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你是不是要跟那个男人结婚!
    小小的客厅里充斥着怪异的气氛,杜芊芊和杜橙两兄妹坐下来之后就一直盯着童菲没移开过视线,四道目光堪比X光线似的,童菲心底暗暗有点发毛,这是什么情况?她脸上有花吗?

    “喂,橙子,你傻啦,又不是不认识我,干嘛这样瞪着我看?”童菲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话虽是对杜橙说,实际也是等于在问杜芊芊。

    杜芊芊睁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打量着童菲,纷嫩的小脸露出惊诧:“怎么瘦了这么多?你是怎么减下来的?”

    “嗯?”童菲一愣,下意识地低头往自己身上看,而杜橙就阴阳怪气地说:“真稀奇,以前你减肥一年多都不见有什么效果,可这才一个多月不见,你就瘦了十斤八斤的,要不是这张脸还那么圆,真不敢认。”

    童菲闻言,脸色微变,心里咯噔一下跳了跳……是啊,她瘦了,身上的肉掉了好几斤,这都是因为这段时间害喜严重,以前很多喜欢吃的东西现在吃不下,有的是不可以吃,这么一来,如何能不瘦呢,以前减肥没成效主要是她饮食方面克制不了……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最近我就是不当吃货了,所以能减下来。”童菲硬着头皮,与杜橙的目光对视,愣是装出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呵呵……就因为不当吃货了?”杜橙半信半疑的眼神审视着童菲,像是要将她内心深处的秘密挖出来似的。

    杜芊芊也是不太相信童菲的话,这太没说服力了,童菲居然不当吃货了?这怎么可能呢,她看到美食能忍得住吗?她最喜欢吃的炸鸡,巧克力,冰激凌,五花肉……难道都不吃了?要真这么容易忌口的话,她就不会减肥一年多都没效果。

    “童菲,真的不当吃货了?那我会很寂寞的……本来还想叫你一起去吃法国大餐……”

    “不了,谢谢你,芊芊,我们改天去吧,今天我都已经买好菜了。”童菲急忙摆手,眼底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张……能不慌么,去吃法国大餐那还不露馅儿?她现在除了睡觉的时间,其他时候她几乎都是胃部不适的,就算是再好的美食对她都有可能是一种折磨。

    杜芊芊苦着脸望向杜橙,撅着小嘴摇头:“哥……那你陪我去吃?”

    杜橙微微动了动眉毛,眸底一道复杂的精光闪过,随即轻拍着芊芊的肩膀说:“妹妹,不是哥不疼你,可你没听到刚才童菲说吗,她都已经买好菜了,我们何必还要出去吃,就在这里吃吧,你顺便也尝尝她做的菜。”

    “什么?”童菲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忿忿地咬牙,这个男人也太可恶了吧,居然还想留下吃饭,她根本就没买菜呀,刚才只不过是为了推脱而说的。

    刚进门时杜橙还说只待十分钟,现在到好,直接就变成要留下吃饭了。

    杜芊芊不知道杜橙和童菲两人之间的纠葛,听到哥哥这么说,她也开心地拍手:“能吃到童菲做的家常菜,那肯定比出去吃更好啦。”

    看着杜芊芊欣喜的样子,童菲嘴角的笑容好苦涩,不忍开口拒绝杜芊芊留下吃饭,可理智告诉她,杜橙在这里多待一会儿都是对她的严峻考验啊!

    杜橙却是一副吃定了的表情,他知道童菲肯定不会拒绝他妹妹的要求,当然也就顺带厚着脸皮留下来了,看童菲朝他干瞪眼儿,他不但不觉得生气,反而嬉皮笑脸的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样子,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感觉童菲这么凶巴巴的态度才是他所习惯的,总比她对他不理不睬更好。

    这两兄妹到是乐呵了,但童菲可就有苦难言,要她下厨做菜招待两人,她还不定会吐成什么样,害喜不是她能控制的,那随时都可能发作啊。

    童菲狠狠地咬牙,怎么看杜橙都像是故意赖在这里的,她可不信自己的厨艺在他那儿比法国大餐还有吸引力!

    但愤懑只是针对杜橙,而童菲对杜芊芊的态度还是很友善的,既然拒绝不了,那就只能想办法应付过去。

    “你们,要留下吃饭也行,我……冰箱里的菜少了点,我再去楼下买一些。”

    “不用你去,叫芊芊去就行。”杜橙淡淡地说,顺带瞄了自家妹妹一眼。

    杜芊芊真是个可人的妹子,也难怪杜橙那么疼她了,见哥哥一发话,她立刻就站起来拉住了童菲,笑米米地说:“我去买菜,你做菜,分工合作!”

    童菲尴尬了,杜橙明显就是故意支开杜芊芊的,他想干什么!

    “不……芊芊,你对菜市场不熟悉,那儿又吵又脏,还是我去吧。”

    “我不去菜市场啊,在超市买就行,刚才来的时候还看见有超市就在前边几步路。”杜芊芊说做就做,人都已经到门口去了。

    童菲苦着脸,叫也叫不住人,芊芊太听她哥的话了!

    关门声一响,杜芊芊出去,童菲立刻黑了脸,叉腰站在杜橙面前,呲牙瞪眼:“你说,来找我有什么事?不是说只坐十分钟,怎么还要留下吃饭?成心折腾我是吧?”

    杜橙蹙着眉,仔细打量着童菲,笑得有点欠揍:“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减肥了看着不习惯呢,好像没胖的时候好看啊,腰也没那么粗了,个头儿好像都变小了,再这么继续下去,过不了多久就成瓜子脸了吧?大变活人啊,以后真认不出了……”

    童菲怔忡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货说的什么意思,不由得越发气恼:“你……你是说我现在瘦了还更丑了?更看不顺眼了?你丫的没毛病吧?臭男人,别告诉我说你喜欢看女人一身肥肉!”

    童菲真想抽这家伙,太奇葩了,以前她一百四十尽的时候他就说她是肥恐龙,现在她瘦了一点他却说不好看?难不成胖乎乎的浑身是肉才好看?

    杜橙扁扁嘴,大言不惭地说:“这你就不懂了,我杜橙怎么可能是那种肤浅的男人?知道吗,心灵美,内涵美,才是最重要的。”

    “你……你的意思是说我心灵不美,我没内涵?”童菲圆溜溜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看着他,这货真是她的冤家,随时都有能把她气得炸毛的本事。

    “这话我没说,是你自己说的。”杜橙翘着二郎腿,在沙发上悠闲地靠着,欣赏童菲生气的样子……脸蛋红红的真可爱呀,皮肤真好,特别是那双含着嗔怒的眼睛就像会说话。

    杜橙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是在心疼童菲,看到她瘦了,他竟高兴不起来,心里反而更担心她是不是遇到什么事儿?

    但童菲听到他说的话就只能感到讽刺的意味,心里一阵发酸……杜橙的意思就是不管她是胖是瘦,他都看不顺眼?

    都说孕妇的情绪是变化无常的,会比非孕期更易激动,而童菲也处于这样的状况,由于怀孕,女汉子的脾气也变成小女人了,易受刺激,何况眼前的杜橙就是她最最戳心窝子的人,她无法让自己当他不存在。

    尴尬的气氛被一阵电话铃声打破了,是陈尧打来的。童菲这才想起昨天陈尧说过今天会炖鸡汤给她喝……

    “啊?你已经到了?我……我……”童菲还没说完就听到有人按门铃了,刚好陈尧在电话里说他今天炖的鸡汤是怎么怎么美味。

    杜橙很主动去开门,当看到站在眼前的大叔时,杜橙脸上的嬉笑不由自主地凝固了……这是童菲的男朋友,怎么这时候来了?手里拿提着的是什么?

    杜橙神情一滞,童菲已经过来相迎。

    “亲爱的,你来了,快进来!”童菲热情地招呼陈尧,亲昵地挽着他的手,果真像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陈尧有点受宠若惊,平时童菲可没这么叫“亲爱的”,嘴里却是格外轻柔地说:“鸡汤刚炖好的,还买了点菜,一会儿炒了吃。”

    “亲爱的你太贴心了!”童菲依偎在陈尧身边,笑得十分灿烂。

    这两人亲亲我我的,直接将杜橙晾在一边,这货攥紧了拳头咬紧了牙,心底一股不舒服的滋味在翻涌,竟然有点酸……“亲爱的?呵呵……真行啊,现在还学会肉.麻了”杜橙两只眼都在冒着酸泡泡,听到童菲左一个亲爱的右一个亲爱的叫,他怎么就浑身不对劲呢?还有,那个叫陈尧的老男人,手搂着童菲的腰,真是碍眼极了!

    “有这么要好么……一个大她十五岁的男人,她真的喜欢?”杜橙跟在两人身后,脸色阴沉无比,心情更是复杂,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三分酸涩,三分不甘,还有几分莫名的怒火。

    童菲虽然没回头,可也能感到身后那两道火辣辣的目光戳在她背脊上,但现在不容她退缩,别的都无暇去想了,只希望杜橙不要看出异常才好。

    “童菲,这鸡汤我在家炖了三个小时呢,现在要不要先尝一碗?”陈尧温柔地看着童菲,镜片后的黑眸里透着宠溺。

    童菲甜甜一笑:“吃饭的时候再喝吧,不然我一喝就会停不住的,你的厨艺太好了,我真是有口福。”

    陈尧被童菲这么赞美一番,又是当着她朋友的面,他也感到很欣慰,开心,越发对她疼惜了,手拎着菜就去了厨房,这是打算立刻下厨呢。

    童菲也想跟着进去,却被杜橙拉住了,抬眸惊见这男人的脸色好沉,心里没来由的一紧:“你干嘛,放手啊。”童菲的声音很低,略显紧张地望着杜橙。

    杜橙冷冷地瞥了一眼厨房里的身影,默然,拽着童菲往她卧室去了。

    童菲这下才慌了神,直觉这家伙像是要发飙,是为什么呀?

    “杜……”童菲才刚一出声,杜橙已经将她拖进门后,重重地将门一关,在她每反应过来之际,她被抵在了墙壁……

    危险的感觉袭来,童菲惊骇地望着眼前的俊脸,靠得太近了,连呼吸里都是他的气息,而他用两只臂弯圈成了一个小小的世界,将她禁锢,不容她逃离,狠狠地按住她的肩膀……

    “你……你……你发什么疯啊,陈尧还在外边,要是被他知道我们在房里……”童菲颤抖的声音透出她内心的惊慌,陈尧现在是她的男朋友,可她并没有说谁是孩子的父亲,假如被陈尧看到这一幕,他会不会怀疑是杜橙?

    童菲真的慌了,但这可恶的家伙力气大,她挣脱不开,又不敢闹出太大动静。

    杜橙愠怒的眼神紧紧锁住童菲,眸底含着一丝狠意:“童菲,我问你,你是真心喜欢这个大叔?”

    这问题太突然了,童菲想不到杜橙怎么一下子这么问她,而她下意识露出的诧异和愕然的神情,正好落进了杜橙的眼里。

    “我……我……”童菲垂着头,不敢去看他,心里却是像被钝器一样割着发疼。天知道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对她的凌迟,还没结痂的伤口又被硬生生撕开。

    两人贴得很紧,她的呼吸稍微用力都会蹭着他的胸膛,熟悉的男子气息萦绕在周遭的空气里,即是蛊惑,也是她的痛楚。

    “杜橙,你的问题真好笑,陈尧现在是我男朋友,你说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他……”童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稳,哪怕心在滴血,仍然要强迫自己忍住。

    杜橙在听到这个答案时,修长的身影有了一丝隐约的颤抖,虽然是轻轻一下,但却足以说明他内心此刻的触动……没有为她感到欣慰,而是为她感到悲哀。

    杜橙阴沉的表情含着几分痛惜:“呵呵……童菲,你真当我是傻子?就你这副苦瓜脸,如果真喜欢一个男人会这么痛苦吗?你不撒谎会死?你说真话会死?”

    他的每句话都犹如一把大锤子砸在了童菲心上,她颤抖的身子在发冷,内心的酸涩一股一股往外冒……有那么一霎的时间,她真的好想对着眼前的男人大声喊出来:“我喜欢的是你,我怀了你的孩子!”

    但这些话都被理智压制在心底,无论如何都出不了口。

    为什么,他看穿了她的言不由衷么?他看得出来她是故意装作与陈尧亲热?

    为什么他的眼光要这么犀利,为什么他就不能笨一点?可知道被看穿的人会有多狼狈多艰难吗?

    其实杜橙也不能百分百确定,他逼问童菲,也是出于怀疑而已、

    童菲把心一横,梗着脖子怒视着他,被他的气息扰乱的思绪快要不受控制了:“杜橙,你太自作聪明了,不要以为自己很了解我,你知道我有多渴望一个温柔体贴的男朋友吗?你知道我看到成双成对跟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秀恩爱,我有多羡慕吗?现在,陈尧出现了,他结束了我的单身,他工作好,收入高,有房有车有存款,他对我体贴照顾百依百顺,这样的男朋友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虽然年龄相差十五岁,那又有什么要紧吗?只要我们互相喜欢对方,合得来,有什么不可以的?你也不是思想古板的人,怎么拿年龄说事儿了?是你说的,喜欢一个人,是看心灵美,看内涵的。”

    童菲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讲完这段话的,只知道不能让杜橙起疑了,所以,她极力想要证明自己跟陈尧是有感情的,她不想让那种假象在杜橙面前崩溃。

    杜橙沉默了几秒,蓦地一拳头锤在墙壁上,重重的闷响在童菲耳边,惊得她浑身一个战栗……越发不懂,他到底怎么了?

    杜橙紧抿的双唇如冰刀,黑瞳收缩之间汹涌着暗流,一字一顿地说:“我只问你一句话,最后一次问你……你,是真的喜欢陈尧?你们会结婚吗?”

    童菲呼吸一紧,瞬间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使劲瞪着眸子,只因怕一眨眼就会掉下泪来……她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满以为可以过去的,满以为能撑住的,可到此刻才明白,要对杜橙说她将会跟陈尧结婚,这话,比刀子还毒,刺痛的是她脆弱的心。

    “我……是……会跟他结婚。”童菲干涩的喉咙里好不容易挤出这破碎的音节,一霎那,心房的某一角悄然龟裂,有什么东西甭了,塌了,掩埋了,疼痛了,消失了……

    几个字,耗尽了童菲全部的力气,仿佛整个人都被抽干,心底流出的鲜血,看不见,无形的痛。

    杜橙僵硬的俊脸紧紧绷着,直勾勾凝视着童菲苍白的脸蛋,心底窜起一股子火苗,脑子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烧着,一时间,所有的冷静理智都成了灰烬,眼底一丝嗜血的冷狠闪过,下一秒,他猛地凑近,攫住了她的唇……童菲如遭雷劈一般无法动弹了……

    杜橙现在只想释放内心的怒火,不想去思考为何听到童菲亲口说要结婚时,他是那么的难以忍受。惩罚似的宣.泄着激怒的情绪,不知道在生气什么,身体里有股愤怒的火龙在冲撞,吞噬了他的理智。

    当唇上疼痛传来,一缕血腥味儿蔓延开,杜橙放开了童菲,凶巴巴地说:“你属狗的?还咬人!”

    “烂橙子死橙子,敢占我便宜,姑奶奶没咬断你舌根就算是开恩了!”童菲强压着激动的心情,脸绯红,又羞又气,最可恶的是她发觉自己竟是渴望这一吻的,但理智却在提醒她不可以,所以她必须用咬的,来让双方都感到疼,尝到血的味道才能清醒!

    杜橙怒极反笑,用手一抹破裂的唇角,指尖沾着点点血迹:“呵……还烈女?难道还喜欢上跟老男人亲热了?”

    童菲气得浑身发抖,怒视着他,抬脚,落脚,狠狠踩了下去!

    “嗷——!”杜橙哀嚎,痛得他直跳,而童菲已经开门出去了,他没看见她眼角滑落的泪滴有多么晶莹……

    童菲冲进了洗手间里,杜橙跟在她身后,看见她趴在洗手台上干呕……这下可是把杜橙气得吐血,他以为是童菲嫌弃他,所以才会吐,实际上她本身就害喜严重,刚才她都快喘不过气了。

    “行啊,你真行!我祝你们幸福美满,再见不送!”杜橙气冲冲地出了大门,他的自尊心严重受挫,呆不下去了,尤其是在看到童菲被他亲一下居然还去呕吐……

    童菲在洗手间里吐得一塌糊涂,两脚发软,气喘吁吁的,哪里还顾得上杜橙……不过就算他误会也好,总好过让他知道她是喜好吧

    童菲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湿漉漉的脸颊格外惨白,心里的苦说不出来,最不堪忍受的是在她决心要斩断对杜橙的感情时,他却偏要来扰乱她的生活!

    等她吐完,转过身时,赫然对上一张冷漠的男人的脸,竟是陈尧。

    “你……你不是在厨房么?”童菲脱口而出,无心的一句话,但在这么敏感的时刻只会让人误以为她心虚。

    陈尧面无表情地脱下围裙,并没有过去扶童菲,而是站在洗手间外冷眼看着她:“你希望我一直在厨房不知道外边发生的事?其实我也希望自己是眼瞎目盲,可惜我不是……童菲,还记不记得你答应过我什么?不会再跟那个男人有瓜葛,可你真的做到了吗?”

    童菲认识陈尧以来,这是第一次看他这样阴霾的表情,也是他第一次用这么冷淡而带着质问,怒气的口气跟她说话。童菲一下子呆住了,他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察觉什么了吗?

    “陈尧……有话咱好好说行么?来,先坐下……”童菲忍着胃部的不适,伸手去牵陈尧,可他却后退一步躲开了她的手。

    童菲的手僵在了半空,心头不好的预感越发强烈,眼皮直跳……

    陈尧取下了眼镜,面露痛苦之色,像是遭受到了重大打击一样:“童菲,你肚里的孩子,是不是杜橙的?刚才你们在房间里做什么?”

    陈尧显得很激动,拿着眼睛的手在颤抖,额头上青筋隐现,眸底浮现出一丝丝不易察觉的狰狞,就好像逮到了做错事的妻子一样……[这章6千字,祝大家周末愉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