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知道童菲有了他的孩子
    【请注意章节的字数,有的亲以为千千只chayexs..chayexs.更新一章太少,但一章里通常是好几千字,二合一章节!】

    杜橙和山鹰这俩货在电话里你一句我一句的,后来才知道竟是彼此认识的人……岂止是认识的,还一起去过沧粟岛呢!

    “原来是杜医生……”

    “瘦子,山鹰……你快说童菲怎么了?有人跟踪?戴眼镜的?”杜橙越听越是心惊,脑子里立刻浮现出的就是陈尧那张阴沉无比的脸。

    杜橙坐不住了,虽然知道山鹰是给童菲送手机去家里,但想到陈尧的举止那么怪异,竟然跟踪童菲,杜橙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他必须要亲自问问童菲才行。但此刻童菲的手机在山鹰手里,山鹰正往童菲家赶,可杜橙已经等不及。

    座机……对啊,他可以打童菲家的座机!

    杜橙拨通了座机电话,可是没人接,不由得纳闷儿了,怎么回事,山鹰刚不是说送童菲回家了,这才一会儿的时间,童菲理应还在家没出门啊,再说了,她晚上要给他送餐,现在她该在家做菜才对,怎么会没人?

    杜橙当然不会知道,童菲正经历着水深火热……她是听到座机响,可她没办法去接。陈尧紧紧揪着童菲的衣领,勒得她呼吸困难,愤怒加上恐惧,她有种坠入地狱的感觉……

    “陈尧……你……你冷静一点……先放开我再说……”童菲被扼住脖子,脸涨红,说话很吃力,她的力气敌不过眼前这个处于癫狂状态的男人。

    陈尧哪里听得进去童菲的话,他赤红的眼睛燃烧着复仇的火焰,好像眼前的女人已经不单单是童菲,她的脸和另一张女人的面孔重叠……他的前女友。

    这就是陈尧病发的象征,他在受到刺激之后就会将对前女友的仇恨转嫁叠加在童菲身上,双重的恨,双重的报复心理,才导致他会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举动……擅自进入童菲家,只因以前他曾偷偷地配了一把钥匙。

    陈尧不但没有放开童菲,反而是越发勒得紧,那双猩红的眼发出骇人的光芒,阴狠地说:“女人全都是不甘寂寞不知好歹的激an货!你们就只喜欢年轻帅气的男人,可你们又想要得到其他人的关心和呵护,所以你们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你们除了会利用和欺骗,你们还会什么?你明明就是想跟杜橙在一起,还非要在我面前装腔作势,你既然答应了跟我交往,为什么还要跟杜橙纠缠不清?你说过会不会跟他有瓜葛,可你做了吗?激an女人!”

    陈尧越骂越难听,各种以前不曾在童菲面前说过的不堪入耳的话,此刻他都能一股脑儿说得顺溜,尤其是他身上那种狂暴的戾气,浓烈得仿佛整个屋子都塞不下。

    童菲被扼住咽喉,太难受了,她也想破口大骂,但理智告诉他,陈尧的情况太异常了,就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一样,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与他杠上,她一定会吃亏的。她不怕痛不怕伤,可她不能不顾孩子,她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她是一个即将当母亲的女人!

    “陈尧,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没有欺骗你……我跟你分手不是因为杜橙,真的是因为我适应不了你的脾气,你要我怎么说才肯相信呢?”童菲焦急地解释,但陈尧是个有心理病的人,正是犯病期,怎么会听进去呢,他只会更加愤怒,认为童菲还在狡辩,欺骗!

    “你住口!别想再骗我,我不会上你的当!你们这对gou男女,以为撇开了我,你们就能在一起了吗?以为怀了他的孩子就能嫁进他家的门了?老天爷不会放过你这种无耻的女人!我对你那么好,你却还是想着别的男人,你还有没有羞耻心?不要脸!”

    随着这一声怒吼,陈尧右手手臂高高抡起重重落下,狠狠抽在童菲脸上!由于力道过猛,童菲被抽得眼冒金星一阵眩晕,脚下重心不稳,身子不受控制地往沙发倒去!

    “不————!”一声凄厉的惨叫,饱含着惊恐,童菲在肚子撞到沙发扶手时,发自本能的恐慌,惊得魂飞魄散!

    童菲的身子慢慢下坠,跌坐在地板上,吃痛地捂着小腹,冷汗涔涔。脸上火辣辣的疼痛比起此刻她的肚子,根本不算什么,巨大的恐慌包围着她。

    童菲强忍住眩晕的感觉,缓缓抬头,嘴角已是有血丝浸透……陈尧一巴掌将她嘴巴打出了血,但他却丝毫不会觉得过分,他完全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看到她唇边的血迹,他仿佛更兴奋,更有报复的快gan。

    “陈尧……你……你今天对我所做的一切,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如果我的肚子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一定要你偿命!”童菲已无力再站起来,但她眼中崩射出强烈的恨意,足以让陈尧有那么一秒短暂的恍惚和心惊。这是一个母亲的呐喊,不是逞能也不是夸张,她是真的在这刹那有种近乎疯狂的愤怒!

    没人比她更知道自己的肚子有多么难保住,可陈尧却为了报复她而选择了伤害她。如果肚里的孩子有事,她真的会跟陈尧拼命的!

    然而此刻,童菲不敢乱动,就怕会引起肚子更多的不适,因为她已经感觉到有坠感的疼痛了……

    山鹰已赶到童菲家门外,按了几次门铃都没人开门,他也觉得太奇怪了,明明看见童菲进门去之后他才走的,这才前后不到十分钟时间,难道她出去了吗?

    杜橙又打电话来了,山鹰接起来也告诉了杜橙这个情况。

    不详的预感充斥在心头,杜橙再也按捺不住,拔掉身上的输液管子,抓起外套就跑。

    正好方凯琳推门进来,看见杜橙慌慌张张地跑出去,她情急之下也只能跟在后边追喊:“橙子你去哪儿?你还在输液呢!”

    “我有事,回来再输液!”杜橙匆匆丢下这句话就跑得没了踪影,他来不及仔细去思考,他在听到陈尧跟踪童菲时就已经心不在这里了。

    山鹰也十分纠结,没能将手机交出去也不行啊,他只能等着杜橙来。

    屋子里,陈尧站在童菲面前,像地狱使者般阴冷无情,他自认为是在宣判一个女骗子,他看到童菲痛苦他就感到开心。

    “怎么才一巴掌就受不住了?装什么可怜?你不是女汉子吗?你不是挺拽的吗?别以为我会被你这样柔弱的样子给忽悠到,你想博取同情,想我放过你?呵呵……休想!”陈尧狞笑,犹如恶魔张开了血盆大口,一把将童菲抓起来,狠狠地又是几巴掌扇了下来。

    童菲痛得脸都发麻,感觉脑袋都快爆开了,倒在沙发上难以动弹,而陈尧还更丧心病狂地一拳一拳落在她身上。童菲可以忍受其他身体部位的疼痛,但唯独就是腹痛越来越强烈,她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几番快要昏厥过去却都还凭借着一股意志力在撑着……“不……不能失去孩子,不可以!”童菲脑子里劈过一道闪光,在最危急的时刻,身体里被激发出了一丝潜藏的力量,那是求生的渴望!

    “救……救命啊——!救命——!!”童菲聚起全身仅剩的力气,额头豆大的汗珠浸出来,她背上落下拳头,可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呼救了。

    陈尧听着童菲的惨叫,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的兴奋,阴森恐怖地笑着:“你叫,叫死了都不会有人来帮你的,凡事欺骗我背叛我的女人都该死,该死!”

    若是平时的童菲,还能跟陈尧抗争一下,兴许谁吃亏都不一定,但由于最开始陈尧一巴掌将童菲打得差点摔倒,肚子撞到沙发的扶手上,因为她失去了先机,才会让陈尧有了进一步伤害她的机会。

    门外,山鹰终于是听到门里有异常的声音传来……不对劲啊,好像是有男人的声音,还在笑?并且笑得很怪异?

    山鹰呆滞之际,身后传来杜橙风风火火的脚步……

    “山鹰,怎么样了?”杜橙气喘吁吁,看样子因为身体还在病中未康复,他的体力也比平时打了折扣。

    山鹰指指门,一脸凝重:“我们得想办法进去看看,童菲可能遇到麻烦了。”

    “什么?”杜橙惊骇,脸色大变。

    这门时防盗门,窗户也都是安装了防护栏的,哪是说进就能进,光凭两个男人这么赤手空拳的,根本没可能进得去!

    就在这时,门里传来清晰的惨叫声,这可把杜橙给惊得跳了起来!

    “是童菲!是她遇到危险了!”杜橙又惊又怒,大力拍打着大门,但这是没用的,防盗门纹丝不动。

    山鹰也慌了,看来情况比想象的严重,必须立刻采取措施!

    “事情紧急,我看我们还是……”

    “报警!”杜橙眼睛都红了,拿起手机按报警电话,前所未有的恐惧袭来,他不敢再耽搁,恨不得警察能立刻飞过来!

    山鹰刚才想说的根本不是报警,由于在梵氏公馆混得久了,山鹰知道,有时候警力不足的情况下,手下的兄弟反而更能起到作用。

    杜橙和山鹰刚听到的那一声惨叫,就是童菲最后能吼出来的声音了。痛……全身都痛,而最最疼痛的一处正是她的小腹。

    滔天的愤怒,悲恸,绝望,将这个惨痛的女人淹没,她是痛到浑身欲裂,痛到想昏死过去算了……但是,她没有忘记自己还是个母亲,肚子里有个脆弱的小生命。

    难道,想要留住这孩子竟是那么难吗?陈尧……这个恶魔!

    童菲紧紧咬着牙,下唇被咬出了血她都已经没有感觉了……冰冷的绝望如海啸般袭来,她不想失去孩子,她唯有向恶魔求饶……

    “陈尧……求你……放过我……你恨的是我,可我肚里的孩子是无辜的……求求你了,让我打电话叫救护车……陈尧,我不能没有这个孩子……求你……求求你……”童菲沙哑的声音颤抖得厉害,在这样危机的时刻,她再也顾不上尊严了,她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能保住孩子!

    陈尧经过对童菲的一番狠手之后,高涨的复仇情绪并没有得到缓解,可以说他长期压抑的东西都被释放出来,一发不可收拾,他自己都控制不住。

    “桀桀桀桀……”一阵低沉恐怖的笑声,陈尧弯腰将童菲拽过来,让她面朝着他,而他的眼睛就紧紧盯住了她的肚子……

    “你凭什么求我?这孩子不是我的,是杜橙的!”陈尧的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凶狠的表情像是要吃人。

    门内的僵持,门外的焦急,杜橙惴惴不安地等警察来,可现在对他来说,过去一秒钟都是煎熬!才刚三分钟过去,杜橙已经抓狂了。

    “山鹰,身上有没有带什么家伙,能把这门给撬开的?”杜橙使劲拽着山鹰的胳膊,俊脸皱成了酸菜。

    山鹰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无奈地说:“大少爷啊,这是防盗门,不是木门,虽然我山鹰英明神武,可我现在身上没家伙,你让我怎么撬开啊……”

    杜橙的心都快碎了,不知道屋子里是什么情况,但可以肯定的是童菲的处境一定十分危急。

    杜橙用力敲打着防盗门,大声喊:“童菲……我来了,别怕!我会救你的!”

    这一声一声坚定的呼唤,透过门传到童菲耳朵里,那简直就是一道象征着光明的曙光照亮了她黑暗的世界!

    杜橙在门外都快急疯了,一咬牙,当机立断,拽住山鹰:“算了,我看警察那边也不靠谱,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来。山鹰,你叫几个兄弟带家伙过来,把这防盗门给破了!”

    “行,没问题!”山鹰也干脆,立刻打电话了。

    门内,童菲听到杜橙的声音,差点哭出来,一只手捂着肚子,一只手捂着嘴,激动得难以自制……无暇去追究他为何会来,在这濒临绝望的时刻,杜橙的出现让童菲有了新的希望,只是紧跟着也是更多的心痛……她本来是打算今天晚上去医院就告诉杜橙关于她怀孕的事,但现在……万一她肚里的孩子没了,她岂不是成了罪人?难道杜橙在知道她怀孕的时候也是失去孩子的时候吗?

    不……这样太残忍了,这可能是她一辈子唯一的孩子!

    童菲眼眶泛红,终于是忍不住噙满了泪水,想要高喊杜橙的名字,但小腹的疼痛已经耗费掉了她全部的力气了。

    但陈尧听到杜橙的喊声就是另外的滋味了,加剧了这个人魔化的过程,他只会被刺激得更加邪恶!

    “呵呵……你们真是有情有义啊,拿我当牺牲品来成全你们的感情,你们……全都该死!”

    **

    猫有猫道,鼠有鼠道,有时候非常手段还是挺实用的。

    果然梵狄的手下以惊人的速度赶到了,带着家伙,气势汹汹的就冲上楼来。

    杜橙心里一颤,深深感觉,幸好是他脑子转过弯了,知道叫山鹰带人来,否则还说不准等到什么时候才能进去解救童菲。

    门内,童菲正面临着最危险的时刻!

    陈尧居高临下站在沙发面前,两眼冒凶光,童菲瑟瑟发抖地求饶,她只希望能拖住一点时间,只要杜橙能破门而入……可是,陈尧不会给她拖时间的机会。

    童菲脸上分不清是汗水还是泪水,她几番痛得死去活来,每次在昏厥的边缘都奇迹般的忍住了保持了一丝丝的意识……她只知道,若现在昏过去,孩子就真的没希望了。

    “陈尧……你这么做,真的不会后悔吗?我肚子里的是一条命啊……”童菲气若游丝,盯着陈尧,但她的一只手却悄悄地摸向了身后……

    “后悔?是啊,我真后悔会看上你,女人,全都一样的无耻!”陈尧落在童菲肚子上的两道目光充斥着嗜血的恐怖,在疯狂的狞笑中,他抬腿狠狠踩向了童菲的肚子!

    这一霎,女人拼死一搏的尖叫声和男人的惨叫混合在一块儿,爆发出的震撼,正是杜橙和山鹰等人破门而入时见到的一幕——童菲手拿着烟灰缸,而陈尧弯腰缩着,手捂着额头在痛骂,他手指间已经流出血迹。

    “童菲!”杜橙大叫一声飞奔过去,在她倒下之前,将她接住搂在怀里,心已碎了一地。

    童菲呆若木鸡,软软地倒在杜橙怀里,一张脸青一块红一块的,嘴角的血迹尤为刺目,也刺痛着杜橙的心。

    “别怕……我在这儿……”杜橙紧紧搂着她,声音颤抖地抚慰,是她从未曾体会过的温柔。

    童菲嘶哑的喉咙几乎说不出话,激动不已却是连一根手指头都无法动弹了,微弱的声音喃喃说:“橙子……快送我去医院……我的肚子……肚子……痛……我们的孩子……一定不可以有事的……快点……”

    童菲语无伦次了,断断续续发出破碎的音节,却是将杜橙给惊了个里焦外嫩!

    “你……你的肚子……怀孕了?是我们的?”杜橙惊悚了,无法形容此刻是什么心情,有惊喜,可也有极度的恐慌!孩子不会有事吧?童菲这个样子显然是遭虐了,孩子还能保住吗?

    现在不是犹豫的时候,杜橙来不及想更多,抱起童菲就走。

    童菲搂着杜橙的脖子,被他强健有力的臂弯抱着,这一刻,她感到一种特别的安全感,觉得这个男人的怀抱是如此温暖宽厚,看着他紧张兮兮的表情,俊脸上都是细汗,他表情几多复杂,但却没有半点嫌恶,只有满满的担心和焦急。

    “橙子……你……你会不会讨厌我们的孩子?”童菲强忍着痛,吃力地问出这句话。

    杜橙的脸比碳还要黑,他现在是该说什么呢?想说的太多了,复杂的情绪在身体里冲撞,最最清晰的一个念头莫过于——童菲,他真的上心了。

    是的,这就是杜橙在刚刚过去的半小时里所能确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可他都还没时间消化,得到的却是一个震惊到极点的消息……她怀孕了,他是孩子的老爸。

    杜橙很愤怒,气的是童菲到现在才让他知道关于她怀孕的事,更气自己来得太迟!

    想起之前的种种,她的异常,她每次都说是减肥导致她瘦了,现在终于明白,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她的肚子。

    “童菲,你是想把我气得吐血吗?把自己搞得这么惨,知道吓死了我多少细胞?我还没想好要怎么收拾你,你最好是有个心理准备,想想该怎么跟我解释,哼!”男人凶巴巴的样子,看似是在责备,可是却饱含了浓浓的心疼和情意。

    童菲这时候竟然没有生气,而是感到了欣慰和庆幸……她懂了杜橙的意思,她和他的默契在这一秒格外清晰,原来是她一直多虑了,他是在乎她的,既然这样,他怎会讨厌这孩子?

    童菲软弱无力地闭上眼,滚烫的泪水滑进他的颈脖,他身子一僵,但脚步丝毫不停,一声低不可闻的叹息,杜橙知道,她定是受了很多苦,现在能被他抱着,应该也是种安慰,她可以哭,但只此一次……

    杜橙心急火燎地送童菲去医院了,山鹰以及几个手下将陈尧带走,抓回梵氏公馆,由梵老大亲自处置。童菲是梵狄要关照的人,居然有男人要伤害童菲,下场可想而知了……

    到了医院时,童菲的情况已是十分危急,她人已经昏过去,杜橙守在抢救室外边,听医生说起才知道,原来童菲怀上这一胎有多么不容易,她竟是zi宫先天异位!

    杜橙自己就是医生,就算不是妇产科,但也明白童菲的情况意味着什么,这个孩子的出现简直就是奇迹,而现在,有了陈尧那个意外,孩子能否保住还是个未知数。

    杜橙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紧张恐惧过,见过无数血腥动过n次手术,他的意志够坚强了,但是如今惨痛落到童菲身上,他才领略到什么是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他唯有祈祷大人孩子都没事……童菲一定很爱这个孩子,所以才会偷偷保住,假如失去,她会受不了的……【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