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68章:续:有女人喜欢你
    不远处,水菡还在跟童菲他们聊天,有说有笑的,但是她的目光忍不住会瞄向晏季匀那边,暗暗琢磨着,老公和梵狄怎么站着不说话呢?那样气氛显得有点紧张,该不会还像以前那么不待见对方吧?

    水菡不放心,想过去瞧瞧,可晏季匀说了,他要跟梵狄单独说几句,所以水菡只能观望。

    晏季匀将手里的杯子递给梵狄,两个帅到人神共愤的男人都是一派高深莫测的表情,外人看不懂这俩货到底是在闹哪样?傻站着,要吵架还是要聊天,半晌没动静。

    谁说只有恋人或夫妻间的眼神交流才是最默契的呢,势均力敌的对手或许更能读懂对方眼神里的涵义。

    此刻晏季匀就是和梵狄在用眼神交流,这是一种气势上的较量,只有站在这的两个人才感觉得到。而这较量最终是晏季匀先打破。

    “喝点吧……”晏季匀将手里的杯子递到梵狄手中,那红色的液体在阳光下反射着光芒,将梵狄那双妖魅惑人的眸子映照得越发幽深了。

    晏季匀这是要跟他干一杯酒么?梵狄面色不变,依旧那么淡然。

    “老婆说我不能喝酒,所以我把酒戒了,现在用西瓜汁代替吧。”晏季匀凤眸微弯,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目光坦荡。

    用西瓜汁代替酒,说起来是挺不够意思的,可晏季匀丝毫不感到难为情,大刺刺地说是老婆吩咐的,这话不知是无意还是故意说给梵狄听?

    梵狄嘴角抽了抽,立刻甩来一个鄙视的目光:“大男人喝西瓜汁?呵呵……真是,太有个性了!”特意加重了语气,几分讥讽,但还是将西瓜汁一饮而尽了。因为,显然水菡也是赞同晏季匀拿西瓜汁代替酒的,梵狄怎可能不给水菡面子。

    最后一口西瓜汁还在梵狄喉咙里打转,只听晏季匀忽地冒出一句:“听说你收了个女人在身边,恭喜。”

    “噗……”梵狄喷出了半口西瓜汁,好在晏季匀闪得快,不然那新衣服就要遭殃了。

    梵狄瞪着晏季匀,眉毛都竖起来了:“什么收了个女人?”

    晏季匀比梵狄平静多了,闻言,心平气和地拍拍梵狄的肩膀:“那个叫小颖的,我认识……想不到你会留她在身边。其实她是个很好的姑娘,你别辜负了她。”

    “慢着……打住!你说什么呢,越说越离谱,就算你认识她又怎么样,她好不好,关我什么事?还有,你在调查我吗,我身边有什么人,你这么清楚?”梵狄的脸有点黑,尤其在听到晏季匀最后那句时,总感觉怪异。

    晏季匀不置可否,坐下来给梵狄讲了个故事,梵狄听了之后久久未发一言,但就是拳头攥得有点紧……原来小颖曾喜欢过晏季匀,只是被拒绝了。原来小颖提到过的帅得掉渣的季师傅就是晏季匀。

    梵狄只觉得心头泛堵,这也太巧了吧,小颖 第 368 章 ,小颖对晏季匀说出心事时那种羞涩又期待的表情,还有遭到拒绝之后的失望,却又因她心地善良而说出了祝福的话……

    真是个傻到家的姑娘,蠢毙了!梵狄扁嘴,冷哼,这表情看在晏季匀眼里十分有趣,随即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梵狄,其实我对你早就没有成见了,我应该要谢谢你才对。你对水菡的关照,你所做的一切,我和水菡都会铭记在心。如果你愿意听我一句那最好……记住,适合自己的人才是最好的那一个,与其对远在天边的东西念念不忘,不如看一看自己身边,或许有意想不到的惊喜。爱情就像个小孩,有时很顽皮,悄悄地降临了却不会大张旗鼓,在你不小心丢掉时,才会知道,原来值得你珍惜的人,一直都在等着你。”

    这话显然是在暗示梵狄,喜欢他的女人就在他身边,可这货听了之后没有开窍,不耐地说:“晏季匀,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了?还一句话呢,这是长篇大论!”

    晏季匀被梵狄这么讽刺,他也不生气,神色始终温和如玉,最后还不忘加了一句:“希望我们回来的时候能听到你的好消息,最好是能喝上你的喜酒……七舅公。”

    “嗯?”梵狄愕然,这下可真是惊诧了,想不到晏季匀会喊他七舅公?

    要知道这称呼是晏季匀的大忌,以前是坚决不会喊的,现在却主动喊,并且说话很亲切,不像对手了,更像是一个久违的老朋友。

    晏季匀没再多言,说完就离开了水池,但他留给梵狄的触动却是不小。

    梵狄觉得晏季匀变了,不再是以前那般强势而凌厉犹如出鞘的利剑,现在的晏季匀,从他身上能感受到一种淡泊,豁达,宁静深远的气息,还有几分恰到好处的温暖亲切,就仿佛一汪深海,广博无垠,又像是早春的太阳,收敛了霸气,只有柔柔的光芒……

    这样的晏季匀,不但没有让人小瞧,反到是让梵狄觉得他的心性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如一杯香浓馥郁的陈酒,醇厚,绵长……

    梵狄愣神了好一阵子才收回视线,想起晏季匀刚才的话,不由得苦笑……结婚,喝喜酒?这些字眼在他听来怎么就那样遥远呢?晏季匀分明是在说他身边有女人对他有意思,可他身边现在都一群爷们儿,全是手下的兄弟,只除了一个脑子一根筋的小颖……

    小颖?小颖?梵狄浑身一个激灵,颤了颤……不是吧,晏季匀那家伙是指的小颖?

    小颖和他?梵狄认为这是不可能的事,甩甩头,不再想了,朝着小柠檬那边走去。趁今天这机会好好跟干儿子玩玩,不然今后还说不准啥时候再见呢。梵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浓浓的不舍,即是对小柠檬,也是对水菡。

    园子里很热闹,最出人意料的事莫过于晏鸿章和水玉柔夫妇了,其余人先前还担心会不会出现尴尬的场面,可现在,他们发觉自己错了……

    晏鸿章和水玉柔,邵擎,三人聊得十分投契,完全看不出曾经是有着深仇大恨的,更像是一家亲的样子,边吃边谈,时不时还有笑声传来,显然气氛很融洽。

    其实这仔细想来也不奇怪,做长辈的都希望晚辈们能够幸福美满,家庭和睦,如今终于是得以实现了,在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之后,谁都不能再受折腾了,对于宁静的生活越发珍惜,越发体会到可贵。看到孩子们过得好,开心快乐,那就是身为长辈最大的欣慰了,其他的事情都不值得去计较,放宽心,即是善待了别人,也是放过了自己。恩怨情仇都在谈笑间消弭。

    奇怪的人也有,那就是童菲和杜橙。

    一开始水菡他们也没察觉,但是兰芷芯心细如发,看出了两人之间的微妙变化……以前童菲和杜橙只要钻到一块儿就跟两个活宝似的,说说笑笑十分惬意,有这两人在,绝不会感觉无聊,但今天可怪了,童菲和杜橙几乎没说话,并且还像是有意避开对方似的,这说明,一定是有事发生。

    童菲可不知道兰姐的火眼金睛那么厉害,依旧是装作若无其事的继续吃,继续聊,但就是总忍不住眼角的余光会瞄着不远处那个熟悉的身影,就跟哪儿有磁铁一样。

    哪儿当然没磁铁,只是杜橙坐在那个位置。

    每次杜橙过来拿东西吃的时候恰都跟童菲错开的,这一点到是很有默契……可越是这样越让人不解,两人到底怎么了?

    杜橙前脚走,童菲就上去拿了三个扇贝,转身又回到座位上,分了一个给水菡,一个给兰芷芯,剩下一个给自己。

    坐在烧烤架旁边烤边吃,很是畅快。一会儿扇贝就只剩下一个了,还要吃得重新烤,而这唯一的一个就在杜橙的盘子里,他还没动,直接将扇贝夹到了亚撒盘子里。

    一个扇贝而已,微不足道的事,但兰芷芯却不这么认为……杜橙和亚撒中间隔着晏季匀,而童菲就在杜橙身边的位置,而且杜橙是知道童菲爱吃扇贝的,他要夹也应该是夹给童菲,这才和常理啊,但他却放到了亚撒盘子里……

    “菡菡,你有没有感觉童菲和杜橙好像……怪怪的?”兰芷芯在水菡耳边低声说。

    水菡愣了愣,她也看到杜橙的动作了,确实挺怪,她记得以前每次跟杜橙和童菲一起吃东西,杜橙总是很照顾童菲的……还有,假如她每记错,杜橙和童菲今天来了之后也没说话?被兰芷芯这么一提醒,水菡也感觉到异常了,岂止是怪啊,简直就是没道理嘛,依照两人的性格,就算吵架了都会在见面时互相斗嘴的,如今,全程零交流,这是什么情况?

    水菡滴溜溜的美目一转,贴着兰芷芯的耳朵说了几句……只见兰芷芯频频点头,显然是水菡想到了好点子来试探童菲和杜橙这两个家伙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