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64章:续:狠虐贱男!
    本能的**驱使下,小颖做出了不可思议的举动,竟然扒了梵狄的裤子,紧紧抱着他,挣扎着坐在了他身上。可她还穿着牛仔裤呢……小颖的意识已经彻底陷入痴狂,但她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只能无助地乞求,呜咽着:“阿凡……帮我……”

    若没有裤子隔着,若是换做其他男人的话,她多半是要被压倒来个吃干抹净了,但可惜她遇到的是梵狄,在黑道上以残酷无情著称的男人,即使面对这样火爆的场面依然能在最后关头把持住自己。

    这对梵狄来说简直是比挨刀子还要丢脸的事……他居然被一个女人扒了裤子,这要传出去还得了?

    梵狄骨子里的狠劲儿又上来了,完全无视小颖胸前白花花的风景,直起身子挥起手臂,冲着她潮红的脸颊狠狠一巴掌!

    “啪!”这一掌是梵狄用了七分力道,打得小颖眼冒金星几乎昏厥过去,这短暂的疼痛使得小颖的身子往旁边一倒,梵狄趁机再挥手,以掌为刀,干净利索地落在她的后颈,小颖闷哼一声之后便没了动静……这回是真的被梵狄制服了,打晕过去。

    梵狄浑身一软,瘫坐在床上,再看自己身上早就出了一身热汗……真费劲,要制服一个被下药的女人,实在是考验老子的意志力啊!

    梵狄苦笑,瞅着自己的某处,自嘲地低喃:“兄弟,不是哥不给你肉吃,只是这块肉不是哥的菜,你就忍忍吧。”

    某可怜的“小兄弟”昂扬着脑袋如叫嚣的野兽,梵狄冲进浴室用凉水对着这儿一阵地冲,终于是在医生来的时候将火压了下去。

    凌乱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娇滴滴的小美女,一脸的红潮,陷入熟睡,这太令人浮想联翩了。但医生也很识趣,不敢多问一句,只是心里忍不住在猜测这小姑娘到底是梵狄的谁?

    医生给小颖打了针,但这还不够,她还需要输液才能清除体内那霸道的药力。

    这一晚,梵狄的日子就难过了,医生说为防万一,最好是要有人守在小颖身边,假如她半夜醒了而药力还没清除,她或许还会因难受而做出“某些”举动。

    医生说得很含蓄,但足够表达其意思了。

    梵狄懊恼,难道今晚他要负责看护小颖?那不是说他不用休息了?

    小颖输液之后情况在渐渐好转,这一夜,她做了个很美的梦,梦到自己将心上人压倒了,又亲又抱,好欢乐。梦里,梵狄对她好温柔,他的笑,他的眼神都是充满温暖的,再不是那样淡漠的态度。梦里,梵狄会亲昵地唤着她的名字,会用温热的大手抚摸着她的脸颊……

    而小颖不知道的是,真实情况为……梵狄喊她的名字是在怒吼,大手不是温柔地抚摸而是狠狠抽了她一巴掌。

    梵狄躺在沙发上十分憋闷地望着床上那一抹小身影,心里早把亨利那王八蛋骂了个遍……小颖差点被糟蹋了,她是救过他命的人,若是在他的地盘还会发生这样的惨事,他真是不用混了,连个佣人都不能保护还谈什么管理整个家族?

    亨利胆敢在他的船上对女人下药,这本身就是大忌,不论受害的是小颖或是其他的无辜女人,这都是梵狄不允许发生的。男欢女爱的一.夜情,他管不着,可是像亨利这样用下药的手段来达到目的,若是被其他的游客知道,也会造成不良影响,别人会感觉在金虹一号上没有安全感。

    “亨利……老子不信你次次都能侥幸赢走那么多钱,一旦被老子发现你在赌厅老千,哼……”梵狄嘴角的冷笑泛着狠意,恰好在这时,他收到了山鹰的紧急电话。

    五分钟后,梵狄出现在了三楼赌厅的监控室。原来是梵狄请来坐镇赌厅的赌术专家顾问看出了亨利不对劲,但没有打草惊蛇,第一时间通知了梵狄。

    亨利是想再最后大捞一票,明天游轮在香港停靠时他就能带着赢来的钱离开,继续过他逍遥自在的生活。可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脚?梵狄请来的赌术专家也不是吃干饭了,一直都在监控室里盯着,终于是发现亨利有出千的迹象。

    再精明的赌术,只要被内行人看出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完蛋了,留下把柄在这个赌场,立刻就会被列入黑名单,今后不得再上这艘赌船。

    亨利还在大把大把地赢钱,兴奋而得意,在他看来,梵狄也不过如此嘛,他满以为自己还能像以前那么幸运……

    有人告诉亨利,梵狄请他去贵宾厅。他赢得的筹码足够上贵宾厅去玩了。

    这在赌场里是常见的情况,亨利一点都不意外,前几次他都没去贵宾厅玩,是因为没兴趣,但这次,他改变注意了,他想到梵狄搅和了他泡妞,一直不服气,现在有次机会,他当然不会放过,如果能让梵狄出丑,亨利会觉得比赢了钱还开心。

    亨利大摇大摆地进去贵宾厅了,果然梵狄在里边等着他。

    “嗨,梵老大,又见面了!”亨利嘴里叼着雪茄,绿眸子里尽是歼笑,冲梵狄伸出手。

    梵狄对这只白生生的大手视而不见,端坐在椅子上动都没动,淡淡地瞥着亨利,冷厉的深眸寒光灼灼,给人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亨利见梵狄的次数不多,一共也就那么几次,这还是头一回看到梵狄这种藐视一切的目光。

    亨利心里不悦,半空中僵硬的手收回来,在梵狄对面坐下。

    “梵老大这是什么意思?叫我来,难道只是想在我面前摆摆威风而已?”亨利翘着二郎腿,一脸不屑。

    真是可惜这张帅气的脸,人就怎么那般欠揍呢?梵狄冷笑,轻勾着唇角说:“我是想请你来分享一段精彩的视频,你一定会感兴趣的。”

    说着,梵狄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段画面,正是亨利在赌厅里玩牌时的情景。

    亨利脸色一变,夹着雪茄的手微微抖了抖……这细微的动作看上去像是在拨烟灰,但实际上是他借此来掩饰内心的不安。

    事已至此,亨利也知道是发生什么事了,浑身都变得僵硬起来,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进来时那股张扬的气势荡然无存。他很清楚,按照这一行的规矩,他将会被梵狄名下所有赌场列入黑名单,这消息一旦传出去,那就意味着他的赌术被中国人识破了,这对亨利来说是奇耻大辱,不只是影响到他在这一行的声誉,更是挫伤了他的自尊心。

    亨利阴沉的面容僵硬,心里在极速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

    梵狄虽然不待见亨利,可见对方到这时候还能保持一份镇定,至少心理素质还不错,看来这家伙在赌界的名头也不是虚的嘛。

    “亨利,敢在我金虹一号上出老千的人也不是没有,通常呢,你也明白,出千不被抓包,那就没什么可说的,算你本事,可现在,不巧的是,你被我发现了……我该说是你运气不好还是赌术不够精?呵呵……”梵狄浅浅笑着,只是这笑意太冷,令人心头发毛。

    亨利虽然心虚了,可他仗着自己身后的势力,眼前的危机,他不会认为真的有威胁,他认为梵狄不敢对他怎样。

    “梵老大,职业赌徒有几个不出千?你该很清楚这一点。我可以把赢来的钱都交出来,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今后我也不会再进出你的赌场。这样,你认为如何?”亨利胸有成竹,他相信梵狄很了解他身后的势力,不会为难他的。

    确实,亨利在他自己本国就有不少人为他撑腰,黑白两道都很吃得开,职业赌徒中,亨利既有名气也有势力,这是行业里的人都知道的。

    可他不知道的是自己遇到了什么样的人,更不知道梵狄做事的手段远比上一任家主梵顶天更加狠。

    梵狄漫不经心地抿着杯子里的酒,红色的液体在他唇边辗转,优雅邪魅之中又透着一股嗜血的味道,亨利一瞬间有种错觉,仿佛自己是在面对一个可以掌控人生死的魔王?

    梵狄妖魅的双眼瞄着亨利,有一丝诡异在蔓延……

    “哎,很久没画画了,亨利,你一定不知道我最喜欢的事情其实是画画,你远道而来,我身为金虹一号的主人,应该为你准备一份礼物才对。”梵狄语气很轻,活像是个绅士,可只有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老大要发狠了。

    “画画?礼物?”亨利不明白梵狄什么意思,但是他却看见有人拿来了作画的工具放在梵狄面前。

    搞什么?梵狄居然要在这里画画?

    “梵老大,你……”

    “亨利,我看你这双手长得挺漂亮,不如就画你的手吧。”梵狄笑意不减,在亨利惊诧的目光中,梵狄的右手一晃,刀光闪过的一霎那,亨利的惨叫声顿时响彻了这间贵宾厅……

    “妈的,你敢伤我!”亨利手上正插着梵狄的匕首,痛得他差点昏过去。

    望着一步一步靠近的梵狄,亨利彷如看到撒旦降临,这一刻,他真的后悔了,怕了,他在颤抖,在发怵!他到底遇到了怎样一个可怕的男人?【今天就这一章,要出门一整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