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房间里充斥着宿醉后特有的味道,地上凌乱的衣物在提醒着昨夜的人有多“疯狂”,窗帘透进来的光亮刺激着杜橙刚刚睁开的眼睛,使得他的意识能在最快的时间里清醒过来……

    这熟悉的场景,让杜橙瞬间仿佛穿越了回到香港与童菲的那一晚,事后他醒来看到的不正是眼前这一幕吗?那一晚的美妙,并没有随着时间而淡去,反而是在他心底里沉淀成了一个梦幻般的水晶球,他时常会捧在手心里窥视着回味着那醉人的美好。

    可即使再美都也是过去发生的事,眼前怎会有相似的情景?这不对劲!

    杜橙背脊一阵发凉,脸色阴沉无比,缓缓转身,赫然一张精致漂亮的脸蛋出现在视线里,正是方凯琳,还闭着眼,没醒。

    杜橙的心猛地突了突,下意识地掀起了被角往里一看!

    虽然是有心理准备了,但在看到被子里的身体时,杜橙还是给惊到了……不是因为太美,而是因为在两人之间有一点空隙的地方竟然有一朵刺目的红梅!

    轰隆隆,杜橙如遭雷击一般僵住了,一霎那涌起太多的情绪将他的大脑塞满!他昨晚跟方凯琳那个了?她的初次是给他了?

    半分喜悦都没有,有的只是满满震怒!杜橙虽然喝醉了但至少还记得自己昨晚在上楼时是曾叫方凯琳走的。到为什么她会出现在他的chuang?为什么两人会发生关系?只要稍微用点脑子就能知道,当时必定是她自己主动留下来,否则,他喝得那么醉,难道还能强留一个不愿意的女人吗?

    杜橙紧抿着双唇,绷紧的弧度极为阴沉,心情就像是被埋进了冬天一般冷……方凯琳一直想要跟他发生实质关系,他每次都是拒绝的,甚至还明确地告诉她,不到结婚那天绝不碰她,可是昨晚却发生了意外,打破了他原本坚持的东西,而带来的感觉不但没有兴奋,反而是有着浓浓的失落。

    杜橙在努力回忆着关于昨晚的一切,但有些片段始终很模糊……记得自己被方凯琳扶进房间,记得与她在chuang上有过亲亲,两人热烈地抱在一团拥wen,之后的是怎样,他真的想不起来了,唯有此情此景以及那一抹红梅在宣告着昨晚他和方凯琳最终走到了那一步。

    最让杜橙难以承受的都不是这些,而是他发觉自己此刻的心情很奇怪,看到方凯琳睡在身边那一秒,他心底最真实的想法竟是反感的,可他清楚地记得以前他和童菲发生的时候,睁眼之后没有像现在这么反感的情绪。

    杜橙狠狠敲了敲自己的脑壳,头疼欲裂……难道说他的审美有问题吗?方凯琳的外型和身材,无论是哪一点都是胜过童菲的,可他在醒来后面对方凯琳那样女神般的存在居然会反感?难道要童菲那样胖乎乎浑身是肉的身体才能吸引到他吗?

    杜橙激灵灵打个寒颤,心烦意乱之际,只听的门外传来响声和他母亲罗美娟的声音……

    “儿子……起来吃早餐了……”女人亲切温柔的呼唤,随手推开了房间门。

    一片狼藉的房间顿时呈现在她面前,还有chuang上那一对男女……

    杜橙连躲都懒得躲了,根本也没处可躲,反正幸好还是盖着被子的,不至于在母亲面前太过丢脸。

    罗美娟当场就石化了,呆若木鸡,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只有满脸的震惊。

    方凯琳也恰好在这时睁开了眼睛,不知是早就醒了还是真的刚醒。一声惊呼,出自方凯琳的嘴里,她探头看到罗美娟时,立刻就缩回了被子,整个人蒙住,像是吓坏了的样子。

    方凯琳的反应,将罗美娟拉回了现实,赶紧地出声安慰:“凯琳……凯琳你别怕,伯母没有要责备你们的意思……是伯母不好,不知道你在这里过夜,不然伯母也不会就这么进来……伯母现在就出去……你们……你们慢慢起来都行。”

    罗美娟丝毫没有不悦的语气,反而有点隐约的欣喜,向杜橙投去一个鼓励的目光,笑得也十分有深意,还不忘在关门之前说一声:“臭小子,你对凯琳好点儿!”

    这一句叮嘱饱含了几许复杂的意味啊……

    平时杜橙睡觉都是将房门反锁的,昨晚喝醉了没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今早罗美娟才会直接进来,好死不死的就撞见儿子和方凯琳在chuang上。

    杜橙面无表情,因为知道这件事已经没可能会息事宁人了,必定会被家长们无限放大的来看待,接下来会怎样,不难预料了。

    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完全不在他的计划中,可母亲不会听解释的,包括他父亲,方凯琳的父母,都不会相信他是真的事先没有想过要用这样的方式跟方凯琳发生关系,不会相信昨晚只是意外,并且还有一半是出于方凯琳的主动才会发生的意外。

    方凯琳从被子里钻出来的时候,杜橙已经去浴室了,一句话都没丢下,只有一室的清冷伴随着她。

    杜橙很快就出来穿好衣服,而方凯琳就傻呆呆地望着这个男人,一颗芳心不断在下沉,下沉……他竟然能如此淡定冷漠?在知道自己跟未婚妻发生了那种事之后他还能连句温柔的情话都没有?

    方凯琳不敢相信,这就是她认识的杜橙吗?他的风度,他的温柔,都去哪里了?他怎么能用这样冷淡的态度对待她?这不是她预期的结果,这不是她要的!

    方凯琳泫然欲泣的眸子闪动的晶莹的泪光,楚楚可怜地望着杜橙,颤抖着说:“橙子……昨晚我们都喝多了,我不是故意要这样的,你能体谅我的心情吗?我在清醒的时候还能克制对你的感情,可我喝醉了就……就难免情不自禁啊,这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所以才会……橙子,不要讨厌我好吗?不管怎么说,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也是这辈子唯一的一个……”

    这番乞怜,带着哭腔的请求,尤其是最后那两句话,更是容易让人心软。

    杜橙闻言,背脊一僵,黑瞳缩了缩,俊美的眉宇间隐含复杂的情绪……是他太残忍了吗?她说得没错,她昨晚也喝了不少,既然他都喝醉了,又怎能去埋怨一个女人喝醉?况且,她在这之前确实是个干净的女人。

    杜橙不是个冷血动物,他毕竟还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男人,虽然有时表面上比较耍酷,可实际上内心却是比很多人都要有责任感。不管昨晚的事谁对谁错,他都不该对方凯琳冷眼相向,否则就是对她的伤害了。

    杜橙冷硬的面容稍微缓和一点,低沉的声音里多了几分严肃:“凯琳,昨晚是个意外,我们之前都没有任何准备的,但既然已经发生,我们就只能去面对。大家都是成年人,理智一点……你一会儿去买盒紧急事后药吃吧。”

    “什么?你……你竟然要我吃那种药?”方凯琳花容失色,又惊又怒又委屈,纤细的身子在瑟瑟发抖犹如风中落叶般我见犹怜。

    杜橙心头一软,泛起一股怜惜之情,不由得又温和了三分:“我们还没结婚,万一这时候你怀上宝宝,这对孩子是不负责任的表现。你我是同行,都该知道婚检的重要,而我们还没做过婚检,怎么知道彼此的身体状况适不适合要宝宝?即使将来真的要生,我也会提前半年时间准备,至少做到不喝酒才行,而昨晚我们都喝得太多……”

    杜橙这话确实是他的真心话,可听在方凯琳耳里就是一种推脱。

    方凯琳眼眶一红,豆大的泪珠往下落,哽咽地说:“杜橙,你……你怎么这么狠心?我那么爱你,你就不能回应我一点点吗?是不是非要伤害我,你才会高兴呢?”

    含泪的控诉,一分一分揪紧着杜橙的心……他知道方凯琳对他的感情,他从未想过要伤害她,可终究还是无法避免。

    杜橙歉意的眼神越发柔和,低声劝慰:“凯琳,我们这个时候真的不适合有孩子。”

    “这是你的想法,我不觉得不适合!”方凯琳哭红的眼睛里尽是幽怨,无助。

    这到不是装的,是这一向极富优越感的方凯琳真的感到无助了。昨晚她自己用手指破掉那东西以造出她和杜橙发生关系的假象,目的就是为了跟杜橙之间更进一步,为了得到他更多的疼爱,可现在他的态度却让她觉出他对这件事原来一点高兴劲都没有,甚至是有点排斥的。又一次的挫败,打击,让方凯琳深深地受到刺激,想起童菲的肚子,她的不甘和愤恨,已经在心里堆积成墙。

    就在两人为此各持己见时,身后传来异响,紧接着就是一个愤怒而尖锐的女声——“谁说要吃事后药的?杜橙,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熟悉的女声将方凯琳和杜橙都惊了,齐齐回头,只见一个穿着蓝色套装的中年妇女怒气汹汹地站在面前,身后还跟着杜橙的母亲。

    “妈,您怎么来了?”方凯琳佯装震惊,可心里却是在笑……太好了,母亲来得真是时候!

    没错,这女人就是方凯琳的母亲。不用说,就是罗美娟跟方母打了电话,说两个孩子已经那个了,双方家长都还为此而高兴呢,方母不放心女儿,迫不及待要过来看看,刚才是在杜橙卧室门口,恰好听到他叫方凯琳吃事后药,并且听杜橙的口气,他对这件事似乎还有点不悦,这当然就激怒了方母,气得破门而入了。

    杜橙沉默地看着两位家长,隐忍着火气,紧咬着牙。

    罗美娟跟方凯琳的母亲十分熟络了,但此刻也有点不悦:“我们先别吓到两个孩子,有什么事慢慢说,何必动气?”

    罗美娟虽然也不赞成杜橙让方凯琳吃事后药,不过看到方母这么吼杜橙,她还是会护短的。

    方母现在是在气头上,哪里听得进去罗美娟的话,顺势将搭在肩上的手拍掉,冲过去抱着方凯琳,眼睛一红,怒视着杜橙:“你也是医生,你应该比普通人更了解紧急事后药对女人的伤害有多大!你居然叫我女儿吃?你可真够狠啊……杜橙,凯琳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伤害她?昨晚的事,我们都没跟你计较,没责备你,可你却连男人最起码的担待都没有吗?太过分了,当我们凯琳是好欺负的吗?”

    一连串的质问,高八度的声音尖锐刺耳,让人的心情越发烦躁了。

    方凯琳在母亲怀里低声啜泣,可听到母亲这么教训杜橙,她心里暗暗叫糟,生怕杜橙一生气会撕破脸,说出一些让她更伤心的话,连忙对母亲摇头摆手,示意不要再说了。

    杜橙脸色铁青,被人教训也就算了,扯到“欺负”这头上,就太让人难以忍受。再说了,他不认为叫方凯琳吃紧急事后药有什么不对,因为他对方凯琳的感情还谈不上爱,没想过要跟她生孩子,又怎会冒险在这一次没措施的情况下让她怀上?

    可在别人眼里,他这就是不负责任的行为,上一代的人更加难以理解他。

    “伯母,我已经跟凯琳说过了,现在不是要孩子的时候,为防万一,还是吃药比较好。”杜橙耐着性子说,不卑不亢的,但那双黑亮的瞳仁里却是有着格外坚定的目光。

    罗美娟连连摇头,焦急地拉住杜橙:“儿子,你真是……让我们怎么说你好呢,昨晚的事,你和凯琳都是成年人了,她是你的未婚妻,你们事先也应该是做好准备的,现在怎么却要说到事后药的问题了,你昨晚怎么不……”

    罗美娟说得很委婉,但意思是到位的,就是说杜橙昨晚干嘛去了,当时跟方凯琳那个时就不该不采取措施啊。

    “我们昨晚……喝多了。”杜橙不想隐瞒,直截了当地这么说。

    方母一听,更是气得脸都青了:“你什么意思?你是想说昨晚你们都喝醉了,所以不知道怎么会发生那种事?一句喝醉就把所有都推脱了吗?那凯琳算什么?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这女人平时对杜橙也都跟对待自己亲生儿子似的,但此刻就像是面对着陌生人,一味的只袒护自己的女儿,也不想想杜橙的感受和处境。

    杜橙心里冷笑,以前还觉得方伯母是个挺不错的人,现在怎么就变得这么蛮不讲理了呢?敢情他是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吗?他说的都是事实,他还没自己早叫了方凯琳走,可她却趁他喝醉了留在了他的房间。这件事本来没有谁对谁错,责任肯定不是在于他一个人。被教训一顿之后对方还要没完没了地指责,这未免也太逼人太甚了。

    方凯琳见势不对,急了,哭着央求道:“妈……不要责怪杜橙了,都是我不好,昨晚他虽然喝了酒,但是他有叫我走的,是我自己要留下来,是我主动的……既然他现在叫我吃事后药,我吃就行了,你们不要为难他,妈……”

    方凯琳主动交代,这到是让杜橙有几分意外,想不到她还会站在他这边为他说话……在这样纷扰混乱的时刻,她这么做,确实是唤起了杜橙的一点感激,至少她没有落井下石,并且还在帮着劝她母亲。

    “你……凯琳,你太傻了!”方母抱着方凯琳的肩膀,爱怜地抚着她的头发。知道自己的女儿爱杜橙爱得不可自拔了,但杜橙显然没有那样去爱她。事到如今,还能为女儿做点什么呢?

    方凯琳的精明当然是遗传自她母亲了,此时此刻,方母仿佛很了解自己女儿一样,脸色缓和一些,目光盯着罗美娟:“既然事情都发生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凯琳同意吃事后药,我也就当是依了她,不过,便宜都让你们杜家占尽了,这也说不过去吧?我们只有一个要求……原定于国庆的时候举行的订婚典礼改成结婚酒席,杜橙和凯琳提前去民政局登记结婚,最好就是在最近几天,挑个日子就去,别再耽搁,别再让我女儿受委屈!”

    方母这就好像是事先做好准备的一样,跟方凯琳不谋而合,并且还比方凯琳预期的效果更好……趁机提出将订婚改成结婚酒席,提出尽快登记,这些,方凯琳不适合说,可她母亲就再合适不过啦。

    不愧是母女,在没通气的情况下都能想到一块儿去。

    但杜橙就黑脸了,顿时有种被坑的感觉……上一次说订婚的事也是被双方家长给计划的,当时他就特别勉强,现在才没过多久就变本加厉,订婚都取消了直接改成结婚,还说要在这几天之内去办结婚证。谁都不喜欢被人操控的感觉,不喜欢被人牵着鼻子走,更何况是结婚这种大事,他身为当事人,难道就因女方家长一句话而乖乖去做?

    方凯琳转忧为喜,刚才还哭得肝肠寸断的,现在眼角就带笑了,心里更是乐开花,暗暗赞美自己的母亲真是太懂得把握时机了!【稍后还有更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