至差点就冲出去了……可他只要一想到自己随时都可能死,他的冲动就会在瞬间幻灭……

    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上是水菡和梵狄站在一块儿还显得挺般配的,尤其是梵狄还对她怜惜有加,呵护备至,假如,梵狄能代替他照顾她和孩子,他会祝福吗?【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