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25章:续:救人!
    一趟沧粟岛之行,将水菡那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希望给耗得所剩无几,整个人好像蜕了一层皮似的,精神状态也很差,越发少言寡语了,但这些负面的东西,在她下船回到家时,全都被收敛起来。

    家里有可爱的宝贝,有父母,她不想他们担心,尤其是在小柠檬面前,她都是尽量让自己展现出积极阳光的一面。孩子是敏感的,她不能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他。

    小柠檬早已等候多时了,看见水菡的身影,小家伙立刻就欢叫着奔了过去……

    “菡菡……菡菡……”这稚嫩小脸蛋笑得很灿烂,太萌了,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

    一口还不够,水菡抱着小柠檬左右开弓,连续亲了好几下才停,紧紧抱着孩子,她冷冰冰的心才稍微有了一点温度。

    水玉柔和邵擎都是知道水菡去向的,只有小柠檬不知道,他被告知,妈妈去外地出差了。善意的谎言也是对孩子的一种保护,幼小的心灵若是知道妈妈和干爹去岛上找爸爸,却一无所获,他怎会受得了。

    “嘻嘻……菡菡,外公外婆做了好多好吃的。”小柠檬像个大人似的居然用吃的来诱哄水菡。

    水菡心里一疼,又在这纷嫩的脸颊上啵儿了一下:“走,我们吃饭去!”

    水玉柔在厨房里正将汤端出来,邵擎坐在餐桌上温酒。夫妻俩见水菡回来了,也没多话去问什么,在水菡进门之前他们就已经得到了消息,知道事情的大概过程了,现在只想水菡能吃一顿丰盛的晚餐,将不开心的事情冲淡。

    水玉柔如今心结已了,人也变得通情达理多了,恢复了从前的温柔和慈爱,真心地为水菡着想,也更加心疼这个女儿了。

    “菡菡,先吃点菜再喝酒吧。”水玉柔将一只鸡翅膀夹到水菡碗里,然后又为她盛汤。

    邵擎则是神情淡然,目光温和柔润,将一杯老黄酒放在水菡面前:“今天爸爸陪你多喝两杯。”

    父母的话,简单而含蓄,一切的关怀都尽在不言中。水菡禁不住鼻头一酸……这是家的温暖啊。母亲和父亲都知道她今夜是难以入眠,所以才会暗示她可以多喝两杯。想起双亲初初回到本市时,她曾双亲在食物中下药然后昏睡过去,再看现在,双亲真挚的关怀,满桌子都是她喜欢的菜式,还有老黄酒,她与父母之间那些隐藏的隔阂在消失,她感受到的是纯纯的父爱母爱。

    或许,是不是她不应该奢望太多,人生本就不可能事事尽如人意,现在的她,拥有亲情,友情,事业上也大获成功,这些方面都是春风得意的,或许,老天就是要为她的人生留下一段缺憾,让她失去爱情……否则,她的人生岂不是等于完美了?而世上怎会有完美的东西呢……

    水菡心里有所触动,一块大石落了地,豁然开朗了不少,举起酒杯,站起身来……

    “妈……爸爸,我敬你们。”水菡说得很轻,脸上的表情也不再是痛苦不堪,清澈的眼神里有种内敛的平静。

    邵擎微微一颤,眼底涌起点点波澜……这是水菡第一次叫他爸爸,他觉得这真是全世界最好听的声音了。他还能从水菡的神情中感觉到她的内心再一次蜕变,成长了。

    水玉柔也为邵擎高兴,这么久了,水菡终于肯叫爸爸,这也说明她完全接受了邵擎。

    这杯酒,前所未有的香,饮下肚的是情意,是感动,是不用言说也能懂的亲情之爱。

    水菡在喝下这杯酒时,心里默默在说着:“老公,不管你身在何处,在我心里,你从未离开过。如果你在人世,我相信,总有一天我们会再见。如果你在天堂,那就请等着我,在我老去的一天,我们还是会在那个世界相聚。”

    这一刻,水菡没有哭泣,只是她再次坚定了自己的心。这一生,不会再成为别人的妻子,她的名字,只会冠上晏季匀的姓……

    =======呆萌分割线=======

    梵氏公馆。

    梵狄回来之后就一头扎进了浴室,泡了整整一个小时才出来。在岛上好几天都没洗澡,太难受了,回来他得洗个够才爽。

    洗完澡,厨师的牛排也做得差不多了,梵狄坐在开放式厨房面前等待着。厨师将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地放到盘子里,桌上还有刚开的一瓶红酒。

    八分熟,是梵狄的最爱,一口咬下去,鲜嫩美味,再搭配着红酒下肚,简直是齿颊留香,食欲得到极大的满足,总算是解了数日来的馋。

    梵狄这货很会享受,生活品质不是一般的高,这厨师工资优厚,但只在梵氏公馆负责伺候他一个人而已……

    正当梵狄说得津津有味的时候,无意中从窗户往外望去,瞥见大门处有点异常的动静,几个兄弟围在门口,似乎发生了什么事。

    “嗯?”梵狄眉头一皱,站起身来将窗户打开凝眸一看……光线不怎么好,看不清楚,只见着是他的几个手下好像在赶人。

    在这C市,敢来梵氏公馆找事的人会是谁?

    梵狄最不喜欢的事就是在享受美食时被人打扰,虽然手下没有来报,可他看见了就会影响享受的心情。

    “怎么回事?”梵狄对着对讲机问。

    “老大,有个小孩儿非要进来找人……”手下颇为无奈地说。

    梵狄眸光一沉,不耐地吩咐:“咱这是黑帮,不是托儿所,一个小孩儿都搞不定,你们怎么办事的?送走,注意别伤着人。”

    “是!”手下答应得十分爽快。有的老大的指示,他们也好办事。

    门口的小孩儿说什么都不肯走,现在被两个壮汉拎着,他急得差点大哭,使出吃奶的力气大喊:“阿凡……阿凡……阿凡你在哪儿……呜呜呜……阿凡……”

    “***,咱这没有阿凡!”

    “我还阿凡达呢!”

    “……”

    梵狄的手下只以为这小孩儿发神经呢。

    梵狄坐下继续吃牛排,只是窗户还没关……小孩儿的喊声被夜风吹进来,听在梵狄的耳朵里,却是另一番滋味。

    阿凡?这称呼怎么听着很耳熟呢?

    梵狄愣了愣,黑眸流传,脑子里蓦地想起了什么……

    厨师端着刚切好的牛肉,可梵狄人已经跑出去了。

    这货想起来,叫阿凡的那不正是自己么?那小孩儿的声音就是小豆子!

    可怜的小豆子还保留着梵狄离开小镇时留下的地址,好不容易找到这里却不能进来……因为这里是梵氏公馆,岂会让陌生人随便进?

    梵狄跑到楼下时,小豆子已经被两个壮汉拎着走了老远,追上的时候,梵狄还有点喘……

    “把人……交给我……”

    小豆子看见梵狄,先还有点不敢相信,当被梵狄牵着时,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做梦,激动得抱住梵狄哭着嚷嚷:“阿凡……阿凡我终于找到你了!呜呜呜……阿凡你快跟我去救姐姐……呜呜呜……”

    小豆子毕竟才十岁,在他心里,阿凡是一个特殊的存在,他觉得阿凡一定能救姐姐的,他能想到的人也只有阿凡了……

    梵狄的手下彻底傻眼儿了,山鹰更是站在后边捂着嘴差点笑到抽筋……

    “艾玛呀,原来老大就是阿凡!”

    梵狄的手下想笑又不敢笑,一个个脸都憋得通红的。

    梵狄却是沉着脸,黑得像碳一样,眉宇间隐含煞气:“怎么回事?小豆子,你姐姐怎么了?”

    小豆子哭得更厉害了,哽咽着说:“我……继父……要把姐姐卖给赌场里的人……我跑出来的时候听到继父在打电话,说晚上要把姐姐送去卖给一个男人…………呜呜呜……阿凡,你快救救姐姐!”

    卖给男人?梵狄又惊又怒,这年头还有这种事发生?他脑子里浮现出小颖那张娇俏又水灵的脸,再想想这样的女孩儿子若是被哪个混蛋压在身下摧残,那又是怎样的残忍?

    一股怒火从心底冲起,梵狄冷冷地一回头,招呼山鹰:“走!”

    山鹰等手下立刻响亮地答应着,赶紧地安排车,这就要跟老大杀过去看看……关键是兄弟们很好奇啊,是什么样的女人能让老大出马?除了水菡难道还有别人?这太稀罕了,兄弟们的不去看看怎会睡得着呢。

    半年多没见过小颖和豆子了,梵狄想不到她居然会被继父卖给其他男人,这简直就是连禽兽都不如的行径!梵狄他们虽然是黑帮,但黑帮的人也最为痛恨那种抛妻卖女的混账。

    小颖的继父前两天在赌场输得精光,遇到一个熟人,说只要肯将小颖送去他那里睡三天,就答应给两万块钱。

    这个赌鬼男人鬼迷心窍,在家无法将小颖得到手,现在觉得能卖出去三天换两万块钱也不错。而小颖遇到这么一个该死的继父,她就好比是在火坑里度日。幸亏小豆子机灵,一直留着梵狄的地址,把他自己平时存的几十块钱都拿出来了,跑到城里来,几经周折才算是找到了这里,他和小颖唯一的希望就是阿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