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终于见面
    童菲感到医院时刚好8点钟,在打听到杜橙的病房在哪里之后,急急忙忙地过去了。焦灼的心情使得她暂时抛开了杜橙“已婚”的事实,她知道自己将要面对方凯琳,知道要见杜橙其实并不容易,可她有自己的坚持,她是出于对朋友的关心,又不是抱着要破坏别人家庭的想法……

    特殊病房区,童菲也算是比较熟悉了,很快就找到了目标房间,站在病房门口,她没有立刻敲门……先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调整一下呼吸,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只是这低头之间,童菲又忍不住会用手去摸小腹,那隆起的一块,就是孩子所在的位置,现在,她就要进去看孩子的父亲了。

    轻轻敲门,沉默的几秒里,是童菲最煎熬的时刻……前来开门的是方凯琳,在见到童菲时,方凯琳竟没有意外的神情,看起来是早有准备的了。

    “呵……还真来了!”方凯琳心里冷笑,堵在门口,反手将门关好,没让童菲进去,而是将人拦在了门外。

    “你来干什么,现在已经过了探病时间,你不知道病人需要休息吗?”方凯琳冷冰冰的语气里满是不屑与厌恶,瞧着眼前这张越发俏丽的脸,她心里就更加不舒服了。

    童菲眉头一蹙,清冷的目光蕴含着丝丝凌厉:“你是这间医院的护士,别说你不知道8点钟还没过探病时间。你在紧张什么,我只是看一眼就走。”

    “看一眼?”方凯琳嗤笑,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事情:“你以什么身份来看的?说的好像你很委屈的样子……我现在负责照顾杜橙,什么时候是探病时间,我说了算。你只需要知道他有我照顾就行,你可以走了。”

    蛮横无理到一定程度了,方凯琳还真敢说,这也就是仗着杜橙在睡觉,不知情。

    童菲攥着拳头的手紧了又紧,怎么看眼前这漂亮精致的面孔都是那么令人倒胃口,说出的话更是欠扁。但转念一想……方凯琳是杜橙的“老婆”,如果她执意不让进去,似乎也无法将她怎么样啊,毕竟,朋友哪里比得上老婆更大权力?

    酸涩的心疼加上愤怒,可童菲也只有忍着,现在不是跟方凯琳闹的时候,要想进去看杜橙,必须过了方凯琳这一关。

    “我和杜橙是朋友,他病了,我连看看都不行吗?那是不是如果现在病房里躺的是你,你的异性朋友也不可以进去探望?”童菲缓和了语气,强忍着一肚子的火没发作。

    方凯琳闻言,一双美目里竟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窃喜……从与童菲的对话就能窥探出,果然跟她猜测的一样,童菲与杜橙没有在交往,甚至,童菲都不知道杜橙还没去领结婚证,这说明,童菲跟杜橙之间存在很多看不见的障碍。而这些可都是能让方凯琳高兴的东西,是她认为可以利用的条件。

    方凯琳越发得意了,倨傲地睥睨着童菲:“你省省吧,别跟我说什么异性朋友,你跟杜橙纠缠不清的关系,你不觉得脸红吗?你敢说你来看他,仅仅只是以朋友的心态?少自命清高了,知道什么叫第三者插足吗?我没把你骂个狗血淋头,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杜橙已经睡着了,如果你再不走,我会叫保安上来赶你走。如果你不怕吵到杜橙影响他休息,你就继续在这里吧……哼……”

    童菲脸色一变,晶亮的眼眸里迸出两道寒芒直直戳在方凯琳身上,狠狠咬牙,压低了声音说:“方凯琳,嘴巴放干净点儿!你这么蛮不讲理,这么嘴臭,你老爸老妈知道吗?杜橙知道吗?要不要我录个音展示一下你的风采?”

    “你……”方凯琳气急败坏,慌神了,她还真怕童菲会录音……因为她有个感觉,若杜橙知道她骂童菲是第三者,那后果肯定是她不想见到的。

    方凯琳被童菲几句话堵得哑口无言,真想冲上去掐童菲脖子!这是她自作自受,想在童菲身上撒气,结果就是反被气。这还只是童菲在有所顾忌的情况下,要不是她现在不能情绪太激动,她才不会忍受这个恶女人一次次地辱骂。

    童菲也没有再继续,她不是惧怕方凯琳,她是在乎杜橙,如果他真的睡了,她也没有再进去的必要。打扰到他,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

    童菲对杜橙的感情是真挚的,为了他,她宁愿受气,她可以忍受不曾忍过的委屈。

    “方凯琳,我可以不进去看杜橙,但我必须知道他现在情况这么样。”她眼中的坚定和决然,让方凯琳为之一颤……好一个痴情的女人啊,只可惜,遇到了她方凯琳!

    方凯琳不想说杜橙的情况,但她不敢太过分,就怕时间拖久了杜橙就醒来了,她现在只希望快点将童菲打发走。

    “他是突发性高血压,最近几天连续五台手术,他太劳累了,不过现在有我照顾他,他已没有大碍了,过几天就可以出院。这么说,你还满意吗,可以走了吗?”方凯琳愤恨的眼神盯着童菲,毫不掩饰的敌意。

    童菲只觉得脚下微微一软……终于知道他的病情了,幸好现在已经没事,她也就能放心一半。可心疼却加剧了……一直都知道他对工作很敬业,以前有时还开玩笑说他如果累趴下了,她会免费当他的看护,将他喂得跟她一样的胖。

    曾经的戏言,现在想起来都是痛楚。他病倒了,可在他身边照顾的人却是方凯琳,而她童菲连病房都没能进得去。

    浓浓的酸楚袭来,童菲默默无言地转身,拖着沉重缓慢的脚步走向了楼梯间……只要他没事了就好。

    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落回肚子里了。

    就这样离开吗,还没见到他呢。但不离开又能怎样,方凯琳把持着,她只是杜橙的朋友而已,有什么理由强行进去呢?方凯琳能如此趾高气昂,还不是因为她和杜橙领结婚证了么……一个是朋友,一个是老婆,两者互相较劲的话,只会显得她这个做朋友的太不懂事。

    “他已经结婚了”这几个字,字字都是刀刃割着童菲的心,浑浑噩噩的意识,整个人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心是空洞的,世界是灰色的……

    方凯琳望着童菲消失在转角,她脸上的表情越发阴狠,内心的嫉妒在疯涨,但在她推门进去时,又换上了护士标准的微笑。

    “橙子,你醒了……”方凯琳一惊,有点心虚,暗暗皱眉,不知道杜橙有没有听见什么。

    杜橙坐在chuang上,背靠着枕头,淡漠的眼神望着方凯琳,苍白的俊脸隐隐有几分阴霾:“你跟谁在门外说话?不知道病房是需要安静的吗?”

    方凯琳尴尬地笑笑,在他身边坐下,硬着头皮说:“对不起,吵到你了。”

    她的回答很巧妙,没有直接说自己在跟谁讲话,她的目的是在试探杜橙究竟听到了什么。

    杜橙精眸微缩,束成的光线含着淡淡的冷意,表情颇为严肃:“凯琳,你是护士,应当知道在病房区要保持安静,你在我病房外边跟人说话,打扰到我,这还是其次的,我是这里的医生,我可以谅解你,但隔壁还有病人,你是不是该约束一下自己,说话小声一点?”

    方凯琳被杜橙训话了,这还不是私人之间,是关系到工作上的问题,方凯琳心里很不是个滋味,暗暗腹诽:真是怪人,连一点情面都不讲吗,这么严厉的批评她,让她的面子往哪里搁?

    她太不了解杜橙了,这个男人对待工作公事是一丝不苟的,而她却认为他该顾及她的面子,这不是杜橙的风格。

    “是……我知道了,下次会注意的。”方凯琳低头小声说,垂眸掩去了眸中那一抹松口气的神色……还好杜橙只是训她一顿,没发现是童菲来过。

    方凯琳如释重负,可就在她松懈时,杜橙却下chuang走向了洗手间。

    “我扶你!”方凯琳急忙靠过来。

    杜橙摆摆手:“不用,我只是上个洗手间,还不至于要忍搀扶。”

    洗手间里有一道小窗户,杜橙站在马桶前边,不经意地瞥向窗户外边,正好下方花台处亮着灯,一个熟悉的身影经过,走得很慢很慢,跟蜗牛似的。

    杜橙愣神了两秒,随即赶紧提起裤子,将窗户打开往下一看……她的侧脸在灯光下辉映出一种朦胧的美,她呆滞的神情却又平添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脆弱感,瞬间击中了杜橙的心脏!

    童菲,是童菲?她怎么会在这里?难道说,先前他迷迷糊糊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就是方凯琳和童菲吗?

    这一霎,杜橙的心飞了起来,原本失落与失望的情绪占据了大半个脑海,而现在,他就像是一个多日未见女友的毛头小子,兴奋了,开心了,唯一只剩下“要见她”的念头,顾不得自己还虚弱着,跑出洗手间的门,抓起手机,头也不回地冲出了病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