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72章:续:杜橙,你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第372章:续:杜橙,你们什么时候去领证?

    晏季匀幽深莫测的凤眸越是平静却反而越让水菡感到有点不自在,虽然说她并不心虚,可万一他看到先前她和梵狄的拥抱,万一他想歪了怎么办?他不说话也不动,跟雕塑似的站着,让人猜不到他此刻的心情是什么。

    “老公……”水菡挽着他的胳膊,讨好地蹭着他的肩,像只可爱的猫儿。

    暗淡的光线中看不真切他的表情,只听他冷冷的声音说:“你是不是皮痒了,敢跟梵狄拥抱。”

    “……”水菡心里咯噔一下,糟糕,果然他是误会了。

    “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啦……”水菡急着解释,可晏季匀已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随之而来的是一缕轻笑……

    “傻老婆,看你紧张得,还真以为我是那么小气的人吗?”他含着她的唇,梦呓似的低喃,温柔如水。

    水菡惊喜地抱住他的腰,嘴上没分开,伸出小舌头舔舔他的唇瓣:“原来你故意吓唬我的,其实你没生气……嘻嘻……”

    “是没生气,可也没多舒坦,要不是念在你们都很守分寸,我才不会这么忍着,早就蹦出来揍那小子了!”

    水菡一阵感动,这个男人现在真的变得开朗大度了,对她的信任也是无与伦比的。

    水菡美丽的杏眸亮了亮:“老公,是我亏欠了梵狄,可我很清楚自己爱的是谁,我不会因为犯糊涂的,更不会因为怜悯而在梵狄面前假装给他希望。所以我和他都明白,刚才的拥抱,是友情,是亲情,却没有爱情。”

    晏季匀搂在她腰上的手更紧了,低沉的声音里饱含着深情:“我就是因为知道你们是这么想的,所以才没有出声,只是静静的看。我也很庆幸自己能成为你爱的那一个人,说实话,梵狄很强,各方面都不比我差,假如我不是先认识你,假如我不是先占据了你的心,还真说不准我们的感情路会是怎么样的发展。只能说,我们有缘有份,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老婆,谢谢你爱我……”

    温柔的低语如春风吹拂在她心上,如细雨滋润,如暖阳普照。这是他的感悟,他不会认为这份爱是天经地义属于他,只是他幸运地得到了,应该珍惜,呵护,精心浇灌。

    水菡又被感动得一塌糊涂,缩在他怀里嘤嘤地呢喃,亲昵而甜蜜,可紧接着晏季匀的语气微微一变:“不过嘛,老婆,下不为例,以后不可以再跟任何男人拥抱,除了我之外……不管是什么性质的拥抱都不行。”

    坚定,霸道,一霎间又恢复了从前的晏季匀。水菡噗嗤一笑:“那……跟我爸爸抱一下也不行吗?”

    “不行。”晏季匀很干脆地说。

    “什么?这也不行?你这么能那么霸道?”水菡瞪眼,小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

    晏季匀脖子一梗,理直气壮地说:“你是我老婆,从你的头发丝儿到脚趾头都只能属于我!”

    “啧啧……好酸的味儿啊!”

    “酸就酸,陈年老醋吃了才好。”

    “我还以为你变得大度了,原来不是?”

    “大度那是另一回事,自己的老婆怎么能跟别人抱,坚决不行!”

    “……”

    两口子的声音越来越小,搂搂抱抱地进大宅去了。

    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去到m国,太多的不舍,对亲人的牵挂,说不完的话,诉不完的叮咛,满满都是温馨的情义。

    水玉柔和邵擎纵然是万分不舍,但是也没有丝毫哀伤,因为他们的时间比较自由,只要想去m国看望水菡,随时都可以,他们甚至可以在那边长住都行……

    晏鸿章说什么都不愿跟孙儿一家远隔重洋,他也跟着一起去m国。对此,晏季匀和水菡都很赞成……因为爷爷年岁已高,能活在世上的时间越来越少,假如他们要走几年才回,爷爷会牵肠挂肚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一起了。

    童菲和兰芷芯就十分羡慕,两人的工作时间不自由,要想去趟国外还真不容易。水菡最放心不下的就是童菲了,这一晚,三个女人关在卧室里聊了一宿,童菲当然是供出了她和杜橙在香港的事,水菡和兰芷芯也都捉急,可感情的事只有当事人才能最终决定,外人怎么帮忙都是治标不治本的,最关键的是童菲就跟杜橙一样的毛病……不知道究竟自己是不是真的喜欢对方到了一种非要不可的地步?

    这样的难题,只能交给时间去验证了,水菡也只能为童菲祈祷,希望早日能听到她的好消息。

    而仍然单身的还有兰芷芯。这个独立坚强又冷静的女人,从不喜欢给人添麻烦,她也很少对水菡和童菲说起她自己的事,她始终以一个大姐姐的姿态呈现,或许是她真的生活得不错,也或许是她刻意隐瞒了什么。水菡与这两个女人姐妹情深,临走也不忘拜托晏锥和梵狄,如果童菲和兰姐遇到困难了,请他们伸出援手。

    这是以防万一的做法,实际上谁都不希望有需要他们出手的时候。水菡和晏季匀交代好了一切事情之后,第二天,带着小柠檬,晏鸿章,洪战,陈嫂,数人一起登上了飞往m国的班机。

    何时回来?谁都说不准,或许几个月,或许一两年,或许更久。但可以肯定的一点是,晏季匀不会死,只是在于毒什么时候彻底根除。他们会在m国的某个地方快乐地生活着,记挂家乡的亲人,朋友,带着他们的祝福和祈祷……

    ======呆萌分割线======

    一栋三层楼高的小洋房,典雅大气,花园里弥漫着淡淡香草气息,幽雅怡人。

    晚餐就设在这花园里,一桌人谈笑风生,气氛十分和谐融洽。

    杜橙今天特意穿了西装,裁剪适身质地上乘,一看就是出自名设计师之手,他是天生的衣架子,不知是衣衬了人,还是人衬了衣,总之,他整个人看起来散发着无与伦比的魅力,俊美温雅的面容赏心悦目,谈吐举止风趣而又有礼,是个不可多得的青年啊。方凯琳的父母越看越是喜欢,热情地为他夹菜,招呼得很周到。

    杜橙始终保持着优雅的浅笑,方凯琳坐在他身边,一双美目含情,一直流连在他身上。

    席间都是闲话家常,聊得最多的当然是杜橙和方凯琳的话题。方家和杜家是世交,彼此都很熟悉了,聊天也都不会冷场,场面还是挺亲切的。

    杜橙在跟方凯琳交往之前就来过这里很多次,但交往之后这才第二次来。以前方凯琳的父母就十分欣赏杜橙,现在更是青睐有加,很满意女儿能交到这样的男朋友,看杜橙的眼光比以前更多了几分温柔和蔼,俨然是将他当成准女婿了。

    方凯琳的父亲是医科大的教授,母亲是某医院的院长,出身在这样的家庭,方凯琳当然是众人捧在手心的公主了,她现在虽是护士,但也是个前途一片光明的护士啊,从各方面来说,她与杜橙都是很登对的,应了那句古话:“朱门对朱门。”

    方父为人和善,一点都没架子,时不时还给杜橙夹菜,方母一派富态相,是个很精明的女人,一边聊着一边却是在琢磨更重要的事情。

    今天的晚餐是别有深意的,气氛又这么好,很适合谈两老最关心的问题。

    “杜橙啊,今年的国庆假期,你和凯琳有没有出行计划啊?”方父夹着一块鸭肉放进杜橙碗里,亲切地询问。

    杜橙微微一怔,老实回答说:“暂时还没有……其实我和凯琳的干着现在的工作,假期是不固定的,国庆的时候要想两人都一样的排班,更是不容易,所以……预计是不会出行了。”

    方母和老伴儿相视一笑,频频点头:“确实……你说得对,排班是个问题,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到时候调一下班也可以嘛,国庆是个好日子,每年到那时候民政局都特别忙,你们要是能在国庆去领证,顺便再调班,出去玩一趟,就当是度蜜月了。”

    杜橙嘴里一块肉还没咽下去,乍一听两位长辈这么说,顿时脸色僵了,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头,心底升腾起一丝莫名的不悦……怎么一下就说到领证的事上了?太突然了吧,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方父显然跟自己老婆是事先有准备的了,立刻接话道:“杜橙,你和凯琳交往有段时间了,感情也都不错,当家长的盼着抱孙子呢,你爸妈也是这个意思……咱们两家都是知根知底的,你跟凯琳从小就认识了,现在交往,结婚,都是顺理成章的事儿,挑个好日子就先把证领了,至于酒席,你们想什么时候办都行。”方凯琳难言喜色,娇滴滴的媚眼瞄着杜橙,心里却不平静,期待着杜橙的回答。

    杜橙垂眸,没有说话,那块肉在嘴里咀嚼了好久,看似不经意的朝方凯琳投去一瞥,可她还是感觉看出了他眼神的异样,似乎没有高兴的情绪?【晚上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