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33章:续:你是不是我老公?
    男人僵硬的面部表情分明是写着“生人勿近”,闻言,深邃的眼底掠过一抹寒光,随即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走过来,站在水菡面前打量着她,完美无瑕的俊脸上露出一丝轻佻的笑意:“怎么你也是跟那些女人一样想搭讪的?不过你的方式很特别,好吧,反正我也无聊,就满足你,跟你跳支舞。”

    男人说着,长臂一伸,将水菡的身子搂在怀里,贴得紧紧的。

    水菡全身僵硬,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震得里焦外嫩,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思考了,理智变成一团浆糊,只觉得自己好像置身梦中。

    这是真的吗?晏季匀活生生地出现在她面前?他的体温是热的,他的胸膛还是那么结实,他的五官依旧是如同天神一般俊美无匹。是他吧?她的爱人,她爱到骨子里的唯一的男人,真的是他吧?

    水菡心里涌起无数个声音,一浪高过一浪,都是在叫嚣“老公还活着!”

    她的小手紧紧圈住他,生怕一松手他就跑了,不见了,她的小脸蛋贴在他胸膛,贪婪地闻着属于他的味道……

    而他也抱得很紧,只是水菡看不到他神色间的异样。

    水菡一时间被巨大的惊喜包裹着,激动得忘形了,可是当她鼻子里传来一股古龙水味道时,她又禁不住皱起了眉头,再看看他的脸,戴着眼睛……

    她记得晏季匀从不喷古龙水的,难道说他现在的习惯变了么?还有,他怎么戴起眼睛了?近视了?

    虽然只是两个并不算很要紧的变化,却让水菡心底升腾起一股不安,而这男人的眼神自始至终都是那么清澈,一点都没有喜悦的成分?

    “你……是我老公吗?”水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问,可就是顺着潜意识里的念头说了出来。只因这男人的眼神太冷淡了,如果是晏季匀,怎可能是这个态度?

    男人像是听到了很好笑的笑话,哑然失笑:“你真可爱,我都说了,你跟那些女人一样的想要勾搭我嘛,那我刚好有点心情,就成全你了,这样你还需要再装么?不过如果你还要继续坚持说是我老婆的话,我到是不介意就顺从你一晚……”

    男人暧昧而轻浮的神情,挑.逗的话语,让水菡那颗热切的心在不断往下沉……沉到谷底。但她又想到了一件事,瞬间又燃起了希望……

    “你……你是不是伤到脑子了?你再仔细看看我,我是水菡啊,你好好想想,难道真的没印象吗?我们还有个儿子,你记得吗?小柠檬啊,他很想你……”水菡有点语无伦次了,越说越是控制不住眼泪,无声地滑落,心里慌乱无比,害怕眼前的人不是他,却又忍不住想要进一步证实究竟是真是假?

    男人搂在她腰上的手紧了紧,性感的薄唇轻轻一勾,邪魅的弧度深邃而you惑,但却吐出令人心寒的字句:“女人,我不知道你是真的认错人还是想借口钓凯子,总之,你赢了,行么?”

    钓凯子?水菡犹如被当头棒喝,脑子嗡嗡作响……不……晏季匀才不会这么对她说话!

    水菡还处在呆滞中,人已经被男人拽着往后门走去……

    后边是花园,此时正是各种花卉争竞艳的季节,空气清新,环境幽静又浪漫,很适合情侣约会。

    男人一路拉着水菡进了花园,径直走向一棵大树,将她娇小的身子狠狠一拽,抵在大树上,欺身而至!

    “你……”水菡惊慌失措,她感受到了危险,来自于这个未明身份的男人!

    他高大强健的身体紧紧抵着她,与她奥凸有致的曲线贴合着,密不透风,他的呼吸含着淡淡的烟草味和酒香,让她一瞬间有那么一点迷醉了……

    男人很满意她的反应,像是早就料到一样,低下头,在她耳边喷薄着灼热的气息,蛊惑地说:“这才乖……这儿没人打扰我们,想所什么都可以。”男人梦呓一般的低喃,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魔力,这对于水菡来说是巨大的you惑,这样温柔的低语,她会觉得自己回到了他的怀抱。

    她僵硬的身子开始软化,脑袋乱如麻,呆呆地望着他幽深的眼眸,她的呼吸渐渐失去了频率……她太想念晏季匀了,突然遇到一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她怎么还会有理智?这一刻,她甚至不想再追究他到底是不是真的晏季匀,只想自己能沉浸在这梦里别醒来。

    现实太残酷,唯有梦境才是她心灵的栖息地。

    男人眼底掠过一丝复杂的神色,大手勾起了她小巧的下巴,眸光一暗,覆上了她柔嫩的双唇……

    “唔……”水菡一声嘤咛,像触电般战栗,她仿佛被催眠了,整个人都迷失在这短暂的美好中。

    她的甜美,似是让男人格外惊喜,欲罢不能,加深了索取的力道,大手转而扣住她的后脑勺,使得她越发被吻得深了……她太紧张,太久没接吻了,一下子忘记呼吸,很快就感觉缺氧,气喘吁吁地瘫软在他怀里,喘着粗气,胸脯剧烈地起伏着,显然十分激动。

    男人不安分的大手并没有停止,开始油走在她的后腰,直到她的裙摆,还在不断地得寸进尺……

    “我就知道你很甜,果然没让我失望……小甜心”男人戏谑的声音盘旋在她头顶,带着些许轻佻和得意。

    水菡的意识还处在混沌中,一时没反应过来,可是当她感到胸前一凉……

    “啊……”水菡一声惊呼,本能地抱胸护住了自己的领地。

    男人似是不悦,手还是没缩回,只不过也没再前进:“怎么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我吻你的时候你都那么主动了,现在怎么又……欲擒故纵的把戏,用不着了,我已经被你勾到手了,如果你愿意,我们在这儿来也行,所以不用再装了,放手吧,乖点……”

    水菡越听越心惊,他的意思是在这里做那种事?不……晏季匀怎么可能这么不尊重她?这里随时都会有人看到的!

    水菡狂热的脑袋一下子就被浇了冷水,痛苦地摇头:“你不是他……你不是他……我老公不是这样的……他不是……”

    一个人的外貌可以不分高下,可以酷似到分辨不出真假,但一个人的本质怎么也变了么?

    这个男人,哪怕是跟晏季匀一样的容貌,可是他的眼神,他说话的习惯,他的轻浮与放荡,分明就不是他啊!

    男人冷笑:“我本来就不是,是你自己送上门的,我不过是顺便尝尝味道而已。”

    这样下流的话,让水菡心如刀绞,这个事实让她难以承受,更难过的是她刚才竟然还跟他接吻了,就是因为他有张跟晏季匀一样的脸,她就把持不住了吗?她是想疯了也不该跟这个男人亲热的。

    水菡悔恨不已,气愤之下奋力推开他,哽咽的声音低吼:“你永远都不可能变成他,不可能!”

    水菡哭着跑了,一路跌跌撞撞,好几次都差点跌倒。她不能原谅自己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迷惑了,一个下流无耻的男人!要想跟她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发生关系的男人!

    她觉得自己对不起晏季匀,好像做了一件罪不可恕的事情,她无法原谅自己,冲进洗手间,一头扎在水龙头那里使劲地搓着自己的嘴唇……

    “老公……对不起……我竟然认错人了,就因为长得一样,我就以为是你……对不起,老公……老公……”水菡的心在滴血,好比凌迟一般的痛苦在折磨着她。

    其实最大的痛楚是她再一次地从惊喜跌到绝望了,这当中巨大的心理落差让她受不了。

    而她不知道的是,花园里,刚刚那棵树下,戴眼镜的男人呆呆地望着她消失的方向出神,他脸上早已经没有了那种冷漠或是轻佻,只有痛苦和阴霾。

    他的一只手扶着树,镜片后的眼睛在昏暗的光线里闪烁着点点晶莹,下唇因用力过度而被咬出了血,没多久,他两脚一软,无力地靠在了树干上。

    如果水菡在这里,如果灯光够亮,一定能看到这男人的脸色现在格外吓人,比纸还白,嘴唇流出的血竟不是红色,而是深紫……这根本就是毒入膏肓的现象。

    “少爷……少爷!”洪战从花园的角落里蹿了出来,急忙将男人扶住,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细细的管子……是针筒,果断地往男人脖子上扎下去!

    “少爷,忍一忍,一会儿就好了……”洪战心痛地说,一边扶着他走向花园的更深处。

    是的,这男人是晏季匀没错。他刚才故意那么对水菡,就是想让她死心,让她误以为她认错了人,他知道她反感什么,所以故意说要在花园里跟她发生关系……

    天知道晏季匀是怎么控制住自己不跟水菡相认的,这其中的痛苦,足够将他的意志杀死千百次了。这么做,并非他所愿,而是不得已为之。因为……他的毒没有解,只不过是脖子不再肿大,而实际上,他的命,医生说,只剩下半年了……【今天一万五更新已传,两天写了两万九,乃们的月票在哪里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