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71章:续:你老婆会不会被你宠上天?
    马有失蹄,杜橙这回是避不了了,望着眼前的四个人,杜橙深深地感觉到了一股“阴谋”的味道,现在仔细想想,水菡和兰芷芯跟童菲的关系那么好,情同姐妹,怎么会明知道睡在这里容易感冒却置之不理呢?分明就是为了让他往这跳嘛。

    但即使现在明白也太迟了,刚才的全都被人看到,想瞒也瞒不住了。

    “晏少,你可是我从穿开裆裤的时候就一起长大的兄弟,你竟然也联合起来挤兑我?”杜橙十分不甘,眼神幽怨。

    晏季匀轻笑着耸耸肩:“兄弟,不是我不帮你,谁让你碰了我老婆大人的闺蜜呢,还有,这么大的事你对我都不透露一点,实在太不够意思了,今天正好,你就老实交代了算了,别做无谓的挣扎,放弃抵抗吧。”

    杜橙无奈,忿忿地说:“你丫的都快成妻奴了!”

    不甘心也无济于事,杜橙面对着这四个人八只眼睛,感觉压力山大,只得将在香港那一晚的事如实招供了,只不过他没有回答兰芷芯的问题……因为,他自己都不知道答案。

    兰芷芯那一连串的问题确实问到核心了,可她也不是真的责怪杜橙,照杜橙的描述,那晚的事,与其说是凑巧,不如说是因为他和童菲彼此间早就种下情根,恰好遇到一个点燃时机,可两个当事人显然还没能确定自己的感情,尤其是这杜橙。

    晏季匀惋惜地拍拍杜橙的肩膀,没说话,只是眼神却已经表达出了他对杜橙的理解……

    亚撒在文莱长大,身为皇室成员,他也是尝过被长辈逼婚的滋味,深知如果家里施压,确实是件很郁闷的事,他有点同情杜橙了,有一个由父母安排的女朋友,不忍让父母失望,所以才会勉强自己交往下去,这种心情,亚撒还是能体会到的。

    “橙子,你是个好医生,智商挺高的啊,不过怎么情商那么低?”亚撒翘着二郎腿,很是鄙夷地看着杜橙。

    杜橙没好气地踹了亚撒一脚:“开什么玩笑,哥泡妞的时候你还在玩泥巴呢,哥一向都是掌握主动权的一方,明白么?”

    “呵呵……没看出来。”

    “去去去,一边儿凉快去,闲得蛋疼就去树上摘桃子!”

    “切,我摘桃子肯定比你厉害,等着!”亚撒果然很欢腾地去摘桃子了,一点都没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感到别扭,不知道的还真难以想象这家伙是出身于文莱皇室的成员,竟然也会调皮地去爬树。

    望着那一抹高大的身影,兰芷芯的眼神略显异样,但只是稍纵即逝的光芒,很快就别过头,恢复常态。

    水菡在听完杜橙的一番话之后也陷入沉默,确实不能怪杜橙,那种事本身就不能用对错来衡量。她一直都认为童菲和杜橙之间不是单纯的友谊那么简单,可现在怎么办,杜橙有女朋友,童菲难道真的不难过吗?从香港回来之后到现在一直都憋着,她是怎么熬过来的?

    水菡和兰芷芯也都是明事理的人,尽管是站在童菲一边的,但感情的事,她们不会胡乱去搅合,如果对杜橙妄加责备的话,也是不公平的。她们为童菲感到心疼,也为她担心……假如她不喜欢杜橙,那也就罢了,可如果童菲对杜橙有情,这可如何是好?

    水菡曾记得以前童菲说过,在爱情和婚姻上,她的理想是跟自己的第一个男人结婚生孩子,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但现在看来,好难实现了。

    气氛一时间有点尴尬,这时童菲又走过来了……刚才没看到水菡和兰芷芯,找了一下才发现在这边……不止如此,大家都围在这里做什么呢?

    “菡菡……兰姐……”童菲略显疑惑的目光欲言又止,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呢,瞧杜橙那一脸菜色,活像是谁欠他钱一样。

    兰芷芯反应最快,牵着童菲的手,扭头对水菡递个眼色:“咱们去那边聊着。”

    “嗯嗯,明天就要去m国了,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们说呢!”水菡挽着兰姐的手,眼里尽是不舍。

    女人有悄悄话要说,男人不宜在场,所以她们去了楼上卧室,这里就只剩下三个大男人在桃树下了。

    晏季匀很少见到杜橙这么垂头丧气的,这么纠结。旁观者清,以他多年的观察得出的经验,杜橙这货怕是真的遇到让他上心的女人了,不然何至于此?

    “兄弟,这扭扭捏捏的个性可不像你,你这个样子,让我怎么放心去m国?我还真怕我走了之后没人陪你说心事了,你小子要得个抑郁症可怎么办?”晏季匀半开玩笑地说,深邃的凤眸里透着几分真诚的关切。

    男人表达情感的方式有时跟女人不同,尽管晏季匀也不舍得自己的兄弟,不舍得这个地方,可他也没直接说出来,但在这看似是调侃的语气里,能咀嚼出深浓的兄弟之情,无比厚重。

    杜橙被晏季匀这话逗笑了,俊美的脸颊故意露出暧昧的表情:“怎么,舍不得我啊?要不要今晚我牺牲一下留在这里陪你到天亮?”

    “去你的,我只跟我老婆一起睡!”

    “重色轻友的男人!”

    “错,爱老婆,是一个好男人必须具备的条件!”

    “啧啧……得瑟成这样?今后还不知道水菡会不会被你宠上天!”

    “干嘛,你嫉妒吗?嫉妒我有女人可以宠?那你就加把劲,努力努力,等你结婚的时候我一定送份大礼。”

    杜橙的脸皮厚,闻言,立刻把手一摊:“反正我迟早要结婚,不如你现在就把礼送了吧,省得你到时候从m国跑回来。”

    “那可不一定,我瞅着你这架势,万一情路不顺,你三五年都还不定能结。”

    “啊呸呸呸!谁情路不顺呢!”

    “……”

    男人们嘻嘻哈哈的到也轻松惬意,女人们在楼上说着悄悄话,梵狄带着小柠檬在园子里玩得也挺开心的,晏鸿章以及晏锥,,水玉柔,邵擎,凑成了一桌麻将……

    这一天,是水菡一家人临行前的大团聚,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说不完的离情别绪,道不尽的珍重再见,大家都带着最真诚的祝福送给这一家子,希望下次回来时,晏季匀的毒已经彻底解掉,希望那一天早日到来,别等太久。

    分别在即,千言万语都说不完心中的不舍,童菲和兰芷芯留下来跟水菡一块儿睡,三女这是打算要聊个通宵才够,而梵狄他不会留宿,他要赶回梵氏公馆去。

    大宅门口,笼罩在暮色中的身影显得有些孤清,绝美无双的容颜也模糊不清,只余下那双深如大海的眸子还闪烁着熠熠光辉,但那点点星光里又是含着怎样的情义深浓,谁能读得懂呢?

    水菡出来送他,站在他面前,仰着小脸凝望,水眸里聚集了雾气,一股难言的情绪堵在喉咙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觉得难受。

    这个男人,是她一直以来的坚强后盾,不管发生什么事,他总是会站在她身边,为她撑起破碎的天空,给她最坚定的依靠,让她知道,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在煎熬。她这一去,说不准什么时候再回到家乡,下次见面会是哪一天?她不知道……她能确定的就是,舍不得梵狄。

    忘不了那个寒冷的春夜里,细雨中,他在小巷为她接生……忘不了他曾跳下海救她……忘不了他在她最无助最痛苦的时候仍守着她,忘不了他曾带着她去沧粟岛上寻找晏季匀……

    太多的情义,太多的关怀,太多的感激,水菡知道这一生,她注定是欠了梵狄的,她为这个男人而心疼,特别是在从某人口中得知梵狄其实钟情于她,她的心就变得无法安定,总觉得太对不起梵狄了,可她只爱晏季匀一个,无法给予梵狄一份完整的爱。

    “梵狄……答应我,一定要保重……黑帮的打打杀杀,能避则避,不要在刀尖上混日子,你不缺钱,你也不缺能力,如果将来有机会结束黑帮的生意,你千万别犹豫。还有……”水菡心里酸疼得厉害,疼惜地握住梵狄的手,眼眶里的湿润强忍着没掉下来,柔声说:“少抽点烟,少喝点酒,别熬夜……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出去走走,多交几个朋友吧,说说心事也好,你一定要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的,我……我和小柠檬会想你的……梵狄……我……我……对不……”水菡忍不住哽咽了,对不起这三个字还没说完,她已经被梵狄拥进了他温暖的怀抱。

    水菡一愣,身子有点僵,但却没有挣扎……她能给他的,或许也只有这个拥抱了,他还不知她已经知道了他的心事,她也不说明,只因她想要为他维护那仅有的骄傲。

    梵狄紧紧拥着这个娇小的女人,魁梧的身躯有着一丝丝颤抖,呼吸因压抑着的激动而显得不稳,低低的声音在静谧空气里飘散:“不要说那三个字……知道吗,不管发生什么,我从来没有后悔那一天在小巷里跟你的相遇。有些事,有些人,不是因为本身不好,只是时间不对而已……如果你走了之后还惦记我,过年的时候就寄章明信片回来,只要知道你过得好,那就够了……”

    够了,够了?真的够了么?这违心的话,分明是因为感受到了深刻的绝望,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拥有她,所以才会含着笑祝福,说“够了”,其中饱含着的心酸有几多,能体会的人又有几个?

    如果命运不是如此捉弄,如果先遇到她的人是他,或许一切都会是不同的结局,只是,人生最残酷的莫过于……没有如果。

    水菡不想哭,但这一刻,她的心痛得要命……她不想伤害梵狄,可终究还是伤了。听到他轻松的祝福,她笑不出来,她能感受到那种“我爱的人不爱我”是如何的痛彻心扉。偏偏,她的心只有一颗,他的心也只有一颗,都是重情重义的人,所以才做不到麻木,所以才会痛……

    水菡看不到梵狄的脸,可她的颈脖上却传来湿润的感觉,是他在流泪么?无声的泪水顺着她的脖子滴进去,灼烧着她的肌肤,她的心扉。

    梵狄不会让水菡看到他现在的样子,隐忍了那么久,在她临走之际,他不会想要留给她一双泪眼。

    好半晌,梵狄才平复了一点情绪,附在水菡耳边说:“傻丫头,别担心我……我哪里敢有什么事,我哪里敢不健康平安地活着,因为知道你是个爱哭鬼,我若有事,你一定是最伤心的那一个,而我怎么舍得你伤心难过,所以我必须活得好好的……”

    水菡一听这话,不但没止住哭声,反而更控制不住的啜泣,抽噎……他的话,宠溺,坚定,也可看作是他的承诺。他会过得好,她在远方才能安心。

    诚如梵狄所说,假如他有事,水菡一定会是最伤心的那个人。这一点,他没有说错,也是他唯一仅剩的安慰了……即使不能成为她的丈夫,即使她爱的男人不是他,可至少,在她心里,他是亲人,是朋友,她对他的重视,毋庸置疑。

    “好了,哭一哭就好,眼睛肿了可就不漂亮了。”梵狄伸手揉揉水菡的头发,深情而温柔。

    水菡吸吸鼻子说:“本来我也不漂亮啊……”

    “不,在我眼里,你是最美的女人。”他认真的表情,如同宣誓,但他下一秒却已经轻轻推开了水菡……

    “进去吧,我要走了,明天我不去机场送你们了,记得到了m国之后打个电话报平安。”梵狄低头望着她,笑得很浅很温暖。

    “好,我会记得的……”

    “嗯……”

    一番艰难的道别总算是结束了,水菡心里有些惆怅,她知道,只有梵狄找到了属于他的真命天女,有了幸福的家,她才会好过些。

    水菡看着梵狄的车消失在视线,一声叹息,缓缓转身,蓦地撞上了一堵肉墙……

    “老公!”水菡惊呼,心里一颤……老公什么时候来的?他站了多久了?【万更已传,求点月票和推荐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