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惊悉原来她喜欢的人是他
    生命之所以可贵,是因为它的不可复制与无常。谁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每一次看似平常的别离都隐藏着难以预见的危机。

    噩耗传到梵氏公馆时,兄弟们都有种天要塌下来的感觉。

    人人都知道小颖是梵狄的救命恩人,知道小颖对梵狄的重要。别看梵狄平时很爱数落小颖,但其实对她已经是很特殊了,留她在身边,收她做干妹妹,公馆里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个女孩儿可以享有外人得不到特权。

    虽然她不是梵狄的恋人,但身份地位其实一点都不差,兄弟们很乐意听她的吩咐,当然也都盼着她有朝一日能成为老大的贤内助。可现在,这朵含苞待放的小花,永远地离开了,公馆里变得异常安静,一个个大男人都是愁眉苦脸的,都在为小颖而惋惜,心痛,只可惜陆哲浩也一起掉下去来个车毁人亡,不然的话,大家一定会将这小子修理得爹妈都不认识。

    因为出了这场事故,山顶的路暂时被封,上边那些参加赛车的人以及围观人群早就散得不知所踪,交警在处理事故现场,大半夜里这个地方却无法得以清静,并且在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里,人们一旦想起这条路,都会有种后怕的心情。

    其实这跟路没有关系,像陆哲浩这样参加非.法赛车的人,就等于是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了,除非是不再犯,否则,去见阎王那是迟早的事。只可惜小颖还那么年轻,她的人生才刚开始就走到了尽头,谁会想到那看似优秀的大男孩居然会有那么致命的嗜好,并且还硬要拉着小颖坐在他的副驾驶位置……

    世上没有后悔药,如果有,梵狄情愿付出一切代价去买。可人力有时太渺小,敌不过命运无情的大手,如今,梵狄只能站在小颖出事的地方,深深地忏悔,悲恸。

    这是临近山顶的一处弯道,外圈的石栏有一处缺损,那就是小颖和陆哲浩掉下去的地方,悬崖陡峭,下边是一条湍急的河流,车子就是掉在了河里。

    此刻,这周围灯火通明,梵狄的手下全都出动了,配合着救援队的人在打捞……

    梵狄站在河边,看着忙碌的众人,看着从河里捞上来的车,还有陆哲浩冰冷的尸体,梵狄没有半点怜悯和同情,只有一腔恨不得能将陆哲浩复生了再狠狠折磨的愤怒。

    就是这个该死的陆哲浩!是他硬拽着小颖上车的。关于这点,梵狄已经从目击者口中证实了。围观赛车的人里有很多都是小混混,梵狄要打听点事很容易,可就是在得知之后才更为愤恨。

    今晚的夜风格外冷,耳边传来河水流淌的声音,再也不是悦耳的,而是犹如催命般的符咒。梵狄就像是一尊充满恐怖气息的杀神,往那一站,连警察都不愿去跟他说话……气场太阴冷,靠近他都会感到一股深浓的杀气。

    梵狄沉默不语,只是静静地看着,他脑子里浮现出的是小颖在被陆哲浩拖上车时那种恐惧的眼神,还有她在车子坠落时的绝望……她当时该多害怕啊,她在水里挣扎时,还是怎样的痛苦……

    梵狄猛地一拳头打在了身边的一棵大树上,鲜血立刻从手指流出,可他已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有深深的悔恨。恨自己答应了让小颖和陆哲浩交往,很自己没能事先查明陆哲浩原来竟有玩这种非.法赛车的嗜好,恨自己今天允许小颖出去跟陆哲浩约会……

    太多的自责,让梵狄无处排解这种痛苦,总觉得自己应该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今天下午小颖出去时,他还在想,将来要给小颖一个最隆重的婚礼,让她风风光光地嫁人,让她当个幸福的新娘,他是真的想要让小颖过得好,过得开心,真心地当她是家人那样。

    可谁能想到,她出去约会竟然会出事。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并且还是在车子里,坠进河中,生还的机率几乎为零,到现在找到了陆哲浩的尸体,小颖还没被找到,这说明她已经被河水冲走了,或是沉在了河底,不管是哪一种,都足够让人痛心了。

    打捞的工作持续了一整晚,直到天亮还在继续……

    如此噩耗,梵狄没有立刻告诉小豆子,这时候他还在家睡得正香呢,不知自己的姐姐已经遭遇不测了。

    梵狄一晚上都没合眼,回到公馆时,整个人都精疲力尽了,心力交瘁地躺在沙发上,俊脸异常苍白,看上去好像是经历一场大战似的。

    这是一种精神上的煎熬,他脑子里阵阵轰鸣声不绝于耳,无法冷静下来,无法入睡。

    好像是心脏被挖去了一块肉,难以言喻的痛在肆虐着,他不愿接受这个事实,不愿去相信那个善良又坚强的女孩儿真的离去了……没有她,梵氏公馆里好安静,听不到银铃般的笑声,看不到她活泼动人的身影。没人在耳边念叨他了,没人啰嗦地要他吃这个吃那个,没人会在他拿起酒杯时为他换上一杯鲜榨果汁了……

    梵狄在小颖房间里伫立良久,打量着这里的一切,看着整洁的房间,总觉得太冷清了,没有主人睡在chuang上,这里显得空荡荡的。

    坐在chuang边,梵狄缓缓躺下……蓦地瞥见枕边露出一片银白,拿起来一看,是他送给小颖的ipad。

    不经意翻开外壳,手指一戳,屏幕上立刻出现一张熟悉的照片……

    嗯?这不是他的照片吗,怎么成这ipad的桌面了?

    可这张照片,梵狄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拍过……照片上的他,面朝大海坐着,显然是在金虹一号上,而拍照的角度是侧面,展示出了他完美无瑕的脸部轮廓,挺拔的鼻梁,厚度适中的嘴唇,叼着的那支烟还冒着淡淡白丝,他绝美的容颜隐隐透着令人心悸的哀伤,似是因为想起了什么事而显得有点沉重,但这不但没有影响他的容貌,反而还更加呈现出一种难得的颓废落寞的美感。

    这什么时候拍的?梵狄真不知道。仔细想想,小颖上次去金虹一号的即是那次她差点被人占了便宜时候,从那之后到现在梵狄没再带她去了。这丫头,居然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偷.拍他?

    梵狄随手翻开了ipad上边的相册,越看越是愕然……这相册里大都是他的照片,有的是在他知道的情况下拍的,更多的则是他不知情的时候。

    睡觉,吃饭,走路,说话,包括他在议事大厅里跟手下训话……这些画面都存在了小颖的相册里,满满都是他。

    还有一张最为特别的照片,上边是梵狄背对着一张穿衣镜,而小颖就站在镜子面前,她拿着ipad对着镜子照下,这样一来,照片就成了她和梵狄的合影,只不过梵狄不知道而已,而小颖就笑得格外的甜,那亮晶晶的眸子里闪烁着异样的神采,含情脉脉,温柔深情,好像是在看着自己心爱的人一样……

    这样的眼神,这样的一张“合照”,让梵狄心头一颤……紧紧盯着照片上小颖的眼神,怎么就这么熟悉呢?这眼里饱含的情意太明显了,不是傻子都能看得出来这是代表着什么。

    若不是看到这照片,梵狄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小颖在他没有注视到她的时候竟然是用这般深情浓烈的目光看他,这样甜蜜又带着三分羞怯的笑容,是何含义,还用猜吗?

    梵狄不是笨蛋,呆滞之余,陡然想起了小颖曾经说过她有喜欢的人了,可她当时交代的是她在小镇遇到晏季匀的事,既然她在知道晏季匀有老婆之后大方祝福他,那么,事情过去之后她怎会还提起她有喜欢的人?除非……难道说,她喜欢的男人其实另有其人,而这个罪魁祸首就是……是梵狄!

    这念头一冒出来,连梵狄自己都禁不住心脏抽搐,尖锐的疼痛在蔓延,愣了几秒之后,只见他手一抬,结结实实打了自己一巴掌!

    “真混!”梵狄咒骂自己,脑子里还在翻涌着许多关于小颖的片段……她对他无微不至的关心,体贴入微的照顾,这仅仅是感激他的好吗?她说过,她最大的兴趣就是想做更多好吃的菜给他……当时他没觉察出什么不对劲,但现在想来,一个女孩子将自己的兴趣跟他挂上钩,这难道还不够明显在说明她对他有情吗?

    当他得知有人在追她时,他最后同意了,可她却没有高兴的表情,而是苦着脸很失落地回房去……这是不是也说明她当时是被他的态度伤到了,其实她最盼望的是他能够反对?

    除此之外,梵狄还在ipad的备忘录里看到小颖留下的字,全都是关于他……他的喜好,他不喜欢吃的东西,他忌口什么,所有的一切都是跟他有关,在最后还附上一句话——“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

    这句话才是最最让梵狄心痛的刀子!

    “该死!”梵狄狠狠又抡了自己一巴掌,很用力,更深的自责着。

    直到此刻梵狄才醒悟,原来小颖一直都是对他有情的,而他还成天想着怎么把她塞给陆哲浩,还想着要将来要把她嫁出去……她在听到他同意她跟陆哲浩交往时,该是怎样的失望和伤心?

    而这些,她都自己藏着不说,没有对他埋怨过,始终都是以一副笑脸面对他,给予他最多的照顾和温暖……她就像是天使,他确实曾救过她,但最终带给她的还是伤害……

    “或许,这辈子,我就不适合有女人在身边……”梵狄苦笑,越发有此深刻的感受。

    小颖的事,对梵狄来说是一个很严重的打击。且不说爱,就是身边失去了一个每天都能见到的人,给予自己温暖和关爱的人,时时刻刻将心都掏给他的人,像失去了至亲那么痛苦,他需要一个缓和的时间让伤口淡化……

    接下来的时间里,经过全力搜救,最终还是没能找到小颖的尸体,她就这么消失在他的生命,但她在梵狄的生命轨迹里留下了至关重要的一笔。除了水菡,小颖是另一个可以将梵狄的心占据的人,虽然不是爱……

    跟小颖没有开始一段恋情,但她的存在和消失,对梵狄来说是一个刻骨铭心的经历,即使过去很多年,他都不会忘记曾有这么一个人温暖过他的生命。对于感情和生活,他会有更深一层的理解和认识。但同时他也更加冷漠,冷酷地将自己的心封闭起来。

    经过七天的搜救没找到人,梵狄在市郊的一处墓园里为小颖立了一个墓碑,里边埋葬着的是她的几件衣服。

    这也不失为一种寄托哀思的办法,而梵狄能为小颖做的是……在她墓碑的上边刻上一行字——吾妻小颖之墓。下方是他的名字,梵狄。

    如果小颖有灵,一定会为梵狄的做法而高兴的。生不能成为他的女人,但死后可以被梵狄认可,善良的小颖会感到很满足的……成为他的妻子,这是她幻想了好多次的事情,如今,梵狄竟能在她身后了却这心愿,也算是对她的一种安慰了,更是梵狄对她的补偿。

    立碑这天,天气不好,一场大雨降临,预示着这个夏天即将过去了。

    梵狄撑着一把黑色的雨伞站在小颖的墓前,凝视着碑上的字,他阴霾的心情越发孤寂冰冷,沉郁的脸色布满了哀伤和痛惜,浓眉深锁,沉默着一言不发地站着。

    这样一个妖孽般惊人的男子站在雨里吊念一个人,该是怎样的沉重和痛心?迷蒙的雨幕中,他像是座雕塑,屹立不动,只散发出一种悲鸣的气息。

    他很专注,他不会知道在距离不远之外的另一座墓碑前,伫立一个黑色女人的身影,留意他很久了。

    她戴着墨镜,同样也打着伞,素面朝天脸色苍白,藏在墨镜后的那双眼,竟是有着些许惊艳与复杂。她有点意外,想不到来此祭奠死于意外的弟弟,竟会看到一个这么奇怪而特别的男人,他让她想起了曾经看的电视剧里那种痴情种,在爱人死了之后就是这样的表情吧……

    她忽然有种冲动很想上去跟他说话,劝慰几句,但这念头起来时,她又认不出自嘲……自己这是怎么了,居然想去跟陌生男人搭讪吗?并且还是在墓园里?

    这不是她的风格,准是她脑子短路才会这么想。

    女人别开视线,继续专注在自己眼前的墓碑……仔细看去,这碑上镌刻的名字竟然是——陆哲浩。【今天一万字已传,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