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34章:续:他就住在她的隔壁
    从酒会回到住宿的酒店,水菡整个人都浑浑噩噩的,好像魂儿都已经没了。先前所受到的刺激使得她精神恍惚,久久不能平静。

    她原以为自己已经得意志足够坚强了,可是今晚她才发觉,原来所谓的坚强在某些时候根本就不堪一击。

    站在浴室的花洒下,温热的水淋遍全身却温暖不了一颗冰冷破碎的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近乎完美的身材如绝世的美玉一般,每一寸每一分都是那么精致动人,在灯光下散发着淡淡妖娆的气息。只可惜,这么美的身子却没有男人疼惜,怜爱,只能在这里孤芳自赏,这是何等的落寞和遗憾,而对她来说,除了那一个男人,其他的,她都无法交出自己的身子……

    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洁癖,水菡不只是对晏季匀的爱无法消除,她也说服不了自己去跟其他男人发生关系,就像刚才在酒会的花园里,戴眼镜的男人长得跟晏季匀一模一样,但她发现言行举止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不是她老公,她的心里就会自然产生抵触,连一时的欢愉都做不到了。

    浴室里先前只有水声,渐渐地响起了哭声……她只能用这样的嚎啕大哭来稍微发泄一下内心的痛苦。

    数不清多少次挣扎在疯狂的边缘,每次都觉得自己好像要疯了,可就是偏偏还保留着一丝理智在那里,疯也疯不了,清醒地承受着煎熬。

    原以为自己接受了他不在的事实,其实只是将悲伤压抑着而已,不代表不存在,好像弹簧,压得越凶弹得越高……

    洗完澡,水菡穿着睡衣去了阳台,两只眼睛还是肿的,湿漉漉的头发披着,脸色也是苍白没血色,表情更是木然,坐在阳台上傻呆呆地望着夜景,脑子里不由自主地浮现出了在酒会上的情景……

    此时此刻,她不是人人艳羡的女总裁,她只是一个茫然无助的失去丈夫的女人。没有他在身边,她得到的所有荣誉和成绩都是不完美的,因为没有他和她一起分享……

    摄影师的路,是晏季匀为她指引的,他隐瞒了自己与邱健相识,透露消息给兰芷芯,才让水菡踏进了专业摄影的门槛。如今她在这一行里风生水起,是有名的女摄影师了,大大小小奖项也拿了不少,如今也才能受邀来香港……鲜花掌声荣誉,她都有了,但这心,却比从前还要荒芜。

    这酒店是临近先前酒会所在的场地,位于香港会展中心附近,是观景酒店,在这里欣赏香港的夜景那是相当的震撼和享受。

    月朗星稀,海风轻送,空气带来舒爽的味道,这儿已经是夏天了,坐在阳台上,水菡的头发很快就会干,而她也已半阖上眼,混沌的意识在游离状态,仰望着星空,嘴里也不知在喃喃低语着什么……

    在她隔壁的那个房间也是亮着灯的,隐约可见有人影晃动,似乎还不止一个人……是一个裹着浴巾的男人在拿着手机讲电话。

    水菡这个房间的阳台虽然与隔壁的比邻,但她现在是半躺在椅子上的,所以即使隔壁的人走到阳台上了也没能一下看到她……的脸。

    她的后脑勺朝着人家那边呢。

    男人也是刚洗过澡,头发都没干,浴巾只裹住了下半身就出来了……真是一副让女人流口水让男人羡慕嫉妒恨的身材啊!

    宽阔的肩膀,蜂腰窄臀,健美的胸肌,还有浴巾裹着的那若隐若现的人鱼线,实在太you惑了,比在网上看那些所谓男神的经过PS的照片还更富有视觉冲击。

    不但身材劲爆,长相也是万里挑一的,五官深邃而立体,无论是分开看还是综合在一起都是那么养眼,不但第一眼看着帅,多看几眼还觉得更帅,更有魅力。他沉静,淡然,他眉宇间似是蕴含着沧桑的气息,他像是一本耐人寻味的书,让人一翻开就不想停下来……

    只不过,在他背部的一段脊椎处,有一块紫色的凸起,像个杯盖扣在上边,这就是冥焦毒被压制的地方。

    不知电话那头是谁,男人的表情时而严肃,时而无奈,他苦笑的时候竟也是绝美得令人炫目的。

    “是……今天是有点危险,没想到会提前发作,幸好有带药在身上,注射了一阵就没事了。”男人如此轻描淡写地说着,不明就里的人会以为真是件小事,但实际上,他说的是关系到自己生命的事。

    电话那端的人听着心都揪紧了,噼里啪啦一顿吼:“TM的,你小子就不能悠着点儿?要不是你受了异常的刺激,你会提前发作吗?你丫的是想我被你气出心脏病啊!”这悦耳的男声虽是说着流利的中文,但如果仔细听还是能听出一点点的带口音。

    “亚撒,别激动,我现在不是没事了么,你淡定点。”男人心知自己的好兄弟多么担心他,被对方吼了他也不会生气,反而觉得很温暖。

    亚撒没好气地说:“少来,我能淡定么,半年,半年啊!”

    要是亚撒现在在场,一定能看见这货急得红了眼。

    这个住在水菡房间隔壁的男人正是她在酒会上遇到的……晏季匀。

    晏季匀吸了吸手上的烟,想压一压心头窜起的酸疼,低不可闻的叹息:“亚撒,不是还有半年么,也许会有奇迹发生也不一定。”

    “你真这么想就最好了,可我还不了解你吗?你自己都认为没指望了还来安慰我?省省吧,哼!”亚撒又气又心痛,他当然清楚,所谓的奇迹,太渺茫太渺茫了。若不是如此,晏季匀会忍着不见水菡么?

    晏季匀深呼吸了一下,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故作轻松地说:“瓦格医生已经去沧粟岛了,我们要对他有信心啊。”

    “信心个毛!瓦格医生说连百分之一的可能都没有,他只是去碰碰运气,可你只有半年的时间了!”亚撒激动得在电话里嚷嚷起来。

    也难怪他会这么不淡定,瓦格医生就是杜橙安排晏季匀去M国找的医生,由他负责晏季匀的治疗。经过这段时间的努力,冥焦毒已经被瓦格医生暂时压制在晏季匀身体的某个部位,使得他的脖子看起来与常人无异,身体的外形也得到了一些恢复,但由于冥焦毒太霸道了,侵入骨髓。晏季匀现在只能靠着药物来维持生命,而毒素还没有解,他的身体正在被冥焦毒一天天吞噬着,医生竭尽全力也只能让毒素浸透的时间稍缓,而无法根除……他只有半年的时间,半年后,那毒素将会彻底蚕食他的身体,直至身亡。

    瓦格医生前往沧粟岛去了,希望能在那个地方找到奇迹。

    自然界是神奇的,当有些物种无法用科学来解释时,或许在它发源地能找到相生相克的事物也不一定。

    晏季匀在阳台上打了好半晌的电话,直到洪战来通知他一件重要的事情,他才有点慌了。

    洪战告诉他,水菡原来就住在他隔壁!

    晏季匀想起自己刚才在打电话时,似乎隔壁阳台的椅子上是躺着一个人,难道就是水菡?

    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冲向阳台!

    果然,真的是她!

    虽然他看不到正面,但是她的长发,她的身材轮廓,她侧脸的线条,这些都足够他肯定,就是她,没错!

    只要他随口喊一声,她就会惊醒,可是他没有这么做。

    晏季匀在呆滞了几秒之后,毅然转身跑进去,然后急忙收拾起东西,吩咐洪战,现在换酒店!

    他知道这么做很残忍,也知道假如自己再犹豫下去就会控制不住去见她,但这些,比起他即将失去的生命所带给她的痛苦,都不算什么了。他无法想象她亲眼看着他死,会是怎样的痛不欲生,他不会让那样的事情发生,他只想在一个不被她知道的角落里死去!

    就在晏季匀和洪战走出房间之后,阳台上躺着的水菡也睁开了眼睛……

    唔……刚才只是小憩一会儿,又做梦了么?她怎么好像听到旁边有人说话?似乎还提到了一个她熟悉的名字……亚撒?是有人在说亚撒吗?那声音很像晏季匀,是她在做梦吗?

    水菡有点迷茫,站起身来,望望四周,觉得不可思议,若是梦境,那也太过真实了,仿佛他的声音还历历在耳。

    这时,水菡还站在阳台上,她看到隔壁阳台的椅子上放着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像是部手机?

    一部手机嘛,很平常,当然也没引起水菡的注意,她依旧是站在阳台上望着远处的海港,回忆着她和晏季匀以前来香港时的情景。

    很快,隔壁有人进去了,直奔向阳台去拿手机。那是一个速度很快的身影,但不巧的是,水菡刚好看到了这个男人的脸……竟然正是向她请了假的……洪战!

    水菡惊呆了,当她反应过来之际,洪战已经转身跑了。

    出于一种直觉的敏感,水菡拔腿就往房间外奔去,看到洪战正从隔壁房间门出来……

    “洪战!你站住!”水菡大喊一声冲了上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