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男人的真面目
    男人的敏感有时丝毫不亚于女人,此刻陈尧所说的话,足以让童菲内心惊诧,而他所表现出来的反应更是令童菲有种莫名的不安,否认已是没有意义了,只能向他坦诚。

    “陈尧,你冷静一点听我说……”童菲站在他面前,小心翼翼地神情里含着隐约的痛楚和心酸,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温和一点:“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杜橙他确实是我肚里孩子的父亲,可我跟他的关系真的只是朋友,他有未婚妻的,并且我也没让他知道孩子的事。刚才在卧室里他问了我和你的进展,所以陈尧,别多想了,好吗?”

    温柔而带点低声下气,这样的说话方式是童菲不曾有过的,这么放低姿态的请求和安抚,不是因为童菲真的做错了什么,而是她感激陈尧对她的好,不想让他误以为她言而无信。

    但这样并没有让陈尧安心,他阴沉的脸色还是没有缓解,紧锁的眉宇藏着一丝冷意,盯着童菲的脸,凌厉的眼神似是要看穿她的心。沉默几秒之后,陈尧忽然一下抓住了童菲的手:“进展?我们有什么进展?除了你答应做我的女朋友,我们到现在都只是牵过手而已,连一个亲wen都没有,这算什么进展?”

    “我……”童菲惊愕,陈尧竟然这么说?他平时的温文尔雅去哪里了,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有点凶。

    “陈尧……你……你先放开我,你捏得我好疼……”童菲想要挣脱被他握住的那只手,但他的力气好大,紧紧箍着她不放,感觉骨头都快碎了一样。

    “怎么,我说得不对吗?有谁交往了一个多月还只停留于牵手?可你跟杜橙连那种事都做过了……你让我心里如何平衡得了?你说,刚才在卧室里你们真的只是聊天吗?为什么我看到他从里边冲出来的时候嘴唇上还有血迹?”陈尧神情激动,两眼变成猩红,闪烁着令人毛骨悚然的嗜血光芒,此刻的他,如同被触到逆鳞,更像是一颗随时会引爆的地雷!

    童菲心里发颤,瞪大了眸子紧盯着眼前这个男人,深深地为他所说的话而震惊。突然感觉他好陌生,那熟悉的温柔亲切去哪儿了?

    有种尖锐的苦涩滋味在蔓延,不是她主动亲杜橙,是对方一下子做出异常举动,可在陈尧眼中难道她就成不守妇道了么?并且他所说的话里还将自己与童菲之间的进展拿来说事,透露出他内心极度的不平衡,而这些,平时他都不曾表现过……

    童菲语塞了,心里那被剥开的伤口又被撒上盐,她不知道该怎么向陈尧解释了,他如此咄咄逼人,情绪激动,她继续解释也只会被他认为是狡辩。

    “算了,陈尧,我们都别提这件事了好吗,大家都冷静一下再说。”童菲说完就转身往厨房走,想着去盛饭给他吃了,但是……

    就在童菲刚跨出一步,陈尧陡然大力将她往怀中一带,力大无穷,带着一股残风卷云的气息将她淹没,下一秒,她的下巴被陈尧狠狠攫住,wen落下时,她整个人就像是炸毛一样差点跳起来,潜意识里滋生出的自我保护意识在愤然抵抗他的侵袭!

    童菲惊骇了,想不到陈尧居然会这么野蛮,她不顾一切地奋力挣扎,可他两只手固定住她的脸,让她无法动弹。冲天而起的愤怒在童菲脑子里冲撞,心底有个声音在拼命尖叫,呼救……

    这不是情侣间的温存,这是报复式的,是在宣泄他的不满和怒火,就因为他觉得童菲和杜橙先前在房间里肯定wen了,所以他控制不住内心疯狂的嫉妒,也要用同样的方式来实现,找回点心里平衡,可他不知道,哪怕仅仅是一个亲wen,对一个行为检点的女人来说,是格外珍贵的东西,而他却用这么不尊重的形式,她怎能接受?

    这拉锯式的对抗,陈尧忽然松开了她的唇,但两手却不放开她的脸,阴狠地问:“挣扎什么?我是你男朋友,难道连亲一下都不可以?是不是只有杜橙才能让你心甘情愿,而我就不行?”

    童菲剧烈翻涌的情绪还未平复,却又遭到男人如此带刺的质问,这无疑是在她被撒了盐的伤口上再来一把辣椒粉,就算忍耐力再好都会被气得跳脚。

    “你住口!”童菲终于发飙了,怒目圆瞪,用力推开了陈尧。

    陈尧在气头上,童菲的反抗更加激起了他想要征服的念头,眸光一狠,作势就要冲上去再故技重施,可就在他刚要抓到童菲的肩膀时,只听门口传来一声惊呼,随即一个娇小的身影跑过来毫不犹豫地挡在了童菲面前……

    “你要干什么?”杜芊芊就跟小刺猬一样戒备地瞪着陈尧,她手里还提着菜,可这丝毫不妨碍她护住童菲。

    童菲脸色一变,又惊又急,急忙拉住杜芊芊,笑得有些勉强:“芊芊,我们没事,我们只是……”

    “什么没事啊,我刚才都看到了,他强占你便宜!”杜芊芊怒视着陈尧:“你还是男人吗?别人不愿意你还亲,那跟流.氓有什么区别?”

    杜芊芊已经猜到这个男人一定就是哥哥所说的那个……童菲的男朋友,老男人。她这是买好了菜回来,刚巧先前杜橙出去时没有把大门关好,她才能直接进来看见刚才那一幕。

    陈尧原本涨红的脸此刻变成了青色,再变成苍白,杜芊芊的出现就好比是当头棒喝,将陈尧差点失控的情绪给及时拉了回来,听到流.氓二字,一盆冷水当头浇下,陈尧脸上愤怒和狰狞的表情一下子就消失了,瞬间浮现出痛苦和悔恨之色,像个做错事的丈夫一般软了下来,乞求地望着童菲:“对不起……我错了……我鬼迷心窍了,我该死,我一时冲动……我不该那么对你,原谅我,童菲……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因为太在乎你,所以才……”

    认错,道歉,乞求原谅,这一系列的转变太突然,童菲和杜芊芊不禁面面相觑……实在有点惊讶,这男人“悔过”得也太快了吧?

    陈尧又变回那个温柔亲切的陈尧了,之前的冲突好像随风而逝,他对童菲的忏悔确实让人难以忍心再责备他。

    杜芊芊可不是童菲,对这个老男人没好感,她当然不会掩饰了,大眼滴溜溜一转,哼哧哼哧地说:“你别以为道歉就行,谁知道你会不会有下次啊?”

    “不会了不会了,绝不会有下次,我……我对童菲是真心的,我只是太紧张她了,刚才只是个小小的误会,过去了就没事了,童菲,相信我好吗?”陈尧真急了,一抬手,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啪!!

    清脆的响声让人不由自主地打个寒颤,这人对自己还真下得了手啊!

    童菲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虽然刚才是很气愤,但想到毕竟是自己跟杜橙的事先影响到了陈尧,他发火是情有可原。他为了乞求她原谅都能自己打自己巴掌了,她的心如何还能再硬得起来。

    本着息事宁人的想法,童菲不想再持续这僵局,摆摆手说:“算了算了,没事,我们吃饭。”

    陈尧一听,顿时大喜,露出松口气的神情,上前去亲切地扶着童菲,温柔地说:“你先去坐着,我去端菜。”

    童菲不语,只是微笑点头。

    陈尧进去厨房了,杜芊芊望着他的背影,连连扁嘴,皱眉:“学过变脸的吗?情绪前后转变好快……”

    喃喃低语,但童菲还是听到了,心里一暖……杜芊芊这丫头,也不枉相识一场,师生一场,确实是个贴心的可人儿。

    “芊芊……”童菲柔柔地唤一声,伸手拉着杜芊芊,像哄小孩子似的,捏捏杜芊芊纷嫩的小脸:“别生气了,乖啊……我知道你是护着我,关心我,不过你放心,我有分寸的,今天的事,也不能全怪陈尧,事出有因,其实他平时都很温柔的。两个人交往,相处,理当要互相体谅,包容,有些事忍一忍也就好了,放心,我是童菲,是女汉子嘛,在男人面前我吃不了亏的!”

    这话不知是在宽慰杜芊芊还是安慰她自己,只是里边隐隐有一丝淡淡的无奈。

    忍一忍就好了,这是很多人的想法,可有些事忍耐的结果是真的过去了还是成为彼此心中的隔阂呢?

    杜芊芊嘟着小嘴,没再多说什么,实际上她知道哥哥走了,而陈尧在,她就没心思再待下去,当然饭也不吃了,把买的菜放下就闪人。

    这小小的屋子里又只剩下童菲和陈尧,他的情绪恢复正常之后,对童菲更是呵护备至,越发温柔,越发体贴,好像某些事没发生过似的。、

    童菲见他这样低声下气,也就不再提起了,相信以他的成熟稳重,应该是想通了。气氛又变得轻松和谐,陈尧一边吃饭一边给童菲讲笑话,不难看出他是想要讨好童菲,怕她不原谅,不高兴。

    童菲知道陈尧的心思,而她也没有想为难他。都是成年人了,遇到事情总不能意气用事,理解和尊重都是互相的,谁都有犯错的时候,只要知道错,知道改正,那不就能继续相处了么?

    “陈尧……”童菲露出认真的神色,放下筷子,显得有点严肃。

    “我已经跟杜橙说过,我和你会结婚,所以你请放心,我答应过不会跟孩子的爸爸有感情上的瓜葛,我会做到的。”

    陈尧愣住了,随即惊喜地抱住了童菲,激动地说:“童菲,我不知道你跟杜橙这么说了,我要是知道的话我一定不会误会你的……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我保证会是个好丈夫,保证一辈子都疼你爱你!”

    男人的“对不起”,男人的保证,连珠炮似的说出来,信誓旦旦的承诺,女人少有不触动的。只不过他说得太过顺溜了,就好像是习惯了一般,而这承诺的内容真的可以实现吗?只有交给时间去验证了。

    一顿饭吃完,陈尧忙着收拾碗筷进厨房,童菲也在帮着擦桌子,之后也跟着进去厨房了,两人说话之间也没留神外边有异响……

    “女儿,快出来帮个手!”低沉的男声带着一点焦急,传进童菲的耳朵里顿时惊了她。

    顾不得那么多,童菲急忙出去看个究竟……原来竟是父母回来了,而父亲正被母亲扶着,脚上还缠着纱布。

    “爸!”童菲扶着父亲的另一只胳膊,在沙发上缓缓坐下来,见父亲一脸痛苦的神情,童菲心里揪得紧紧的。

    “妈,爸这是怎么了?”

    童母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性格温顺,并且有个爱哭的毛病,见女儿这么一问,她的眼眶立刻就红了。

    “都怪我……今天在店里,我不小心把菜刀给掉下去了,刚好就掉在你爸的脚背……”童母自责极了,眼泪忍不住就流了出来。

    童菲闻言,只觉得心脏的位置猛地抽了抽,紧跟着就是胃部一阵不适……因为她想到了父亲当时被伤到的情景,想到那鲜血淋淋的画面。

    “妈……”童菲才刚喊出这个字,脸色陡然一变,一下子冲进浴室去了,然后童父童母就听到里边传来呕吐的声音。

    童父脚伤还痛着,但他更担心女儿,黝黑而又粗糙的脸颊上呈现出担忧的神色:“淑芬,你快去看看女儿怎么了,是不是病了。”

    童母忙不迭地进去了,可没看见厨房里还有个人呢……

    不一会儿,童菲在母亲的搀扶下走出了浴室,但人的精神状态已经是十分糟糕,脸色白得跟墙壁差不多,还发青。

    于是乎,父女两人都坐在了沙发上,并排坐着,均是一副萎靡的样子。

    童母正要追问,却见丈夫脸色不对劲,直勾勾地盯着她后方。

    “建刚,你……”童母下意识地回头望去,见到的正是刚从厨房出来的陈尧。

    两位家长当场石化了,怔忡,望望陈尧,再望望自己的女儿,眼中均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童菲刚缓过劲来,这下也不禁暗暗紧张……看来今天是躲不掉了,必须向父母交代,纸包不住火啊。

    陈尧还穿着围裙,一边脱一边礼貌地向童菲的父母鞠躬,格外恭敬:“伯父伯母好,我是陈尧,初次见面,不胜荣幸。”

    果然是成熟稳重的男人,临危不乱,不动声色,丝毫没有慌张,反而是显出一种镇定和大气。

    童菲的父母也很快从惊诧中回过神来,纵然是初次见面,可对方这么有礼貌,他们的印象分也就自然不会低了。

    “哦……小陈啊,快坐快坐”童母热情地招呼,同时也给丈夫递眼色,意思是让他别只顾傻愣着。

    童父本就是个憨厚的男人,知道这是女儿的朋友,他也不再那么惊奇了,客客气气地招呼,只是因为脚伤,他表情还是有些勉强的,显然是在忍着痛。

    陈尧坐下之后,轮到童菲坦白了,她朝陈尧瞄了一眼,微微点头,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对父母说:“爸,妈,其实……这位,是我的男朋友。”

    “男朋友?”

    “男朋友?”

    两位家长异口同声惊呼,不可置信地盯着陈尧,十分震惊。太意外了,这男人看上去应该比童菲大很多,怎么会是她的男朋友?

    “爸,妈……你们听我说,事情是这样的……”童菲见父母脸色有异,赶紧地解释,将自己和陈尧从第一次见面到后来答应跟他交往,都说了,只是还没进到最劲爆的话题……怀孕。

    童父童母脸上的神色几番变换,一言不发地听童菲说完,一直都瞅着陈尧,表情复杂,可以想象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翻涌不息……

    陈尧表现出了很大的耐心,没有乱插话,只是静静地听着,看起来那么老实,温柔。

    终于童菲说完了,屋子里陷入了短暂的寂静,她父母都是皱着眉头,显然对这件事的态度不容乐观。

    身为家长,怎么可能会乐观得起来,女儿交了一个比她大十五岁的男朋友,这能是件小事么?最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女儿居然说要跟这个男人结婚?

    老一辈的人思想比较传统,首先就无法认同这么快的闪婚,再有就是陈尧的年龄……

    “哎……你真是……胡闹!”童父重重地叹气,眼中的痛惜之色让童菲心里咯噔一下。

    夫妻俩的脾气都还算不错的了,可在童菲这件事上,他们一时间无法接受现实,态度肯定不会明朗的。

    “菲菲,女儿……你交男朋友都一个多月了才告诉我们,都决定要结婚了才说,你们这是尊重父母的表现吗?真是……太让我们失望了!”童母的责备,更多的是一种惋惜和心痛,她是母亲,直觉告诉她,这事没那么简单!

    童菲头皮发麻,早就有心理准备当这件事被父母知道时会是怎样的难捱,可即使艰难也不得不去面对。

    “妈……爸爸,女儿不孝,没能早些告诉你们。我跟陈尧交往的时间是比较短,才一个多月,照理说是应该再继续了解了解对方的,但是……我这肚子……”童菲强忍酸涩,低头轻抚着小腹,嘴角的苦笑越发深浓,深呼吸了一口气,还没待说出口,陈尧接话了……

    “伯父伯母,童菲的肚子不能等,她……怀孕了。”陈尧一语惊人,将两位还处于震惊中的家长给炸了个头顶开花!

    “怀孕?!”童父惊呼。

    “是怀孕了,孩子不是我的,但是我们决定结婚。”陈尧干脆全招了,衣服视死如归的架势。

    童菲蹙眉,陈尧太急了,她都还没说呢,打算一件一件交代的,可他……

    陈尧的话无疑是又一记重磅炸弹!两位家长终于坐不住了,童父情急之下忘记自己的脚伤,蹦了起来但立刻就又摔倒在沙发。

    “你们……你们……你们想气死我啊!”童母大口大口地喘气,哀嚎一声,捂着胸口,脸色十分痛苦。

    “妈……别激动,别吓我啊……妈!”童菲惊慌地大叫,但是,童母本来就有身体不好,这下可是真的给气得背了过去……

    ======呆萌分割线======

    M国佛罗里达州某农场。

    绿油油的草坪被白色栅栏围起来,外边是一条蜿蜒的公路,一辆黑色轿车正远远的驶近,看样子是要进农场的。

    在那栋三层住宅的旁边,马棚背后,是一片青青的菜地,慈祥的老人戴着一顶遮阳帽,正在给蔬菜浇水。

    黄昏的农场就像是一幅镀上了金边的油画,在夕阳的光晕中充满了宁静的美感,散发着自然祥和的气息,犹如世外桃源一样让人的心灵得到无比的放松与惬意。这里没有快节奏的生活,没有紧张的氛围,没有世俗洪流,没有现实的碾压,没有利益和纷争,这里是一个充满了温馨快乐的家园。

    浇菜的老人当然就是晏鸿章了。初来时他也不习惯,但在水菡和晏季匀为他开辟出一块菜地之后,老人感觉自己又有了精神寄托,有事可做了。

    不仅是他,水菡和晏季匀在刚到这里时,也是不适应的,总觉得这里不是在国内,入眼的不是自己熟悉的事物,仿佛有点隔阂挥之不去,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们才发现,原来,身在何处,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跟什么人在一起。

    有爱人和家人在身边,天涯到处都是家。

    晏季匀的治疗进展缓慢,这刚从瓦格医生那里回来,开车的是洪战,晏季匀躺在后座,水菡坐在他旁边。

    他的脸色不太好,今天瓦格医生给晏季匀加大了药剂的份量,并且还加了两种辅助的药,这使得解药的效果更加猛烈了但晏季匀在那十多分钟的时间里所受的痛苦也有些大。

    车子在缓缓驶向农场车库的方向,水菡透过车窗能看到草坪上孩子的身影和菜地里正在浇水的爷爷,一派温宁的气氛,让她纷乱的心稍微有些缓和了。

    每次看到晏季匀在治疗中受罪之后,水菡都会有一段需要缓解情绪的过程,就像现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