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42章:续:这是初吻
    ( )房间里的气氛顿时陷入尴尬的境地,小颖正值十八岁的花样年纪,这年轻的身体散发着青春的气息,胸前湿润的一片衣衫泄露了点点惷光,而她面前坐着的是一个男人啊……

    小颖狼狈地跑进浴室去,早已是羞红了脸,耳根都发烫,惊慌失措之下也忘记拿衣服进来了,脱去衣服就钻到花洒下……她的头发也打湿了部分,加上这红酒带甜味,她需要把自己身上洗干净才行。

    小颖心里砰砰直跳,不知道梵狄刚才有没有看见呢?衣服打湿之后胸前都近乎透明了,他应该看到了她的胸罩吧?还有露在胸罩外的半球?

    天啊……小颖脑子好热,浑身跟火烧似的,羞得一张脸都成酱紫了。而外边的梵狄也是表情别扭地坐在沙发上,正用纸巾擦着嘴,心里叫苦连天……我可不是故意喷.你的啊,我也没故意要看你那里的……

    不过嘛……小颖确实发育得很好,真看不出她小小年纪就有那么傲人的身材,这姑娘以后需得为她找个合适的对象才算没暴殄天物啊。

    梵狄这么想着,脑海里还浮现出不少男人的面孔,但都被他一一过滤了……不行,不能给小颖找黑帮的男人,得物色一个正经点的,条件好的,懂得疼人的男朋友。

    此刻的梵狄没发现自己怎么好像充当起了小颖妈妈的角色呢?他只是因为念及小颖曾救过他,所以希望她能找个好对象,可他却不会知道,小颖心里早就有了人……

    难得梵狄这么绞尽脑汁地为一个女人琢磨对象,想得出神之际,忽听浴室里传来小颖苦闷的声音……

    “阿凡……阿凡……请你帮我拿一下衣服好吗,我忘拿了……”小颖十分郁闷,自己只顾着要洗干净身上,却忘记先拿换的衣服进来,只能叫梵狄了。

    梵狄一愣,俊脸微抽……叫他去给女人拿换洗衣服?这事儿还真从来没有过!

    这房间是套房,在客厅两边分别有两间卧室,没阳台的那一间就是小颖住的。

    梵狄铁青着脸,手里拿着小颖的内衣内库和睡衣……胸罩果然是36的。

    “拿去!”梵狄不耐地敲响了浴室的门。

    小颖急忙从浴缸里站出来,但是她洗澡时也没注意拉上帘子,现在地上都湿了,脚一踩上去就不听使唤的打滑……

    “啊——!”只听一个尖锐的惨叫声,同时也有重物落地的声音,门外的梵狄心头梦=猛地一紧……糟糕!

    果然,几秒之后就听小颖痛苦的声音传来:“阿凡……我……我……摔倒了……”

    小颖强忍着钻心的疼痛,一动都不敢动,艰难地发出声音,眼泪硬是被憋回去。

    梵狄气冲冲地开门进来,见小颖光着跌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表情,显然是动弹不得了,可她羞于自己的身体被看光光,下意识的用胳膊挡着私密的部位,可是没用,其实早在梵狄进来时就一览无遗了。

    此刻他眼里没有丝毫晴欲和异样的表情,活像是在看一具雕塑般,迅速将浴巾扯下来将小颖的身子裹住,沉声说了句:“见过蠢的,没见过你这么蠢到家的!”

    分明他心里有着一丝疼惜,但嘴上说出来的话却是能气死人。

    小颖本来就痛得紧,现在又听到梵狄这么说,心里憋屈极了,强忍多时的眼泪唰唰地往下掉……他怎么这么无情呢?看到她摔倒了还这么凶?稍微温柔一点点就不行么?可知他这样的态度有多伤人呢。

    梵狄抱起小颖的身子出去了,冷硬的脸蹦得紧紧的,将小颖放到她床上,冷声说:“别哭了,一会儿去医院。”

    “医院?”小颖泪湿的眼睛愕然地望着他,随即小嘴一扁:“我不去医院!”

    “嗯?”梵狄脸色一沉,轻扬的尾音预示着男人的薄怒:“不去医院检查一下怎么知道你有没有摔到哪里?我身边不需要带伤的人伺候。”

    小颖心里有气,憋一晚上了,现在她也不想再压抑,气呼呼地说:“我有没有伤,不用你管!”

    “……”

    梵狄倏然皱眉,冷凝的眸子迸射出两道精光:“我没闲工夫看你闹别扭,我说了去医院就要去。”

    “你……哼!”小颖气恼,这男人说话的方式就一定要这么酷吗?她就不明白了,既然他好心收留她,为何又这样的态度对她呢?

    其实小颖不知道,梵狄脾气就是这样的,他可以拯救一个人,但不代表他会对那个人态度温和亲切,尤其是女人,他迄今为止也只对水菡温柔过。

    小颖摔得不轻,确实需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才行,万一摔到尾椎骨,那可不是开玩笑的。所以梵狄这也是出于对她的负责,只是表达方式太有问题了,让人家女孩子心里难受。

    这两人是大半夜的折腾去医院,而在这隔壁房间的一男一女却是折腾到差点打架……

    隔壁原本是水菡的房间,但由于她现在找到晏季匀了,两人就去楼上住,现在这房间里住的是童菲,还有……杜橙。

    杜橙先前只是听水菡说童菲喝醉了,所以来看看她,出于关心嘛。

    杜橙坐到床边轻轻碰了碰童菲,唤着她的名字,许久不见动静,他也只能无奈的摇头,真是喝醉了。

    喝了酒的童菲其实很乖很无害,圆乎乎的脸蛋粉红粉红的可爱极了,杜橙望着她,不知不觉眼神变得温柔了几分,喃喃自语:“酒量又不好还喝这么多,幸好你不是美女而是只肥恐龙,不然还真难说会不会被男人吃了,哎……”

    杜橙一阵叹息,抬手揉揉自己发疼的太阳穴……今晚他也喝得不少,先前是晏少拖着要去坐飞机,现在不用飞了,神经也没那么紧绷,酒劲也越发占据了大脑。他真想就在这儿躺下睡了,但想想还是不妥,回自己房间睡吧……

    “唔……”童菲含糊地嘀咕了一声,也不知是梦到什么了,将被子掀开。

    杜橙见状,弯腰又将被子为她盖上,正好,童菲迷迷糊糊地贴了上来,抱住他的手,酡红的小脸使劲在他的胳膊上蹭,一边还嘀嘀咕咕:“菡菡……一起睡嘛……”童菲还以为自己是和水菡一起,她没睁眼,不知道眼前这是男人。

    杜橙嘴角抽搐,童菲这是在玩火么?好歹她也是女人,只穿了件薄薄的衬衫,领口的扣子还敞开了三颗,能看到衣领里边她粉蓝色的文胸,这赤果果的you惑,只要是正常男人都会有反应的。

    杜橙被童菲这么无意的挑.逗,星眸里渐渐染上薄晕,迷离的视线落在她纷嫩的唇上,像着魔似的,越靠越近……

    “唔唔……菡菡……我头好晕的……好渴,想喝水……菡菡……”童菲喋喋不休地念叨着,小嘴一嘟一嘟的,溢出些许红酒的芬芳,这对于男人来说是一种致命的蛊惑。

    杜橙也不知是中了什么邪,脑子一热,低头吻上这红润的小嘴,带着醇香酒味的口腔,竟是如此甜美,让人忍不住想要得更多……

    童菲感觉自己呼吸困难,全身滚烫,好象比先前更加口渴,下意识地伸出舌头……嗯……好吃……

    童菲这无意间的动作让杜橙呼吸一窒,浑紧绷身,眼里的清明慢慢被晴欲所代替……浅淡的灯光下,童菲像只被剥了壳的肥虾米,白润如凝脂一般的肌肤在灯光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冲击着杜橙的视线,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此刻他竟神差鬼使的感觉这白白胖胖的身体似乎有种别样的风情?

    童菲被吻得七荤八素,原本就醉得厉害,现在更是晕头转向,呼吸困难,勉力睁开眼睛就看见一张俊秀的脸……

    酒精能让人变得诚实,无论是身体还是意识。童菲感觉自己在做梦,而梦里竟然有杜橙在吻她?奇怪的是她并不反感,反而是有些高兴,兴奋……跟他接吻的感觉真好,这是她的初吻啊!

    醉意朦胧的童菲,混沌中只觉得自己象飘在云端,轻飘飘的,美妙极了……童菲感觉有种陌生又撩人的感觉让她不知错措,恣意邪媚,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蛊惑着她前进。她没有挣扎,两只小手胡乱地扒着杜橙的衣服……“唔唔……橙子……我要把你吃掉……嘻嘻……”童菲含糊地说着,在杜橙不经意的一霎间,她忽然翻身将他按倒,得意地笑着,杜橙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已经……但很快,童菲脖子一仰……“痛……”

    甘柴猎火,两人一触即发,童菲先是被动现在成了主动,真不知是谁压倒了谁,谁占了谁便宜,总之,童菲这一晚终于从不经人事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女人,而她的痛苦很短暂,更多的是前所未有的快乐……杜橙可就有些吃力了,要征服童菲这一百几十斤的女人还真是件体力活,但无可否认,除去肉多了些,单论感觉,实在是妙不可言……【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