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29章:续:晏少现身
    从沧粟岛回来之后,似乎每个人都有所不同了。那一趟的行程,各自的感悟都不一样,之后的机遇也有异,尤其是杜橙这家伙,最近总是怪怪的,加班的次数成了全医院最多了,并且他加班是在干些什么,没人知道。他是杜泽涛的儿子,杜泽涛是院长,杜橙当然要比别人更享有那么一点特权了,自由度也更高。

    他这是勤奋的象征,可也有些鬼鬼祟祟的,这不,刚从化验室出来,碰上了院里最漂亮的女护士,也就是那位对他心仪已久的美女……

    “杜橙,又加班啊!”美女护士笑盈盈地走来在他跟前站定,火辣辣的勾魂眼含情脉脉,风情万种,在这大晚上的,能不让人遐想么。

    “对啊,加班……你呢,怎么又是夜班?不是说经常熬夜的女人会很憔悴吗,可我怎么看你还是一点没受影响,还是那么迷人,皮肤还是那么水灵……”杜橙这货嘴甜,也很懂得说话。

    果然,女护士嫣然一笑,心花怒放,嘴上却是佯装谦虚地说:“你杜医生这张嘴,整个医院都知道你是最甜的,那些新来的护士小妹,哪个不是被你逗得团团转啊,我可不是她们,你就少奉承我了……”

    这话似乎还有点酸味儿,杜橙哪里会听不出来,心里也是有点得意的,女人的心思,很少能瞒过他。

    “你这就不知道了,那些新来的护士,我只是出于礼貌才跟她们聊聊,但你不同啊,你是我们家皇上和皇后钦定的儿媳妇,我哪儿敢奉承,我说的都是实话。”杜橙顺手将这女护士搂过来,在她脸上啵儿了一口。

    “你……真坏……”女人娇羞地靠在他怀里,脸上尽是甜蜜的表情,喜滋滋的。

    杜橙压低了声音说:“明天我休假,你下了夜班要不要来我家?我爸妈不在的……或者,我去你那里也行。”

    女人娇嗔地瞪着他,在他肩头拧了一把,看似是不悦,其实乐着呢。

    正当这两人打情骂俏的时候,她忽地手触到了杜橙衣服口袋里的一个硬硬的东西……

    “咦,这是什么……”女人好奇地问,想伸手进去摸出来看,但却被杜橙及时抓住了手腕,笑嘻嘻地说:“没啥好看的,你要喜欢硬的东西,明天我让你看个够。”

    这男人太会转移注意力了,两句话就让女人晕头转向,真恨不得马上就下班啊……

    “哼,我又没说明天一定要跟你一起。”她在欲拒还迎。

    “你会来的,我等你……乖啊……”杜橙在她耳边轻轻呵气,引得她禁不住颤了颤,心神一荡,而他也趁机退开,手伸进口袋里护着里边的东西,另一只手却还在对她挥挥……

    “明天见!”

    “明天见……”女人神情略一恍惚,他已经走进电梯了。

    进了电梯的杜橙这才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凝重……连续加班好多天了,他要做的事情还是没有进展,实在让人着急啊。口袋里的东西是不能被人看到了,是他的秘密,就连刚才那个女人也不行……

    她是杜橙家里为他物色的对象,如无意外,两人或许会结婚。但这不代表杜橙会在现阶段跟她分享某些秘密……

    =======呆萌分割线======

    炎月集团。

    刚结束了下午的会议,水菡回到办公室里,晏锥随后就跟了进去。

    晏锥如今也是颇有大将之风,上位者的气场越发浓郁,也更加具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但在水菡面前,他不喜欢戴着面具做人,他不经意间会流露出真性情的一面。

    “水菡,明天就是元旦了,你会不会回大宅陪爷爷吃饭?”晏锥眼里露出希冀的神色,淡淡的,却是那么真实。

    水菡很干脆地点头:“当然了,我已经跟家里说好了,中午在家吃,晚上就带着小柠檬回大宅去。”

    “这样最好,爷爷几天不见你们就想念得很。”晏锥温润的嗓音总是带着令人舒心的暖意。

    “我也很想爷爷,明晚会在大宅住下的。”水菡说到这儿又想起了另一件事,脸色微微一变:“晏锥,你知道洪战去哪儿了吗?他请假有一段时间了,可我总是联系不到他,他该不会是有什么事发生吧?”

    “我也联系不到,不过,我想……洪战那么机灵,身手也不错,应该不会出什么事的,说不定很快就回来了,我们别瞎担心。”

    “嗯……也对,是我多虑了。”水菡心里掠过一丝细微的颤动,她其实有点不明白的是……洪战请假的时机怎么那么巧呢,偏偏就在她决定要去沧粟岛的前一天……

    第二天晚饭前,水菡果真带着小柠檬回了晏家大宅,他们的到来,让这座冷清的房子有了生机,有了笑声。

    虽然现在是有沈蓉和晏锥在这里住着陪伴晏鸿章,但老爷子始终最想念水菡和小柠檬,只有这母子俩来的时候他才是最开心的。

    晏鸿章的身体经过这大半年的休养,略微好转了一些,这还多亏是水菡时常带着小柠檬来探望,有时还住在这儿,才使得晏鸿章的伤痛慢慢有所缓解。但晏季匀的事对他打击太大了,家里的人都很有默契的不在他面前提起晏季匀的名字。

    满桌子的菜,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连陈嫂和秦川也被老爷子吩咐坐下来一起吃,从这点就可以看出,老爷子不再是以前那种唯我独尊目中无人的了,他现在更珍惜的是人与人之间真挚的感情。

    晏鸿章因为心情不错,所以脸色也还好,没那么苍白了。岁月在他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痕迹,但他现在有一颗仁爱的人,使得他的笑容也变得越发温暖慈爱。

    小柠檬坐在晏鸿章旁边,乖巧地为他夹菜

    “这个给祖爷爷吃……”小家伙奶声奶气的,白嫩的小手拿着筷子将菜放到晏鸿章的碗里。

    这么小点的曾孙都知道给他夹菜了,晏鸿章自然是很欣慰的,爽快地将菜送进嘴里:“嗯……好吃,真好吃……”这略显夸张的表情,让他像个老小孩儿,难怪俗话说“老还小”了。

    沈蓉和晏锥坐在晏鸿章的另一侧,看着老爷子这么开心,他们也很羡慕,尤其是沈蓉,她现在是心愿已了,儿子是董事长了,她没什么可遗憾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她还没有抱孙子。每次看到水菡带着小柠檬来,她都无比的羡慕。

    “水菡啊,小柠檬被你教得太好了,你真是个好妈妈。”沈蓉这话是由衷的,她甚至惭愧,如果不是当初自己鬼迷心窍,一心想着权势,她怎会逼着儿子一定要去跟晏季匀争呢,在教导孩子这点上,她比水菡差太多了。

    水菡脸上没有太大的波动,平静淡然,礼貌又不失温和地说:“其实这个我真不敢居功,小柠檬的乖巧懂事,跟他自身的性格还是很有关系的,我只是起到一个引导作用,他能不能听进去,能不能做到,这是大人无法强迫的。”

    沈蓉越发脸热,她以前就是会强迫晏锥,结果就适得其反,所以水菡这么说,她是深有体会的。

    说到这个,晏锥就没发言权了,他可是连孩子都没有呢……

    “妈……吃菜。”晏锥夹了一块鱼肉进沈蓉碗里。

    这块鱼肉是鱼肚子上的,沈蓉见了也欣慰的一笑,儿子知道她不喜吃有刺的东西,吃鱼也只吃鱼肚子那一块。

    桌上的气氛很和谐,这在水菡刚进晏家门时是没有的。她记得那时晏家吃饭还要论资排辈地坐,在饭桌上的规矩也很多,每次吃饭都很拘束,现在却是再也不会了,只有浓浓的家庭氛围。而谁都不会提晏家其他那几房的人,他们一年到头都甚少来大宅一次,不提他们,在座的人还觉得舒坦些。

    晏鸿章并不知晓水菡去了沧粟岛,还以为她是出差去了,问了她一些关于公司的事,关心她是否能忙得过来,需不需要加派人手给她做事,这等等一切都是晏鸿章对水菡的疼爱,连带着他对晏季匀那一份亲情也饱含在这里边。

    水菡能感受到这厚重的爱,她也会珍惜,会回报,会感恩自己所得到的一切。

    一顿饭在融洽的气氛中吃完了,水菡也帮着陈嫂收拾收拾,之后一家人又坐在一块儿闲话家常,聊到十点多才散了。她今晚会和小柠檬一起睡在以前住的小阁楼,那里已经被陈嫂打扫干净了的。

    三层高的小阁楼在夜色中显得有些落寞,因为平时没人住了,它就是一座空空的小城堡。每一座住宅,如果没有人住,那也是很孤单的。

    这阁楼里有着水菡和小柠檬的回忆……关于晏季匀的。

    他曾在这里送来小柠檬三岁的生日礼物,曾和她在床上翻云覆雨,曾跟她和孩子躺在一张床上安然入睡……

    静谧的夜里,水菡细腻悦耳的声音犹如蒲公英一般飘散在空气里,她在为小柠檬讲故事。

    故事讲过了无数次了,但孩子还是听不腻,或许最开始是听故事,到后来就成了孩子习惯在睡前听到母亲的声音,他才会有安全感,会觉得自己是在母亲的疼爱中入睡的,他会睡得很香……

    好比仙乐般动听的声音,在夜深人静时,有着一股奇幻的魔力,好似能穿越到另一个时空……

    小柠檬很快就呼呼了,纷嫩的小脸蛋上挂着淡淡的微笑,天真无邪,恬静又可爱,水菡睡在孩子身边,声音渐渐小了,知道儿子已入睡,她就会停止讲故事。

    只是这夜的风好像有点大,窗户外边的树影摇曳着,不知怎的让水菡看到会有些不安,禁不住视线停在那树影上,越看越是觉得不对劲……是错觉吗,怎么会感觉树上似有人影晃动?

    水菡心里陡然一惊,呆滞几秒之后,猛地起身将灯打开,把窗户一推……

    “哎哟……”只听外边传来熟悉的叫声,是个男人!

    “洪战,怎么是你?”水菡望着楼下的男人,可不正是洪战么?

    洪战仰着头,手还揉着自己的腰:“是我……我刚回来……”

    水菡一愣,可还是不解:“你爬树了?是不是你啊?”

    “爬树?”洪战反问

    “难道不是你,那会是谁?刚才我觉得那树上好像有人……”水菡再一次地望望那棵树,却又觉得这么一看也没什么异常啊。

    “哈哈……你眼花了吧,我刚才在这儿呢,我都没看到有人……要是有人的话,逃不过我的眼睛的,你放心睡吧!”洪战拍着胸脯说。

    水菡不疑有他,既然洪战这么说,她当然信了,道了声晚安,关上窗户睡觉了。

    然而,就在水菡把窗户关上再熄灯之后,好半晌,洪战才蹑手蹑脚地往后边园子里走去……

    那是靠近花房的地方,藏着一个男人的身影,此刻正蜷缩在角落里。

    洪战紧张地走过来,压低了声音说:“少爷……少爷……您快出来啊……”

    但那黑影已经无法动弹了,只能发出微弱的呻.吟:“快……送我走……快……”

    洪战大惊失色,刚才少爷还能爬树呢,怎么现在就这么虚弱了?该不会是毒发了?

    洪战来不及多想,抱起晏季匀就往车库跑去……他必须立刻将晏季匀送到杜橙那里!

    车开得飞快,而杜橙在收到洪战的电话之后也火速赶往目的地……那是一处城郊的废旧仓库,作为了晏季匀暂时的居所。

    杜橙见到晏季匀时,他已经毒发了,脖子上的血管发紫发黑,就像是立刻要爆开一般,他口中在冒着白沫,浑身抽搐,无法说话,只有微弱的呼吸。杜橙也吓得不轻,立刻为晏季匀注射了药剂,但却不是冥焦液,只是代替品而已,并且这代替品不能长期用,多几次就会失去作用,要救晏季匀的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解了冥焦液的毒。但这种毒,是新型的,暂时没有研制出完全根除的办法,晏季匀的性命依旧是处在危险之中……【今天一万四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