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51章:续:毒发
    “不用了,现在才不到九点钟,我可以自己回家。”童菲平静地说。

    “你家也不是出租车能直接到楼下,还得走一段啊,还是我送你吧。”

    童菲扁扁嘴:“你不会是觉得我会被色狼盯上?就我这体型……呵呵……放心吧,你安心进去陪你女朋友,我真的不用你送。”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不送就不送!”杜橙眉宇间流露出几分淡淡的不悦,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为什么,就是挺不习惯童菲跟他这么生疏。

    “不过……我想问你……这几天你有没有感到什么不舒服啊?还有没有痛?”这才是杜橙最想问的事。

    杜橙言语中透出的关心,让童菲有点脸热,再望望远处阳台上的女人,她感觉自己好像做了件多么严重的亏心事一样,仿佛方凯琳真的是女主人,而她却像个无意中插进别人中间的,这感觉十分不舒服。

    “杜橙,那天的事已经过去了,我们都别再提了好吗?我没事,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但是你要明白,你现在是已经有女朋友的人,我和你之间必须保持距离,这种话我都跟你说过的嘛。方凯琳现在就在阳台上看着我们,你不会感到不自在吗?快点进去吧,别啰嗦了,拜拜!”童菲匆匆说完,逃也似的转身离去,仓惶的脚步也显示出了她的内心实际上远不如表面的平静。

    杜橙望着空空的大门,只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儿……以前他和童菲无话不谈,小吵小闹的嘻哈打笑,在一起玩,一起吃吃喝喝,一起谈天说地,多开心呢,现在却变得这么别扭,难道就回不到从前了吗?不能再做知心好友了?非要拉开距离才行?

    杜橙一回头也瞧见阳台上的身影了,只不过正好方凯琳已经转身走进去。这一刻,杜橙无端地冒起一个念头……方凯琳什么意思?一直站在阳台上看他和童菲吗?

    他不舒服,方凯琳还更不舒服呢!

    方凯琳从阳台走进卧室,坐在床边愣神,一只手攥紧了被单,精美的眸子里露出些许复杂与不甘。

    她也是女人,并且是个异常敏感精明的女人,在医院里混得风生水起,在日常生活中也是处处受到呵护和宠爱的,她从懂事以来就有一股优越感,美貌,学识,家世,都是她引以为傲的优厚条件,她在男人面前没失过手,都是享受公主般的待遇,现在的杜橙,她更是满意得不得了,想要快点嫁进杜家,成为他的老婆,可那个童菲……

    方凯琳一早就知道杜橙有个要好的异性朋友,知道是个胖子,她以前也不放在心上,但今天她却故意借着跟杜芊芊说话来讽刺童菲,这是因为……方凯琳知道杜橙上次去香港,童菲也随行的。虽然杜橙说童菲的一个好朋友在香港,所以她才去,可方凯琳在杜橙回来之后就感到有点不对劲,跟她约会的时候心不在焉,这让她心里很不爽,忍不住会琢磨是不是杜橙心里有别人了?

    但据她所知,杜橙以前跟她确定关系之前是有不少女人追,可两人正式交往之后,杜橙说过他已经收心了,还会有什么女人影响到他?除了那个异性朋友童菲,还能是谁?

    女人的直觉有时是错觉,但有时也准得可怕。方凯琳就是总觉得杜橙和童菲之间或许没那么单纯,假如真有点什么,那必定是童菲缠着杜橙,杜橙怎么可能会看上童菲?哼,一个胖子,脸上都是肉,身材像球体,怎么能跟她方凯琳这院花相比?

    方凯琳心里是这么想的,自然对童菲有了一种挥之不去的戒备,见面也就不会愉快了。

    但她还是在表面上要撑着的,不能让杜橙知道她不待见童菲防着童菲,她要在杜橙心目中继续保持良好形象,这可是她想要结婚的对象啊,不能掉以轻心。

    房门被人推开了,一个清润的男声传来……

    “凯琳,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杜橙出现在她身后,温声细语地问。

    方凯琳哀怨的眼神瞄了杜橙一眼,抱着他的腰,靠在他怀里,幽幽地叹息:“亲爱的……今晚我可以睡在这里吗?”

    杜橙闻言,身体明显一僵,但随即也恢复常态,俊脸上满溢着温柔的神色:“你喜欢我房间吗?那你睡,我去睡隔壁就行。”

    “你……”方凯琳嗔怒地拧了他一把,惹得他哇哇大叫。

    “你每次都这么说……你到底什么意思啊,我是个女孩子,都把话说得这么直接了,你还装不懂?你每次跟我亲热都只是抱一下,最多接吻,难道你就不想……不想……那个吗?”方凯琳火辣辣的眼神分明在说:“我想和你做!”

    杜橙脸上的笑意渐渐凝结,先前的温润转变成平静,深眸里甚至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冷:“凯琳,我说过了,在结婚之前,我是不会碰你的,亲亲我我是可以,但不会跟你走到最后那一步,这是对你的尊重。”

    “尊重?”方凯琳眼睛都红了,泫然欲泣的眼眸充满了哀怨:“我们单独相处的机会不少啊,你却能每次都那么理智,这是尊重还是代表你对我没兴趣?你知道吗,你认为的尊重,对女人来说却是种伤害,无法让自己的男朋友产生**,这是身为女人的悲哀,你明白吗?或者说,难道你有什么难言之隐?”

    方凯琳在极力压抑着内心的愠怒,她不想激怒杜橙。

    杜橙揽在她肩膀上的手松开了,轻轻推开她,坐到沙发上去。这个动作看起来是有意要拉开距离,让她更清醒点。

    “凯琳,你不用怀疑自己的魅力,也相信我是个正常男人,我身体的功能没有任何问题,只不过,你是我父亲的好朋友的女儿,我们两家多年相交,既然要结亲,更应该互相尊重。我认为把最美好的时刻留到新婚夜,也是件很浪漫的事情,如果这让你感觉不自信了,我可以说声抱歉,但还是希望你能理解我的做法。”杜橙说得很认真,少见的严肃,这确实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但还有一层更深的顾虑是……他和方凯琳双方的父母关系都很好,假如他早早地把方凯琳上了,到最后若是他不想结婚,那他在家的日子还会轻松吗,不被爸妈责备才怪。

    不想惹麻烦,不想万一落个上车不补票的罪名,所以,他会控制自己。

    如果是外边的随便玩玩那种女人,他才不会顾虑这么多,因为双方都是玩,谁都不比负责,可方凯琳不同,她是认真的,是父母认可的女人,他宁可等到结婚后才动她……但前提是真要能结婚才行。

    方凯琳见杜橙这么诚恳,她也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其实这个男人还挺自律的,或许她真该庆幸自己找到一个不贪美色的男人呢。

    “那……好吧,我也不纠结这个事了,我相信你心里是有我的,不过嘛……我还想问最后一句。你不碰我,可你如果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怎么办呢?你会去外边找女人吗?我告诉你啊,这可不行,绝对不行!你以前那些花花草草,全都要拔掉,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方凯琳这话又流露出她天生的女王范儿了,霸气,占有欲极强。

    杜橙额头冒黑线……她还真敢说啊!要不是他定力超强,只怕现在就冲上去将她按倒就地正法了。

    “我……会有办法解决的。”杜橙难得尴尬一回,下意识地瞄了一眼自己的某处。

    方凯琳心里一动,面露娇羞,站起来上前一步靠近他,在他面前蹲下,葱白的手竟抚上了他的拉链处。

    “亲爱的,既然你那么为我着想,我也该为你做点什么……就算我们不能真枪实弹地来,那我用手满足你,好吗?我可是第一次想对一个男人这么好,我没经验,你……教教我该怎么做。”方凯琳涨红的脸在灯光下显得更加艳丽动人,加上她刻意的引诱,杜橙立刻就起了自然反应。

    这种时候要还能无动于衷的,就真不是爷们儿了,可杜橙虽然有了反应,却还是能克制住自己的理智,没有马上点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其实成年男女之间,像杜橙这样理智的很少了,说是交往,没点亲密接触那是不可能的。别说是用手了,就算真的发生关系,那都太正常了。而这货还在犹豫,确实是很难得。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方凯琳羞羞答答地进了浴室去洗手,杜橙则是浑身瘫软地倒在沙发上,好像做了剧烈运动一样……

    方凯琳很开心,她和杜橙总算是更进一步了,以后会更亲密吧。虽然还没发生实质的关系,可她知道这是杜橙目前的极限了,不能逼他太紧。她相信,不久的将来她就会嫁进来,到时候,她就能彻彻底底地拥有这个男人!

    杜橙这货躺在沙发上像睡着一样,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压根儿睡不着,脑脑子混乱,竟然会想起他和童菲在香港的那一夜……他真是中邪了么,怎么都不会嫌弃那个胖乎乎白滚滚的身子呢?反而想起来觉得有肉感?最让他难忘的是过程中美妙的滋味,她的紧致温暖,还有床单上那一抹鲜艳的红梅……

    杜橙揉着太阳穴,十分头疼啊,他应该关注的人是方凯琳才对,这是他父母安排的,最希望他娶到的女人,而方凯琳也对他很钟意,但他就说上来究竟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好感肯定有,这点无可否认,可真的到了喜欢的程度吗?连自己都不能肯定,还能坦然去跟她结婚?

    杜橙迷茫了,心乱如麻,干脆去隔壁睡觉了,不再待在自己房间,反正方凯琳说今晚要睡这,他就去睡客房。

    想不透彻的问题就交给时间。杜橙觉得自己最近有点浮躁,兴许过段时间就会好的……关于在香港那一夜,也会随时着世间淡去吧?

    ======呆萌分割线======

    晏季匀回来有好些天了,水菡已经正式向公司提出了离职的请求,但却没有得到批准,不过,她可以不用再操心炎月的事,可以每天都陪着晏季匀,她的职位会得以保留,她随时回来上班都行。

    对于水菡来说,最重要的莫过于多花时间陪着老公,照顾他的身体,给予他信心和求生的意志,最终是盼着瓦格医生能早日带来好消息。

    六月,小柠檬放假了,晏季匀和水菡打算带着孩子出去旅游,这是一家人渴望了很久都还没实现的……这次,再也没有人阻挠了,是该好好享受一番。

    在去旅行之前,先要确定好目的地和行程,做个攻略什么的,准备准备。

    小柠檬这孩子也是可怜,都五岁了,才第一次能和爸爸妈妈一块儿出去旅游,小家伙可兴奋呢,这几天显得特别高兴。他不知道爸爸的身体状况,在他的认知里,爸爸回来了就再也不会走……

    出发前一晚,水菡在做饭,晏季匀陪着小柠檬在玩拼图游戏,父子俩都很投入,分开玩两幅图,看谁更快。

    “嘻嘻……爸爸你快点!”小柠檬发现晏季匀慢了下来,忍不住提醒。

    可晏季匀却是神色有异,手里拿着一块拼图,但人却弯着腰露出压抑的痛苦之色,嘴唇泛青……

    “儿子……爸爸……有点不舒服,我们过一会儿再玩。”晏季匀强撑着站起来,到床前的柜子里拿出一个小盒子。这是他注射用的针筒,但他不想被小柠檬看到。

    这还不到三小时呢,怎么就发作了?晏季匀额头开始冒汗,步履艰难地走向浴室,可终究是没能坚持到进去,冥焦毒发作起来太快了,当你察觉时就已经难以控制。

    小柠檬怔怔地望着,只见爸爸高大的身躯一下子倒在了床上,脸色惨白得吓人!

    “爸爸!”小柠檬一声惊呼冲了过来,小手抓住晏季匀的衣服使劲喊着,吓得哇哇大哭……【今天一万字。有月票的亲投几张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