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45章:续:心疼他
    这顿迟来的团圆饭吃得很惬意,很香,就好像曾经那些刻骨的仇恨和伤痛都只是一场梦,好像晏季匀原本就该是属于这个家的,他的存在,水玉柔和邵擎都看得出来,对水菡和小柠檬来说,太重要了。他们都不记得多久没看到水菡这样发自真心的明媚的笑,多久没看到小柠檬这么调皮地向大人撒娇,这小家伙一晚上都很兴奋,像小喜鹊那么欢腾……

    这才是女儿梦寐以求的幸福,以前的重重阻挠,有大部分是水玉柔造成了,为此,她现在也是颇有些自责和后悔,曾经她被仇恨蒙蔽了眼睛,忽略了女儿真正要的是什么。只希望现在还来得及,一切都不会太迟吧。

    酒足饭饱之后,邵擎和晏季匀也都喝得差不多了,水玉柔和水菡都各自照料着自己的丈夫,小柠檬也很乖,家里都是一片温馨祥和的气氛。

    但在水玉柔将邵擎扶回房间之后,她还未能休息下来,今夜的心绪格外不平,除了为女儿感到欣慰,她还有些埋藏在心底多年的结。

    水菡在给小柠檬洗澡,晏季匀独自一个人坐在阳台上吹风。刚刚那顿饭吃了接近三小时,他体内的毒也差点在饭桌上发作,现在注射完一阵之后,他就好像是打了仗那么疲倦,躺在这椅子上浑身都发软,脸色看似有着酒醉后的潮红,可嘴唇却是异常苍白的。

    幸好没在饭桌上毒发,否则不就破坏了气氛么?晏季匀苦笑,以后的日子得小心点,起码不能让儿子看到他不对劲。大人尚可理解他的身体状况,但小孩子怎么会受得了那么残忍的事实呢。

    静谧的空气里,身后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晏季匀微微一蹙眉……这不是水菡走路的声音?

    回头一看,果然,竟是水玉柔。

    水玉柔还穿着晚饭时的衣服,卡其色的居家服,简约舒适,使得她看上去也多了几分亲切温柔。

    “房间门没关,我就进来了,你不会介意吧。”水玉柔露出询问的目光,但人已经坐下来了。

    晏季匀的脸色略显僵硬,先前吃饭是一家人都在,气氛和睦,他到也没表现出什么异常,可现在,单独面对水玉柔,他内心深处那一段难忘的仇,再次浮现……水玉柔曾与他父亲在别墅里偷情,被他和母亲当场抓到,母亲气急之下愤然离去,却在那时出了车祸……

    水玉柔见晏季匀面色有异,她知道是为什么,这也是她来找他谈话的目的。

    晏季匀将水玉柔的事一直都隐瞒着水菡,就是不想看到水菡因此而难过。而他在沧粟岛的那段日子,他的心境也有了很大变化,所以此刻他才能坦然面对水玉柔,否则怎会如此平静。

    水玉柔略显柔弱的面容上隐隐有着歉意,低声说:“其实我应该感谢你,这件事你没有告诉菡菡,才使得我这个做母亲的,在女儿面前还保留着一点尊严。可我知道,你一直都耿耿于怀,对么?”

    晏季匀没说话,但他深沉的眼神和他的沉默,足以回答了。怎可能释怀?母亲在车祸现场死在他怀里,那种刻骨铭心的痛,到死都不会忘记。只不过,他没有被仇恨所吞没,曾经想要把水玉柔往死里报复,可是自从知道晏沈两家的恩怨之后,他深深地明白一个道理……冤冤相报何时了?如果母亲在世也不会愿意看到他和水菡因这个仇而毁了家庭。

    水玉柔不愧是个精明绝顶的女人,竟能洞悉几分晏季匀的心思。瞄了一眼浴室的门,还没开,水菡还在里边呢,她可以跟晏季匀多说说话。

    水玉柔脸上的愧疚之色更甚,勾魂眼里的媚态也自然褪去,只余一片沉痛:“当年的事,我有必要跟你做个交代。事隔多年了,在我心里也一直是根刺。你母亲的死,我很抱歉,也会难受……或许你不会相信我说的话,但我还是要说……其实你跟你母亲当时在别墅看到我和你父亲晏展松在床上,我们只是脱了衣服,没有做那种事……我本来的打算也不是要跟他发生关系,我只是想利用他,打击报复你爷爷,我没想到你和你母亲会出现,那种情形,对女人来说,是最大的伤害,而我还没来得及向她解释,她就已经……出事了。或许如果她当时知道我跟晏展松没有做,她就不会那么生气,不会出事……”

    此时的水玉柔只有满心的忏悔,只是一个乞求原谅的女人,她也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能来向晏季匀坦白,面对他,也是面对自己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去。

    晏季匀一动不动,幽深的凤眸里明明灭灭的光晕在闪烁,他心中的狂涛骇浪远不是表面的平静……原来水玉柔没有跟父亲发生关系?没有做?当时如果母亲能别那么激动,先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说,或许真的母亲就不会出事。

    可他该相信水玉柔吗?

    晏季匀冷凝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紧紧锁住水玉柔这张脸,犀利的目光似是要将她整个灵魂都看穿。

    她很坦荡地与他对视,没有丝毫躲闪,这是不是表示她刚才说的比较可信?再想想她与邵擎那么恩爱,若说是为报复才接近晏展松,也是有充分理由的。

    可这么一来,母亲的死就显得更加不值得了。晏季匀心里几番酸涩涌上来,眼眶有点发热,仰望星空,深深地呼吸着,心底在呐喊:“妈……水玉柔说的话,您在天上听到了吗?”

    哭不出来的感觉很难受,或许是他不想在水玉柔面前落泪,或许是他习惯了承受这样的伤痛,习惯将痛苦和眼泪都放在心里。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最后还想告诉你……无论如何,你都要活下去,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跟菡菡一起面对,否则,对她太不公平了。况且,你也太低估菡菡对爱情的执着,为了你,她可以比任何人都坚强,但同样,因为你,呀=她也会最伤。我们认同你这个女婿,但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我们一定会把菡菡嫁给别的男人,你舍得吗?舍不得的话,就别死。”水玉柔最后丢下这看似威胁却又等同于是鼓励他的话,离开了房间。她相信,晏季匀心里的结,随着时间,会解开的。

    阳台上又只剩下晏季匀一个人了,微凉的夜风清爽地飘送,夹杂着淡淡花香和青草的味道,清新怡人,宁静恬淡的气息,就好像刚才水玉柔没来过一样。晏季匀心中对水玉柔的仇恨,就这样随着夜风飘散了吗?

    “老公……”一声温柔的呼唤,带着一点鼻音,是水菡。

    她从背后抱住了晏季匀,当他想要转身时,她却急切地说:“别……先别转过来,听我说。”

    她颤抖的尾音,让晏季匀心头一紧:“怎么了?老婆……”

    水菡是刚从浴室出来,给儿子洗完澡了,现在这小家伙正在床上抱着玩具熊,看ipad上的动画片呢,他不会注意到爸爸妈妈在说什么,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件好事。

    水菡的身子抖得厉害,紧紧抱着晏季匀,小脸贴在他的背上,略带哽咽的声音说:“我……我问你,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妈妈是当年跟你爸爸在别墅的女人?”水菡心如刀绞,她从来不知道母亲和晏季匀的父母之间发生过什么,刚才无意中听到之后,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轰隆……晏季匀脑子里猛地炸开,身体明显一震……水菡她怎么知道了?

    像是明白晏季匀的震惊,水菡极力忍着泪水说:“你和我妈妈刚才说的话,我听到了一些……我不是故意偷听的,只是我出来给宝宝拿浴巾,你们都没注意到我。”

    晏季匀的心突突地跳了跳,无奈地摇头……看来,这守了多年的秘密还是得告诉她啊,原本他多希望她一辈子都不知道,而现在她的反应不就证实了他的顾虑么,她一定很痛苦,心都快要碎了吧。

    “老婆……这件事我瞒了你很久,其实我妈妈的死是因为当年在别墅里见到你妈妈和我爸爸在床上,我和妈妈都以为他们在做那种事,一气之下,我妈妈说要离开家再也不回来,冲出别墅时,遇到了车祸,当场就……是死在我怀里的。你还记得吗,在小柠檬早产那一天,我们本来是约好了去你以前的出租屋,结果我事先收到一个消息,知道了你母亲是谁……当时我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心里只有恨,所以我没有去见你,而你在那个小巷子里出事了……孩子早产之后的几天,我回家去,你提出离婚,我没同意,只是说,分居。那时候我真的没办法面对你,我一看到你就会觉得愧对我母亲,可是我……我又不想失去你,不想离婚,只能分居了。你以为我是有小三,其实没有,但为了隐瞒你事实真相,我只能假装真的有个情人,那样你就不会追问我……你是个善良的女人,若是你知道母亲的事,你会很痛苦的,所以我……”

    晏季匀还没说完,水菡已经忍不住了,激动地绕到他正面,一双红肿的兔子眼看着他,心疼得无以复加:“所以你就宁愿自己受苦,宁愿我误会你有小三,你也要瞒着我不让我知道母亲的事……你……笨蛋!”嘴上在责备,可就是两只手搂得好紧好紧,心痛这个男人,心痛他所忍受的苦,她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做了多少善事才能修得这一世被他这样深情地爱着……【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