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40章:续:老婆,我爱你!
    怀里这熟悉的闷闷的鼻音,听似责备,实际却带着强烈到令人震撼的爱意,她抱得太紧了,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生怕一松手他就不见,生怕这只是一个美丽的梦……

    晏季匀浑身僵硬,石化了,他想不到水菡居然没有晕倒,这摆明了就是设计将他骗来的。

    医务室里的其他人都在看着这一幕,每个人的表情都不一样,但相同的都是有着深深的感慨……晏少啊晏少,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看来不管你有多少理由和决心,你都逃不过一个名叫水菡的情结。只要她稍微一发功,你就乱了阵脚。她可以不用很聪明,她只需要瞄准你的心就行了,就能将你手到擒来。

    “咳咳……肚子好饿,我们出去吃点东西吧。”杜橙拍着亚撒的肩膀,另一只手拽着洪战。

    三人很识趣地闪人了,可还留意到角落里有个神色复杂的男人……梵狄。

    梵狄在几双眼睛的注视下也默默退出去,就连那个医生都不好意思打扰小两口,也跟着出去了。

    只几秒的时间,这里就只剩下水菡和晏季匀两人。

    晏季匀僵直的身子无法动弹,一颗心乱如麻,充斥着太多的情绪想要爆开来,他想要推开她,可是两手不听使唤的,却搂得更紧……她的身子抖得厉害,她的哭声一点一点敲击着他的心,疼到无法呼吸。

    这样抱着,闻着她头发上熟悉的味道,感受到彼此的体温和心跳,才能知道自己也还活着,在这之前那些分开的日子,都是死去的,只有这一刻才是真正体会到活着的意义……

    “呜呜呜……混蛋,你说话啊,你说,为什么要假装不认识我……为什么啊……你知不知道我这些日子都是怎么熬过来的……你太残忍了,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混蛋……不会放过你的,你别想再跑……你要是再跑,我就……我就……死在你面前……呜呜呜……”水菡嚎啕大哭,哭得声嘶力竭,可她的手却半点都没有松开,只恨不得能钻进他身体与他融为一体才好……

    晏季匀幽深的眸子里氤氲着一片水雾,泛红的眼眶酸涩,不知不觉也在颤抖着,战栗着……他能听到自己心里某个角落崩裂了一角,他知道,这一抱,怕是再也无法挪动脚步了,他无法让自己的心再硬起来,因为他渴望这重逢的时刻已经太久太久。

    “哎……”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他略带哽咽又沙哑的声音温柔得滴出水来:“你想要怎样才能解气,都依你……不过你也把我吓得不轻,竟然还假装晕倒。”

    水菡红肿的眸子紧紧盯着他,又爱又气地说:“不假装晕倒你会出现吗?哼,这是梵狄想出来的招数,管用就行!”

    “……”晏季匀无奈,原来是梵狄想出来的,难怪呢,这么狠又准的招数,如果说是水菡想到,他会惊奇,但既然是梵狄,他反而会觉得很正常。

    经过了生离死别才得以再次拥抱着对方,这时候,理智和冷静都是浮云,早不知飘向哪里去了,只有深深的悸动,难以言说的狂喜,劫后余生的庆幸。

    但这里毕竟是机场医务室,不是谈情说爱的场所,要激动也得换个地方。

    接下来的时间,晏季匀就只听到自己耳边充满了水菡的唠叨,混蛋混蛋骂了N次,带泪的控诉,惊喜的恸哭,最后她自己都语无伦次了,而他却一直都在默默地听着,心疼得都快碎掉。

    如今,谁都不用走了,全都折回酒店去,只不过,水菡换房间了,跟晏季匀一块儿,而童菲还在昏睡,啥都不知道……

    水菡一路上问了好多问题,哭也哭得累了,声音都嘶哑了,现在窝在晏季匀怀里怎么都不肯出来,一秒都不愿松手。

    她就像个没有安全感的小孩,只有抱着他,感受到他的存在,她才会有心跳和呼吸。

    酒店房间里格外安静,这是只属于夫妻俩的时刻,所有的思念和伤痛都可以释放出来。

    “混蛋,你怎么一直不说话?”水菡嘴上是生气的语气,可是两只眼睛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小手还疼惜地捧着他的脸颊仔细地瞧。他的眼睛早就被她摘掉,她可以清楚地看到他眼中的爱意和心痛。

    晏季匀心里一抽,修长的手指情不自禁地抚上她柔嫩的小脸蛋:“老婆,对不起……这些日子,苦了你。其实,在你们去沧粟岛的时候,我就已经见过你们了,只是因为……”

    “什么?岛上的人真的是你?”水菡震惊了,瞪着杏眸,不可置信地问:“为什么要躲着我?在岛上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啊?”

    太多太多的疑问都源自于晏季匀这只剩下半年生命的身体,但他真的难以启齿,这对于水菡来说太残忍,可不说的话,显然是过不去的。事到如今,必须向她坦白了。

    晏季匀微微一笑,嘴角尽是苦涩,缓缓转过身去,将衣服脱下,露出背上的那一块紫黑色的东西。

    “这……这是……”水菡陡然一惊,心底一下子窜起了阵阵寒意,直觉告诉她,这东西透着诡异。

    一个健康的人,背上怎么会无缘无故多出这么一个像杯盖那么大的凸起?水菡只觉得头皮发麻,身上起了一片小疙瘩,但更多的是恐慌。

    “老公……你……你……”

    晏季匀攥紧的拳头在颤动,显示出他此刻在用绝大的毅力控制着内心翻涌的情绪,勉强让自己能保持住声音的平稳,艰难地说:“这就是我为什么会躲着你的原因……还记得沧粟岛上那种长得跟香蕉很相似的水果吗?那叫冥焦,有毒。而我……虽然坠海之后侥幸不死,却流落到了沧粟岛,救我的人同时也让我中了冥焦的毒,我现在……只有半年的命了。”

    晏季匀说完这段话,仿佛已经耗尽了自己的所有力气,整个人都显得那么脆弱,脸色也是越发苍白,嘴唇开始微微泛着青紫色。

    这就是他不出现的原因?水菡只觉得眼冒金星,差点昏厥过去。这事实太残酷了,她旧伤未愈,现在却又好比被捅了一刀,痛得她瞬间大脑一片空白,好像灵魂都已飞出体外。

    才刚沉浸在失而复得的喜悦中,却又被告知他只有半年可活,这是比死还让人难受的结果。

    “不……这不是真的……不是的……不是的……老公……你怎么可以这样……我以为我们可以再也不用分开了,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啊!不——不——!!”水菡痛苦的嘶嚎,悲鸣,极致的惨烈,让人窒息。

    晏季匀转过身,心疼地抱着这瑟瑟发抖的身子,赤红的双眼再也忍不住地流下几滴滚烫的泪,无声地滑过他完美无缺的脸庞,滴落在她的颈间。

    他将自己从坠海之后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其过程简直就是一部惊险刺激的电影大片。当听到瓦格医生现在在岛上寻找解毒方法时,水菡绝望的眼神再次亮了亮,激动地搂着他的脖子,不停抽噎:“那就是说还有希望?不是一定会死?”

    晏季匀不忍心打击水菡,见她这么伤心,他更加难受,可是,他必须要让她明白事实,现在如果还让她去不切实际的幻想,只会是害了她。

    “是有一丝希望,但是,谁也无法预料瓦格医生什么时候能找到解决的方法,不知道我还能不能等……半年,一晃就过去了。”晏季匀的声音有点飘忽,正是因为希望太过渺小,近似于无,才使得他不敢去寄望太多。

    但水菡却不一样,对她来说,只要知道不是死定了,她就会将那一丝丝的希望无限放大,从而让自己不至于立刻崩溃。

    “老公……我相信我们的缘分未尽,我不信跟你只剩下半年相聚的时间,绝不信!你也不可以失去信心,不可以失去斗志,不准放弃自己!你知道吗,这些日子以来,我一直都不认为你永远地离开了,我始终坚信你活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别人都觉得我傻,可事实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所以现在请你一定要跟我一起相信,你会没事,一定会的!”水菡颤抖的手捧着晏季匀的脸,深深地凝视着这个让她魂牵梦萦的男人,心底无尽的爱意像火山的岩浆一样喷发,燃烧着她的热血,她身体的每一寸。她要用她无比坚定的信念去感染他,用最真最纯的爱来唤醒他的信心。

    晏季匀紧紧咬着牙,可眼里的泪水还在止不住地流淌,这一刻,他不是那么强势男人了,他只是一个回到爱人温暖怀抱的流浪者,他只是一个受尽磨难之后还能拥有光明的幸运儿。

    “老婆……我……爱你。”他唇边溢出这几个字,在她最没有准备的时候说出了她渴望已久的这句话,在她满满的惊诧与喜悦中,他低头,吻住了他的小妻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