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是不是该告诉他,她怀孕了
    灯影下的身影显得格外孤寂,低着头走得很慢,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神情恍惚,魂不守舍。身后传来喊声时,她没听到,仍自顾自地走着……一颗心早就飞进病房去了。

    失望,落寞,心酸,失落……这些灰色的情绪充满了她的大脑。

    杜橙不知怎的此刻变得特别敏感,仿佛在她身后都能从她的背影感受到那种低落的心情,他没有考虑其他,他只觉得这意外的见面好像是期盼已久的重逢一般令人心情激荡。

    “童菲——!”杜橙再次大喊,随即已追上她,大手一伸,拽住了她的一只胳膊,像是生怕她又跑了一样。

    “轰——!”童菲脑子里顿时一片轰鸣,空白,僵直的身子无法动弹,两只莹亮的眸子震惊地盯着杜橙,难以置信这是真的吗?不是她在做梦吧?

    跌倒谷底的心情瞬间飞了起来,童菲一时间竟说不出话,而杜橙也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呆住,眼里只剩下这熟悉的面孔……在追到之前还觉得有千言万语要说,可现在他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全都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才不过两个星期未见,怎么就像是过了几十年那么久……

    这一霎,时间空间都静止,画面定格,彼此只听见自己心跳如雷的声音,砰砰砰——

    一种难以言喻却又妙不可言的微妙情愫充斥在空气里,昏暗的光线里就像是有粉红色的泡泡在飘散,心底那蠢蠢欲动的感情是什么?几乎要破开胸膛冲出来了……

    思念……无可抑制的思念,即使面对面看着对方,依旧是感觉不够的。

    好半晌,这凝固的空气才开始流动,两人同时出声……

    “你……”

    “我……”

    “你先说。”童菲站着没动,任由他拉着胳膊,隔着衣服传来他手掌的温度,格外灼热。

    杜橙一呆,难掩的激动让他看起来好像一个初涉情场的毛头小子,局促,紧张,但这货偏偏又死要面子的掩饰。

    “呃……那个……我是想问,你刚才是不是来看过我了?我本来还以为你不会来的,微信你也没回我,电话也没一个,我太困,所以睡着了。”杜橙说着说着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诧异道:“咦……童菲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说就说吧,这货还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摸童菲的脸颊,惹得她一阵心颤,赶紧地缩着脖子拍开他的手,嗔怪地瞪着他:“欠揍吗?”

    杜橙不但没生气,反而感觉浑身舒坦,看她凶巴巴瞪眼的样子,他仿佛又回到了两人的从前那种嬉笑怒骂的时候,亲切又自然的相处,即使小小不愉快也都会很快烟消云散。

    “那个微信……我不是没回复,是我从商场出来的时候回复过去,是方凯琳回过来的。我想来医院看看你的病情怎么样了,可我没进得去你的病房……”童菲说到这里就忍不住一阵心酸痛楚,垂下头,嘴角的苦笑越发浓烈,沮丧地说:“人家是你老婆,她有权力不让我进,我就只能……只能……”

    杜橙本来听到她说方凯琳回复了微信,立刻猜到是怎么回事了,但这“老婆”二字就太惊悚了。

    “等等,你说什么?我老婆?我哪来的老婆?”杜橙穿着病号服一脸惊愕的表情看起来十分有趣。

    童菲闻言,猛地抬眸,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怎么你不是跟方凯琳结婚了吗?是芊芊告诉我的,那天你们都去登记了……”

    原来如此!杜橙心里咯噔一下……难怪了,依照童菲的脾气,方凯琳竟能拦住她不让她进病房来,那是因为童菲误以为方凯琳已经是他老婆,所以才会隐忍着走掉。

    这货居然没有马上说出实情,而是凑近了盯着童菲的眼睛,像是要把她看穿一样,他脸上又露出惯有的痞笑,带着点窃喜,装作是开玩笑地说:“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怎么我闻到一股酸味儿呢?”

    童菲一听,立刻条件反射地矢口否认:“呸!臭美!我会吃你的醋?你病糊涂了吧!”

    嘴上这么说,可心跳却是在狂乱不止,有种被人踩到小尾巴的感觉。

    “没吃醋,那你干嘛这么激动?你这是做贼心虚!”杜橙忍不住想逗她,这张让他难以忘怀的脸,越看越是可爱,让他的手几番蠢动,好想重温一下她嫩滑的肌肤……只不过他也知道童菲的脾气火辣,要想摸摸她的脸蛋也很可能被踹上几脚。

    童菲羞恼,伸手在他肩膀上狠狠一掐:“死橙子,你再胡说我就揍你了,你是有老婆的人,就不能老实点儿吗!”这话像是轻松的调侃,但每当说到老婆二字,童菲的心就在滴血。

    杜橙夸张地大叫:“哎哟,好痛……我是病人,你怎么能这么狠心?太没良心了,以前还说我病倒了你会当我的免费看护,现在却对我这么凶……你这母夜叉的脾气,什么时候才嫁得出去啊!”

    “你有老婆照顾,还要什么免费看护?哼……我母夜叉又怎么了,嫁不嫁得出去都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多操心操心自个儿吧!”童菲扁嘴,都是酸苦的滋味,说起嫁人这事儿简直就是硬伤,说一次痛一次。

    杜橙觉得自己再不说明的话,这误会就更大了,听到童菲口口声声说老婆,他听着咋那么别扭呢……他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很不想被童菲误会他结婚了。

    “咳咳……其实……我那天确实是跟方凯琳约好了在民政局门口等的,只不过我后来到了那里,却没跟她进去领证,所以现在我还是单身,你别总说我有老婆,坏了我的名声以后我还怎么泡妞?”杜橙故意说得吊儿郎当,实际上两只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童菲,不由自主地在期待着什么。

    童菲惊呆了,粉唇张成“0”型,怔怔地望着眼前的男人,耳边嗡嗡作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怎么好像是电视剧情,他居然没跟方凯琳结婚?

    突如其来的巨大惊喜,让童菲忘记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只剩下一股子傻笑,就跟杜橙在知道她和陈尧分手时的表情一样。

    杜橙很满意看到童菲这么被震住的样子,还有她竟然在笑,这是不是说明她其实也在为这件事高兴?忍不住又想逗她了,杜橙轻咳两声,陶侃到:“喂,你用这种痴迷的眼神看着我,好像要把我吞了一样,你该不会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吧?”

    又来了,这货一天不臭美都过不下去!

    “啊呸呸呸!我痴迷?我打你主意?你把姑奶奶的品位说得太低了,瞧你这虚弱的样子,配得上我这么威猛的女汉子吗?”

    “女汉子?谁封的?我只封了你母夜叉!”

    “好啊,我就母夜叉了,我叉死你!”童菲抬手伸出两只指头往杜橙脸上一戳,但被他准确无误地挡住,一脸讪笑:“这招已经没用了,别以为本少爷现在是病人你就可以随意欺负,本少爷随时都可以将母夜叉降服,不信就放马过来试试。”

    “这可是你说啊,你别躲,我今天非出这口气不可,谁让你连没结婚都瞒着我的,害我死了多少细胞,我揍扁你!”童菲笑骂着在杜橙背上落下粉拳,可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看似凶猛,实际没力道。

    杜橙也很配合地做出哀嚎状,其实一张俊脸都笑开花了……听到童菲这么说,他心湖里荡起异样的涟漪,有种别样的甜蜜……原来她因为他“结婚”的事,这么揪心吗?

    真好啊,在经过了那些磕磕碰碰之后还能和她像从前那样轻松愉快地嬉闹,在她面前,他不再是平时那个儒雅温润的医生,他只是个流露真性情的男人,他的一笑一骂都是那么自然,无拘无束,这是他在方凯琳面前不曾表露出的真实的自己。

    “哎哟……姑奶奶,轻点打,我还是病号!”

    “我还没用力呢!”

    “……”

    两人一番嬉闹之后感觉心情轻松多了,阴霾也随之散去,有种庆幸在心头,还有难以言喻的欣喜。尤其是童菲,几次红了眼眶,强忍住喜悦的眼泪,激荡的情绪在心里澎湃着,有个清晰的声音在脑海里欢呼狂喊——他没结婚,他还是单身!

    多少个日日夜夜的揪心痛苦,多少披星戴月的刻骨思念,在这一刻都得到了最大的安慰……此时此刻,思念的那个人就在眼前,没什么比现在更真实更悸动的了。

    嘻嘻哈哈打打闹闹,笑得畅快淋漓,但童菲也在不经意之下脱口问了一个十分敏感的问题……

    “橙子,你为什么没跟方凯琳去登记?是吵架了吗?”童菲轻声唤着他,晶亮的瞳仁含着几分好奇,还有几分压抑的希冀。她希望听到什么样的回答?

    杜橙刚才嬉闹一会儿就感觉有点累了,现在正喘气呢,毕竟身体还没恢复,他现在比童菲还虚弱。但听到她这么问,他又忽地来劲了,不答反问道:“你先别研究我的问题,你到是说说,干嘛跟陈尧分手了?你不是也说要跟他结婚吗?”

    “我……”童菲一时语塞,这个问题好头疼。

    童菲并不恨陈尧,即使对方发起脾气不好,但始终是曾经对她照顾有加,现在分手了她也不愿横加指责。

    “我是因为……陈尧有时候脾气很好,很温柔,但有时候也让人说受不了。或许是性格不合吧,我觉得如果相处起来不自在,很勉强,那就不该结婚,否则就是害人害己。”童菲说得很诚恳,但杜橙就用一种审视的目光盯着她。

    “真的只是因为他的脾气问题?没什么其他原因吗?”杜橙状似漫不经心,但眼里明显在期待什么。隐隐约约的,他竟希望童菲跟陈尧分手的原因里会有他杜橙的因素在内……

    童菲梗着脖子嘴硬:“还能有什么其他原因,脾气不好那就已经是很严重的问题了,你是不知道,那天你从我家跑出去了,结果陈尧是发现你嘴唇上有血迹,他生气了,强wen我,我还……”

    “什么?”杜橙蓦地拽住童菲的手腕,两道视线格外凌厉,像是自己心爱的东西被人抢走了一样。

    “你……不要这么抓着我啊,痛……你们男人怎么都一个德行,一激动就捏手?那个……你激动个什么劲?”

    杜橙尴尬,赶紧放开了童菲,但脸色还是很黑:“可恶,那老男人竟敢强wen你,真看不出来,他骨子里那么坏,对,你分手是正确的,这种人,一定得分,必须分!”

    一股脑儿地数落,惹来童菲一记白眼:“他强wen我是不对,可要说到坏……某人似乎一点都不比他差呀……”

    “咳咳……你,你什么意思?某人?说的是我吗?”杜橙瞪眼,不服气地说:“我们在香港的时候那怎么能是坏呢,别拿我跟老男人比,他连我一根指头都比不上!”

    两人这么拌嘴,心情却是愉悦的。

    也许是月色太浪漫,也许是此刻的气氛太过舒心,总之不管是什么原因,童菲心里的触动化作了行动,两只手不知不觉握住了杜橙的大手,专注地凝望着他,眼底涌动着浓浓的情意:“橙子,我想知道,你现在单身了,那我和你……是还像以前一样吗,还是好朋友吗?”

    “我们……”杜橙愣住了,被她眼里动人的柔情所吸引,这是他认识童菲以来第一次见她露出这么深情得令人动容的眼神,他清晰地听到自己心跳漏拍的声音,一下子,蛰伏在胸口处的某种东西噗嗤一声破开钻出来,他的脑子一片空白,呆呆地说:“你呢,你觉得我们该不该再继续做朋友?”

    其实两人说的话都有一个共同的潜台词——我们别做朋友了,做恋人好吗?

    只是,话到嘴边总感觉有什么梗在喉咙,无法直接问出这句话,就跟打太极拳似的。

    好像有种暧.昧在流动,呼之欲出的某种情愫只剩下一层窗户纸那么薄了,但就是这样朦胧的美感最为让人欲罢不能,沉浸在异样的喜悦里,仿佛对方的每个眼神都有深意,每个笑容都格外灿烂。就像是在浇灌一朵娇嫩的花儿,不忍心采下,就怕破坏了花儿的鲜活与灵动的美。有些事,真的可以说明白吗?说出来之后会不会得到让自己失望的结果?

    这就好比一壶即将烧开的水,前进一步是沸腾,后退一步是冷却,到底该不该跨出这一步呢?

    “橙子……我们……”童菲终于鼓起了勇气,正想说“我们试着交往吧”,但身旁的花台后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女声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

    “橙子,你跑出来怎么连外套都不穿啊?”方凯琳手拿着一件黑色外套走了过来,看起来像是刚从病房出来的,但实际上她已经躲在暗处偷听半晌了。

    就是因为觉得此刻非现身不可,所以她才……

    “橙子,你还病着呢,晚上出来吹风可是很伤身子的!”方凯琳无视童菲的眼神,温柔地将外套披在杜橙身上。

    杜橙浓眉一蹙,不着痕迹地退开一步,心里那个窝火啊,方凯琳出现得也太不是时候了吧,明显刚才童菲是有什么重要的话对他说的!

    方凯琳佯装不知自己的出现是坏了别人的事,倨傲地睥睨着童菲:“你是来探病还是故意来影响他养病的?他现在的身体经不起折腾,吹吹风都可能出状况的。”

    如果是先前,童菲还真会为自己打扰了杜橙休息而惭愧,但现在她已经知道方凯琳和杜橙没结婚,不存在“老婆”权力大的问题,大家都是平等的,方凯琳还有什么理由对人呼来喝去呢?

    “方凯琳,你是真的这么关心杜橙还是故意针对我的?这么做,有意思么?你也是成年人了,玩儿幼稚的游戏,不觉得无聊吗?”童菲清冷的眼神带着冷笑,话里更是有话,她相信方凯琳一定听得懂的。

    方凯琳脸色一变,指甲骤然攥紧,她当然听得懂了,她删杜橙微信,这样行为却这么快被揭穿,让她颜面尽失,她已经够气愤了,现在还要当着杜橙的面被童菲呛声,她如何能忍,堆积已久的矛盾一触即发!

    “童菲,你别得意!你……”方凯琳正要发火,忽听杜橙的手机响了,下意识地,她住嘴望着杜橙。

    是杜泽涛打来的,口气一听就是不太好。

    “你们在做什么?为什么不在病房?你才输完液多久就跑出去了,你这是在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马上回病房!”杜泽涛很气愤,他今天晚上值夜班,刚才跟另一个医生巡视特护病房区,当然要经过杜橙的病房,可居然里边没人,杜泽涛怎能不气。

    杜橙面朝着病房的窗户,正好看到父亲在窗户前站着,虽然看不清父亲的表情,但可以想象一定是很黑的。

    “爸,我知道了。”杜橙闷闷地挂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跟童菲说点什么就开始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咳咳……我……我先回……咳咳咳咳……”

    童菲心里一紧,暗骂自己真是疏忽了,不该跟杜橙在这儿站着吹风的,他这才刚住院呢。

    “橙子,对不起,我……我是不是刺激到你了?”

    “你什么你,走开!”方凯琳一把将童菲的手拍掉,自己搀扶着杜橙,愤恨的目光落在童菲身上:“都说了他现在经不起折腾,你还不信,还要刺激他,哼!”

    杜橙现在感觉很不舒服,又有头晕的迹象,他也顾不上再挽留童菲,此刻不是任性的时候,他得先顾好自己的身体,否则,一切都无法实现。

    “咳咳……你先回去……我……咳咳……我明天给你电话……咳咳咳咳……”

    “行行行,你快别说话了,快回病房去!”童菲焦急地望着杜橙,心疼不已,哪里还会计较是谁搀扶他回病房的,只要他能平安无事就好。

    其实杜橙这突然不舒服,跟他情高涨动也有关系,本来就是突发性高血压才住院的,刚才见着童菲他已经很激动了,后来似乎两人又有点什么特别的话要对对方讲,他就越发难以自控,兴奋加上激动,血压又开始不稳了……

    童菲望着杜橙和方凯琳走进楼梯间了,她还站在原地未挪动脚步,看着他病房的窗户里人影在动,想必是医生在为他检查吧。

    刚才要不是方凯琳突然冲出来,或许童菲已经说出那句话了,虽然有些遗憾,可想想,如今这情况比起之前的痛苦煎熬,好太多了。

    童菲也不敢在夜风里站太久,肚子要紧,她今天出来的时间不短,该回家了。

    一趟医院之行,让童菲和杜橙之间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变化……知道他没结婚,她心底燃起了希望,甚至觉得可以告诉他,关于她怀孕的事,看看他是什么反应?

    而杜橙此刻也正暗暗窃喜着……童菲还是紧张他的,不然也不会来医院看望他了。这个认知,使得杜橙的心情还不错,尽管杜泽涛在叨念着数落着他,但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童菲,他觉得,今晚一定能有个好梦,并且还期待着……明天童菲会来医院看他的,又能见面了。

    这样的牵挂与期待,就叫做……思念。

    如果没有被方凯琳偷听到谈话的内容,或许故事又是另一番局面,但这个女人就是属于毁灭型的,跟陈尧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自己得不到的,别人也别想得到!

    当晚,夜深人静,杜橙因为疲累而早早地进入梦乡,童菲也因今天听闻到他没结婚的消息而怀着喜悦入睡了,唯有方凯琳,大半夜的还躲在病房的洗手间里,坐立不安,踱来踱去的不知道在琢磨着什么。之后,陈尧收到一张照片,上边是童菲与杜橙先前在医院花台旁边嬉闹的情景。两人笑得都那么开心灿烂,半抱着对方,含情脉脉……看到这张照片的人都会想到这是一对令人艳羡的情侣。

    这是方凯琳在偷听时拍到的,每看一眼都像是在自己心里捅一刀!她知道,目前童菲和杜橙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如果一旦双方都捅破了,如果杜家知道童菲怀了杜橙的孩子,那她方凯琳或许就彻底没了指望。她不允许自己落得这么惨的下场,在事情发展到不可收拾的地步之前,她一定要做点什么才行……陈尧,会是她的好帮手……【求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