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28章:续:暗恋的心事
    烧春鸡……没错,小豆子正在啃烧春鸡,嘴巴塞得满满的,冲着小颖招手,意思是叫她赶紧过去吃。

    另外还有虾球,烤肉,还有些水果沙拉,有冰激凌,有好些小颖叫不出名字的美食……太诱人了!

    小颖吃惊地望着弟弟,再扭头望望梵狄……“这……这……这……”小颖结巴了,瞬间想到一个流行词儿,脱口而出:“阿凡,你是土豪吗?”

    梵狄心想啊,你终于反应过来了?不容易啊!

    “我不是土豪。”梵狄冷冷地丢下这句就坐在了餐桌旁,顺手夹起一块烤肉往嘴里一送,随即露出享受的表情。

    小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她太饿,现在可不管什么土豪不土豪,先填饱肚子再说。

    小颖跟小豆子的吃相如出一辙,都是大快朵颐,吃得十分爽快,不知作做为何物,只知道自己饿了就尽情吃。难得能吃到这么好吃的美食,在乡下小镇,她和小豆子从未吃过这样丰盛的一桌。

    姐弟俩可不知道这桌上某些没见过的美食有多昂贵,他们的认知里是想不到的,还局限在从前狭小的眼界里,也因此吃得很畅快。如果真知道了这桌菜值多少钱,或许他们吃起来就觉得有心理负担了。

    “姐姐,你吃这个,好好吃!”小豆子夹起一颗虾球喂进小颖嘴里,而她也张嘴就吞下去,两只眼睛瞪得溜圆的点头:“嗯嗯,真的好好吃……”

    “姐姐,你吃慢点,别噎着。”小豆子很细心地提醒,像个小大人似的。

    小颖心里一暖,将一只鸡腿放到小豆子碗里,爱怜地摸摸弟弟的脑袋,眼红红地说:“豆子,这次多亏你找到了阿凡,不然姐姐就……就……”

    小豆子脸色一变,鼓着腮,气呼呼地说:“都怪夏志强!我讨厌他,以后再也不要见到他了!”

    小颖鼻子发酸,搂着弟弟的肩膀说:“我们以后不用再被他欺负了,有阿凡在,我们什么都不用怕……以后可以安稳地睡觉,真好。”

    这是小颖有感而发,就是觉得梵狄这个人给她很强烈的安全感,她单纯的心思,在梵狄听来却是有点鸭梨山大啊……怎么听上去有点像是要被赖上了?

    梵狄低头继续吃东西,假装没听到小颖说的,不过小颖紧接着又说了一句……

    “阿凡,我和弟弟不能在你这儿白吃白住,以后,我就给你当佣人吧,伺候你的起居,就像你以前在我家那样,你说好吗?”

    “噗……”梵狄嘴里一口汤喷了出来,身后的厨师也在使劲憋着笑,暗地里不由得祈祷……老大,人家姑娘摆明看上你了,你咋的还不明白呢?没见人家那眼神多带感多热烙?

    “咳咳……咳咳……小颖,这个事儿,以后再说。”梵狄含糊其辞,显然是不想小颖当他的佣人……这儿的兄弟们都知道,他已经很久不允许有女人近身了,除了水菡是例外。

    小颖红肿的脸蛋上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解地说:“为什么要以后再说?你不让我的当佣人伺候你,我怎么能安心住下来?我不要工资,我只是不想和弟弟白吃白喝而已,阿凡,你就答应吧,好吗?阿凡……好不好啊?”说到最后,小颖乞求地拉住了梵狄的胳膊,这更是让厨师看得目瞪口呆……这小姑娘似乎对老大来说有点特别,要是换做别人这么拉着老大,早就被踹飞了。

    特别是特别,原因就是小颖曾救过梵狄。

    梵狄头疼……他不缺人伺候,他是不想要女人伺候啊。他也不是吝啬薪水,他随便一件衣服都足够付她几个月薪水还有剩余……

    可他也知道小颖跟城市里长大的女孩子不同,她脑子里就一根筋,思维简单,认死理,既然她不想白吃白喝,她就总会找点事做的,他如果想要灌输点其他的观念给她,只怕很难。

    梵狄有点无奈,平时跟黑道上的人打交道惯了,要他对着小颖这么脑子一根筋的人,还真是有点不适应。

    罢了罢了,随她吧。

    “嗯。”梵狄淡淡地应了一声,虽然很轻很轻,但听在小颖耳里就是莫大的鼓舞。

    “谢谢阿凡!”小颖感激地说。

    梵狄埋头喝汤,心里在琢磨着,总不能真让她不领薪水啊,以后得想个什么办法让她接收才行……

    小颖吃得更开心了,也更踏实些。她不是个不劳而获的人,蛀虫式的生活她不会习惯的,让她生活在这里但是能伺候梵狄,对她来说就是最好的工作了,她会做得很开心。

    还有她心里也惦记着乡下的母亲,期待着以后若是能在这城里长期呆下去,她就挤出时间去找工作,赚到钱之后就能将母亲也接来,那该多好啊……

    但还有一点她想不通,阿凡怎么会在这样的地方呢?

    小颖嘴里含着一只烤鸡翅,美丽大眼里尽是好奇:“阿凡,你以前说你是水手,你没说实话吧?能住在这么豪华的地方,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呢,阿凡?”

    “对啊,阿凡,你是做什么生意的?”小豆子也附和着问。他记得那些人都叫阿凡“大哥”……

    梵狄嘴角犯抽,放下了手里的筷子和汤勺,动了动嘴唇,却发现自己面对着眼前两双纯净而又充满好奇得眼睛,竟是忽地感到语塞了……怎么解释他是做什么生意的?问题是,有必要解释么?

    梵狄站起来,擦擦嘴,漫不经心地说:“你们慢慢吃,我要去洗澡睡觉了。”

    “……”

    就是这么酷,梵狄一向如此。

    小颖和豆子望着梵狄的背影,呆了呆,然后一齐转头看着厨师……

    “大叔,您知道阿凡是做什么生意的吗?”姐弟俩同时问出声,可把厨师给呛到了,赶紧地转身忙活去,假装什么都没听到。

    开什么玩笑,连老大都不想回答的问题,他会傻到去说么?

    于是乎,接下来的一些天里,梵氏公馆的人都会被小颖和小豆子问同样一个问题——阿凡是做什么生意的。这句话一度成为这群男人们最怕听到的咒语了。这是以后的事儿,眼下,最要紧的是小颖的伤……

    她先前只顾吃东西,暂时忽略了身上的痛,可一躺下来就难受了,好像浑身都不对劲似的,痛。

    她是被那个“买”她的男人打得不轻,脸上青红紫绿,身上也是多处被踢到,尤其是后腰处很疼。

    小颖趴在床上,默默忍受着疼痛,真希望自己能快些睡过去,睡着就不会知道痛,但是,她脑子混乱,加上身体的痛,哪那么容易睡着。

    今天发生的事太震撼了,她到现在都觉得像做梦,自己竟然能跟阿凡住在同一个地方,以后每天还能看到他,跟他一起吃饭,和他说话……这些都是小颖不敢奢望的,在梵狄离开她家之后,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她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压抑自己的心,努力让自己别再喜欢他。可是,就在她以为她做到了的时候,命运的安排又让她再次遇到他,并且还被他救了,这是缘份吗?

    小颖的心砰砰乱跳,不知不觉脸红了……浑然未觉身后什么时候多了一道魁梧的身影。

    “想什么这么入神,我进来了你都不知道。”梵狄的声音传来,吓了小颖一跳。

    “阿凡!”小颖的眼睛都亮了,没想到他会来,她还以为他早就睡了。

    梵狄手里拿着一个药瓶,坐在床边,瞄着她这张惨不忍睹的脸,心里又抽了抽。

    “躺下,把衣服脱了。”梵狄说得很轻巧,那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一个女孩子,就跟看大老爷们儿一个样。

    小颖羞窘:“我……我……”

    “磨磨唧唧干什么,还想不想擦药了?我这儿全都是男人,没有女人能来给你擦药,难道你要让去叫别的男人来擦?我是不介意,你要是不介意的话,那……”

    “我不要别的男人,我只要你!”小颖情急之下脱口而出,也没留意自己这话有多少令人遐想的含义。

    但这令人遐想也只是普通人,梵狄显然不在这个范围,依旧是面不改色。

    小颖却在反应过来之后羞得耳根都红了,幸好她本来脸被打肿,不明显。

    小颖乖乖趴在床上等梵狄为她擦药,这情景让她想起了曾经的那一次,梵狄受伤住在她家,当时也为她擦过药……她的伤,总是会毫无保留地摊开在这个男人面前,而她在遇到他之前,不知道自己还要受多久的折磨,但现在她清楚地明白了,他才是她的救星,是她的光明。她喜欢他,没错,她喜欢的是一个这么有力量和安全感的男人啊。这一刻,小颖在心里暗暗下决定,就算梵狄不喜欢她,她还是会一直待在他身边,除非他开口赶她走,否则,她宁愿一直当他的佣人……

    梵狄其实并非真的如表面那么平静,他毕竟也是个正常男人,跟一个女孩子这么亲密得接触,抚摸着她的肌肤,虽然是由于擦药所必须的,可这指尖传来的触感还是让他不由得心里微微一荡……但这只是瞬间的现象,很快就被他的定力压下去了。他开始将注意力集中在小颖背部的伤……还是跟上次见到时的一样,深深浅浅的痕迹有十几条,并没有因为过去了半年多而有所好转,这就说明,小颖在家里的日子依旧是受虐待的。

    梵狄浓眉一皱,他好像记得自己听小颖说过她有喜欢的男人了,难道她没有跟那么男人在一起吗?对方不保护她吗?

    “小颖,你喜欢的那个男的,你们没有交往吗?”梵狄就这么随口一问,小颖的背脊顿时僵了。

    若是现在面朝着梵狄,他一定会看到小颖眼中的慌乱,撒谎对她来说是件很困难的事,她也就只这一件事才撒了谎。

    “那个……他……他不知道我喜欢他。”小颖支支吾吾地说着,心里紧张极了。

    “嗯?暗恋?”梵狄颇为无奈的摇头:“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暗恋……”

    这货说这种话也不怕闪了舌头,他爱水菡不也是没让人家知道么,现在还好意思说小颖。

    小颖尴尬地笑笑,一笑就牵动嘴角的伤,有点狼狈。

    “是什么样的男人啊?是你说的那个季师傅吗?”梵狄这货有时记性特好,他还记得刚被小颖救起时,听她嘀嘀咕咕地说他没有某个男人帅。

    “季师傅?”小颖一怔,想要解释,可又怕梵狄看出破绽,她可不敢让他知道她的心思,今天才知道原来他这么有钱,她更加觉得自己对他的感情是奢望。

    “那个……哎呀,反正他又不喜欢我,只是我单恋而已,没什么好说的。”

    小颖这么说,梵狄的手轻轻颤了颤,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水菡也是不知道他的心意,所以他很明白小颖的心情,越发地觉得这女孩子挺可怜的。

    “是哪个不长眼的男人啊?竟然放着你这么个姑娘不要?真是傻了!”梵狄嗤笑,露出鄙夷的目光。其实他真心感觉小颖很单纯,男人被她喜欢着,应该是件挺幸福的事儿,她懂照顾人,实心眼儿,人也善良。而他怎么都想不到那个人会是他自己……

    梵狄发现小颖怎么不说话了呢?不但不说,反而肩膀抖得厉害?

    “你冷?”梵狄狐疑地问,抬头看看墙上,空调不还开着么,怎么会冷。

    小颖无声地摇摇头,憋得很难受,她是想笑,可又不好笑出声。

    梵狄终于觉得不对劲了,脸色有点黑:“你想笑就笑吧……不过有什么好笑的事儿,怎么我不知道?”

    小颖听他这么说,再也憋不住了,哈哈大笑起来,手还使劲拽着枕头……能不笑么,梵狄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自己骂自己是傻子……可这笑声里也饱含着她的苦楚,自己喜欢的男人就在眼前,但她没勇气表白。她太渺小了,怎会配得上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