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39章:续:混蛋老公,我抓到你了!
    香格里拉大酒店的门口正停着一辆加长型豪车,几个行色匆匆的男人手里提着行李进去了,他们就像是一闪即逝的风景,美得令人炫目却又让你来不及多看几眼,只余下难以磨灭的幻影……

    这是晏季匀和亚撒,杜橙,还有洪战……他们正打算赶往机场。

    梵狄能想到的事情,晏季匀也能想到,他就是直觉今晚不会平静,水菡闯入他们所在的包厢之后,见到了他,她只是一时没反应过来他身边怎么会有杜橙和亚撒在,等她想到这点的时候,她就会立刻明白他到底是谁,不会再被他刻意的伪装欺骗了。

    暂时离开这里,过段时间再回来,瓦格医生如果提前赶到了,会跟他联系的。

    晏季匀坐在车里,一言不发,俊脸沉郁,薄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幽深的凤眸里墨色深浓,浑身都笼罩着一股忧郁的气息。即使他不说话,不说痛,不说苦,另外三个男人也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想来想去,除了水菡还能有谁?

    亚撒这货今晚喝得也不少,但人还是比较清醒的,只是说话更加直白了。见晏季匀这神情,亚撒半开玩笑地说:“兄弟,你说你这人吧,还真是死心眼儿,先前人家霍婷婷摆明了是想泡你,这送上门的眼福啊,好多男人想求都求不到,你到好,一点都没给人家面子,难道真的将就一下都不行?你也太忠贞了。”

    杜橙不以为意地 扁扁嘴:“你还好意思说晏少,你不也是一样将就不来?霍婷婷最开始难道没看上你?我看啊,那样的女人,出身豪门,自以为是,浪荡轻浮,比花花公子还色,聪明的男人都该远离那种女人……不过话又说回来,同样是女人,同样是豪门,咋差别那么大呢,哎……”

    “嗯?啥差别?你指的谁?”亚撒眨眨眼睛,貌似很虚心求教的样子。

    杜橙偷瞄了晏季匀一眼,见他还是一副面瘫相,心里暗叹一声,嘴上却是煞有介事地说:“当然是水菡了。你看人家多低调,虽然家里有背景,有势力,而她自己本人也是总裁了,可一点儿都没有霍婷婷那群女人的恶习,不会仗着自己有几个钱就去泡男人,一心一意地只爱某一个……人……”

    这话明显是意有所指,亚撒也赶紧附和道:“对对对,老杜,这话你说到点子上了,我一直都觉得水菡是现代新女性的典范……温柔贤惠用情专一,据说做菜也很好吃,还会做家务,会带孩子,有独立的能力,不依附于男人,孝顺,顾家……这优点实在太多了,现在上哪去找这样好的女人啊,我以后找老婆也想找那样儿的……”

    杜橙很有感触地点头,这俩货一唱一和地在谈论着水菡的种种好,越说越起劲,简直把晏季匀给忽略了,当他空气。

    要知道,他本来就忍得很辛苦,现在听着两个好友在谈论自己的老婆,他心里能淡定得了才怪。

    杜橙和亚撒显然是故意刺激晏季匀的,他们嘴上不会明摆着劝说晏季匀去见水菡,但心里可是为他着急,偏偏晏季匀的忍耐功夫是超一流的,杜橙和亚撒只能假装不知他的感受,肆无忌惮地说着水菡的好,目的就是要让这男人内心深处压抑的情感爆发出来。

    就在他们的车开走之后不到十分钟,水菡在梵狄的带领下赶到了香格里拉酒店,但还是晚了一步……不过梵狄也挺厉害的,很快就打听到了酒店曾为晏季匀他们叫了车,是去机场的。

    水菡心里那个急啊,只恨不得能长出翅膀飞过到机场去。

    梵狄以最快的速度开向机场,他心里也不好受……看到水菡这么辛苦地煎熬,一心只想追到晏季匀,而他却只能帮她,做不到袖手旁观。只因他明白自己的心,看到她痛苦,他也会痛。

    乘夜机的人不多,但这机场也太大了,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何况,也不知道晏季匀是打算要去哪里,买了几点的机票。

    站在机场大厅,水菡在焦急地张望,红肿的大眼里尽是恐慌和迷茫……害怕找不到他,害怕再次失去他的踪迹,这样的恐惧感将她内心因听到他活着的喜悦冲淡了。

    原来到此刻才发觉,她其实真的没有那么豁达,面对自己爱的人,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是渴望能每天都相守在一起而不是只需要知道他活着就好。

    活着但又无法在一起,这不是比死了还痛苦吗?生命里没有了他,还有何意义?

    “梵狄……怎么办……我们怎么找他啊……机场这么大……”水菡无助的眼神里充满了痛苦,假如真的与他错过,她会撑不下去的,她会崩溃的!

    但即使她急得快疯了也没有,视线里没有他的身影。她不懂,为什么他要刻意躲着她?

    时间迫在眉睫,每过一分钟都意味着晏季匀可能搭上飞机了。梵狄的脑子在飞快转动着,多个方案浮出来,可最终他还是觉得需要冒险一下。

    “水菡,你信不信我?”梵狄眼里是少见的认真和凝重。

    水菡闻言,没有犹豫的立刻点头:“信,我信!”

    这男人是她人生中必不可少的一位亲人,至交好友,他的真诚,他所做的一切,即使是真正的有血缘的亲人也不一定赶得上,她怎可能不信他。

    “好,你现在听我的,跟我来!”梵狄拉起水菡的走就往机场的某个方向跑去,水菡没问他到底要做什么,因为她相信,他所做的会是对她最有利的。

    某候机室里,亚撒和杜橙还聊得正欢,晏季匀坐在旁边继续保持沉默……实在没心情说话,偏偏两个好友还在喋喋不休,真是服了他们,从上车到现在都没停过,话题一直都有水菡,啰嗦的程度比八婆还严重。

    洪战一直都在静静地听着,看向晏季匀的目光深表同情……大少爷有两个婆妈的好友,都快赶上大话西游里的唐僧了……但是,真希望大少爷能回心转意,最好别走了,就跟水菡见面吧。

    洪战也是这么偷偷地想着,焦急着,他甚至希望这班飞机最好因啥故障取消了才好……

    就在开始登机前的几分钟,蓦地,候机室的广播里传出一个温柔的女声……

    “乘客朋友们请注意,一位名叫水菡的女士晕倒了,请家属速到医务室,请家属到医务室……”广播重复了三遍之后停止了。

    杜橙和亚撒都惊诧地对望着,然后又同时看向晏季匀……

    “不是吧,这么巧,也叫水菡?”亚撒摸摸下巴,露出思索状。

    “姓水的人难道很多?水菡这名字,同名同姓的不多吧?亚撒,那该不会就是咱认识的那一个?”杜橙话是对亚撒说,眼睛却是在盯着某男。

    洪战凑近了,压低声音说:“大少爷,您要不要去看看?”

    晏季匀当然也听到广播了,心里七上八下的,但还没决定什么。

    杜橙挑挑眉头,朝亚撒递个眼色,随即对晏季匀说:“晏少,去看看吧,反正广播不是说那个叫水菡的女人晕倒了么,就算真是你老婆,人都晕倒了你还怕她看见你么?”

    “对啊,你去看看,确定她没事儿了再走也不迟啊。”亚撒跟杜橙像是串通好的一样,口气一致。

    这时,广播又响起了,跟先前的内容一样。

    这声音好比是催命符,一点一点地割着晏季匀的心……他原本是觉得有可能真是同名同姓,不一定是水菡,但他也经不住好友的蛊惑和这广播一遍一遍地播。终于,他坐不住了!

    这时候的晏季匀心都揪紧了,哪里还会去思考水菡怎会出现在机场,又怎会那么巧的晕倒?

    晏季匀等人赶到医务室的时候,果然就见那病床上倒着一个脸色惨白双眼紧闭的女人,一只手背还插着输液管。

    晏季匀脸色大变,情急之下连角落里站的是谁都没看清楚,猛地一个箭步冲上去……

    “老婆!”晏季匀一把将水菡这娇小的身子搂在怀里,紧紧抱着,焦急地问医生:“我老婆怎么了?为什么她会晕倒?严重吗?”

    医生是个中年女人,面色有异,支支吾吾的也没说个明白,含糊其辞,只是晏季匀的注意力都在水菡身上了,没留意医生有点奇怪。

    晏季匀的紧张,大家都看在眼里,亚撒更是笑得贱贱的:“还说自己要走,我看啊,就算人走了心都走不了。”

    “……”

    晏季匀心痛极了,而他不会知道怀里的小人儿已经睁开了眼睛,伸出手死死抱着他的腰,气呼呼地咬牙切齿地说:“混蛋,我抓到你了!你把我骗得好苦,现在我也骗你一回,你该知道是什么滋味了吧?”

    这熟悉的声音,熟悉的“混蛋”,除了他老婆还能是谁?晏季匀惊愕,低头正对上水菡那双肿得像桃子似的眼睛,他心里咯噔一下……这是什么情况?敢情他的小妻子不是真的晕倒,只是设计将他骗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