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杜医生病倒了
    【亲们别只看每天更新的章节数量,请注意章节的字数。有时是一章好几千字,所以不要以为千千在偷懒啊,这章也是6千字的!】

    阴雨绵绵的天气就像是在为这座墓园祭奠,哭泣,寄托哀思,是怎样一种无奈的悲恸,所谓的活在心里,只不过是自我安慰的说法罢了。

    梵狄站在墓碑前伫立良久,心里默念着许多不曾说过的话,越来越不懂,爱情与习惯,有什么不同?他习惯了有小颖在身边,如今她走了,他能确定自己是心痛的,但这种心痛究竟是因为习惯还是感情?

    这个傻丫头,曾在备忘录中写到:“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

    这样的隐忍与沉重,梵狄深有感触,所以也才更加为小颖心疼。

    “你如果真的在天上,希望你能过得无忧无虑……天上不会有陆哲浩,天上没有非.法赛车,你是偶落凡间的天使回到属于你的地方去了……”梵狄喃喃低语,绝美的面容上隐含着几分令人动容的痛惜和悲凉,为这条无辜的生命,善良的女孩儿,她在猝不及防的时候带着恐惧离开了,怀着对生命的敬畏,他惟愿她能活在另一个极乐的世界……

    “至于那个陆哲浩……”梵狄深眸一缩,淡淡的戾气散发出来,狠厉的眼神格外绝冷:“他死了都该下地狱,他绝不会跟随你在天堂。”

    梵狄对陆哲浩的咒骂,轻飘飘散在空气里,随着雨丝而去,却是飘进了不远处某个女人的耳朵里。她原本就注意着梵狄,现在听到他轻语着模糊的字句,加上他的口型……怎么他竟是在咒骂她的弟弟?

    女人顿时脸色变了,适才还感觉这男人是难得一见的十分养眼的妖孽,但现在她只觉得心头一股子火,压都压不住……这是在哲浩的墓前,她这个当姐姐的如果在听到有人诅咒弟弟时都能无动于衷,她还有什么脸来祭拜?

    女人三步并作两步快速走到梵狄跟前,横眉竖眼瞪着他:“喂,你刚才说什么呢?干嘛要咒陆哲浩下地狱?”

    这么直截了当的质问,含着愤怒,来者不善,一看就是个脾气火爆的女人。

    梵墨镜背后的双眸淡淡一瞥,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他有些不悦,因为对方打扰了他,并且,看样子是陆哲浩的什么人,他哪会有好脸色看。

    “下地狱么?是我说错了……”梵狄岑冷的语气没有半分温度,比这雨丝还要冻人。

    女人也戴着墨镜,虽然看不清楚此刻的眼神但她显然还很年轻,见梵狄很快“认错”,她的脸色才缓和一点,可她紧接着就听梵狄又说……

    “我说错了,不该只是说下地狱,他应该是……下十八层地狱。”梵狄冷若冰霜的面容布满了阴霾,再也没有瞄女人一眼,只是看着墓碑。

    “你……你说什么?你……你太过分了!死者已矣,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么诅咒他?”年轻女人气得脸色发青,但面对这么淡然而强势的男人,她有种很难收拾的感觉。

    梵狄冷冷地勾唇,完美的唇线扬起一丝狠厉的弧度:“怎么你不知道他有多可恨么?他自己想找死也就算了,但他在上车之前还硬拉着一个无辜的女孩子跟他一起……他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嗯?女人倒抽一口凉气,惊骇地盯着梵狄,缓缓地将目光移动到墓碑上,定睛一看……

    “小颖?”“梵狄”?

    女人看到墓碑上的字,瞬间呆住了……想起一件事来,确实,哲浩不是一个人出事的,他是跟一个叫小颖的女孩子一起从那条盘山公路坠下……想不到这么巧,眼前的男人竟是小颖的家属?

    女人的愤怒立刻打了折扣,有点心虚了……若这男人是小颖的家属,咒骂哲浩,那是她没资格再骂的,因为这事确实是哲浩的错,害了一条无辜的生命。

    可再看墓碑上的字……吾妻小颖?难道他是小颖的老公?

    这不对劲啊,据说小颖不是哲浩新交的女朋友吗?女人惊愕,忍不住质问:“什么意思?这个叫小颖的,跟哲浩生前是在交往,为什么你在碑上刻这种字?”

    女人被勾起了强烈的好奇心,越发觉得眼前的男人深不可测,居然有种想要了解他的念头。

    但梵狄却冷冷丢下一句:“我刻什么字,与你无关。”

    说完,他已经转身迈开大步,头也不回地离去。清绝的背影在雨中显得那样孤寂,有种遗世独立的味道,让女人不由得看痴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复杂的情绪不断翻涌,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她才又回头看着小颖的墓碑,直勾勾盯着落款处。

    “梵狄……梵狄……他叫梵狄?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女人没了先前的愤怒,反到是对梵狄有点歉疚……不管怎么说,他是小颖的家属,一定很心痛吧,这都是要怪哲浩生前太任性冲动,才使得那个叫小颖的女孩子惨遭不测,这是无论如何都弥补不了的遗憾……

    知道了他的名字,她觉得,说不定还会再遇到他的……到时候真想问问,究竟他和小颖是怎么回事?

    其实这女人只是陆哲浩的堂姐,陆哲浩是她伯伯的儿子,对于他的死,她很意外和惋惜,前来祭拜,心情沉重,可奇妙的是,现在她的注意力大部分被那个叫梵狄的男人吸走了。她从不相信一见钟情,但现在怎么却被一个初次见面的男人吸引了,这是他太特别还是她定力有问题?

    女人怔怔地收回视线,甩甩头,揉揉自己的头发,迫使精力集中一点,然后对着小颖的墓碑深深地鞠了三次躬,带着诚恳的歉疚说:“对不起……希望你在天之灵能得到安息。”

    天空更加阴沉,雨,下得更大了,是为这无辜的生命而哀悼,是为人生无常而叹息,是为生命的不可重来而悲恸……

    ======呆萌分割线======

    雨后的天空格外澄澈,有着被洗过的湛蓝色,世界仿佛更清晰了,不冷不热的天气正适合户外走动走动。对于连续好些天卧chuang在家的人来说,这无疑是个能让人感到蠢蠢欲动的日子。

    一连七天,童菲愣是没踏出家门一步,每天都小心翼翼地养胎,生怕出纰漏,无论是饮食还是其他方面,都十分谨慎。

    这七天相当难熬,不只是身体上,精神上更是苦不堪言。每天一睁开眼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杜橙已经跟方凯琳扯结婚证了。

    这就像是一把刺在胸口的刀子,拔不掉,只能任由伤口的鲜血干涸,结疤,却不能愈合。

    或许,杜橙送她的每件东西都可以扔掉,以此来让帮助自己断了念想,可即使这样,她还是无法将他从生命里赶走……因为,肚子里还有个孩子呢!

    童菲不知道杜橙和方凯琳没去领结婚证,那天杜芊芊打了电话给她,告诉了这件事,但后来杜芊芊出去旅游了,没再过问这件事,而杜橙的父母也没告诉杜芊芊其实哥哥和方凯琳出了状况。

    没了杜芊芊这个小机灵在,童菲的消息也没那么灵通,只以为杜橙成了已婚人士了,心里那个痛苦,无可言说。

    在家憋了好几天,童菲觉得再不出去走走的话,都快发霉了。她不能让自己的精神这么萎靡下去,即使天塌下来了她都得撑住,为了孩子……

    如今童菲只有一百二十斤了,不再是那么肥胖,只属于微胖类型,整个人的轮廓也都比以前明显,尤其是脸蛋,现在看起来是可爱的心形,配上一头俏丽的短发,润泽的肌肤,果真是一个美美的孕妇。

    怀.孕生孩子就等于是女人的第二次发.育,是变美还是变丑,因人而异,而童菲就是属于变美的类型。

    穿上宽松的孕.妇裙,往镜子那一站,活脱脱的一个俏丽佳人,可童菲自己却是高兴不起来,笑容里都带着一丝苦涩……虽然身上肉少了,外型终于是变得比以前好看多了,但这是因为她最近害喜胃口不好所致,长期这么下去,胎儿缺乏营养也不行啊,她到是渴望着自己能早点渡过害喜的日子,希望能像以前那样大吃大喝的,以后才能生个白白胖胖的娃娃嘛……没有哪个母亲看到瘦巴巴的孩子会不心疼的。

    “如果减下肉来的代价是会让肚里的孩子缺乏营养,那我宁愿一直都那么肥。”童菲对着镜子喃喃自语,摸摸肚子,叨念了几句。

    出神之际,卧室门忽然被推开了,是童菲的母亲回来了。

    “童菲……”

    “妈……”童菲转身就看见母亲手里提着一个袋子,亲切温和的笑意让人心头一暖。

    “女儿,你最喜欢吃的话梅,妈又给你买了一些,尝尝吧。”

    童菲一听话梅就忍不住吞口水,其实以前不是那么爱吃的,但最近是越来越喜欢了。

    “谢谢妈……”童菲将话梅拆开,自己没先吃,到是先喂了母亲一颗。

    童母爱怜地看着女儿,穿着孕妇装的样子让她想起曾经的自己,不由得感慨:“童菲,你希望是生个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呢?”

    “呃?”童菲一怔……说实话,她还真没考虑过这个。

    “妈,您和爸爸喜欢男孩女孩?”

    童母是个老实巴交的女人,不善说谎,也不想说谎,闻言,略显黝黑的脸上露出几分无奈的神情:“女儿啊,妈妈以前其实是希望你将来能生个男孩儿,可是现在,妈妈到是希望你肚子里的是个女孩儿了。”

    “为什么啊?妈,你的想法怎么会变的呢?”童菲有点不解。

    老一辈的人,跟年轻人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想问题很全面,周到,看得远。

    “女儿,你想想,你是不打算让孩子的父亲知道这件事的,那就是说,咱家得全面负担起这个孩子的一切,如果是个男孩儿,将来还要讨老婆,你该多操心啊,那时候,我跟你爸爸也还不知道在不在世,让你一个人去张罗,你会很辛苦的。”童母说起这个话题就会忍不住心酸,眼眶泛红。

    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的担忧,不只是看到最近,而是已经在为她打算二三十年之后的事了,这不是杞人忧天,这是母亲伟大的爱。

    童菲心里猛地抽了抽,不只是话梅太酸还是这个话题太沉重,她只觉得鼻头有点发酸,双臂一伸,抱住了母亲,轻声说:“妈……不要说这样的话,您和爸爸一定会长命百岁的,一定会看到我的孩子结婚,看到他生儿育女……”

    童母慈爱的笑笑,也是发觉这种话题太能勾起人的负面情绪了,她便不再继续往下说,只是爱怜地拍着女儿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女儿,是不是真的要一辈子都瞒着我和你爸爸,不告诉我们谁是你孩子的父亲?”

    童菲默然了,这沉默就等于是默认。是的,她不会告诉父母,只怕他们知道了会沉不住气,万一闹出个什么动静来……

    “哎,你真是个傻孩子,什么都自己扛着,那个让你怀上孩子的男人太不是个东西了!”童母忍不住冒出这么一句。

    童菲没说话,知道母亲心里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就让母亲说几句也是无妨的。

    此时此刻,某个正在准备手术的男人忽地连续打了两个喷嚏,郁闷地揉揉鼻子,旁边的护士陶侃到:“杜医生,您这是有人在惦记着呢!”

    杜橙扁扁嘴,自嘲道:“算了吧,你干脆说这是有人在骂我,所以我才会老打喷嚏。”

    另一位护士年纪大一点,略显严肃地说:“杜医生,您打喷嚏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呢,最近几天每天都有手术,您太劳累了。”

    杜橙戴着口罩,看不出表情,只见他摇摇头:“没事,我还好,做完今天的手术我就可以休息两天了。”

    “可是杜医生……我们都听说今天这个动手术的患者身份特殊,手术风险也不小,医院里都没人愿意接这个手术来做,都怕惹麻烦,可您怎么不跟院长说说,推掉这个手术呢,这么烫手的山芋接在手里,万一……”

    护士的话,惹得杜橙皱起了眉头,黑曜石般的瞳仁里尽是凝重与严肃:“张护士,谢谢你对我的提醒,但是我不希望再听到这样的话。我是医生,救死扶伤是我的工作,难道就因为这个病患很棘手,所以我就该躲开吗?人命关天,身为医者怎能以个人利益凌驾于生命之上?不管在我手术刀下的人是谁,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我会尽全力,也希望你们一会儿要做到心无杂念,不要被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影响到。”

    一席话,让其余几个护士和医生都纷纷低下头,惭愧不已……确实,他们对于病患的身份有过度的关注而忽略自己应该做的事实什么。杜橙是主刀医生,他的话,在这种时候会起到一种警示和主心骨的作用,同时也让人不由得心生敬佩……不愧是老院长的儿子,能成为医院里最优秀的人才之一,跟他自身实力与品德有关,就凭刚才他那番话,就足以让许多心有杂念的医生汗颜了。

    “行了,时间差不多了,进手术室吧。”杜橙发话,率先出去了,其余的医生护士也都紧随其后。

    其实杜橙心里并不轻松,他比谁都清楚自己将要做手术的人是什么样的身份,如有差池,他必定要面临很大的压力和抨击,但即使如此,他还是选择了接受。因为病患不能等,容不得他去畏畏缩缩的。

    这台手术也真是难为杜橙了,从自身水准来说是没问题的,可他最近杂事缠身,私事方面经历了不少,对他的情绪也是有着影响的,但他因为职业关系,一到工作时就由不得他去胡思乱想,再怎么重要的私事和人,都得抛在一边。就像现在,他必须将脑子里那一团糟的私事都赶出脑海,专注于手术。

    因为怕影响到杜橙,所以杜泽涛这几天都没敢啰嗦方凯琳的事,今天还特意在手术室外守着,只等儿子从里边出来。

    手术灯下的杜橙,全神贯注,心无旁骛,时而眉头舒展,时而又皱起,旁边的护士有点紧张,为杜橙擦汗的手都忍不住微微发抖……这可是脑部恶性肿瘤,手术的成功率只有五成。

    杜橙控制着整个手术的节奏,他的一举一动都是手术的关键所在。这样的手术哪怕是经历过不止一次了,但每次都会让人如临大敌,不敢有丝毫松懈。

    手术室里的气氛格外凝重,护士一边给杜橙擦汗,自己额头也是不停在冒汗的,随着手术进行到最关键的时刻,除了杜橙,几乎是每个人都摒住了呼吸。

    那一颗肿瘤就在杜橙的手术刀下,当他小心而精准地下刀,那一瞬间,他感到一阵眩晕袭来,仿佛天旋地转,脑子一片空白,让他整个人惊得差点喊出声!

    但出于一种本能的反应,他执刀的手却能停在某个位置纹丝不动,全身犹如被点了xue一样,好像时间空间出现了刹那的停顿。

    可仅仅只是三秒钟,杜橙便恢复常态,执刀的手开始有所行动,镇定如常地继续手术。

    没人看出来他的异常,更没有人知道刚才他眩晕的三秒钟有多么危险!如果不是有着超常的能耐与意志,他稍一惊慌就可能手抖……这种手术一旦手抖就几乎是致命的后果,好在杜橙当时手术刀距离肿瘤还有一根头发丝的距离,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杜橙强压下心头的震骇,镇定而精确地完成了手术,只有他自己明白这其中经历了怎样可怕的危险。当他走出手术室时,深深地后怕,两脚发软,站在手术室门口,看到病人家属以及他的父亲都焦急地迎上来,杜橙强打精神,告诉大家,手术成功了。

    家属喜极而泣,又哭又笑地称赞杜橙是神医妙手,可杜橙却只能勉强笑笑,点点头,一言不发,在父亲的搀扶下离开。他的脚步很沉重,心情更是压抑,没人知道手术室里他经历的三秒钟带给了他怎样的震撼!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杜橙坐在椅子上近乎虚脱,脸色苍白得吓人,呼吸都显得吃力。

    杜泽涛紧张地望着儿子,抬手去摸杜橙的额头,他没发烧,但这是什么情况?

    杜橙半闭着眼睛,干涩的喉咙里发出微弱的声音,带着几分哽咽:“爸……刚才我在手术的时候,差一点就……差一点就搞砸了。爸,您知道我当时多害怕吗?三秒钟……我的脑子眩晕空白了三秒钟……”

    “什么?”杜泽涛惊呼出声,他是医生,当然明白杜橙的话意味着什么。三秒钟,在手术室里医生有三秒钟脑子眩晕空白,这意味着什么?

    “儿子,你是不是因为这几天太操劳了?这种现象是第一次发生吗?”杜泽涛焦急地问,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杜橙摇头:“以前也不是没操劳过,都没像这次这样的眩晕,是第一次……”

    不等杜泽涛回过神,杜橙蓦地睁开了眼睛,弯下腰对着桌子下的垃圾桶……

    “……”

    杜泽涛呆立当场,看着儿子呕吐,他的心都揪紧了……他是医生,他当然明白,眩晕,呕吐,这症状可大可小,有的只是小问题,而有的情况就可能是令人意想不到的大问题了。

    杜泽涛咬咬牙,强装镇定地走到杜橙面前,将他扶起,沉声说:“儿子,下去做个全身检查吧。”

    “爸……”

    “别啰嗦,必须去做全身检查!”杜泽涛口气严厉,但更多的是心痛和慌张。

    杜橙拗不过父亲,被带着去做了全身检查,而他从医务室出去的时候,外边围了好些个医生护士都在等着他。

    杜医生刚做完一台成功的手术就立刻被送进去做全身检查,同行们都还没来得及恭喜几句就要改成关心他的身体状况了。【6千字,明天继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