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为她心疼
    抢救室外边,杜橙坐立不安,心急如焚,满脑子都是童菲和她的肚子,紧张得一塌糊涂。他自己都还在病中,这么一激动,头又开始犯晕了,可他还是没有离开,非要在这里等着童菲出来不可。

    杜橙所在的这间医院里,不认识他的人太少了,现在他带着个孕妇来急救,这事儿早就该传到方凯琳耳朵里,但奇怪的是,这个女人竟然没有动静,像消失了一样。

    杜橙在焦急的等待中却也在思考一些问题,关于方凯琳的。犹记得昨晚童菲来医院看他,被方凯琳堵在门外,之后他专门就这件事跟方凯琳谈了谈,明确地表示他不愿再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虽然当时他没有过多责备,也没发火,但依照方凯琳的性子,兴许是会觉得很没脸面很失望。可她没用表现出半点的不高兴,依旧是尽好一个护士的本份,将他照顾得很妥帖,这是说明她真的很大度吗?

    杜橙浓眉紧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方凯琳既然能偷偷删掉他的微信消息,并且还阻拦童菲去看他,这就代表着她十分忌讳童菲了,可为什么她在童菲走之后又表现得那么淡定呢?

    杜橙想破脑袋都不会想到方凯琳就是怂恿陈尧的罪魁祸首。其实这件事也只有方凯琳和陈尧知道,假如这两人都不说,旁人几乎是不可能知晓的。。

    陈尧……杜橙从未像现在这么憎恨一个人,陈尧算是第一个。

    想起童菲被打得那副惨样,杜橙心底就会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愤怒,真恨不得能将陈尧打成猪头,让他也尝尝那是什么滋味。不过还好,山鹰将人带走了,等童菲平安无事之后,就是处置陈尧的时候。

    杜橙以前都是在抢救室里救人命的那个,但此刻他却体会到了焚心如火等待的感觉。每过去一分钟都是那么漫长,心在焦灼,在割据……

    童菲被推着出来的时候,杜橙立刻就冲了上去。

    医生是位慈祥的大婶,当然也是认识杜橙的,并且跟杜橙的父母关系还不错,算是医院里的老人儿了,见杜橙急成这样,医生都不忍心了。

    “小杜啊,孕妇和胎儿暂时没事了,但是情况并不乐观,孕妇被打得这么惨,孩子还能没事,简直就是奇迹,可你们千万别掉以轻心,她还需要住院,至于住多久,说不准,这个得看她的身体状况才能决定。”医生语重心长,在交代几句之后还是忍不住又略带沉重地说:“小杜,这件事儿,我就不多嘴去告诉你父母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这位医生是跟杜泽涛年纪差不多大,是杜橙的长辈了,她能这么说,就算是对杜橙的一种袒护,起码没第一时间就报告给他的院长老爸知道,否则这抢救室哪里还能安生。

    杜橙感激地点头,眼睛都红了……童菲和孩子都保住,这是天大的幸运,接下来的事情就该他去处理去面对的时候了。

    童菲还没醒来,被送到了特护病房,就在杜橙的病房隔壁。这然是他特意安排的,为了方便照顾。

    杜橙的病房里,照理说方凯琳应该在,可是现在却不见她的踪影,没人知道她去了哪里,擅自离开工作岗位,她也没跟谁交代一句。

    她在不在,杜橙并不在意,他现在只想守着童菲等她醒来。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杜橙不能不通知童菲的父母,两位老人到了之后,杜橙才知道童菲与陈尧是怎么回事,她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去答应跟陈尧交往的。

    病房里弥漫着一股愁云惨雾,童菲的父母看着女儿被打成这样,双双声泪俱下,心痛不已,哽咽的声音在诉说着童菲这段时间以来过的什么生活,杜橙才知道就在他差点领结婚证的那个时候,童菲正在家里养胎,必须卧g一星期才能下来,算算时间,才过去没多久,她现在又遭罪了……

    才知道原来她害喜那么严重,才知道她最近吃的大都是清粥小菜,才知道她暗地里经历了那么多他比知道的煎熬。

    杜橙默默地听着,也承受着童菲父母对孩子父亲的痛骂,直到两位老人的哭声渐渐止住,杜橙用一种出奇平静的口吻说:“伯父伯母,我就是孩子的父亲。”

    他就这么承担下来,没有多加考虑与躲闪,坦然承认了,在童菲还没醒来的时候。

    两位老人虽是老实巴交的,可不是眼瞎目盲,对于杜橙的说法,他们并不惊奇,因为事先就已经隐隐有过猜测了,现在只是证实而已。

    童母按捺不住,眼泪汪汪地望着杜橙,问了一个十分担心的问题:“你……你现在是单身吗?知道咱家菲菲怀了你的孩子,你有什么打算?你会怎么对她?你父母会是什么态度?你们……”做母亲的人无论何时都是最跟女儿贴心的,问的也都是切实的事情。

    “行了行了,你一下子问这么多,你让人家怎么回答?”童父扯了扯老伴儿的袖子,示意她不要把杜橙给吓到了。

    现在童菲的父母可是对杜橙格外看重,以前只知道他跟童菲是好朋友,现在关系升级,不止朋友那么简单,并且,很可能这个男人就是女儿的心上人,他们当然不能将人给吓跑了。

    四只眼睛巴巴地望着杜橙,他感到脸有点热,但没有表现出不耐,只是颇为凝重地说:“等童菲醒了,我会跟她好好谈谈。”

    他认真的表情让两位家长的心稍微放宽了一点点,既然他都这么说了,那是不适合将人逼得太紧的,毕竟现在的情况也还是童菲的身子要紧。

    童父眼一眯,向老伴儿递个眼色:“我们走吧,菲菲要明早才能醒,咱们就先回去,这里有杜橙照顾就行了。”

    童母有点不舍,但丈夫说得对,这里有杜橙就好,如今女儿还没醒来,就算在多人挤在这里也没用,她还是明早来给女儿送早餐,比较实际点。

    杜橙礼貌地将两位家长送走了,他明白,人家这是在给他腾地,让他有跟童菲单独相处的时间……即使她还没醒。

    病房里安静得出奇,杜橙坐在童菲旁边,静静地望着她,他那颗七上八下的心道现在才稍微恢复了正常的心跳。她的睡颜近在眼前,竟让他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万千感慨在心头,他的手不知不觉抚上她的肚子,那隆起的部分,刚触到时,他的手忽然缩了缩,有点紧张,然后再小心翼翼地覆上大掌……好奇妙的感觉,这肚皮下边就是一个小生命吗?是他和童菲的孩子,一个顽强却又脆弱的生命。

    血肉的联系是天生的,杜橙忍不住激动澎湃,嘴角不自觉地扬起,眼里却是有着点点闪烁的晶莹……感动,同时也万分心疼,她受了那么多的罪,都是为什么什么呢?

    呼之欲出的答案在杜橙心尖上打滚,他似乎能感应到她的想法,可不正是他一直纠结在脑海的东西么?与她之间就像是一壶即将煮开的水,究竟是前进一步彻底沸腾呢还是后退一步保持着原来的温度?

    他想要的是什么,在他冲进她家门那一刻,他已经有了答案。

    有惊无险的一天过去了,杜橙躺在了童菲病房的沙发上,不一会儿就沉沉睡去……醒来之后就是暂新的一天,也将会是他和童菲新的开始……

    ======呆萌分割线======

    同样是病房,在另一间医院里,可就没这么甜蜜温馨的画面了。梵老大半躺着,听山鹰汇报关于童菲发生的事。

    山鹰一张苦瓜脸,最苦恼的就是这种时候了,老大的脸色阴沉时,就算是夏天都能让人感觉在严冬。

    “办事不力,你知道该怎么做了?”梵狄妖异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冷光,严厉的气势让山鹰不敢有丝毫怠慢,赶紧应声。

    “是,我回公馆去领罚!”山鹰回答得干脆,半点没有怨言。

    梵氏家族向来赏罚分明,不管是跟着梵狄多久了,只要做错事或者办的差事有不足,都是要受罚的。梵狄之所以要罚山鹰,是因为山鹰没有将童菲送进她家的门,只是到了门口就走,梵狄认为这是导致童菲遇险的关键所在。

    可梵老大紧接着又说了:“山鹰,念在你后来的行为可以将功补过,这次就暂免你的刑罚,但记住,下不为例。跟了我这么久,是不是最近的日子太平了,所以警惕性都降低了?”

    山鹰听到不用领罚了,心里顿时松口气,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讪笑到:“老大,我会记住您的教诲的,只这一次,下不为例!”

    梵狄严肃起来的样子是相当骇人的,自然散发出一种压迫感,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即使再病房里都不能被掩盖。

    不是梵狄小题大做,而是他一向对手下都严格要求,只有这样,才能使得梵氏公馆时刻屹立于今天的地位。尤其是最近,梵狄总有种莫名的烦躁不安,怕就怕有人趁他住院的日子捣乱。

    梵狄的担忧不是没道理的,一个大家族必定会时刻被人盯着,他们这一行更是需要多加小心谨慎,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有人在背后捅一刀……

    那位女医生到来时,山鹰又闪人了,他才不想留下来感受那种怪怪的气氛,眼不见为净。

    女医生就是陆哲浩的堂姐,梵狄在墓园遇到的女人。穿着医生袍的她,有种圣洁的美,但在白袍之下却是另一番光景,绝对称得上是火辣美女,并且还是那种让男人见了会浮想联翩的类型。

    天使面孔魔鬼身材,她,就是最好的诠释。

    洛琪珊,现年二十五岁,是从国外进修三年刚回国的医生。刚进这间医院不久,一来就成了瞩目的焦点。不只是因为她有着令人敬佩的专业医术,更重要的是她的家庭背景……据说是某豪门家族里唯一的继承人,掌上明珠,千金大小姐,放着家业不去继承,却要来当一名医生,这本身就足够富有话题色彩了,再加上她姣好的外型条件,单身贵族一枚,种种因素加起来,怎不能为焦点呢。

    最难得的是,这个女人不矫情,很直率,敢作敢当,性格火辣,豪爽,不像有的富家千金那么高调,她从不会在同事面前主动提起自己的家庭,就算有人问起,她也是简单几句敷衍过去,不愿多说。

    在对待感情,洛琪珊更是胆大,在给梵狄动刀那天她就说过,动了这一刀,要让梵狄一生都无法忘记她。一语双关,深意可见一斑啊!

    洛琪珊一本正经地拿着本子做记录,瞄了一眼这面无表情的男人,淡淡地问着,他也像昨天那么正眼都不会给她一下,但这并不会打击到洛琪珊,她就是对梵狄有兴趣,而他越难攻克,她就越觉得有意思。

    不是洛琪珊不好,而是她遇到梵狄了。要他动心,无疑于像铁树开花,那得多难啊,以前的小颖还每天待在他身边都没能成为他心尖上那个女人,如今的洛琪珊不怕死的又来了,结局如何,似乎是可以预见的,但也不排除有意外的可能。

    “照你现在这情况,再过三天你就可以出院了,到时候别忘记请我吃饭。”洛琪珊很笃定地说,垂着眸,轻启朱唇。

    “请你吃饭?”梵狄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女人还真敢说啊。以前他就觉得自己的脸皮是很厚了,但现在发觉竟然还有比他脸皮更厚的。

    “我没空。”梵狄懒懒地丢下这句,没有要再说话的意思。

    洛琪珊对于梵狄的反应一点都不意外,才两天时间,她已经初步了解这男人是个什么性格。他冷,不要紧,她相信,金诚所至金石为开,谁让她就偏偏看上他了呢。记得在墓园里初遇时,他的悲伤和落寞都深深地感染了她,从那时,她的心就记挂上了这么一个人,如今在医院巧遇,还恰好是她为他做的阑尾手术,她认为这就是缘份,她没有暗恋的习惯,喜欢就直接说出来。

    “没空,那可以改天,总之,你欠我一顿饭……别忘了是谁给你动的这一刀。”洛琪珊十分淡定地摸出自己的名片放到梵狄的枕头底下,然后冲着他嫣然一笑,霎那间,彷如一朵芙蓉绽放,分外迷人。

    她并不多做停留,她懂得适合而止,说几句就走了,还留下了名片。她不是真在乎一顿吃喝,她就是想跟他有再见的机会,不然以他的个性,他出院之后,还怎么联系呢。

    杜橙略显细长的眉毛皱在一起,眼角的余光瞄了下名片,心里不禁腹诽,什么时候女人已经变得这么强势了吗?大有不追到手不罢休的架势,这也未免太猛了点,矜持呢?害羞呢?含蓄呢?这些似乎在洛琪珊身上都不存在,她就像是夏日正午的阳光,不管你愿不愿意,她就那么强烈地照过来,好晒啊!

    洛琪珊是跟水菡以及小颖都大为不同的女人,她胆大直接,想要什么就去争取,没有顾虑那么多。这跟她的家庭背景也有关系,她实在是称得上钻石级的单身贵族,有着很多人望尘莫及的资本,家世好,职业好,外形好,这些都造就了她勇往直前的作风。

    说实话,梵狄并不讨厌她,但仅仅是不讨厌而已,他可没忘记,这个女人是陆哲浩的堂姐,心里总会有化不开的隔阂存在的,况且,小颖是继水菡之后在他心里又一道过不去的坎儿,他对感情的事已经看得很淡了,不想再沾,目前,他就只想孑然一身。

    如果小颖还活着,知道梵狄对她的挂念,不知是喜是忧呢?她会不会开心得大叫,会不会踢起来抱着他的脖子……

    她是一朵美得鲜活的花儿,就此凋零,实在让人惋惜,假如还活着……“假如”,有时并不见得是好事,也可能是更惨痛的局面——此时此刻,在某个不知名的偏僻山村,一间破旧的房子里灯火昏暗,里边一张木板g上躺着一个小小的身影,由于光线太暗淡,看不清楚是男是女,是听得旁边有个男声在咒骂……

    “你们都是吃干饭的吗?一群饭桶!叫你们抓个人,我要的是活人不是死人!”

    门口站着两个看似是手下的男人,诚惶诚恐地说:“磊哥,这个……还……还没死……”

    “啪——!”一声清脆的耳光落在说话的男人脸上,他却不敢吭声,只能低头捂着脸,十分憋屈。

    “是没死,就吊着半口气了,一张脸还搞得跟鬼似的,这对我们还有用吗?谁会稀罕一个要死不活还破了相的女人?梵狄又不是圣人,他要是见着这人不象人鬼不象鬼的,他会买账?还指望抓到人了可以跟梵狄谈条件,现在,全都被你们搞砸了!废物!”磊哥凶狠地又踹了一脚,看样子是气得不轻。

    两个手下也很委屈,他们奉命抓人,可去晚了一步,人已经掉进河里,捞起来也是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并且还破了相……

    “那……磊哥,我们现在怎么办?”

    “蠢货,当然是闪人了!让她自生自灭吧,失去利用价值的人,死活都跟我没关系,走!”磊哥大手一挥,嘴里骂骂咧咧地走出了小屋。

    g上那个身影虽没睁眼,但手指却动了动,不知是不是听到自己已经被人丢下而感到悲痛呢?隐约能听到人声,但就是无法醒来,感觉整个人都是被撕裂过的,潜意识里,情愿永远都别醒了,就此陷入沉睡,或许才是最好的归宿吧……

    那叫磊哥的人太不了解梵狄了,只以为梵狄跟他一样是贪图美.色的人,以为这个要死不活且破相的人失去了价值,便不再愿多看一眼,直接丢弃,犹如丢掉一对垃圾那样。人性,原来可以冷酷残忍至此……

    梵狄的仇人不少,但敢对他身边的人打主意的却不多,这叫磊哥的来头也不小,他的计划本来很好,想要抓了小颖来向梵狄讨要条件,只可惜手下办事不利,没能在小颖上陆哲浩的车之前将人抓走,等到她出事,捞上来的却已是现在这副模样,说只吊着半口气,一点都不夸张,这半口气还随时都可能上不来……

    如今,磊哥因错误地判断了梵狄,丢下重伤的人走掉,他不敢贸然行事,如果没有大的把握能成功换去取他想要的东西,他就不能惊了梵狄,否则对方一旦察觉,到时候有危险的就是他了。

    谁都不会知道这小村落里破旧的房子里会有一个奄奄一息的生命,或许明早的太阳升起时,她便已经凋零了……

    命运无常,生死难测。有人一生平庸,有人却注定要在浪尖上打转。没经历过的人只会感叹命运的离奇,经历过的人却会知道活着是多么的不容易。

    ****

    当晨曦的薄暮照进窗帘的缝隙,他睁眼就看到了病g上那个熟睡的女人,他的唇角弯起,一缕温柔随之逸散出来,美得令人炫目。

    “真是的,睡觉还是会掀被子,这毛病怕是改不了了。”杜橙嘴里喃喃着,可眼神却没有丝毫不耐烦,反而是充满了暖暖的柔情和*溺,不加掩饰地释放出来。

    轻轻地,为童菲将被子盖好,他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瘦了,以前是圆脸,像苹果,现在轮廓出来了,虽然是好看些,可他却感到很心疼。她不是自然瘦下来的,是因为害喜,每每想到这个,杜橙的心都会揪紧,发疼。

    “哎,这孩子挺会折腾你的,看在你受了那么多罪的份儿上,以后我都让着你点,不惹你生气,任打任骂,行了吧?”杜橙眉宇间流泻出的温情格外动人,这自言自语本是不经意出口的,但就在他的手刚想从童菲肩上拿开时,却被她的小手抓住了,只听她嘟嘟囔囔地说:“你刚才说了什么?再说一次。”

    嗯?再说一次?杜橙顿时一脸黑线……不能说,坚决不能说,说了以后还有什么地位可言?【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