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31章:续:那个人是晏季匀吗?
    幸福与否,难不难过,这日子都得继续下去,人生不会只经历一种阶段,悲欢离合都是个中滋味,该来的总会来想躲也逃不掉。

    时间一天天过去,元旦过后不久就是春节,紧接着是元宵,三八节,清明节……

    说起这清明节,水菡当然是要跟死去的亲人扫墓了,可她始终都没有为晏季匀立下牌位,更没有坟墓,在她心里,他一直是活着的。

    市郊的一座墓园里,比平时更有人气了,因为适逢清明,前来拜祭的人不少,陆陆续续,络绎不绝。

    埋在这座墓园里的,身家都不差,光是那墓碑和骨灰盒的价格都能让普通人望而却步。但据说这里是风水宝地,所以早就满员了。其中,沈家就占了好几个位置。

    在沈玉莲的墓旁,是她的丈夫和她的儿子,儿媳妇,还有就是外孙女……水菡那个可怜的小姐姐。

    最边上,是沈云姿的墓,她即是沈家的人,自然也该被埋葬在这里,跟她的父母亲人在一起。

    死者已矣,无论过去是爱是恨,都随着逝去而烟消云散了,如今站在墓前,水菡的心情也不似当初那般风起云涌,更多的是豁达,恬静。因为她坚信,亲人们会在另一个世界好好的活着,即使她现在还无法去那个世界,但她只要这么想着,心里才会好受些。

    水玉柔和邵擎在每个墓前都摆放了鲜花,还有一些酒菜,当然还不忘给下边的人烧点纸钱以及麻将牌和手机电脑之类的。虽是纸糊,但也代表着一片诚心和哀思。

    小柠檬如今也五岁了,越发机灵乖巧,正跪在沈玉莲的墓前,手里拿着一只纸糊的ipad,粉嘟嘟的小嘴里念念有词……

    “太姥姥……这是最新一代的ipad,您可以拿着这个去斗地主,每天打麻将会很累的,换着玩也不错哦……嗯……还有这个墨镜,出门戴着会很拉风,帅呆了,给太公吧……”小家伙说得可认真了,粉雕玉琢的脸蛋上天真可爱的表情让大人怜惜不已。

    孩子还小,不太能理解死亡是什么,只是听大人说,这些亲人在天上的某个地方,而他要见到的话,需要好几十年甚至百年之后……这种时间的概念对孩子来说是很茫然的,但他至少知道,这是自己的亲人,是会像妈妈那样疼爱他的亲人。

    水玉柔夫妇和水菡也都蹲下来烧纸钱,听着小柠檬嘴里说的那些话,他们也都忍俊不止,原本沉闷的气氛也因孩子而显得没那么沉重了。

    “这个……这个是玩具车……太姥姥和太公可以开着车出去玩……”小柠檬念着念着就冒出了这么一句:“太姥姥……太公……你们知道我爸爸在哪里吗,你们在天上看得到那么远,如果看到爸爸在哪里,一定要告诉我和妈妈……”

    童言无忌,小柠檬的话,让水菡脸色一僵……水玉柔和邵擎也是相视对望一眼,彼此都是无奈的神情。小柠檬这孩子越来越不好哄了,以前都只告诉他,爸爸是去国外出差,很久才会会来,但现在,孩子显然是不满足于大人的善意的谎言了。

    这可怜的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多少日子是享受到父爱的。水菡鼻子发酸,心里堵得很,仰起头望向天际,心中不由得默默祷告着:“外公外婆,假如你们真的在天有灵,可否就像小柠檬说的那样,告诉我,他到底在哪里?如果他跟你们一样的在天堂,可不可以让他托个梦给我呢?我和孩子……真的真的,好想他。”

    虽然知道这样的祷告很幼稚,但对活着的人来说,也是一线寄托。只是不知,那个生死未卜的人,在遥远的他乡,可曾听见?

    水菡他们走了之后不到半小时,这墓前就出现了一个苍老的身影……是晏鸿章。他是来拜祭沈玉莲的。

    老人的身子越发有点佝偻,走路也不似从前那么稳健,但他还是坚持要来,并且还想跟沈玉莲单独说说话,连秦川都只能在远处看着,没有跟上来。

    晏鸿章拿出一张轻巧的折叠式凳子,坐在沈玉莲的墓前,再将他带来的青菜摆出来……绿莹莹的菜叶在阳光下显得格外鲜嫩,是晏鸿章出门前才从菜地里摘的。

    人家是送花拜祭,他是送菜叶……这是因为,他怀念曾经和沈玉莲两小无猜时,在她家的菜园子里一起浇菜的情景,那时的单纯美好,就是他心灵深处一处净土,只有死去的一天才可能忘记。

    晏鸿章布满皱纹的脸上噙着浅浅的笑意,就像是看到沈玉莲真人在自己面前那样,低声诉说着他的心事,他的思念,唠唠叨叨的,大事小事都说,家长里短的,看似是啰嗦,却有着别样的温暖。

    远处的秦川看着这一幕,禁不住眼眶泛红,无声地叹息,他能感受到晏鸿章内心那种孤独,尽管时常都有水菡和小柠檬陪着,但晏鸿章心里始终最遗憾的就是沈玉莲和晏季匀。

    晏鸿章对沈玉莲的忏悔之心是不会消失的,除非他死。而晏季匀也是他的一大痛处。这个老人,一生中有过太过的辉煌和风光,但他的晚年却是难以弥补的凄凉和遗憾。

    或许不久之后晏鸿章也会成为这些坟墓中的某一座,那时就该是别人来拜祭他了……

    ======呆萌分割线======

    又是一年的五月,莺飞草长,阳光明媚,正是出游的好时候。晏锥刚出国旅游半个月回来,现在轮到水菡了。两人都是换着放假,公司总要有个人坐镇才行的。

    炎月在晏锥和水菡的齐心协力之下,发展势头良好,股市稳定,公司的生意也是红红火火,炎月口服液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炎月集团旗下的六星级酒店以及房地产业却是越来越旺了。这里边有晏锥的功劳和贡献,也有水菡的协助,当然还少不了邵擎的暗中帮衬。

    晏家在商界的地位并没有如同人们预想的那样一蹶不振,而是超乎想象的以奇迹般的速度重振起来了。如今,商会主席落到了晏锥头上,而水菡更是成为众多商界女性的典范,以她专业摄影师的角度加上她的商业构思而策划的女性白领主题公寓正在承建中,一经推出便已经被抢订完了,火热的趋势在全国各大城市蔓延。

    在行业大势不景气的形势下还能做出如此骄人的成绩,让其他同行惊叹之余也看到了新的商机,使得水菡能够当之无愧地与晏锥同时获得本市今年的“十佳杰出青年奖”,以她的侧脸戴墨镜的照片首次登上了财经杂志头版……

    公司一切顺利,家人也都健康,水菡才能和晏锥轮流着出去旅游,放松一下自己,而目的地嘛……

    五月中旬,水菡搭上了某一班飞机前往香港。她虽然是抱着要去散心游玩的心态,但实际上也是受邀去领奖的。她对摄影的爱好从没间断过,她在这一行里已经是有着相当的名气了,前不久作品在香港某知名摄影杂志获奖,这次她还是不会亲自上台领奖,邱健已经在那边等着她了。

    这一次的行程是一举两得,水菡没带小柠檬来,孩子上学前班了,暑假之后就该上小学……

    这是水菡第二次来香港,上次是和晏季匀一起来的,这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

    踏上这片土地,水菡的心境颇为复杂,站在机场的出口,望着匆匆的人群,她总感觉自己无法融入这紧张的快节奏之中,脑子里浮现出的是曾经她和晏季匀一起在时,乘坐在金虹一号上进入香港维多利亚港湾时的情景,那时甜蜜和幸福,而现在是孤孤单单……

    咖啡色的墨镜下,是张素净清雅的脸,散发着女人成熟的魅力,她眼中的落寞都被墨镜遮住了,只余一片淡淡的清冷和平静。她从来不是惊艳的类型,可她身上有种清新而又淡定的气质,仿佛周遭的一切都无法撼动她分毫,她好似将自己独立在一方世界之外却又让人忍不住会侧目……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在经历了什么样的人生之后才历练出了一身的从容平静?

    走出机场,邱健已经在候着了,他对香港很熟悉,自愿来当水菡的司机和向导。

    邱健将水菡当成是自己半个女儿,自然是很亲切的了,提个行李也十分带劲,一点都看不出是年近五十的人。

    见到邱健,水菡的心情也开朗了一点,一上车就露出她吃货的本性……

    “老师,我好饿啊……”水菡说着还摸摸自己的肚子。

    邱健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宠溺地说:“就知道你这嘴馋的,我带你去吃个饱!”

    “嘻嘻……还是老师了解我!”

    “你走到哪儿不是第一时间问吃的啊?我要是连这都没觉悟,我还够资格当你老师吗……”

    “哎呀老师……民以食为天嘛……”

    “是是是,这就去先把天给补了再说。”

    “……”

    水菡在外人面前是成熟干练的女总裁,但在自己人面前,她才会流露出真本性,依旧是曾经那个有点小小呆萌小小可爱的水菡。

    机场里人多,门口人更也不少,邱健的车子启动开往前边出口,水菡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边和邱健聊着,一边望望车窗外,不经意间看到一辆黑色豪车钻进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

    水菡呆了呆,随即自嘲地摇头笑笑……这是第N次了,这一年多以来,她不止一次地在街上认错人,看花了眼以为是晏季匀,结果每次追上去都失望。这种事她经历了不少,所以她现在只会苦笑一声,然后转过头去。

    那道男人的身影太快了,钻进车里之后便开走,水菡只匆匆一瞥,没机会再多看一秒。

    黑色豪车里,沉静的男人戴着一副金丝边框的眼睛,绝美的五官犹如上帝精心雕琢而成,无懈可击,完美无瑕,气质儒雅而高贵,沉稳大气,有着令人折服的绝世风姿。真不知这样的男人会是来自什么地方?什么身份?

    他修长的手指在ipad的屏幕上飞快地点触着,薄唇里淡淡地溢出磁性悦耳的声音:“先去会展中心吧。”

    “是,少爷。”司机干脆而又恭敬地应着。

    若是水菡先看到的是这司机而不是先看到那个匆匆的背影,故事或许又是另一番情节了……

    水菡在邱健的带领下,先在酒店下榻安顿之后就直奔美食而去,晚餐吃了还一直在大街小巷转悠着,一边消化一边享受路边小吃,晚上还在大排档去吃了宵夜。

    吃货不愧是吃货,孜孜不倦的精神实在让人佩服,吃到晚上12点才回到酒店歇下。

    第二天,水菡要去参加颁奖,之后是酒会。

    原本她是对酒会没兴趣的,交际应酬向来不是她的强项,可是颁奖的地方就在就在举行酒会的楼上,这么近,她想溜还有些不易,如果到时候实在推不掉,就当是去品尝香港美食算了。

    但水菡还是把这酒会想得太简单了。她受邀的那一家摄影杂志在香港很有影响力,会员们大都是有钱人。摄影这一行,要想玩出个名堂来,没设备怎么行,设备落伍了还不行,还得时常更新换代,普通人玩着费劲,而有钱人也有很多喜欢摄影的,专业程度让人惊叹,尤其是在这家摄影杂志此次邀请来的人当中,个个都是有身份有地位有经济的人……

    邱健这是第二次替水菡领奖,谁让他有这么个不喜出风头的徒弟呢,只好他代劳了。好在他是这一行的老资历了,杂志社很给面子,表示很理解他和水菡的做法。

    领奖很顺利,在一片掌声中,赞美声中,和谐的气氛中,邱健去台上简单讲了几句之后拿着奖杯就下去了,坐在水菡身边,两人心领神会的一笑……一会儿出去之后奖杯就会被转送到水菡手上。

    这个环节的过程并不久,不到一个小时就到了酒会的时间。水菡是抱着去吃一顿的心态,邱健则是去见见一些好朋友。

    没有刻意的打扮,水菡在所有女宾里是最朴素的一个……人家那些太太小姐们都是穿的礼服,她只是穿了一件普通的连衣裙,在角落里拿着一个盘子专心致志地准备进攻眼前的美食……嗯,看起来真不错啊,集合了东南亚好些国家的菜式经典,那就当是吃个自助餐吧。

    别人忙着交际人脉,她眼里只有美食,浑然未觉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从她进来开始就一直追随着她了……[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