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 )每次水菡和晏季匀去瓦格医生那里都是心情沉重的,尤其是晏季匀,在接受治疗的过程中所承受的痛苦会让他在极短的时间内耗尽自己的体力和意志,但是只要回到这农场,看到孩子纯真欢快的笑容,感受到浓浓的家庭氛围,他才会逐渐缓过劲来,重新获得力量。(凤舞文学网)

    有爱人和家人的地方才是他灵魂的栖息地,是他所有的寄托,是他能得以坚持下去的源动力。

    水菡扶着晏季匀进客厅里休息,坐在明亮的落地窗前一眼就能看到外边不远处那个小小的身影,他就像是一轮初升的太阳刚刚露出柔和的光辉,牢牢地吸引着你的视线……那小家伙的存在感越来越强了。

    是小柠檬正在诱哄它的“布丁”……一匹枣红色的马儿。

    布丁还属于幼年,但已经是个傲娇型的小王子了,它血统高贵,体态优美矫健,皮薄毛细,额头上有着一团白毛,颈脖上的鬃毛却是黑亮的并且比身上的皮毛更硬一些。夕阳余晖的映照下,布丁枣红色的皮毛被镀上一层神圣的金光,越发靓丽迷人。

    小柠檬对布丁十分痴迷,在秦川的引导下,正准备给布丁装上马鞍……但这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傲娇的马儿不愿被束缚,看到马鞍就会明显的抵触,一旦被套上的话就意味着要被骑。

    秦川很是无奈,他手里拿着马鞍,布丁不允许他靠近,可不套马鞍的话,小少爷怎么骑呢。

    这段时间以来,小柠檬和这匹马儿的关系有了不小的进展,但现在马儿却表现出了一丝不耐。

    “小少爷,不如……我把洪战也叫来,我们一起,可以制服这匹马的。”秦川低声安慰着小柠檬,他是个忠实的管家,他的任务就是为布丁套上马鞍,然后让小柠檬骑,至于过程,他并不是在意。

    但小柠檬这孩子天生秉行善良,对这马儿又是格外喜爱,从不当是动物,只当这是他的好朋友。

    小柠檬撅着粉粉的嘴巴,纯澈无暇的大眼忽闪忽闪的,稚嫩的声音却有着清晰的坚定:“不,布丁是我的朋友,你们不能粗鲁地对待它,如果它愿意套上马鞍那就好,可是如果它不愿意,我们就不能欺负它啊……”

    秦川闻言,不由得一愣,微微有点触动……小少爷真是个好孩子,即使很喜欢布丁,很想骑在布丁背上,但却不会因此而勉强布丁。对待马儿尚且如此善意温和,可见小柠檬这孩子的本质是挺好的,小小年纪已经开始有了辨别是非的能力和自己的主见,并且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这对于出身在豪门的孩子来说,相当难得了。

    秦川慈爱地笑笑:“好,那就听小少爷的,您想怎么做?”

    小柠檬蹙着眉头,漂亮的小脸蛋露出思索的神色,灵动的眸子滴溜溜一转:“我想跟布丁说话,你走开一点吧,不然布丁看到你手里的马鞍它会不高兴的,等我说服了布丁之后再套上。”

    “啊?”秦川惊讶,哭笑不得,敢情小少爷是想像对待人那样去跟一匹马“谈判”?这……这怎么可能嘛,马儿又听不懂小柠檬说什么,哪里会谈得成功?

    但小柠檬的态度这么坚决,身为大人,实在不忍去破坏孩子内心的幻想,只能让他去了。

    “小少爷……您要注意点安全啊。”

    “知道啦。”小柠檬清脆的声音里透着几分兴奋,跃跃欲试的表情可爱极了。

    于是乎,接下来就会看到一个小男孩儿牵着一匹小马,在农场里溜达,他还拿着几根青草,时不时喂进马儿的嘴里。

    秦川可不敢真的走开,小心翼翼地跟在小柠檬身后,保护他的安全。

    孩子白嫩的小手轻抚着马儿柔顺的皮毛,像个小大人似的,脸蛋上有着认真的神情,小声的嘟嘟囔囔:“布丁啊布丁,我们是朋友,是伙伴,我每天都给你喂好吃的,我还跟爸爸妈妈一起为你洗澡,我们对你这么好,你就不能答应让我骑一下吗?我保证不会欺负你的……”

    布丁眼睛都没眨一下,垂下眼皮,头部往旁边一侧,离开了小柠檬的手。

    小柠檬有点失落,他觉得布丁这个表现就是在告诉他,它不愿意。

    但小柠檬不是个轻言放弃的孩子,他很有耐心的。

    小柠檬毛茸茸的脑袋凑近了布丁,亲昵地在布丁脸颊上蹭了蹭,撒娇一样的口吻说:“布丁……亲爱的布丁……最最美丽的布丁……你最好啦,布丁……让我骑一下好吗,我好想能骑在马背上,你是我的小伙伴,你会满足我的愿望的,是吗,布丁……”

    听到孩子幼稚的一番请求,而且还是对着一匹马,秦川在后面都忍不住笑,但这并不是嘲笑,而是欣慰的笑。纯真的孩子有着一颗美丽善良的心灵,与马儿的对话更是太有爱了,即使是幼稚的,却也是最能感动人的。

    秦川觉得布丁不会妥协的,不会甘愿被套上马鞍,可小柠檬既然想要去“谈判”试试那就任由他去,这也不失为一种童趣啊。

    小柠檬见布丁还是不肯搭理他,心里的失落又多了一点,有点急,在一番温柔的诱哄之后还不起作用,小柠檬只好使出了自己的绝招!

    “布丁布丁,我最亲爱的布丁,我表演节目给你看好吗?要是你喜欢我表演的节目,那就答应套上马鞍让我骑一下吧,我不会把你当畜生,我只会把你当朋友……”小柠檬白嫩的小手轻拍了一下布丁颈子,然后笑米米的往地上一躺……

    “小少爷!”秦川一惊,急忙跑过去拉住布丁的缰绳,生怕布丁万一没分寸一蹄子踏上去那后果简直太可怕了!

    秦川的做法是没错的,马儿即使再怎么通人性也毕竟只是马,万一一个不小心失控,小柠檬此刻正在地上,若是被马蹄伤到就惨了。

    为了哄布丁开心,小柠檬不惜冒险躺在地上……一下子鲤鱼打挺,一下子倒立,一下子又干脆在地上打滚……这就是他的表演,总之他就是使出浑身解数来逗布丁。

    不远处客厅里的晏季匀和水菡看着这一幕,有点不解了,晏季匀更是一脸黑线,搂着水菡的肩膀,蹙着眉头张望,嘴里还低喃着:“老婆,你看咱儿子是不是太顽皮了,做鲤鱼打挺和倒立也就算了,可他在地上打滚又是什么情况,一会儿浑身都脏兮兮的……不行,我们得去看看。”

    水菡点点头,清澈的美目里浮现出关切的神情,小鼻子皱了皱说:“儿子好像很乐呵”

    户外,小柠檬气喘吁吁地站在布丁面前,笑得可灿烂了,讨好地说:“看到了吗,我表演得还不错吧?布丁你喜欢吗?别忘了如果喜欢的话就要答应让我骑一下……嘻嘻……布丁最好最乖了,我最爱的布丁……”

    这小家伙为了哄只马儿,嘴巴就跟抹了蜜似的,呆萌的样子太招人爱了。

    所谓金诚所至金石为开,或许是马儿真的感受到了小柠檬的善意和真诚,或许是孩子的纯真感染了马儿,这只枣红马竟然仰天嘶鸣一声,然后主动上前来低下马头蹭着小柠檬的胳膊,表现十分友好。

    小柠檬这段时间每天都跟马儿在一起玩,了解了一些马儿的习性和脾气,只见此刻这小家伙惊喜地望着秦川,提高了声音说:“快去把马鞍拿来!”

    “啊?马鞍?小少爷……”秦川愕然,这是什么情况?

    虽然迷惑,可秦川也没怠慢,转身跑几步将马鞍拎过来,但没敢直接往上套。

    小柠檬兴奋地轻抚着布丁:“很快就套好了,秦川叔叔会对你很温柔很轻的,不会弄痛你,乖啊……”

    秦川一脸不信,难道说布丁真的会乖乖套上马鞍?

    心里这么想,手上没怠慢,秦川已经举起了马鞍往马儿背上一放……

    “咴咴……咴咴……”马儿又发出了叫声,但却没有再乱动,任由秦川将马鞍套上。

    “哈哈哈……成功了,我的布丁愿意背我啦!”小柠檬兴高采烈地拍手,精致的小脸因为激动而涨得红通通的,可见这小家伙多么快乐呢。

    别以为小孩子就没有成就感,小柠檬靠着自己对布丁的真诚去打动它,将它当成人一样的尊重看待,甚至冒险为布丁表演节目,他得到了布丁的认可,在没有借助别人帮忙的情况下成功让布丁接受了他,这对一个六岁的孩子来说,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需要耐心和坚韧的意志,勇气,善心……而这些,小柠檬都具备了。

    “发生什么事了?”晏季匀小跑着过来,水菡也在。

    这下子可是连秦川都兴奋了的,连忙向晏季匀报告,说小少爷靠征服了布丁,没有用强,而是布丁自愿套上马鞍的。

    晏季匀和水菡均是一惊,紧接着都哈哈大笑,彼此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欣慰和自豪……是啊,能有个这样勇敢的儿子,做父母的怎不为之骄傲呢。

    “好……哈哈哈……不愧是我儿子,真够彪悍的,比老.子强!”

    “是啊,儿子,你知道吗,你爸爸小时候在拥有第一匹马驹的时候,一骑上去就摔了,因为马儿不乐意啊,哈哈哈……”水菡笑得前仰后合,娇美的小脸尽是得意。

    “老婆……给点面子行不?”晏季匀佯装无奈地看着水菡,但那双深邃的凤眸里同样也是充满骄傲的。确实儿子比他厉害嘛。

    “菡菡……爸爸……我想去布丁背上……爸爸抱……”小柠檬朝爸爸张开双臂,急切的小模样真是憨态可掬。

    晏季匀爽朗地大笑两声,一把将小柠檬抱起来……

    水菡和秦川立刻分开站在了马儿两边,为小柠檬护驾呢。

    “哇……布丁,谢谢布丁,你真好!”小柠檬坐在马背上欢呼,弯腰伏下身子用脸颊蹭着布丁美丽的枣红色皮毛,开心极了。

    布丁发出一声高亢的鸣叫,似是在回应背上的小家伙。这一人一马看上去太感人了,动态的美与大自然静态的景色相辉映,犹如一幅经典的画卷。

    水菡在小柠檬的脸蛋上捏捏:“瞧把你高兴得……别有了布丁就忘了娘!”

    晏季匀不禁莞尔,爱怜地搂着水菡:“怎么还跟一匹马吃醋呢,儿子最爱的还是我们。”

    “哼……他现在每天跟布丁玩的时间比跟我还多……”水菡扁扁嘴,还真有点幽怨。

    “你呀,这么没信心吗,难道咱们还比不过一匹马?”晏季匀低头戏谑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娇嗔的模样让人忍不住疼惜。

    “我才没那么小气呢,我的意思是,我也想像儿子这样征服一匹马,拥有一匹只属于我自己的马儿……”水菡美目水汪汪的眨动,露出希冀的光芒,看向小柠檬呃眼神更是充满了羡慕。

    晏季匀笑得更大声了,连小柠檬都跟着笑起来,嘟着嘴说:“菡菡要努力啊……”

    “……”

    “哈哈哈哈哈……”

    水菡囧了,现在农场里就她一个人没有属于自己的马儿,因为没有亲自去征服,虽然她也想,但成效不好,至今她看上的马儿都没愿意戴上马鞍,而她也跟小柠檬一样的不想用强,只能想着跟马儿亲近些,以后说不定就愿意了呢,谁曾想儿子比她还更快。

    “我……我一定会有马儿的,你们别得意,哼哼!”水菡瞪了晏季匀一眼,当然又是惹得男人一阵发笑。

    说笑着也没忘记对小柠檬的保护,他坐在马背上,布丁缓缓迈着步子,晏季匀的一只手拉着缰绳,随时都注意布丁的状况。这也就是小马匹才能让几岁的孩子单独骑上去,因为大人的力气拉住缰绳还可以控制住,加上旁边还有人在保护着,所以能将危险缩到最小,否则晏季匀和水菡哪里敢让孩子独自一人坐在马上呢。

    小柠檬是幸运的,在六岁的年龄就拥有了一匹专属于自己的马儿,并且还是马儿自愿套上马鞍,心甘情愿地成为他的坐骑……更确切地说是他的好伙伴。

    晏季匀和水菡对孩子的教育方式看似宽松但却不会散漫,与某些同龄人相比,小柠檬很幸福,父母没有在这么小的时候就给他灌入太多的课本知识,而是注重于对孩子性格的塑造,在让他充分享受童年乐趣的同时也培养他的意志力和独立思考处事的能力。这次骑马事件就是一个很成功的例子,让大人倍感欣慰和骄傲的例子。

    一家人的生活温宁安详,和乐温馨,随着时间的推移,晏季匀身上的毒会慢慢清除,虽然还无法确定将是什么时候,但瓦格医生说了,研制出的解药效果很不错,治疗过程也顺利,照这个进展走下去,根除之日,不会太久。这才是水菡一家来此的首要目的,是幸福的根源。

    远离家乡,心里会有牵挂放不下,水菡一家不会将这里作为最终定居的地方,还是要回到c市的。她的父母,她的朋友,难以割舍的亲情和姐妹情深,她远在异国他乡也没少一刻惦记,时常都向家人和朋友通着近况,父母身体健康,她还算放心,但童菲的事,她就比较担心了,可感情这种东西,局外人真不好插手……这几天两口子还在商量着,杜橙国庆节订婚那天,他们要不要回国一趟呢?

    杜橙是晏季匀的好兄弟,他和童菲的事,晏季匀也都知道了,如今又听到他国庆节订婚,当然不难猜测杜橙是怎么想的,大部分原因肯定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了。

    爱屋及乌,晏季匀内心是希望杜橙能和童菲在一起,因为童菲是水菡的好姐妹,而他觉得杜橙对童菲也是有点那个意思,不忍看着杜橙因家里的安排而娶个不爱的女人回家……但他明白,杜橙那家伙死要面子,不会承认某些事的。

    水菡只是知道了童菲和陈尧的事,可不知道童菲怀孕。童菲让兰姐保密的,因为考虑到晏季匀和杜橙的关系,怕秘密会守不住。

    可光是她和陈尧交往的事就够水菡着急的了,特别是在听到童菲的母亲进了医院,她更是担心,但毕竟远在国外,她还能为童菲做点什么呢?

    ****

    这天,晏锥接到了水菡的电话,让他去她住的地方拿些补品去医院,送给童菲的母亲补身体。

    水菡走之前是将家里钥匙交给晏锥了的,现在可算是派上用场了。

    水菡的这份心意,晏锥当然不会推辞,他其实一直都羡慕水菡的姐妹能得到她那样掏心掏肺的友谊。能为水菡做点事,晏锥也是乐意的。

    趁着中午有空,晏锥拎着几大包口袋去了医院……除了送去补品,他要根据水菡的意愿,将童菲的母亲转去特护病房。

    童菲见晏锥来探病,得知是水菡的意思,她心里很感动,当即就跟水菡通了电话,正好水菡就千叮万嘱的,要童菲一定别推辞换去特护病房,全部的费用由她来负担。

    童菲跟水菡的姐妹情谊比亲姐妹还亲,面对水菡的一番好意,远在国外都还不忘为她的事操心,她怎好说“不”呢,况且,以两人的交情,她拒绝的话到是显得矫情了。

    母亲是因为她和陈尧那晚的坦白实情而气得病倒的,原本就有高血压,最近心脏也有点问题,在医院做了检查还没拿到报告,这就已经被送进来了。

    此刻病房里只有童母和童菲,晏锥出去办手续了,童父因脚伤,在家没有来医院。

    至于陈尧……在童母病倒的当晚他与童菲一起将人送到医院,后来说想要将童母换去特护病房,但童菲和她父母都不同意,只住在普通病房里。

    陈尧还算很会做人,由于童父脚有伤,而童菲有孕在身,所以他这两天都会来医院帮忙照看着,昨晚还煮了汤端来的。

    他的存在为童菲缓解了不小的压力,否则她一个人怎么能同时照顾双亲呢,为此,童菲也是对他越发感激了,在她最困难的时候他能站出来给予温暖和支持,让她真的有种家的感觉。

    可为什么会婉拒陈尧说转特护病房的好意,说来是情有可原的……童菲认为,毕竟跟陈尧还没结婚,现在还只是交往,如果这时候就花去他很多钱,似乎是过意不去的,那会让她觉得欠了他。

    而她父母就想得更简单了……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都不会乐意女儿嫁给陈尧,当然不会接受他来支付住院的费用了。

    可水菡就不同,她和童菲的交情深厚,等于是童家半个女儿,童菲的父母很容易被说服。

    晏锥办手续的效率真高,在晚饭前,童母转到了特护病房。

    晏锥和童菲虽然不熟,但有水菡这层关系在,两人等于是朋友,可以轻松地聊聊,他也是真心的关心。

    特护病房宽敞明亮,晏锥和童菲坐在沙发上说话,声音很低,不会影响到熟睡的病人。

    “童菲,你跟水菡是朋友,咱们就不必客气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你可以打我的电话。”晏锥温润的声音有种安抚人心的味道,柔美的俊脸噙着淡淡的微笑,沉稳而又不是亲切。

    童菲心头一暖,不管晏锥是否因为水菡的原因才这么说的,但他的一番好意还是很令人感动的。

    “晏锥,真的很感谢你……”

    晏锥轻轻勾唇,摆摆手:“刚才还说别客气,你看你这就开始客气了。”

    童菲一愣,有点不好意思的笑笑……这是她在母亲住院几天以来第一次笑,在这之前,满心都是焦虑与自责,她实在笑不出来,可今天,有水菡带来的问候,她的心里会有暖意,连日来的阴霾也稍微散去一些。

    晏锥做事细致,水菡托付他来,他当然不会丢下东西就走,这就聊了一会儿,可不巧的是,他容貌出众,气质上佳,自然会让人惦记了……

    普通病房外边的走廊上出现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身影,戴着眼镜,手里提着一个保温桶,是他给病人送来的粥。

    不用说,这人就是陈尧了。

    陈尧走到病房门口,看见里边没有童菲和她母亲的身影,不由得纳闷儿了,问其他床位的病人,别人说是转走了。

    童菲的手机打不通,显示不在服务区,陈尧的脸色有点沉,打算找个护士问问,刚一转身就听到背后有人在嘀咕……

    “4号病床的那个女人……的女儿,可真有福气,别看人家不咋地,但找了个有钱的男人啊,傍上大款了,一下子就去特护病房……啧啧,这都不算什么,关键是,你们刚才看到没有,那男人一身的名牌儿!我能认出他穿的是阿玛尼限量版,手表是百达翡丽限量版……”

    “天啊……百达翡丽限量版?噢……那价格都够我买套别墅了!”一个男声在惊呼,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有钱是一回事,你们没觉得那男人很帅吗?要是去演电视剧都行啊!”

    “……”

    是前两天跟童母一个病房的其他病人在八卦,陈尧还没走开,在门口当然能听到了。

    4号病床?男朋友?陈尧的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浑身都僵了……

    与此同时,童菲和晏锥在病房里还聊着,当晏锥听到童母的心脏不好时,立刻想到了杜橙的父亲杜泽涛……他是这方面的专家,以前晏鸿章屡次病危都是杜泽涛将人从鬼门关拉回来的,所以晏锥觉得应当将杜泽涛介绍给童菲。

    晏锥可不知道童菲和杜橙的瓜葛,他也是一片好意,可童菲就有点纠结了……难道又要跟杜橙扯上关系么?

    但母亲的病是大事,杜泽涛是心脏科权威,童菲早就知道的,这种时候她怎么能因为个人恩怨而拒绝与杜泽涛的接触呢……

    “晏锥,其实我……我跟杜泽涛的儿子,杜橙,我们是朋友,他的父亲我也见过,我会请他看看我母亲的。”

    晏锥略显惊讶,但也点头称是:“既然你认识,那就不用我出面了,你直接找杜橙还更方便……童菲,时候也不早了,我先走一步,改天再来探望伯母。”

    童菲赶紧站起来相送,可这一起身就感觉胃部一紧,条件反射地跑去了洗手间。

    害喜……童菲如今都在煎熬中习惯了,每天都是不可避免的会有这种状况。

    晏锥并不知道,还以为童菲是病了,当即也关心地走去洗手间,站在她身后轻拍着她的背,蹙眉低声问:“童菲,你身体不舒服可不能硬撑,不然如果你也病倒,怎么照顾你母亲呢?”

    晏锥的手此刻还放在童菲的肩上,他虽无心,言行坦荡,但在某些人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你们在干什么!”一声饱含愠怒的低吼,惊了童菲和晏锥,齐齐回头,竟见陈尧怒发冲冠地站在身后,那凶狠的眼神狂卷着风暴,简直就像是逮到了一对见不得人的男女……【7千字,求点推荐票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