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30章:续:是开始还是永别?
    废旧的仓库里,阴暗的角落处,有一张小小的单人床,躺着一个奄奄一息的男人。他形容憔悴,面色蜡黄,黑眼圈很严重,眼窝也凹了下去,下巴的胡子许久没刮过了,他看上去苍老而脆弱,好像随时都可能一口气上不来。

    他脖子上肿大的一圈更是令人心惊胆战,那紫黑色的血管分明就是毒入膏肓的征兆。

    如果不是熟悉他的人,绝不会认出这就是曾经那个意气风发光芒耀眼的男人……晏季匀。他现在整个人都被可怕的毒素折磨得不像样,跟从前判若两人,尤其是他这脖子,惨不忍睹。

    晏季匀自己都数不清这是第几次毒发了,他经历的痛苦完全不是语言所能表达的。无数次他撑不下去了想要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每一次在绝境时都会想到他的爱人,儿子,亲人……他总是会在绝望的边缘幻想着或许有一天能出现奇迹,或许他能康复。他太渴望回到那个世界去了,想得近乎痴狂,但他残存的理智一次次在提醒他,如果不康复,绝不回去。

    这好比身在地狱的痛苦,他一个人受就够了,假如被他爱的人知道,那痛苦将会加倍,会传染……他宁愿被认为是死了,也不愿被水菡他们看见他现在的样子。

    这也幸亏是晏季匀以前身体素质好,加上他超乎常人的意志力,否则他早就会因受不住毒发的痛苦而死亡。而他的意志力来源是他的爱人和亲人,之所以强忍着不见面,为的是将来能有一天以一个健康的身体出现在他们面前。

    他的苦,是身体的每个细胞每条血肉,到灵魂深处的磨折,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就像刚才,他以为会死了,结果又捡回一条命,只是这过程中所经历的痛苦比死了还难受百倍。

    杜橙坐在晏季匀床边,闷闷地抽着烟,愁眉深锁,一脸的阴霾,他的心情也不平静,在见到晏季匀毒发时的样子,他这看惯了人间生老病死的人也是心有余悸。

    想起那一晚亚撒找到他时,他当时的震惊有多么强烈,在知道晏季匀没死时,他有多高兴,可在得知晏季匀生不如死,他又一次地陷入揪心之中。他知道洪战已经按照晏季匀的吩咐找过一些国外的专家,却都对冥焦的毒感到格外棘手。

    并非是一点希望没有,最关键是时间问题。只要有足够的时间,晏季匀的毒是可以根除的,但前提是他要能活到那么久才行。如果在那之前他都已经毒发身亡了,一切都无济于事。

    刚才杜橙为晏季匀注射的冥焦液代替品是从冥焦液中提取出来再加上一些辅助的药物合成,这虽然能缓解毒发的痛苦,可是治标不治本,依照杜橙的预测,冥焦的毒每隔三小时发一次,每次都注射冥焦液代替品的话,那么不超过十次,代替品对晏季匀就会失去作用。

    杜橙自从知道晏季匀的情况之后,每天都在积极地联系有关专家,他知道在M国有一位退休的老医生,在戒毒所工作了大半辈子,据说年轻的时候曾游历过许多国家,在他的自传里就提到过一些特殊的物种,所含剧毒堪比人类现在已知的各种毒品,对人类的危害巨大。

    杜橙是琢磨着这位医生既然见过那些奇特的有毒物种,会不会对冥焦毒有办法呢?虽然这希望只有百分之一那么小,可杜橙觉得,总比将晏季匀留在这里要强。

    晏季匀应该接受最适当最好的治疗,这在国内暂时还无法实现……最重要的是,晏季匀担心这件事泄露出去,担心引来水菡,担心自己毒发时死在她面前……那不就是只剩下一条路了么?

    昏暗的光线中,氤氲着淡淡的悲伤和孤清,袅袅的白烟缭绕在空气中,就像杜橙此刻的心情一样迷茫……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冥焦的毒,只是在提醒着人们,大自然太过神秘莫测了,在科技发达医学昌明的今天,人类自以为多么了不起,以为自己知道得很多很多,而实际上,人类的所知太有限了,生命依旧是脆弱的,在大自然面前,人类不过还是孩童罢了……

    “匀……去M国吧,亚撒会安排私人飞机把你带走,不惊动任何人,我已经联系好了那边的医生,会尽全力医治你的。”杜橙低沉的语气,尾音都在轻颤着,模糊的光影中,看不到这男人的脸颊竟滴下了点点晶莹。

    只因,杜橙没有把握这一别之后还能不能见到活着的晏季匀,这是他最要好的兄弟,没有血缘却比亲人还亲,上次晏季匀遇难时,他就已经难过得要命,假如这次再承受一次失去,他不知还会痛苦成什么样……

    床上的男人没有睁开眼,只是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呼吸变得不均匀了,好半晌才默默转过身去,轻飘飘地从惨白的嘴唇里溢出一个字:“嗯……”

    若有若无的声音,包含着晏季匀那颗破碎的心,他当然知道,这一去,结果会怎样,只有交给命运了。任凭再怎么强势的人,在生老病死面前,在生命的无常中,剩下的只有无力感。

    事不宜迟,一切都准备好了,晏季匀本人也同意,接下来就只等亚撒的私人飞机过来。

    凌晨时分,晏季匀在洪战的陪同下,乘坐亚撒的私人飞机前往M国。

    第二天,水菡收到了洪战的请假单,没有说什么时候会回来,原因不明。

    水菡和小柠檬都不会知道,昨夜在窗户的那棵树上,晏季匀曾偷看了他们,将老婆儿子的身影再一次地烙印在自己脑海里。谁都不知道,这一去将会是命运的新开始还是永别?

    水菡不会知道,她爱到骨子里的那个男人昨夜就在距离她几米远的地方看过她。他的目光似水温柔充满了浓得化不开的情意,他的爱比海还要深广……他会记得她的每个表情,记得她的每个笑容和每一滴眼泪,他将带着关于她的一切,踏上未知的旅程……

    ======呆萌分割线======

    梵氏公馆。

    今天这里的气氛有点不同,比平时显得轻松热闹些了,时不时还能听到欢声笑语,那一群大老爷们儿一个个的眼神都格外亮堂,似乎心情都还不错的样子,这跟以前那死气沉沉的气氛可是明显的差别,原因嘛……就在小颖身上。

    梵氏公馆里没女人,兄弟们感觉像待在和尚庙一样,没精打采的,现在可好,突然来了个水灵灵的小美女,他们能不兴奋么。

    但兴奋是一回事,他们也顶多饱饱眼福,多看几眼而已,不敢对小颖不敬,因为这是老大收留的人,兄弟们怎敢有非分之想。只是觉得好歹眼前也多了一朵红花,总比放眼望去尽是一堆枯树叶要好得多。

    梵狄吃过中午要出门去,小颖手里正拿着一件外套跟在他后边。

    “阿凡,外边风大,你穿上这个。”小颖笑盈盈地看着他,娇俏的脸颊白里透红,水汪汪的大眼含着隐约的情意。

    梵狄觉得自己已经穿了件皮西装了,不需要再加外套。

    “算了,我不冷。”淡淡的说着,长腿迈向门口。

    小颖才不管这么多,她现在是梵狄的佣人,当然要尽心伺候,也不顾他冷淡的表情,跟上去将外套披在他身上……

    “阿凡啊,你不是说要去船上吗?那儿风更大,多穿一件总是好的。”小颖很耐心又细心,但梵狄就有点不耐烦了。

    他一向是想怎么穿就这么穿,现在有人这么“管制”着,他感觉不习惯,但也懒得多说了,披起衣服,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外边,一众兄弟等在那,山鹰更是伸长了脖子在看……人家小颖长得真水灵,看看也是养眼嘛。

    可怎么却见老大冷着个脸出来呢?身上还批了件灰色的外套?

    山鹰一愣……依照老大的习惯,穿了皮西装是不会再加外套的,可这是?

    哈哈,一定是小颖给老大披上的!山鹰立刻就想到了这点,忍不住凑上前去关心关心。

    “嘿嘿……老大,暖和吗?”山鹰笑得和灿烂了,十足的八卦脸。

    梵狄波澜不惊的俊脸上露出一丝莫名的浅笑,顺手将外套一扔……搭在了山鹰的脑袋上,吩咐道:“拿着。”

    “……”

    好吧,梵狄这是为了避免小颖再唠叨,所以只得将外套带上,但他不会穿,交给山鹰拿着。

    这一幕都被身后的小颖看到了,而她也不生气,只是觉得梵狄平时一定身边缺少一个体贴关心的人吧?否则怎么那么不懂的照顾自己?看来,她的任务还很艰巨啊……

    梵狄一走,好几个手下立刻跑过去围着小颖问长问短,那八卦的精神简直是令人咋舌。小颖人老实,心地单纯,别人这么亲切又热情,她不好意思不搭理,于是乎,梵狄的手下很快就从小颖身上挖掘出了一些他们不知道的事……比如老大是怎么跟小颖认识的,在小颖家住了多久……

    其实这些事如果梵狄还想继续保密,他会提前吩咐小颖,但他没有这么做,就是觉得现在即使被帮里兄弟知道了也没什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群男人深深地觉得,小颖可能是梵氏公馆的救星啊,有她在,至少这里有个异性每天晃来晃去的也是道风景,对他们来说能提神,而对老大来说就更有意义了……老大到现在还没有个女朋友呢,这就算是在古代,那土匪头子不都是有压寨夫人的么,可老大太死心眼儿,兄弟们都快怀疑老大的取向问题了……

    小颖既然是老大的救命恩人,各方面想必都能跟一般人待遇不同,或许这是上天在赐给老大一个温柔贤惠的女人啊!要真成事实,那可真是太好了!

    兄弟们对小颖的好感再次升华,一个个都变得勤快极了,看小颖做家务需要帮忙时,他们都特热情,最后小颖都纳闷儿,自己这是来当佣人的还是来找佣人的?

    不过在这里,小颖还是挺开心,气氛这么融洽,大家都很平易近人,她没有感到不适,很快就习惯了。

    小豆子也成了十分受欢迎的对象,公馆里到处都有他欢快的身影。这儿玩的东西很多,小豆子最喜欢的就是梵狄的电影厅。足足有两百平米那么大,在里边看电影那真是一大享受。

    到了晚上,小颖左等右等都不见梵狄回来,饭菜都快凉了,她却没有自己先开动,想等着梵狄回来一起吃。

    桌上全是中餐,是另一位厨师做的,色香味俱全的菜式,看着都让人流口水。小豆子已经忍得很辛苦了,但姐姐说,在别人家不能没有礼貌,要等主人回来才吃。

    那就继续等呗。

    可是,到了八点,还不见梵狄的身影,小颖有点坐不住了,不由得想,难道是做生意的人都这么忙吗,八点还不回家吃饭?难道是在外边吃上了?

    小颖这才发现自己没有梵狄的手机号码啊……

    小颖不知不觉走到公馆的大门口,潜意识里是想看看梵狄的车回来没。

    门口看守的是一个皮肤黝黑的彪形大汉,叫阿覃,见小颖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好心地问道:“你该不会是在等咱们老大吧?”

    小颖有点不好意思地脸红了,轻轻点头,眼里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阿覃讶然:“不是吧,老大走的时候没告诉过你吗?今天老大去船上,要三天后才回来。”

    “三天?”小颖愕然,随即心头涌起一股失落……要三天之后才能看到他了?为什么她会突然感觉三天的时间很久?

    小颖谢过阿覃,转身进去了。既然梵狄不回来,那也只有她和弟弟一起吃饭了。

    晚饭很丰盛,可小颖吃着却不是特别香,总是会想起梵狄,心不在焉的。

    第二天,小颖起床之后还是很勤快地开始打扫,尤其是梵狄的房间,她会反反复复地整理,连死角都会被她清扫得干干净净。其实昨天都已经打扫过了……

    小颖是处.女座的,她最大的特点就是十分爱干净,见不得哪里脏了乱了,她看见了就会去打扫。她甚至随身携带着一张小毛巾,看到哪儿有灰尘就掏出来擦擦……这习惯,对于一群大男人来说简直是太好了,天上掉下来的福气啊,就算是花高价请佣人都不一定比小颖更爱干净更细心了。

    这一天,小颖觉得过得很慢……又过去一天了,到晚上睡觉时,小颖翻来覆去难以入眠,好几次瞄着床头的座机电话,心里总有个蠢蠢欲动的意念在翻滚……梵狄在做什么呢?他在船上还好吗?明天他什么时候回来?

    她脑子里全是梵狄的身影,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没有恋爱经验的人或许还没察觉,这样牵肠挂肚的滋味名叫——相思。

    终于,小颖按捺不住,跑到楼下去问那位看守的阿覃,梵狄的手机号码是多少。

    梵狄的手机,是机密,原本是不能轻易告诉人的,但小颖在这梵氏公馆严格说来也算特殊了,阿覃将号码告诉了小颖,还不忘加上一句“老大或许这会儿还没睡呢。”

    随口一句话,却是等于鼓励了小颖。相思的浪潮在她心里经久不息,她回房间之后就拿起了座机电话……

    犹豫片刻之后,小颖拨通了梵狄的手机。

    听筒里嘟——嘟——嘟——,小颖很紧张,脑子一片空白,在对方接起电话之后她还在呆滞中,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不是梵狄的声音……

    “喂,说话啊?”这是山鹰,梵狄的手机在他手上。

    “我……我……我是小颖。”

    “哦,是小颖啊,找老大吗?老大现在有要紧事在处理。”山鹰到是机灵,也很干脆。

    小颖的声音明显的低了下去:“哦……知道了。那……再见。”

    小颖放下电话,心里好失落……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他电话了,想听听他的声音,可他却有要事,接电话的是不是他。

    蒙在被子里,小颖不停地给自己催眠,想让自己快点睡着,但是脑子不听使唤,挥之不去的是梵狄的身影和面容,她就像着魔似的。

    就这样辗转反侧到深夜,忽地,床头的座机电话响了……

    小颖一惊,猛地坐起来一把将电话抓起。这是下意识的动作,她不知道怎么自己这样急,但当听到电话里传来他熟悉的声音,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惊喜莫名。

    “阿凡……阿凡……我好想……”小颖激动得差点就将最后的“你”字说出来,但梵狄已经打断了她的话:“你先前打电话是找我有事吗?”

    “……”小颖顿时愣住了,他如此平静的语气,让她瞬间清醒,满腔的热情仿佛顷刻间被浇熄了……是啊,她那么想念他,可也只是单相思而已。

    “我……我……没事……”

    “没事?那挂了。”梵狄冷不丁地挂断了电话,只剩下小颖傻乎乎地握着听筒,好半晌才反应过来。

    就这样挂断了?他连和她多说一句话都不耐烦么?

    梵狄的冷漠,深深地刺痛了小颖的心,可是怎么办,即使这么痛,她还是想继续留在这里,伺候他。她在劝慰自己,只要能经常看到他就好了,其他的,她强求不得……【这章五千字,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