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这婚,不结了
    今天的颁奖大会,对于杜橙来说最大的收获不是手里的奖杯,而是他遇到了陈尧,知道了童菲与陈尧已经分手的消息。

    接下来的时间里,杜橙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可人已经心不在焉了。最开始他是抱着一种莫名的窃喜,但现在坐下来冷静想想就觉得不对劲了……陈尧那老男人虽然是年龄大了点,但除此之外,人看起来还是没什么严重的问题啊,尤其是他对童菲挺好,不但回去童菲家给她做饭,照顾她,她母亲病了住院,陈尧也还照顾有加,照理说,既然童菲跟陈尧在一块儿了,她就是认真的,可为什么会分手呢?谁先提出的?原因是什么?她现在是什么情况,她会难过吗?是她甩了陈尧还是陈尧甩了她?

    杜橙脑子里各种问号在闪烁,翻来覆去都是一张胖乎乎粉嘟嘟的脸在晃悠,挥之不去。

    坐立不安的杜橙终于在颁奖会结束时快速离开了现场,而方凯琳紧随其后,几乎是小跑着去了停车场。

    杜橙走得很急,方凯琳穿的高跟鞋跑着有点吃力,到了他的车跟前,她已经是忍不住想发火了……

    “杜橙你干嘛这么快……我刚才都差点摔倒了!”方凯琳幽怨又委屈地望着他,隐含着一丝责备,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就算要走也该等等她啊。

    杜橙手搭在车门上,进去之前扔下了一句:“我不送你回家了,我还有事要办,你自己坐车回去吧。”

    方凯琳闻言,嘴角瞬间凝固了,可是看杜橙似乎真是有急事的样子,她又不好发作,只得闷闷不乐地问:“什么事这么急啊?不是说好晚上回我家吃饭的吗?”

    杜橙俊脸有点沉,淡淡地说:“吃饭事小,什么时候吃都行,我现在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去办。”

    他越是说有重要的事情,方凯琳就越是心头不安……兴许是女人的直觉在作祟,明天就要去民政局了,她现在除了开心兴奋,还更怕节外生枝。

    “老公,就不能让我跟你一起去吗?”方凯琳亲昵地挽着他,老公二字叫得特别娇嗲,满怀柔情。

    “老公”,这看似普通的称呼却让杜橙禁不住蹙了蹙眉头,说不出什么滋味,总觉得别扭呢。

    “凯琳,我说过有重要的事情,我不想再继续重复了。我们虽然马上就要结婚,可是我希望不管是婚前还是婚后,我们彼此都能给对方一定的空间,你有你的朋友圈子,我有我的圈子,你明白我的意思么?”杜橙神情淡然,清冷的眼神格外澄静,完全不同于方凯琳的痴迷,他的话,让她尴尬万分,笑容变得勉强起来。但不可否认杜橙说的是有一定道理,并且是现在的年轻人越来越注重的东西,都希望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即使结婚了也都还要留有一个可以让自己喘息的地方。

    方凯琳自小受过良好的教育,理当是通情达理的,如果她不赞同杜橙说所,那就会显得她小家子气。

    方凯琳精致的脸蛋微微一笑,温柔细语:“好,你说怎样就怎样吧,我先回家去,不过,老公,你可别忙到太晚,别忘了咱们明天上午还要去民政局呢。”

    她这么大方地回应,彰显了自己的气度,显得懂事乖巧,可心里就太憋闷了,真实的想法是恨不得能跟着去,但又不敢表露出来,怕遭到杜橙的反感,并且连跟踪的念头都不敢有……上次跟踪过一次,他已经说过下不为例,她还记得当时他那种严厉的神情,让她有所忌惮,不敢再干那种事了。

    方凯琳不再追问,杜橙的脸色也没那么黑了,冲她微微一点头:“你自己坐车要注意安全,到家了发个短信给我。”

    这是杜橙身为男人最起码的风度,不能亲自送女人回家,至少也得有对方一个短信才知道是否安全到家了。

    “知道了,老公再见……”方凯琳甜甜地冲杜橙摆手,目送他的车离开,她脸上的笑肌才渐渐僵硬了,取而代之的是淡淡的焦虑……为什么会感觉不安呢,杜橙只是去办点事而已,明天上午去了民政局之后,她可就是名正言顺的杜家儿媳,是他的合法妻子,但内心深处的惶然从何而来?

    方凯琳呆立了好半晌,直到旁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啊!”方凯琳一声惊呼,吓了一跳,在看清楚来人长相时,她才不悦地皱眉:“你……姓陈是吧,干嘛这么无声无息地突然冒出来啊,会吓到人的!”

    方凯琳对这个其貌不扬的老男人没有半点好感,只因这是童菲的男朋友,她看着就来气。

    这地下停车场里的光线不是很好,有点阴暗,而陈尧此刻又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看着颇有几分阴森森的感觉,他凝视着方凯琳,忽地一笑,露出一白牙,目光却是格外轻蔑:“你就是杜橙的女人?呵呵……真差劲,连自己的男人都管不好,还在这边一副很得意的样子,你有什么可得意的?你是傻子吗,看不出来你的男人跟童菲之间有问题?”

    “你才傻子,你全家都是傻子!”方凯琳毫不示弱地吼回去,但吼完之后就怔住了……等等,他说什么了?最后一句……

    “你什么意思?我老公和童菲怎么了?你都知道些什么?”方凯琳强装镇定,但她的眼神却泄露了她慌乱的内心世界,她害怕证实但又想要证实。

    陈尧冷笑,看着这个高傲的女人这么紧张,他只觉得这是活该……谁让她是杜橙的女人呢,他对杜橙只有嫉恨。

    “你怎么没有跟杜橙一起走?他把你撇下了是吗?这也难怪,因为先前我告诉他了,我和童菲已经分手,所以,他应该是按捺不住要去找童菲,才会将你一个人扔在这里,你真可怜……”陈尧阴冷的神情让方凯琳瞬间想到一个词……神经质!

    是的,这个男人表情眼神包括说的话,全都流露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敌意和仇视,严格说起来,她方凯琳跟陈尧是没有瓜葛的,又不是谁得罪过谁,可怎么陈尧就说话带刺并且那眼神像是恨不得能剜她两刀似的。

    但方凯琳现在没空去研究这个,她在意的是陈尧所说的关于他和童菲分手的事……惊诧,愤怒,疯狂的妒火在燃烧,将她的淑女形象给焚尽。

    “童菲……杜橙……你们……还真的有事儿,你们……太不要脸了!#^#^%$#&**%……”方凯琳嘴里冒出一连串的不堪入耳的话,都是骂人的经典字眼儿,若不是亲耳听到,很难想象这么一个大家闺秀居然还会说这些,骂起人来跟泼妇没两样。

    陈尧冷眼旁观,他看着方凯琳越气他就越感觉过瘾,就像是将他无法宣泄出来的愤怒转嫁了一点到方凯琳身上。他觉得这样还不够,必须要再更猛烈一点。

    “愚蠢的女人,你以为杜橙和童菲仅仅只是不要脸而已吗?告诉你,童菲肚子里可是怀上杜橙的孩子了,只是她不想让杜橙知道,可即使这样,杜橙还三番两次去找童菲,有一次在童菲家,两个人单独在房间里,出来之后就看到杜橙的嘴唇上有血迹,你说,那是为什么?呵呵……你连男人的心都管不住,还好意思喊老公,他真是你老公吗?怎么你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你要是有本事看住他,他哪有机会去找童菲?”陈尧这才算是说出了心声……他就是痛恨这个没用的女人管不住杜橙,他认为童菲跟他分手或许是因为跟杜橙有了新进展。

    方凯琳呆若木鸡,一张足以令男人神魂颠倒的容颜此刻却是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的神情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狰狞……是真的,童菲真是怀的杜橙的孩子!

    之前方凯琳还只是猜测,但始终抱着一点幻想,万一不是杜橙的呢,但现在听陈尧说了,她还有什么可挣扎的?残酷的事实就是这么提醒着她,特别是陈尧说杜橙在童菲家里从卧室出去时居然嘴唇有血迹,只不难想象是他很可能去亲童菲,但不知为何被童菲给咬了……

    点点滴滴,每件她深恶痛绝的事都在诉说一个不可逃避的真相……她根本没有得到过杜橙的心!

    方凯琳不知不觉攥紧的指甲嵌进了她的皮.肉,浸透出血迹她都没感觉到痛,心里有无数疯狂的声音在呐喊,咆哮,冲天的愤怒无处可释放,唯有侵蚀她这颗被嫉恨所占据的大脑。

    嫉妒,并不可怕,但如果不会控制这种嫉妒,任其发展下去,才是最难以预料的危险,不止伤人,还伤己……方凯琳是如此,陈尧也是。他那天从童菲家离开,看似是平静地接受分手的事实,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从他刚才的表现就能看出,他内心积压的怨恨太多太多……

    ======呆萌分割线======

    静谧的房间里飘散着米粥的香味,chuang上那个脸色苍白的女人正在小口小口地喝着刚煮好的粥,旁边还有一盘青菜。

    以前她是营养过剩,现在她是有点营养不良了。因为害喜的关系,好多东西都吃不下,即使当时吃下去了没过多久都还得报废掉,人体都还没来得及吸收多少呢……这么下去,不瘦才怪。

    童菲已经吃够了清粥小菜,现在是一见着就皱眉头,可是没办法,她的胃太脆弱了。

    一碗米粥下肚,饱了,可人又开始犯困。这都卧chuang几天了,但还不能下地到处走,就只在厨房转悠两圈,这青菜还是父亲临出门之前炒好了放在冰箱里,童菲饿了再拿出来热了吃。

    经过几天的休养,童父的脚伤已无大碍,她母亲也出院了,店铺正常营业,父母开始了忙碌的生活,只不过这几天都会住在家里,第二天出门时就将饭菜都做好,等童菲要吃的时候就自己热一热……

    童菲对此已经是十分感动了,父母这后来没有再责怪她,得知她和陈尧分手,也没多说什么,反到是有些赞成的意思。只是对她肚里的孩子,父亲感到很痛心,每每提到都是会为女儿的遭遇惋惜,心疼。但他们也是不会鼓励童菲去破坏别人的感情,知道那个男人有未婚妻了,做父母的只能叹息,夜夜难眠,可这孩子还是得留着,毕竟,这可能是童菲这辈子唯一的一次做母亲的机会。

    童菲家本身不是很富裕那种,为了供她读书,父母花费了不少心血,幸好她回来之后也有出息,进入一所大学当英语老师了,但现在她暂时不能去上班,休假在家,没有收入,父母为此很是忧心,越发想着要多挣点钱,不然将来生孩子养孩子一大笔开销就没着落。

    父母的理解,让童菲在这水深火热的日子里有了些温暖,她嘴上不说,可心里是对双亲充满了感激,深刻的体会到亲情的重要。即使平时少言寡语,甚至因为忙碌而很少见面,但只要她有个什么事,父母一定会给予她最无私的支持和爱。

    在家养胎,可不是那么轻松的事,看着是挺清闲,但实际却是苦闷到极点。不能到处走动,不能总对着电脑,不能吹空调,扇风扇也得多加注意,冷了热了都不行……最难受的是,父母出去开店了,家里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水菡远在m国,要照顾老公和孩子,加上时差的关系,也没太多时间跟童菲聊。兰姐最近也挺忙的,时常都忙到凌晨才休息。

    童菲在家静养了几天,心里空荡荡的,无处不在的寂寞总是挥之不去。

    孤单,是一种发自灵魂的悲鸣,无论多么坚强的人,总有一个时刻是会感受到孤单的。假装不在意,刻意不去想,但越是逃避越是清晰……

    怎能忘掉那个人,曾经亲密得像情侣一样,吃喝玩乐都在一块儿,他帅气的身影旁边总跟着一个胖乎乎粉嘟嘟的女孩儿……当时不觉得有什么,可现在想起来,那都是珍贵的回忆,都是她人生经历中不可磨灭的美好,是她想要珍藏在心底的东西。

    怎能忘掉那个人,她现在这台笔记本电脑是他买的,ipad也是他买的,电子书也是他买的,就连手机也是……还有墙壁上那一盏极富田园风格的绿色壁灯,还有她最喜欢的运动鞋,还有她睡的这个枕头,还有厨房里的几套精美餐具,还有她枕边的紫色小香熊……等等太多跟她的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都是杜橙在买给她的。不是因为这些东西花了钱,而是每一件东西都能让她勾起对他的思念,如何还能忘得掉?

    她并不是个贪图便宜的人,实在是因为以前跟杜橙关系太好,就跟一家似的亲密,两人时常出去逛商场,他看到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就买,并且很多时候还都买两份,时时刻刻都不忘她这个好朋友,她要是不收下,他就会不高兴……

    放眼看看自己家里,原来她生活中已经有太多关于他的痕迹……要想斩断情丝,何其艰难。

    童菲胡思乱想了一会儿就开始打盹儿了,模模糊糊中听到手机响,接起来,竟是杜橙……

    “喂,你不在家吗?我按门铃你没听见?”杜橙的声音有点急,因为太想见到她了,所以难免口气不好。

    童菲嘟哝一声,含糊回答:“你找我有事吗,在电话里说吧。”

    童菲害怕见到他,怕自己控制不住会泄露心事,怕越见越难以放得下,可杜橙今天是铁了心的要见她,非得当面问问她关于陈尧的事。

    杜橙态度坚决:“电话里说不清,你到底在不在家?在的话就开门!如果不在,就说你现在的位置,我去找你。”

    童菲心里苦涩,但还是尽量稳住呼吸,装作平静地说:“我不在家,我在外面办事……你不是什么急事找我吧,那就以后再说,我现在真的很忙。”

    童菲急匆匆说完这几句就挂了电话,怕再多说一句都会忍不住颤抖……天知道她有多想念他,她拼命想要忘记,可得到的结果就是更加刻骨的相思。曾经在一起没心没肺笑笑闹闹的日子,恐怕是再也不会有的了,要想重温,唯有从记忆中获取。

    人呐,有时痛苦是源自于太不懂约束自己,但像童菲这样却是相反,她因为善良正直而受到道德的约束,不愿自己沦为小三,不愿做破坏人幸福的侩子手,所以她才会苦了自己。

    杜橙此刻就站在童菲家的大门口,听到她在电话里这么说,他心里的失落可想而知……好不容易想通了想来找她谈谈,心平气和的也不吵架不斗嘴,就是关心关心,看看她过得怎样了,但她似乎并不领情,是真的有这么讨厌他吗?

    杜橙沉着脸又站了好几分钟才闷闷地走下楼去了……她不愿说她在哪里,他只有改天再来,可是改天……明天他就要去民政局了。

    真的要去吗?杜橙走到童菲家楼下忍不住回头张望,看看那一扇属于她家的窗户,那里是她的卧室……不知怎的,杜橙在听到童菲和陈尧分手之后,他心底隐约就滋生出另一种念头,对于明天和方凯琳去民政局的事,他的抵触感越发强烈了。

    杜橙走得很慢,他不会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了童菲眼中……此刻她正躲在窗帘背后静静观望,远远地,痴迷地望着他的背影,眼眶不知不觉已是泛红。

    若是她喊一声,他一定会回头,一定会上来,可她偏偏不能……太过理智的结果就是像童菲这么近乎自虐的方式来压制自己的感情。

    手机来电响得很及时,恰好是杜芊芊打来的。

    这丫头是不甘心,着急,知道明天自己就要有个嫂子了,并且是她很不喜欢的一个女人,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告诉童菲,说不出为什么,杜芊芊心里只会觉得童菲跟她哥哥杜橙最相配……不得不说,这丫头是个很有思想有内涵的人,别看年纪小,看不落俗套,不会以貌取人,否则她也不会跟童菲这么合拍了。

    杜芊芊不是故意刺激童菲的,可这通电话确实让童菲差点没忍住哭出声……

    “是吗,明天领证?嗯……麻烦你替我向你哥哥说一声,恭喜他了……”童菲的声音抖得厉害,望着远处杜橙那即将消失的背影,她的心在不停收缩着,再张开时已是满溢出苦涩的汁液……以为早有心理准备的,可在听到这种消息时,她还是无法避免的心痛了。

    童菲不断地深呼吸,使劲稳住自己的情绪,那股悲恸在爆炸的边缘几番欲裂却又不曾真正裂开,因为她会记住医生说的话,她不能太激动,否则对肚里的胎儿十分不利。

    母爱是伟大的,其程度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童菲本来是想大哭一场,但只要一想到她岌岌可危的身体状况,她想哭的念头就会被稍加扼住,心痛也似乎不再是那样难以克制……

    最终童菲是没哭出来,只是在杜橙的身影完全消失那一刹,童菲倒在了chuang上,呆呆地望着天花板,陷入一种好似是雕塑一般的静止。

    不是不哭了,只是眼泪倒流回肚子里;不是不痛了,只是这种痛化作了鲜血,在身体里流淌,浸透进每个细胞,镌刻在灵魂,用不磨灭,成为记忆里的一把刀子,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割着你……

    明天他要结婚了,真好啊……这样她就可以更有理由说服自己隐藏秘密,她会更坚决地与他保持距。可真的很好吗?为何那一声“恭喜”竟已经耗尽了所有的力气……

    杜橙走了,但他没回家,他今晚不想回去,只想好好放松一下自己。因为,明天一旦走进民政局办好了结婚证,他将不会再是从前的自己了。

    为了纪念过去单身的日子,杜橙将亚撒叫了出来,两个大男人去了K歌城包了个最大的包厢,叫了一堆莺莺燕燕陪伴在侧。

    喝酒唱歌跳舞玩游戏划拳……总之就是怎样开心怎样来。就算内心是烦闷的,也要营造出一种开心的气氛,这样才对得起自己在领证之前的一夜啊。

    方凯琳一直电话不断,最后杜橙干脆关机了,来个彻底清净。

    方凯琳连晚饭都没吃,她没胃口,到了晚上也睡不着,心急如焚地等杜橙出现,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他关机。

    如果方凯琳找得到童菲的家,她肯定不会这么傻傻的坐着,她只以为杜橙关机一定是因为不想她打扰他和童菲。

    这疯狂的嫉妒心还在不停滋长着,方凯琳无计可施,一个人在房间里走来走去的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真的怕了,怕杜橙去找童菲了就发生一些意想不到的事情,如果明天他不出现,怎么办?

    方凯琳长这么大,从未像现在这么不自信过。结婚这种大事在她心里演练过千百次,紧张是有,但绝没有害怕过,可今天,从下去遇到陈尧时开始,她就一直忐忑不安,从杜橙关机开始,她就越发肯定杜橙是找童菲去了。

    这一夜,方凯琳不知是怎样熬过去的,平素很少抽烟,可今晚抽了一包还不止,红酒就喝下去两瓶还没醉,顾不上明天是否能保持美美的状态去民政局了,她只想让这时间走得快些,只盼着能快点天亮,快点到上午九点钟……

    事到如今,方凯琳除了等待,别无他法,只祈祷杜橙不要被童菲迷惑,祈祷杜橙的孝心能起作用……他应该不会违背父母的安排吧,如果他反悔,杜家两老肯定不会答应的。

    方凯琳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但这样的安慰,没有底气……

    天色渐渐破晓,黑夜过去,东方开始露出鱼肚白,方凯琳一夜未眠,脸还有点浮肿。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憔悴的面容,微微发黑的眼眶,她堆积了那么多愤怒,都只归结到了童菲的身上……

    “童菲,都是这个痒痒不如我的女人,都是你!我方凯琳从来没这么惨过,没这么狼狈过!”方凯琳对着镜子怒吼,声音都哑了,眼里还有血丝。

    一晚上都没杜橙的消息,等到现在他都还关机,方凯琳的心越来越凉,可即使是这样,她也还是不到黄河不死心的。

    约好了是今天上午九点钟在民政局门口见,她一定要去!

    方凯琳用了三个小时来化妆换衣服,她精通这方面,等到出门时已是看不出她的黑眼圈了,经过一番巧手绘出的妆容,高贵大方,青春靓丽,同时还兼顾了女人的妩媚风情,她确实是一个养眼的美女,尤其是今天这妆还有着几分俏丽与喜庆,很适合今天要做的事……领结婚证。

    九点钟,方凯琳准时出现在了民政局门口,一身浅橘色长裙,波浪卷的头发垂在肩头,高挑纤细的身材曲线优美,气质更是大家闺秀的风范。往那一站,吸引了不少目光,有几对前来领证的年轻小伙子还偷偷瞄她几眼……

    外人看来,她是女神般的存在,光这么看着就足够赏心悦目的,犹如一道风景线,有人会想,究竟是什么样的男人能够征服这样美貌与气质并存的大美女呢?

    方凯琳看上去气定神闲,但她已经看过十次手表了……九点半,杜橙还没出现。

    她表面平静,可内心早已是波涛汹涌,她不愿就这么接受失败,接受这巨大的打击,她总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在鼓励自己……他会来的。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方凯琳的希望越来越渺茫,在这大门口进进出出的好些人都会好奇地盯着她看,各种版本的猜测都在人们心中涌现……这么漂亮的女人,竟然还有男人在跟她结婚时让她久等吗?

    怎舍得让如此佳人在等待中消磨热情?

    陌生人的目光对方凯琳来说就像是一根根钢针,她知道别人会怎么想,可她唯有假装淡然,假装很有耐心,实际上她真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焦急的等待中,蓦地,视线前方出现了一辆熟悉的车,转眼已到跟前,正是姗姗来迟的杜橙!

    方凯琳差点跳起来,激动地飞奔上去抱着他,对准他的脸就是一口亲:“老公,你终于来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的!”

    方凯琳太高兴了,虽然等了两个小时他才出现,但只要来了就好,她一颗恐惧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只顾着抒发自己的情绪了,好半晌方凯琳才注意到杜橙的表情有异。他太淡然了,仿佛不是来结婚的,只是来这顺路看一眼的。他眼里那种陌生又熟悉的光芒是什么?是……是歉疚吗?

    方凯琳刚落下去的心又被再次提起来,可她不想去管那么多了,挽着杜橙的手就往里走:“老公,别站着,我们进去吧。”

    然而,杜橙却没有挪动脚步,而是冷静地凝视着她,深邃的眸光闪烁着她看不懂的复杂,她的兴奋激动,她眼里的希冀,他都看得明明白白,只可惜,他在昨晚也已经想得够清楚了……

    很不想对她造成伤害,可杜橙觉得,有些话若是不说,将来或许更加伤得深。有些事如果做了,将来他必定会追悔莫及。这就是他一晚不出现经过深思熟络得到的结果。

    杜橙的声音有点沙哑,却又显得更温柔了凝望着眼前这张美得让男人屏息的容颜,沉声说:“凯琳,我不是来办结婚证的,我是想来告诉你,我们,分手吧,这婚不用结了。”

    短短几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将方凯琳炸得浑身发抖,脑子一片空白!不,她不信,杜橙已经来了,为什么还要说不结婚了?不……一定是童菲,一定是童菲那个该死的女人在作怪!【今天2万字更新,亲们投点月票鼓励一下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