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65章:续:昨晚我们那个了吗?
    梵狄的手下一左一右将亨利死死按住,让他无法动弹,而他手上插着匕首的地方还在流血……血腥味在空气里弥散开来,让这宽敞的空间顿时变得诡异。

    “我说过要画你的手,怎么你不高兴?用你的血作画,你拿回去做纪念,一定可别丢了。”梵狄看都没看亨利的脸,只是用画笔沾了些亨利手上的血,然后很专注地开始作画。

    亨利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血腥暴力更是屡见不鲜了,但是此刻,他竟然打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恐惧,面对一个他不放在眼里的东方人,他竟然会无比的后悔自己的决定,真的不该来!

    亨利话都说不出来了,本就是白皮肤现在更是一片惨淡,惊恐地看着自己的鲜血在画纸上勾勒出手掌的形状,脚底寒气直冒……

    “你……你一定会后悔的!你知不知道我的手值多少钱?你敢伤我,你就等着接受毁灭的下场!”亨利不甘的眼神,凶狠的表情,让人想起垂死挣扎的凶狼。

    梵狄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嘴唇动了动,蹙着眉头望着画纸上的手印,喃喃地说:“嗯……应该再加上一只匕首,那就更完美了。”

    完全的藐视亨利的威胁,这是因为梵狄有着足够的资本这么做。他不是狂妄自大的人,更不会盲目动手。衡量过利弊之后,他才决定用这样的方法对待亨利,无惧亨利所谓的报复。

    “亨利,怎么你难道不知梵氏家族曾经的根据地是在澳门?曾是澳门三大赌场之一的控制人,你觉得梵氏家族难道还会怕一个小小的职业赌徒?如果连一个胆敢在我赌场出老千的人我都搞不定,我还用开赌船吗?没废掉你的右手你就烧香拜佛吧,念在你练习赌术不易,伤你左手已经够仁慈了,你,应该懂得感激,明白不?”梵狄淡漠的一席话,足以将亨利气得吐血了,损人不带痕迹啊。

    亨利只觉得一股怨气堵在胸口没出得来,加上伤处的疼痛,他一下子连声音都没了,正好梵狄画完,顺手将画纸拿起,展开再亨利眼前。

    一只手掌,上边插着一把匕首。画上就这么简单,却是让亨利差点一口老血喷出……这,将会是他人生中难以磨灭的耻辱!

    亨利终于是昏过去了,不管是痛晕还是气晕的,总之他杯具了,风风光光的上来,悲悲惨惨地被扔下金虹一号,手伤了,钱没了,面子没了,信心也被打击得全无,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赌场上是见不到亨利的身影了。

    梵狄处置好亨利,浑身舒泰,哼着小曲儿回到自己房间,在看到床上熟睡的身影时,他一下子愣住了,干嘛自己这么高兴呢?仅仅是因为亨利出老千被抓到吗?或许,至少有一半的原因是他为小颖出了这口气?

    这些细节刚冒出来就被梵狄的潜意识打压下去,正好小颖翻了个身,梵狄赶紧一个跨步上去……生怕她醒了。

    那输液瓶里的液体还没完呢,她体内的药性也没清除,这时候醒了可不妙。

    “喂……小颖,小颖?”梵狄坐在床边轻声呼唤,低下头凝视着这张泪痕未干的小脸。

    怎么又哭了吗?梵狄看看湿润的枕头,不由得心下微微一动,淡淡的疼惜袭上来……这个小颖真是让人不省心,睡个觉也哭,做什么不好的梦了?

    其实小颖做的是美梦,只是因为梦里的她太幸福了,所以才会高兴得流泪。

    “唔……阿凡……亲亲……”小颖嘟着嘴含糊的低喃,小手抱着梵狄的手,就像是孩子抱着心爱的玩具舍不得松开。

    梵狄额头上的青筋突突地跳,听到小颖再次喊“阿凡亲亲”,他身上会起鸡皮疙瘩,想起她先前药力发作时的疯狂,下意识地甩开了她的手,可是……

    “该死的,别乱动啊,还在输液呢!”梵狄窝火,按住了小颖插着针管的手,已经出现了淡红色的液体回流,是她刚才乱动所致。

    梵狄头大了,这可如何是好?在输液的过程中手需要保持平放的状态,可她睡着了就乱动,不安分……这一瓶完了之后还有两瓶呢。

    得了,今晚不用睡觉了!梵狄郁闷地靠在床头,冷冷地瞅着身边这个呼呼大睡的小妞……当初一时心软收留她,看来是给他自己找麻烦啊!

    “唔……冷……”小颖嘤咛一声,小身子又靠了过来。她没醒,只是感觉有点凉意了,自然往暖和的地方靠拢。

    梵狄想让开也不行,还得顾着她那只插针管的手,按住不让她将手抬起来。这就给了小颖机会,她往这热源靠近,舒舒服服地蹭着,似是很满意这热源没有再跑掉了。

    怀里缩着一个柔软的香喷喷的身子,鼻子里钻进阵阵处.子的馨香,生生地勾起了男人心底的怜惜,轻叹一声,总算是没再将她推开了。

    罢了罢了,反正她现在是病人,他何苦小气到跟一个病人计较?

    小颖睡得挺舒服,可不知道苦了梵狄这家伙,她时不时会动一动,但又不会离开他的怀抱,动来动去都在他怀里,而梵狄为了将她的那只手固定在她身侧,不得不伸出手抱着她……

    温香软玉,佳人在怀,这是怎样的暧昧旖旎,她动人的曲线紧贴着他,小脸在他胸膛蹭着,像只可爱的猫儿在眷恋主人的温暖。

    这样的姿势抱着睡,男人能无动于衷的话那多半是某功能有问题了。梵狄血气方刚,精力旺盛,这是对他的折磨也是严峻的考验。

    一晚上都处在煎熬中,但梵狄就是没有将这朵送到嘴边的肉吃下去。他对小颖有种特别的情感,因为救过他,所以感激她,对她的待遇也比其他人特殊,破例留在身边。他绝不会趁人之危,即使某处憋得难受,他也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而毁了小颖的清白。

    像小颖这样纯洁的姑娘不多了,在梵狄看来那是稀有动物,是奇葩,他若在这时要了她,一逞兽.欲,他会瞧不起自己的。

    平心而论,这样抱着小颖,感觉还是蛮舒服,她的身子很软,身材更是没话说,很匀称,比例好,不大不小的胸,盈盈一握小蛮腰,还有她蝴蝶型的锁骨十分精致,有着令人遐想的性感……她是一朵娇嫩的小花,带着清晨的露珠,安静时乖巧,可在药物的作用下她能变得极度妖娆,浑身都会充满you惑男人的风情。

    “哎……小姑娘终究是要长大的。”梵狄心头暗叹,小颖是藏不住的风景,她的美貌,她的灵气,迟早会被更多的男人注意到,只希望别再出现亨利那样的混球。

    梵狄这就跟父母担心女儿似的,忍不住为小颖操心,想起了那句名言——红颜祸水。小颖的容貌当得起祸水级别的人物。梵狄能预见,待小颖一天天长大成熟,以后会更惊艳的,哪个男人想要守住这样的女人都不容易,将来必定要给她找个能保护她的才行。

    第二天,小颖醒来时第一个感觉就是头疼欲裂。这是药物的副作用。

    三瓶药水输进体内,小颖恢复如常了,可就是全身都没力气,感觉像散架一般,头也晕乎乎的,怔怔地望着天花板出神。

    混沌的意识在渐渐回笼,小颖这才惊觉自己不是睡在原来的房间。

    这里是……小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打量着这房间的布局……天啊,这居然是阿凡的房间?

    小颖还来不及下床,只见浴室的门忽然开了,某个刚洗完澡走出来的男人就那么如遭雷劈一般僵了半秒钟,然后逃也似地冲进了浴室……

    小颖懵了,压抑的尖叫声在喉咙打转,简直不敢相信,她刚看到什么?

    “啊——!”小颖钻进被子里捂着嘴,闷闷的叫声透露了她此刻心里是多么震撼。

    满脑子都是一片黑乎乎的毛茸茸的,那是……那是阿凡,她看到阿凡的那里了,看到了一丝不.挂的阿凡!

    小颖脑子冲血了,耳朵里嗡嗡作响,从未看过男人luo体,却在这样猝不及防的情况下将自己心上人的身体瞧光了,小颖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事实,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

    怎么办怎么办?以后要怎么面对阿凡?太丢人了!小颖抓狂,心跳早就超出了正常的频率,脸更是红得像胭脂。

    可是躲着不出来是不行的,某男已经穿戴好,黑着脸站在床前……

    “出来。”梵狄忍着骂人的冲动,喉咙里憋出这两个字。

    “唔唔唔……不……唔唔……”小颖摇头,将杯子裹得更紧了。

    梵狄深呼吸一口气,手指捏得咯咯作响,沉声说:“你一晚上都霸占着我的床,害我没睡好,现在还赖着不走,你是想我把你扔出去吗?”

    这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安静了,几秒之后,小颖从被子里探出头,瞪大了眸子盯着梵狄,结结巴巴地说:“你……说什么?昨晚发生什么了?我为什么会在你的床上?”

    小颖凌乱了,这是个重大的问题,她怎么会在梵狄床上,难道说,她和他已经……那个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