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第376章:续:一地心碎
    m国佛罗里达州位于东南部,这个州的名字起源于西班牙语,意为“鲜花盛开的地方”。这里气候温暖,阳光充足,海岸线长达1万3千多公里,并且境内淡水湖众多,处处可见美丽宜人的景色。如此优美的环境里生活如果还能拥有一个农场,那就真是太惬意了。

    天空的颜色是那种能沁到人心里去的蓝,棉花糖似的白云下,在距离一个湖泊大约有半公里的地方,农场里绿茵遍地,几匹刚出生不久的小马儿正在悠闲地日光浴,时不时还互相亲昵地耳鬓厮磨,它们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男孩儿的身影,手里拿着几根青草,讨好地喂到小马嘴里。

    小男孩儿到这里的日子还短,可一来就喜欢上了这里的小动物,比如眼前几匹棕色的小马,这孩子巴不得能快些跟小马混熟了,那就可以玩到一会儿去。记得爸爸说,若是运气好,能让小马接受他,喜欢他,很快他就可以拥有一匹独属于他的马儿,可以骑在马背上跑了。不过,他不会将小马当奴隶,他只会当是朋友。

    小男孩儿是萌娃一枚,顶着头上一撮黑发,西瓜头,粉嘟嘟白里透红的脸蛋漂亮可爱,纯澈的眼睛比湖水还清亮,闪烁着灵动的光芒,近乎半透明的肌肤像牛奶般细腻嫩滑,让人见了都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一口……

    “小马儿不饿吗?来吃这个……”小男孩儿将一根青草支到一匹小马嘴边,像对人那样的跟小马说话,稚嫩的童声如黄莺出谷,悦耳动听。

    小马儿有点点傲娇,低鸣一声,扬起头颅,但却没有张嘴吃草。

    小男孩儿睁着两只大眼睛,很是虔诚,跑到另一侧又继续刚才的动作。

    “布丁,你转悠半天了,不累吗?尝尝这青草,新鲜的哦,你一定会喜欢的。”小男孩儿亲切地唤着小马的名字,这匹额头上有菱形白毛的小马被取名为布丁。

    又是一阵低低的马鸣,也不知是否在对这孩子气的名字而表示抗议。

    兴许真是小男孩儿的真诚打动了骄傲的小马儿布丁,它终于舍得张嘴了,懒懒地嚼着,这时,另外两匹小马也过来了,不等小男孩儿招呼,它们已经主动低头冲着他手里的青草张开了嘴。

    “咯咯咯咯……你们都喜欢吃吗,太好了……嘻嘻……我一会儿再去给你们拿,慢点吃啊……”小男孩儿开心极了,伸手去摸摸布丁,它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反抗了,任由这只白嫩的小手在它脖子上。

    小男孩儿可兴奋呢,前两天布丁没这么乖,不给人摸的,一摸就会发脾气,现在可好了,看来马儿也是吃货,只要有了可口的口粮就能快些跟马儿增进感情。

    这是一幅和谐而温馨的画面,人与动物之间的互动,为这片绿莹莹的农场增添了勃勃生机,注入了鲜活的灵气。宁静,阳光,悠闲,惬意……这样的生活不是梦,是真实发生的,是水菡每天醒来都能经历的……

    是的,这么招人爱的小精灵,当然就是水菡和晏季匀的宝贝儿子了。

    “儿子,什么事这么高兴啊?”水菡出现在小柠檬身后,手里还拿着相机,刚才她已经拍了不少,都是小柠檬和小马儿们互动的画面。

    “嘻嘻……菡菡,布丁允许我摸它了。”小柠檬伸出小手拉着水菡,粉嘟嘟的脸蛋笑成了一朵花。

    水菡略显诧异,随即奖赏似的在小柠檬脸上亲了一口:“儿子真了不起,布丁这么调皮,你都能跟成为朋友,妈妈好羡慕你啊。”

    “咯咯……等我跟布丁更熟了,那我就叫布丁也跟菡菡做朋友,跟爸爸做朋友,还有祖爷爷……”

    “好啊,我们可等着呢!”水菡两眼发光,跃跃欲试的神情和小柠檬一模一样。

    她也好想能拥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马儿,可眼前这几匹都是傲娇型的,据说都是品种极为优良的马……在有些动物的世界里,血统很重要,越是高贵的马儿越不容易驯服。小柠檬因为还是孩子,所以马儿比较容易接受他,但大人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想让一匹血统优良的马儿当坐骑,难度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到现在为止,农场里的只有晏季匀拥有了一匹马,是心甘情愿为他当坐骑,而水菡和晏鸿章就还需继续努力,小柠檬已经有希望了。

    这农场是晏季匀花钱买下的,之所以选择在佛罗里达州安定下来,除了因为这里气候好,还有个重要的原因是……瓦格医生的研究室在这里。

    今天下午,水菡将会陪同晏季匀去瓦格医生的研究室,临走前看到小柠檬跟几匹小马玩得这么开心,水菡的心情也轻松些,孩子不知道爸爸妈妈要去做什么,只以为是去瓦格老爷爷那里玩。

    晏季匀来佛罗里达之后,今天第三次去瓦格医生的研究室了,前两次晏季匀没让水菡去,但这次她坚持要陪同……

    瓦格医生不止在沧粟岛上找到了克制冥焦毒的植物,同时也带走了那位老妇人。其实若不是因为遇上老妇人,瓦格医生也无法顺利完成任务。

    老妇人以前在岛上时跟晏季匀当时一样的都是脖子肿大犹如患了甲亢,也是将脖子包起来,从不轻易示人,但她的毒却跟晏季匀有点不同,她是先中了冥焦毒,后来利用相克的植物的汁液去对抗,以毒攻毒,她才能在岛上存活了那么久,可她就是不愿将这种植物的存在告诉晏季匀,她自私地想要留个人在岛上陪伴她到死那天,但想不到晏季匀会偷走了她储存的一瓶冥焦液,离开沧粟岛。

    世上怪人不少,像老妇人这么自私而怪异还真罕见。不过念在她也是个可怜之人,晏季匀和水菡都没再怪她,如今她和晏季匀一起都成了瓦格医生的治疗对象,研究对象。

    瓦格医生的研究室外边就是他的住所,在他卧室的墙壁后边就相连着研究室,是花费了巨资建造的,里边的一切都是高科技精密仪器和医疗器械,不比在医院的设备差,所以才敢让晏季匀来这儿治疗。

    瓦格医生是个慈祥的老人,戴着一副老花镜,脸上有几点淡淡的老年斑,原本是金色的头发现在有一半是白色,下巴中间沟比较明显……医者父母心。这句话在瓦格医生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用晏季匀的话来说,这位令人尊敬的医生就是白求恩再世。

    医治晏季匀,瓦格医生不是看在钱的份上,而是他对医学有着超常的热忱,并且怀有一颗仁慈的心。现在他所有的精力几乎都花在了研制解药的事上,棘手的是,冥焦毒非同一般,具有很强的特性,中毒日子的长短很关键,所以在研制解药的过程中,需要一个中毒已久的生物来做试验,才能更精准地知道那种能克制冥焦毒的植物究竟该用什么样的份量来下药。

    中毒已久的生物还必须是瓦格医生已经将其毒素控制在了身体的某个部位,现成的,唯一能符合条件的就是那位老妇人,但这不是瓦格医生提出的,而是老妇人自告奋勇。

    如今老妇人背上也有像晏季匀一样的紫黑色凸起一块,这就是冥焦毒聚集的地方。瓦格医生在将提炼出的植物汁液在她身上用过之后才决定今天给晏季匀使用。

    无菌室外,水菡站在透明的玻璃窗前,紧张地望着里边……她能看到隔着玻璃的一切状况。

    晏季匀背朝天趴着,只穿了一条四角裤,背部那一块紫黑的凸起部分已经硬如石头,而瓦格医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这硬块软化,让聚集的毒素化成液体再用仪器抽出来……假如能做到这一点,晏季匀的冥焦毒就算是解了大半,距离彻底根除就不远了。

    但这些目前还只是理论上的,要想真正实现,需要一个过程,并且也是有风险的,假如在过程中晏季匀的身体对这种药物产生抗体,那么疗效就会降低了,要想根除,将会是更加漫长的时间。

    瓦格医生穿着无菌服,手拿着一个透明的药瓶,喷嘴处对准了晏季匀背上的硬块……

    “噗……噗……噗……”药汁喷在了硬块上,而晏季匀的身体也在战栗,抽搐。

    毒素,药物,一齐在他身体里作祟,这就好比是一个人的身体里住进了两个掠夺者,都想要打败对方,而身为载体的人就会承受着非人的痛苦。幸好晏季匀的四肢都被锁起来固定在了床上,否则他现在会痛得打滚的。

    水菡看不到晏季匀的脸,但她却清楚地看见他在抖,浑身战栗得很厉害。

    “医生……瓦格医生……”水菡的手在玻璃窗上敲着,万分焦急,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但此刻也禁不住心痛得难受。

    即使隔着玻璃,水菡也能用肉眼看到晏季匀身上已经冒出汗珠,可见他此刻是多么痛苦。治疗的过程也不比他毒发的时候轻松,水菡的心都碎了一地,恨不得能为他分担,可偏偏她只能眼睁睁看着,心如刀绞……【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