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人心难测,一个为爱疯狂的女人心更是不能以正常的角度来衡量。嫉妒不是罪,嫉恨却容易让人走上一条漆黑的不归路。

    一间格调高雅的咖啡厅里,现在正值临近中午,顾客较少,角落的位置最适合说点悄悄话了。一位长得如明星般漂亮气质绝佳的女人戴着墨镜坐在那,可她面前却是一个外表普通的中年大叔。从两人的表情可以看出,似乎聊的话题也不怎么愉快。

    陈尧神情木讷,藏在眼镜背后的目光更是深沉骇人,格外阴冷恐怖,凝视着桌上手机屏幕的照片,一边还听着方凯琳故意添油加醋的鼓动,他心里越发难以平静了。

    方凯琳细长的手指轻轻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状似不经意的神情但实际上她的脑子在飞快转动,琢磨着要以什么样的措辞来打动陈尧。

    “哎,你就是太老实了,还真相信童菲是因为你发了脾气才跟你分手的?我真替你不值,你对她那么好,偶尔发一两次脾气又怎么了?她连这种事也小题大做,只能说明她是故意以此为借口,实际上她就是对杜橙念念不忘,成天寻思着要将杜橙从我身边抢走。还记得那天我们碰到吗,那是我和杜橙约好了去民政局的前一天,当时你也说了他是找童菲去了,结果一晚上不见踪影,手机也不开,第二天就告诉我他不结婚了。你想想,这是为什么?依我看,多半就是童菲蛊惑了他……所以嘛,我不会像你那么傻得去相信童菲和杜橙之间是单纯的,连孩子都怀上了,还怎么单纯?”方凯琳精致如瓷的脸蛋露出几分不屑,眼底的愤恨就像是淬毒的刀子。

    陈尧垂着眸,虽少言寡语,但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他捧着杯子的手在微微颤抖,可见是在努力压抑着激动的心情。

    看来,火候来不够。

    方凯琳长指一伸,点了点手机屏幕,冷笑一声说:“昨晚我听见童菲对杜橙说你欺负她了,说你强吻她,你知道杜橙当时多生气吗,还扬言要揍你呢……我当时听了都忍不住同情你了,你说你跟童菲交往是为了什么呀,顶多就是牵手一下,连亲吻都不肯,这还不能说明她其实根本就没喜欢过你吗?只不过是为了利用你对她的好,欺骗你,背地里却跟杜橙纠缠不清……你看看这张照片,多亲热啊,笑得多甜啊,可她对你有这样过吗?陈尧,你就是个冤大头!”

    这番颠倒黑白的言论,连带着将杜橙都一起诋毁了,人家还没说要揍陈尧呢。

    照片上,童菲正跟杜橙在开玩笑,嬉闹中,搂着肩膀,看上去确实像是一对情侣在打情骂俏,而陈尧最最不能见着的就是自己喜欢的女人被男人勾着肩膀或是有其他任何的肢体接触——方凯琳这次是误打误撞押对宝了,陈尧有心理病,躁狂症。只是他在吓跑前任女友之后就开始治疗,但到现在都还没有根治,仍然是时有发作,前一次强吻童菲和他在病房里摔东西,都是因为被刺激到病发……

    陈尧紧紧抿着唇,好半晌才狠狠地冒出一句话:“为什么要骗我……女人……都不是好东西!”

    他眼中阴森森的恨意和那种带着毁灭气息的口吻,让方凯琳都暗暗心惊……看来这个陈尧对女人是很仇视啊。

    没错,陈尧痛恨女人,因为曾遭遇过背叛,但他另一方面又极度渴望有女人爱他,渴望能有一个家,在这样双重矛盾的心理下,他即使交了女朋友也很容易因为一点小事儿激发出他的躁狂症。

    方凯琳皱紧了眉头,有点担心,他会不会就只是口头上说说而已呢?她要的是实际行动啊……

    之所以会想到陈尧,就是方凯琳上次在停车场见到他时就敏锐地察觉出这个男人精神或者心理有问题,如果再刺激刺激他,他说不定就会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

    “陈尧,本来呢,男女之间好聚好散,那是挺正常的事情,但童菲对你是欺骗啊,她玩弄了你的感情,把你当猴子一样耍,不但如此,她还蛊惑杜橙……现在她得意了,杜橙不跟我结婚了,她就有了机会,虽然目前我还仗着有杜橙父母的支持,可如果杜家知道她怀孕,一定会放弃我的,到时候童菲和杜橙可就会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你和我,都成了可怜的牺牲品……”方凯琳紧紧盯着陈尧的表情,算计的目光里还带着三分不确定,看陈尧一副不多言的样子,她还真没把握,只能尽量去挑起陈尧的伤疤,刺激他。

    实际上陈尧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从他看到照片的时候起就无法压抑自己内心的愤怒,感觉到自己是被童菲骗了,再加上方凯琳颠倒黑白的一番刺激,他越发觉得童菲和杜橙很可恨,想起了他曾经发现前女友背叛时对方还在别的男人怀里搂搂抱抱,嘲笑他,讽刺他,那笑声历历在耳……

    “欺骗我……该死!”陈尧牙齿缝儿里挤出几个字,他身上的气息也变得更加阴森,目光充满戾气和邪恶,活像是要把人吞了一样。

    他已经站起身来,再没有瞄方凯琳一眼,转身就走。

    “喂……”方凯琳试图叫住他,可还是忍住了……她口水都说干了若还没刺激到他,她只怕也无能为力了吧。

    方凯琳心有不甘,愤愤地叨念着:“真是窝囊废,难怪人家看不上你,就凭你这么软弱无能的样子,能被看上才怪,活该被人甩!”

    方凯琳有点挫败,陈尧就这么走了,她觉得自己的目的或许是要落空了。

    这个以爱的名义而误入歧途的女人,心思都扭曲了,一心只想着要破坏童菲和杜橙,阻止两人在一起,潜伏在灵魂中的邪恶就像是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就收势不住地释放出恐怖。

    杜橙对方凯琳来说太重要了,她从小就喜欢他,只是当时懵懂,不明白什么是爱,但长大之后随着年龄增长,看着杜橙越来越帅气,越来越优秀,她无法克制自己那种想要独占他的念头。从她十八岁开始,家里以及杜橙的父母就开始灌输一些讯息给她,总说她将来就是杜家的媳妇,说她才是配得上杜橙的女人。她在这样的氛围里也渐渐地更加适应了角色,杜家就是她半个家,她想看杜橙随时都可以,两人除了在医院能时常见到,回到家里也经常一起,她早就将杜橙当成是自己的老公,可没想到会有失去的一天,并且还是输给一个她认为处处地方都不如她的女人。

    方凯琳认为自己这就是在捍卫爱情,甚至是捍卫“婚姻”,在她的思维里,她和杜橙早就是一家人了,所有外边的女人都是杂草野花,都该被斩断……

    ======呆萌分割线======

    病房里,杜橙静静的躺着,一只手插着输液管子,脸色苍白,下巴的胡渣也微微冒出一些。本就是一副英俊潇洒的容颜,可现在因为病了所以没刮胡子,反到是多了几分成熟男人的沧桑感,加上这货此刻正斜斜的45度角仰望窗户,还真有点淡淡忧郁的范儿,可如果能听清他嘴里在低语什么,顿时就会想上去抽他两巴子……

    “哎,人长成这水平实在是没办法,不是我故意的,我只是不小心碰到了护士的腿,又不是想要占便宜,可人家还一副巴不得我占便宜的样子,哎,又一颗无辜的芳心遗落在我身上了,这叫我情何以堪呢……”杜橙状似十分无奈的表情,时不时还轻声叹气。

    刚才有位新来的护士为杜橙扎针,对他仰慕已久了今天才见到真人,护士小姑娘有点兴奋,痴迷火辣的眼神让杜橙这老脸都吃不消,不小心碰到人家的腿了,结果对方一点都不生气,反而害羞得脸红,那表情,杜橙一看就知道是啥意思了,所以此刻正在感慨自己魅力太大……

    手机响了,是微信,童菲发来的。

    “杜大医生,请问您老起g了吗?中午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做好了给你带过去。”童菲轻快的语气就能听出心情不错。

    杜橙听了这条语音也是心情大好,不知不觉就勾起了嘴角,扬起一抹愉悦的弧度:“今天中午就免了,我妈会给我送餐……晚上吧,晚餐就吃你做的,我想吃娃娃菜,行吗?”

    电话那端,童菲愣了愣,好想见他啊,本来是想着趁中午去给他送饭就能见一见,那现在是要等到晚上了,可这话她是怎么都说不出口啊。

    “嗯,那就晚上吧,反正我也不是急着要中午去的。”童菲将这条又发了过来。

    “我没说你急啊,你干嘛这么不打自招,是心虚吧?该不会是昨天晚上回去没睡着,想我想到失眠?”杜橙又忍不住陶侃了,半开玩笑半试探,很是享受现在这种雾里看花的感觉,像有层什么东西没捅破,可就是这样的情形最为让人心动不已。

    童菲现在也放开些了,多听几次他的“玩笑”就感觉习惯了,不但不讨厌,还有点淡淡的甜蜜和悸动,仿佛有只小猫咪的爪子在心上轻轻地挠着。

    “你就是爱贫嘴,晚上多给你做点菜堵住你这张可恶的嘴,看你还贫不贫。”这语气,分明是比以前多了几分娇嗔,很自然地就从朋友正转向恋人的感觉。

    杜橙也跟童菲一样的在盼着晚上见面的时刻了,还能吃上她做的菜,想想已经很久没吃过,他最喜欢吃她做的娃娃菜,虽然简单,但十分可口,他每次吃的时候都会捏捏她的脸蛋,说她像娃娃菜一样的鲜嫩。

    喜欢一个人是怎样呢?想起对方时会不自觉地嘴角上扬,脑海里都是关于对方的片段,一颦一笑都是那么好看……

    “咳咳……那个,你下午不来看我吗?”杜橙终于是憋出了这一句。

    淡淡的情愫尽在其中,流露出潜藏的思念。

    童菲心里一紧,下意识地摸摸肚子,然后又发了条微信过去——“我下午有事,晚上一定会做好饭菜去医院的,等着吧……别太想我啊!”

    最后那几个字是童菲即兴加上去的,反应过来之后也有点觉得不好意思,可已经发出去了。

    果然,杜橙在收到之后,又是一阵傻笑,心里甜滋滋的,还有点痒,这样的感觉真是舒服啊,即使没见面也感觉好像对方就在思念着自己,没有什么可靠的依据但就是这么认为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在彼此间蔓延,竟比以前单纯做朋友时更让人多了些异样的情怀。不排斥,反而是想更进一步,仿佛有磁铁吸引着彼此靠近。

    童菲下午要去做产检,所以不会去医院看杜橙。她做产检的地方与杜橙所在的医院还是有些远的,加上她打算做完之后回家炒菜做饭给杜橙送晚餐去,下午就不去见他了,反正晚上还能见到的嘛,也不差那几小时。再说了,现在这样朦胧的情意若隐若现的,也让她有种前所未有的期待和愉悦的心情,世界不再是灰色,都被他照亮了。

    童菲从昨晚到现在都有着好心情,得知杜橙和方凯琳没结婚,童菲感觉自己像从地狱蹦跶到了人间,峰回路转的局面让她决定要重新审视自己的未来,拿出女汉子的彪悍与果决,干脆与霸气,晚上去送饭就跟杜橙摊牌,看这家伙在知道她怀孕之后是什么反应,如果他愿意跟她在一起,那当然是最好的结果了,但假设他想逃避,不愿意当孩子的父亲,她今后也再不会跟他有任何牵扯!

    嗯,就这么办!童菲对着镜子坚定地点头,看着穿孕妇装的自己,比没怀孕的时候好看多了,她不由得又多了点信心,捏紧了拳头,咬咬牙,给自己打气——童菲加油,为了自己的爱情,为了孩子的将来,勇敢的,冲!

    此刻的童菲与之前那个谨慎隐忍的童菲不一样了,以前她是顾忌着不想去破坏别人的感情,但如今这个想法不成立,因为杜橙与方凯琳已经掰了,她有权力去追求自己的幸福,她不会是第三者,她不用再顾忌那么多。

    想通了这点之后,童菲的情绪好多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不一样,眼里又有了往昔的神采。

    如今童菲害喜的症状略有缓解,有时还自己去买菜做饭,但也很注意不会累着,走路爬楼梯这些也尽量的少。

    不过还好现在她可以有简单的活动了,不用再每天卧g,有时走一走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也是对胎儿有益处的。

    刚出门,走到楼下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竟然是陈尧。

    童菲犹豫了一下要不要上去打招呼呢,但对方已经看见她,径直朝她走来,看样子是特意来找她的。

    陈尧面无表情,走路的姿势都像是机器人一样,眼神冰冷呆滞,童菲不禁颤了颤,他这是怎么了?

    “陈尧,你……”

    “我有话问你。”陈尧语气格外阴冷。

    童菲一愕,觉得陈尧今天的状态让人感觉很不自在,像是面对着一个陌生人一样,而她现在要去医院产检,不是谈话的时候。

    “陈尧,真是不好意思,我现在要赶着去医院,有什么话,咱们改天再说行吗?”童菲尽量保持着礼貌的微笑,不想让陈尧以为她是在傲娇。

    可陈尧现在满肚子都是怨怒,哪里还会理智的思考,他一听童菲说要去医院,立刻想到的就是以为童菲赶着去看杜橙……因为方凯琳说过杜橙住院了,而陈尧并不知道杜橙是在哪个医院住着。

    “你有事,那我等你办好了再跟你谈。”陈尧木然的神情,说完就站到一边不动。

    童菲没懂他是什么意思,只觉得这个男人今天怎么显得那么异常呢?他说这话是何意?

    “陈尧你不用等我,我大概要四五点钟才能回来……”童菲想解释一下,可是陈尧的反应根本就是听不进去她的话了,站在旁边就跟雕塑一样的不动,对她说的话毫无反应。

    童菲无语,她可没时间在这里耗,陈尧要做什么,她管不着,他喜欢站就站吧,反正她要走了。

    童菲略带惋惜的目光瞄了陈尧一眼,轻声叹息,然后走向马路招了一辆出租车。

    在她上车之后,陈尧也跟着叫了一辆车,紧随童菲之后,去了她所在的医院。

    产检的结果让童菲感到很宽心,暂时胎儿是稳定的,但医生也说,即使她过了那七天最脆弱的日子之后还是要时刻小心,若胎儿稍有点不稳,她的危险会比一般孕妇要大很多。

    世界就是小,童菲出来时经过缴费处,遇到了一个熟人——山鹰。

    梵氏公馆,童菲也去过,对于梵狄的心腹山鹰,她也是认识的,今日一见山鹰竟然在缴费,可看他还生龙活虎的,难道是……

    “那个……你……你是山鹰吗?”童菲轻轻拍了一下瘦子的肩膀。

    山鹰正烦躁着呢,一脸不耐地回头,见是水菡的朋友,他脸色才缓和了,点点头打招呼。

    “你……你生病了?”童菲好奇地问。

    山鹰苦着脸摇头:“我家老大,做阑尾手术。”

    “啊?梵老大住院了?”童菲愕然,脑子里立刻浮现出梵狄那魁梧高大的身影,印象中他就跟个铁打的超人似的,如今也住院了,只怕他在医院待着是不习惯吧。

    “山鹰……菡菡不在,我就代替她去看看你们家老大吧,慰问一下。”

    “行啊,跟我走!”山鹰手一招,领着童菲就去了住院部。

    人嘛,哪有不生病的,总有个时候得和医院打交道。梵狄一向身体强壮,平时连感冒都很少有,这次是因为阑尾才第一次住院。

    童菲有好些日子没见过梵狄了,今天一见就感觉出明显的不同,虽说是因为动了手术人比较虚弱吧,可最大的区别在于……眼神。

    梵狄显得比以前更加沉静了,说话很少。童菲以前见他都是一副痞笑加自恋的德行,时不时还会说点让人捧腹的话,尤其是他和山鹰在一块儿搭档着准能逗人发笑。

    但今天,梵狄太过沉寂了,半小时也就说了那么几句话,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遭受了什么严重打击一样的精神不振。这仅仅只是因为动手术吗?

    童菲心里腹诽,可嘴上却没说出来,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说改天再来探望。

    童菲前脚刚走,病房里就来了一位漂亮的女医生,而梵狄见到她就是一副明显不耐的神情,越发冷淡了,一言不发,这女医生问他感觉怎样,他也只是轻轻了嗯一声。

    山鹰很自觉地闪人了,十分同情老大……人长太帅也是种苦恼啊,到哪儿都招桃花。眼前这女医生就是一枚……据说还是那个死去的陆哲浩的堂姐。偏就那么巧的,老大动阑尾手术就这女人操刀,现在可好,连续几天老大都得面对这个女人了。

    这女医生可不简单,在梵狄被送来的时候,在手术室里,她在梵狄麻醉之前说了一句话:“想不到这么快我们又见面了,我在你身上开一刀,这样你就能永远记住我了。”

    想要接近梵狄的女人多的是,可像这位女医生这么直接而大胆的,还真少见。山鹰只能暗暗为老大祈祷,千万别遇上女土匪了啊……女人猛如虎,这是山鹰的感悟。

    就在梵狄闭目养神之际,山鹰来了个电话,汇报了一件事——“老大,我刚才去送童菲,发现好像有个可疑的男人在跟踪她,要不要通知她一声?”

    梵狄倏然蹙眉,没有睁眼,只是淡淡地吩咐:“你去送她回家。”

    “是!”山鹰干脆地领命了。

    童菲是水菡的朋友,她临走之前特意嘱托过梵狄,如果童菲和兰芷芯有事,请梵狄多多关照一下,现在听山鹰说居然有人跟踪童菲,梵狄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他是谁啊,梵氏公馆的掌舵人,若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那岂不是笑话。

    童菲被山鹰护送回家,这样的保护,为童菲挡去了一些麻烦,但却是打破了陈尧的计划,他跟踪去医院就是为等童菲出来,可现在她却不是一个人,身边有男人护送,陈尧不知道山鹰的身份,心里就在妄加猜测,尽往坏处想,更加憎恨童菲了。

    铁了心要做一件事,挡都挡不出,尤其是像陈尧这样心理有问题的人。

    童菲安全到家,山鹰的任务完成,站在门口也没进去,客套几句就走了,回去跟老大复命。

    童菲心有所感,觉得梵狄真不愧是老大,细心又周到,并且对水菡那是好得没话说。若不是因为她和水菡的关系,梵狄也不会派心腹送她回家的。

    打开门,童菲和往常一样地在门背后换鞋子,然后才慢悠悠地走进客厅……

    “啊——!”童菲惊呼,瞪大了眸子盯着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愤怒之余,更有种毛骨悚然的冷意。

    “你……陈尧,你怎么会在我家?你怎么进来的?”童菲惊骇,心底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陈尧似乎很满意童菲的反应,吓到她了,他感觉心理上一阵报复的快gan,阴冷地笑着,手心摊开,里边赫然一把钥匙。

    童菲气得发笑,有种想揍人的冲动!陈尧,真看不出来他还有这样败坏的品行,以前在她家出入的时候竟悄悄配了钥匙,这实在是太惊悚,太不可思议的恶行了!

    “你……你居然配了我家的钥匙?陈尧,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行为是在犯罪!未经允许,强闯民宅,你简直比小偷还可恶,你出去,这里不欢迎你,你走!”童菲怒视着他,伸手去拽他的胳膊,将他往门口拖。

    可陈尧的力气奇大,一只手掌紧紧钳住童菲的手腕,平淡无奇的面容此刻露出狰狞的笑,整张脸都扭曲了,目露凶光:“你这个女人……你为什么要欺骗我?为什么要耍我?说什么因为我脾气不好,实际上就是你想甩了我然后跟杜橙在一起!”

    陈尧的话,让童菲彻彻底底惊了,眼前的他双眸发赤,看上去像是随时要撕人的凶兽!

    “他有病吧?”这是童菲脑子里陡然升起的念头,可她察觉得太晚了,此刻,家里就只有她和陈尧,他如果发狂,那会是什么后果?

    此时此刻,山鹰正开着车在公路上不急不慢地行驶着,却听得耳边响起一阵陌生的铃声,下意识一瞧,不是自己的手机啊,那是谁的?

    在副驾驶的位置下边,有一只白色手机,屏幕在发亮。

    “糟糕,是童菲丢的吧。”山鹰将手机捡起来,不假思索地连忙打转方向盘,调头,他得回去将手机还给童菲啊。

    来电显示是“橙子”,山鹰接起来就听到一个男声在说:“喂……都五点半了,怎么还没送饭来啊,我都饿扁了!”

    杜橙等了一下午,实在按捺不住给童菲打电话了,其实还不饿,只是想快点见到她,但电话里却传来一个陌生的男声:“童菲手机在我这儿,你是谁呀?”

    杜橙顿时呆住,紧跟着火气上来了……童菲的电话居然是男人接的?对方是童菲的谁?【7千字,求chayexs..chayexs.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