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杜橙登门
    小颖就是这梵氏公馆里头的一朵美丽小花,水嫩,清纯,青春逼人,充满了朝气。如果不了解她的过去,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鲜嫩的姑娘曾经有过那么多惨痛的经历。她总是会展现出自己最阳光最温暖的一面,那些过往的伤痛和生活中遭遇到的不愉快,她都会藏起来,慢慢消化掉,然后再继续往前走。

    若不是她这么乐观,也不会熬到今天这样阳光灿烂的时刻,脱离继父的魔爪,被梵狄收留,在梵氏公馆里自在地生活,还能去上烹饪班,最要紧的是她的弟弟在这城里一所据说十分优秀的小学读书。这些都是拜梵狄所赐,小颖是个懂得感恩的人,她会用自己的方式来报答梵狄,更悉心地照顾他。

    烹饪班是梵狄吩咐山鹰去报的,地方距离梵氏公馆也不远。烹饪班的周围都挺热闹,同处的还有插花班,瑜伽班,舞蹈班……等等,除此之外当然还少不了健身房,而小颖手里捧着的一大束花就是健身房里的男士送的。

    这还得从小颖第一天去烹饪班的时候说起,当时给培训班上课的是一位阔太太,这位太太的儿子在隔壁健身房里健身,结束之后去接自己的母亲,坐在烹饪班后边一排的座椅上等,当然就第一时间注意到了鹤立鸡群的小颖,这位男士当即惊人天人,被小颖被迷住了,展开了热烈的追求。不过这位公子哥也不笨,看得出来小颖跟他平时认识的辣妹不是一个路数的,于是乎,拿出了一百二十分的耐心,一步一步地接近小颖。

    小颖不是个随便的姑娘,但这次的人由于是烹饪班老师的儿子,对方很懂得利用这个身份的便利,并且一再强调他只是想跟小颖做个朋友。小颖看在老师的份上,不好意思拒绝他的鲜花,觉得太伤人面子,所以就收下了。不过还好这不是玫瑰花,也就普通的康乃馨,不然她可不会收的。

    捧着一大束美美的康乃馨走进了梵氏公馆,小颖第一件事就是看看弟弟和梵狄回来没有,然后就钻进厨房去做新学的菜式。

    小颖在烹饪方面确实有天份,培训班的老师也时常夸她,她学东西很快,并且谦虚礼貌,小小年纪却从不会骄傲自大,对老师更是尊敬有加。只有她自己明白有多么珍惜现在的生活和学习机会,她就像是一块大海绵在不断地吸取着外界的水份。

    梵狄在金虹一号上待了几天才回来,感觉挺轻松自在的,因为这次没有小颖跟在后边唠唠叨叨了,当初他安排小颖去烹饪班也是为了耳根清静,现在目的基本达到,只是回到公馆里边就有点……

    入眼的一束康乃馨开得正旺,与那只颇有艺术品位的花瓶在一块儿也算是相得益彰,赏心悦目,可梵狄却在跨进门时,眉头一皱……是谁动了他的花瓶?这不是用来插花的,是他买回来欣赏的,而他也从不会在这只花瓶里放上东西。

    梵狄骨子里是个画家嘛,有艺术细胞的人多多少少都会有点怪异之处,而梵狄就是喜欢将好看的花瓶买回来当摆设。

    这一束康乃馨里边还放着一张小卡片,送花的人附上寥寥数语,却是表达了自己对小颖的仰慕之情。卡片上是这么写的……

    “你是天上的明月洁净无暇,我愿做地上一汪泉水等待你的照亮,将你的影子牢牢地映在我的心,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梵狄看到这卡片上的字顿时就脸黑了,冷笑连连,阴森森地问门口站着的手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在花瓶里插花?

    手下很老实地汇报了,是小颖。

    梵狄忍不住嘴角犯抽……敢情小颖有男人追了?还月亮,还泉水?最关键的是,小颖还把花带回来,也就是说,她接受对方的追求了?

    “一看就是油腔滑调的公子哥儿,忽悠小姑娘呢!”梵狄没好气地嘀咕两句,伸手将这花拿起来。

    “阿凡……”小颖穿着围裙跑过来,按住了梵狄那只手,焦急而又满腹疑惑地望着他:“怎么啦?你想把花扔掉吗?”

    梵狄板着脸,冷冷地说:“放在这里碍眼,我的花瓶是艺术品,不是用来给你摆花的。”

    小颖闻言,越发不解了,水汪汪的眸子露出茫然的神色,粉红的双唇微微一嘟:“花瓶不是用来插花的那它的存在还有意义吗?就算是艺术品那不也还是花瓶?我总是觉得这儿议会大厅了少了点什么,现在插上花才对了嘛,不觉得平添一股生机和温馨?”

    梵狄妖媚的面容瞬间绷紧,眸底暗流隐现:“我这里的议事大厅不需要生机和温馨,还有,你没看这花里边的卡片吗?追求你的人给你送花,你放在自己房间就好,别占着我的花瓶。”

    “追求我的人?”小颖愕然,低头一看,果然,有卡片,她先前还没发现呢。

    “怎么会是追求我的人呢,明明说的是做普通朋友啊……阿凡你会不会搞错了。”小颖低声嘟哝,可在看到卡片上的字句时,她也不由得愣住了。

    这几句话的意思太明显了,哪里是普通朋友之间会说的话?

    小颖囧了,心头没来由地发慌,感觉就像是做了亏心事一样但实际上她根本没有做错什么啊。

    “阿凡……我不知道这张卡片,我也不知道这个人他是想要追求我……对不起,我不该收下这束花。”小颖也不知道为何会感到歉意,看梵狄脸色这么黑,她就会忍不住发毛。

    梵狄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坐在沙发上数落小颖:“你以为男人是省油的灯啊?你才认识这小子几天?人家摆明是要追你,你还傻乎乎的当人是普通朋友,别哪天被人拐去卖了都不知道!”

    小颖先是低头聆听教诲,不过听着听着咋就感觉不是味儿了呢?阿凡这意思是,难道说只要有男人追求她,都被列入“危险人物”的行列?

    “阿凡,我知道你关心我,其实我也不是喜欢那个人,只是……我不明白,你都没见过那个人,怎么就能确定人家会把我拐去卖了呢?就算他喜欢我,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先不说我会不会答应,但喜欢一个人是没有错的,我哪怕是不喜欢别人也应该尊重他,没有理由就把他想得那么坏吧?”小颖亮晶晶的大眼纯净透明,她的疑惑都写在脸上,是真的不懂梵狄怎么会这样想。

    梵狄无语仰望天花板,靠在沙发上瞧这二郎腿,睥睨着小颖:“不需要理由,凭我的直觉就是这样,送花那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好货。”

    “……”

    这也忒霸道了,有点耍赖的味道啊。

    躲在大厅门背后的山鹰以及梵狄的另外两个手下,听到老大如此彪悍的回答,一个个差点笑喷了……

    “啧啧,谁要追小颖那可是真难,我打赌,老大一定会把男方家的背景挖个透彻。”山鹰咂咂嘴,使劲忍住笑。

    另外一个手下也十分赞成,压低了声音说:“还有……若是小颖真跟哪个男人交往了,估计老大会派人24小时盯着。”

    “你们说的都不算什么,最恐怖的是,你们想想,假如哪个男人欺负了小颖,被老大知道了,那日子可是别想好过。”

    “肯定啦,小颖是咱梵氏公馆一枝花,怎么能出去被人欺负,那让咱这群纯爷们儿的脸往哪儿搁?”

    “……”

    这番话,听起来好似有点夸张,实际上还真是这么回事。以梵狄对小颖的保护欲,他不是做不出来。对于曾经救过他的小颖,她的人生道路,梵狄希望能为她保驾护航,有种护犊子的心态,所以可以预见,追求小颖的那位帅哥,前路艰险啊。

    小颖将花束拿进自己屋里了,心情闷闷不乐的,晚上吃饭也显得很安静,这到是让梵狄感到有点诧异,琢磨着难道小颖因为这束花的事不高兴了?

    想归想,梵狄可没问,自顾自的吃饭,顺便还关心一下小豆子的学习状况。

    目前还在暑期,但小豆子很已经自动自觉将作业全都做完了,这孩子乖巧懂事又机灵,很少让大人操心的,为此梵狄也十分欣慰。

    梵狄和小豆子有说有笑的,小颖在旁边就只顾埋头吃饭,整个过程都没搭上两句话,似是有心事的样子。

    “姐姐,这个菜是你新学的吗?真好吃……明天可不可以还做给我们吃呢?”小豆子笑嘻嘻地给姐姐夹菜,讨好地望着她。

    小颖一愣神,目光下意识地瞄向梵狄,那清澈的眼神仿佛在说:“你觉得怎样,好吃吗?”

    梵狄可从来没夸过小颖做菜好吃,但他每次都会吃得很多,今天也还是跟往常一样的,只吃,不评价。

    小颖扁扁嘴,看梵狄这酷酷的表情,她知道他是不会回答的了,不过这也没关系,至少弟弟喜欢吃,她明天就继续做。

    习惯了在梵狄身边照顾,习惯了看他深不可测的表情,小颖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总觉得这个男人像一块磁铁般吸引着她但又无法走进他的心。即使同住一个屋檐下,即使与他有近距离的接触,可怎么还是感觉他离自己很远?

    什么样的女人才能让梵狄动心呢,或许,只有上次在香港酒店见过那位吧……小颖心里想着想着就走神了,呆呆的只知道将碗里的饭往嘴里送,不夹菜吃。

    梵狄见她这失魂落魄的表情,立刻就想到了那束花,眼里露出几分怪异的神情……小颖该不是会想到那个追求她的男生了吧?这神情分明就是魂不守舍的。

    梵狄不动声色,只是眉头皱得有点紧,不知道在想什么,好半晌才伸出手,用筷子在小颖的碗上敲了敲:“你发什么呆?要花痴也得等吃晚饭呐!”

    小颖一惊,赶紧回神,俏丽的脸蛋飞上两朵可爱的红晕,也不知怎的脑子一热,脱口而出地问:“阿凡,你说我应不应该答应那个人呢?”

    “哪个?送花的?”

    “嗯……”

    梵狄蓦地放下了筷子,脸色阴沉地盯着小颖,锋利的目光让人不敢直视,这感觉有点像家长看到孩子的成绩通知单上不及格的时候……

    “答不答应,是你的事,你的自由。”梵狄冷冷地说,

    小颖心头一颤,有点不是滋味……他说话总是这么硬邦邦冷冰冰的,就不能稍微温柔一点点么?

    “阿凡,你的意思是说,即使我答应,你也不会……不会……反对?”小颖紧张地看着他,心里酸涩,她其实是想知道梵狄对这件事的态度,甚至有一丝奢侈的希望,希望他能反对。

    可梵狄却没有如小颖期待的那样,而是淡漠地说:“你有男人追,这是好事,我为什么要反对?”

    “可你……你不是说他不是好人吗?”

    “你也说我不了解他,不适合妄下判断。”

    “……”

    小颖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此刻听到他这么说之后,也还是禁不住有些失落……是她傻乎乎的在期盼什么呢,难道还盼着梵狄会对她有意思?他这么爽快地让她跟男生交往,不就是说明他对她连一点男女之情都没有么。她多渴望此刻他能凶巴巴地骂她一顿然后严令禁止不准她跟男生交往,如果是这样,她会高兴得跳起来,但梵狄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不反对……

    他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她永远只能仰望他的光辉,却无法触摸到一星半点,还在幻想什么呢,不如实际一点。

    小颖也不知道是那股子热血劲儿上脑了,放下筷子,气呼呼地瞪着梵狄:“好,那我就答应他,让他做我的男朋友!”这话显然有赌气的成份,但现在她就是想赌气。

    梵狄闻言,只是眉头微微动了动,精深的眸子一缩,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可小豆子就炸毛了,紧张兮兮地抱着小颖的胳膊:“姐姐,谁要当姐姐的男朋友?姐姐的男朋友不应该是阿凡吗?”

    童言无忌,小孩子情急之下说出了心底最真实的想法……没错,小豆子一直都觉得姐姐跟阿凡在一起最合适,最好了。

    “噗……”梵狄嘴里那口酒喷了出来,狼狈地用纸巾去擦。

    小颖慌了神,赶紧地捂住小豆子的嘴:“弟弟别胡说,阿凡会生气的。”

    小颖一颗心砰砰直跳,一边低头在小豆子耳边说着什么,一边留意着梵狄的脸色,见他若无其事的样子,她才松了口气……好险。

    “咳咳……孩子还小,童言无忌,我还不至于将小孩子的玩笑当真。”梵狄一句话就缓解了所有的尴尬,却也使得小颖心里发酸。

    是呵,玩笑……他可知道,在他眼中的玩笑,却是她最揪心的秘密,隐藏得好苦的秘密,她幻想过成为他的女朋友,但仅仅只是幻想而已,她知道,他心底那个人不可能是她。

    “阿凡,你慢慢吃吧,我和小豆子都吃饱了,我们……回房间去了。”小颖躲闪的眼神没敢跟梵狄碰撞,低眉垂眸,拉着小豆子就走了。

    餐厅里只剩下梵狄一个人,饭桌也显得冷清了起来。梵狄静静坐着,好半晌都没动,抿着唇,精美的下巴绷得紧紧的……他不是真的无动于衷,刚才小豆子说的话,其实对他是有一定的冲击的,让他更加意识到,小颖在梵氏公馆里,要想有男人追,那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别人只会误以为小颖是他的女人,哪里还敢动心思?

    不过还好有那位送花的男生,虽然或许真不是什么好货,但这样毕竟还是猜测,究竟人品如何,改天查查不就知道了。如果还行,就希望小颖能与他顺利交往,如果那家伙真的很烂,当然梵狄就会站出来阻止了。

    至于他自己和小颖之间嘛……梵狄摇头苦笑,一仰脖子又灌下半杯酒,心底有个声音在盘旋着:他只是将小颖当妹妹一样,没想过要做她男朋友。他不知道自己的心还能不能为哪个女人而动,不知道还有没有冲动去喜欢一个女人。这样的状态,小颖若是对他有意,只会是害了她……

    想到这里,梵狄忽地眼睛一亮,一个主意在脑子里冒起来,俊脸上略显激动,自言自语地还一个劲点头。

    一个小时之后。

    梵氏公馆的议事大厅里,梵狄召集了手下,并且连带着小颖也一起叫来了。

    山鹰他们满以为有什么喜讯发生呢,因为以前老大召集手下的时候也没叫小颖一起来,今晚却是个例外,难道说,老大知道有人追小颖了,开窍了吗?

    兄弟们暗地里都在纷纷揣测,到底老大有啥事要宣布呢?一个个大男人脸上都带着笑意,看向小颖的目光更是比平时还深几分,总觉得会不会是老大宣布小颖今后就是他的女人了?

    小颖性格好,善良活泼没心机,这儿的人上上下下都对她印象挺好的,若是她成为梵狄的女人,大家可是都支持着,盼着老大能早日脱单。

    小颖也很纳闷儿,这都晚上十点了,梵狄叫全体人来议事大厅做什么?

    梵狄端坐在上方,表情却是没那么严肃,似是真有什么开心事。小颖站在他旁边,偷瞄着他的脸色,心里忍不住犯嘀咕……这人没事长这么好看干嘛呢,无论正面还是侧脸看着都是妖孽,若生在古代,若是再给他配上一身古装女人服饰,那该是怎样的倾国倾城呢……

    小颖一不小心就走神了,如果梵狄知道她此刻竟在想这个,不知会气成什么样。

    小颖好像听到梵狄在说她的名字,愣了愣,抬眸一看,下边一群男人都眼巴巴地望着她,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他们的表情都很奇怪,小声低窃窃私语着,难道是发生什么了吗?

    梵狄见小颖一副茫然的神色就知道她刚才准是没听他在说什么,梵狄翻了翻白眼,一把抓住了小颖的手。

    小颖倏地一颤,在小手被他握住那一秒,她仿佛清晰地听到了心跳漏拍的声音,脑子发懵,整个人陷入呆滞,脸蛋到耳根都是绯红的。

    “阿凡……”小颖羞赧地一声低喃,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却也没挣脱,乖乖地任由他握着,心如鹿撞,脑子不能思考了,只有一种甜蜜得要飞起来的感觉。

    梵狄握着小颖的手,面朝着一帮兄弟,笑得很是灿烂。刚才已经说过一次,兄弟们听清楚了可小颖没有听到,那么他就再重复一次。

    “大家听好了,我再说一次……从今天开始,小颖就是我梵狄的干妹妹,我就是她哥!”声音响亮,带着一股不容抗拒的威严,传遍了整个议事大厅。

    梵狄用心良苦,他是考虑到这样给小颖一个身份,将来她不管跟哪个男人交往,至少对方不至于敢欺负她。

    一群男人也跟着齐声响应,欢呼,营造出热闹的气氛,可小颖就傻眼儿了,怔怔地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粉红的脸蛋开始泛白,呼吸有点不顺畅……

    原来,梵狄握着她的手就是因为要宣布这件事?兄妹?她和他?

    小颖呆若木鸡,耳边嗡嗡作响,方才那一缕甜蜜瞬间化成酸水……以后,她就是梵狄的干妹妹,这不就是梵狄在向她表示一种坚决么?他绝不会对自己的妹妹动心的,而他这么做,等于就是掐断了小颖心头仅剩的一丝丝可怜的幻想……

    小颖想装得开心点,可只能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一颗心坠向谷底,小手还被他握着,但已经感觉不到他掌心的温度,只有彻骨的冷意袭来。

    哥……这个她喜欢的男人,以后只能是她哥。这是怎样的讽刺和心痛,小颖听不到大家的欢呼声了,她只听到心在哭泣的声音……

    ======呆萌分割线======

    清早的一缕晨曦从窗帘透进来,为这小小的屋子镀上了一层梦幻般的光芒,宁静安详的气息布满了整个空间,那个睡得正香的孕妇兴许是梦到了什么开心的事,嘴角还挂着笑,笑着笑着竟然醒了。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房间,一切都在提醒着童菲,刚才是梦,已经结束了。

    混沌的意识被拉回现实里,童菲嘴角的笑容也随之消失……梦太美,所以醒来才会倍感失落。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好想继续做梦,至少,梦里的她可以跟杜橙在一起像从前一样开开心心。

    美梦,是人类的财富,现实里得不到的,可以在梦里圆一回,梦里没有分离,没有煎熬,没有泪水,没有孤独……

    童菲默默地起床梳洗,情绪也没像前几天那样波动了,生活归于平淡,她要做的事就是好好养胎,将孩子顺利生下来。

    童菲的父母由于要照顾店里的生意,每个月回家来的次数很少,即使回来住一晚那也是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去开店,所以,现在陈尧几乎是每天来照顾童菲,暂时,童菲的父母还不知道。

    害喜的症状还是没有缓解,但好在她有陈尧和兰姐的照顾,也不会太难熬。只是现在面临的一个问题是,该怎样去过父母那一关?如今她和陈尧交往,肚里却是杜橙的孩子,父母那一辈的人也不知会怎么看待这些事。

    童菲心里有些担忧,可这事迟早要交代的,不然等肚子再大些,显怀了,父母察觉之后再说的话,或许更糟糕。

    童菲的肚子很小气,医生说要特别小心,在满三个月之前最好是能在家尽量卧床,不要到处走动。由于她身体情况特殊,想要抱住胎儿,就必须比正常的孕妇更加辛苦。

    即是这样,童菲除了不能去学校教书,就连跟杜芊芊的补习课也停了。最开始她只是告诉杜芊芊最近有事,补习暂停,但杜芊芊那丫头古灵精怪,在学校见不到童菲,打听到是因为请了长假,杜芊芊觉得很奇怪,是什么事竟然会让一向认真负责的童菲老师暂别了学校呢?

    就算有事,但既然还在本市,不会连补习都没空吧?一次两次缺课也不要紧,但这都快一个月了,补习课一节都没再上,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呀?

    这天,童菲接到了杜芊芊的电话,这丫头先没说自己要来,只是好奇地打听童菲最近在干嘛,到最后挂电话时才扔下一句,说她要来童菲家看望。

    童菲真是拿这调皮的丫头没办法,不过她也不担心,杜芊芊一个人来没关系的,她能应付过去,不会让杜芊芊发现异常。

    但童菲太低估自己的学生了,脑瓜子里想的东西不是“大人”能吃透的,时常都会冒出让人措手不及的点子。

    门铃响时,童菲料想是杜芊芊到了,起身去开门。

    杜芊芊穿着一身粉红色短袖七分裤套装,笑盈盈地站在门口,手里还提着一篮水果,脆生生地喊着:“童菲老师,学生来看您了,请笑纳!”

    童菲想笑都笑不出来,圆溜溜的大眼睛瞪着杜芊芊身边的男人:“你怎么来了?你又不是我学生,凑什么热闹。”

    这凑热闹的当时是杜橙了,见状也不生气,很不客气地往里一挤,厚着脸皮说:“我送我妹妹来的,坐十分钟就走。”

    这么烂的借口,真亏杜大少说得出来!连杜芊芊都忍不住要鄙视一下了……哥,您就承认是担心童菲,那会少块肉么?【这章7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