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两情相悦
    被抓住了手,杜橙一脸尴尬,皱着眉头佯装不耐:“你这人真是的,你怎么装睡啊……”

    这货心里的潜台词是……刚才还好没说出什么更离谱的话,否则这面子往哪里搁呢。

    童菲略红的眼眶泛着水雾,沙哑的声音说:“我要是不装睡怎么能知道原来你这么心疼我。”

    “咳咳……咳咳……我哪有心疼……”杜橙下意识地矢口否认,但在看到童菲这苍白的脸蛋失落的目光之后,赶紧地又改口:“是是是,是心疼,你赢了,这次你全盘获胜,我甘拜下风行了吧。”

    能不服输么,她肚子里还有个小的呢。

    “噗……”童菲轻笑出声,这家伙,认识这么久以来终于是第一次“服输”了,不过说实话,她装睡也就那么几分钟,刚好听到杜橙在自言自语“我以后都让着你,不惹你生气,任打任骂……”

    “反正你不能耍赖,你说了,以后都让着我的。”童菲握着他的手不放,盈盈泪光闪烁。

    杜橙想再嘴硬几句,可是心里只剩下对她的心疼,看着她像是要哭的样子,他又不免慌神:“好了好了,你不要激动,医生说了,你的身体情况特殊,你不能受刺激。”

    他一紧张就自然而然地反手握住了童菲,她的手有点凉,而他的大手则是温热的,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轻轻揉着,传递给她温暖。

    能保住孩子,是童菲最大的安慰,而杜橙对这件事的态度,更是给予她惊喜,杜橙开始喋喋不休地责备她,时而紧张时而生气的表情,看上去都是那么生动而富有感**彩,让童菲看得几乎痴了。就是这个男人,他终于坐在了她的身边,终于能这么近距离地看着他,感受他的存在,这不是做梦,是真实发生的事情,是她苦尽甘来的一刻。

    杜橙虽然唠叨,但每句责备的背后都是他感情的表达。如果不是自己在乎的女人,他怎会紧张得好像呼吸都要停掉了,想起他破门而入那一幕,假如陈尧那一脚真的踹到童菲肚子……

    现在想想都感觉心有余悸,后怕,可也更加心疼她所经历的痛苦。

    他的眼神不知不觉变得格外柔和,弯下腰凑近了她,眸光带着丝丝蛊惑:“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留下这个孩子,为什么要一个人吃那么多苦?”

    淡淡的温馨开始在空气里发酵,她很少见到他这么温柔而充满感情的眼神,不由得有些飘飘然了,好像有一片羽毛在拨弄着心房,撩起她心底最深处的悸动和隐藏已久的情意,点点滴滴涌上来,怔怔的,喉咙里发出一个细微的声音:“因为我……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你的,我的肚子里,那是我跟你的孩子,我一定要留下,哪怕再苦我都能熬过去的……”

    说了几句之后童菲难以为继,气息减弱,喉咙哽咽,那些委屈堆积在胸口,想起今日之前的种种艰难和惊险,她已没有语言可表达内心的诸多感受了,但她相信,杜橙能懂的。

    杜橙此刻人都僵硬了,低头不语,看似平静,可实际上他的手也在颤抖着,内心的激动澎湃久久不能平息。

    这层窗户纸终于是被捅破了,亲耳听到她说出那句话,杜橙心里在欢呼雀跃,清晰地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喜悦和甜蜜,心与心在共鸣,彼此都能听到对方心里的呼唤。

    杜橙将童菲的身子轻轻抱起来,搂着她的肩膀,将她的脸贴在他胸膛,紧紧抱着,亲吻着她的额头,脸颊,鼻子,唇……他是那么小心翼翼,带着满满虔诚,如同吻着最珍稀的宝贝,他用行动表达了他的心迹,这就是对她最好的回答。

    这一霎,童菲的心都被照亮了,他就是一束温暖的阳光,让她的心灵有了依托和希望,在他温柔的安抚下,所有的阴霾和黑暗都成了过去。喜悦的泪水忍不住滴下,顺着眼角流淌,但却被他一点一点吞进去,薄唇贴着她的眼角,低声呢喃:“我们都不要捉迷藏了……让我保护你和孩子……”

    这正是童菲渴望已久的话,是她做梦都会梦到的,现在竟突然实现了,她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杜橙对她的承诺吗?他真的也对她有情?

    尽管一万个怀疑,不确定,但事实就在眼前,他身体的温度,他的心跳,他的呼吸,全都是这么真实,她除了一个劲地点头,已经不知道该如何了。幸福姗姗来迟,却是如此强烈,滋润着她干涸的心田……她不是单相思,是两情相悦。没什么比这个更能让人振奋的了,在感情这条路上,她总算是守到了自己心中所想。

    “你……真的会喜欢这个孩子吗?我之前瞒着你,你会怪我吗?”童菲有些担心地问。

    杜橙一听,顿时来劲了,低头瞪着她,故意板着脸:“怪,当然要怪你了,你差点就让我的孩子喊陈尧爸爸,这件事,我跟你没完,这是你欠我的,你必须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补偿我的精神损失。”

    这货表情夸张,就像真是自己吃了大亏一样,并且他不经意说出来“一辈子”三个字,更是让童菲的心砰砰直跳。

    听得出来他其实并非真的在责怪她,只是想借此为他自己谋取点福利罢了。

    “精神损失吗?那你算算我的精神损失是多少啊?再算算我们未出生的孩子精神损失是多少?二比一,你赔得起吗?”童菲略显得意地望着他,仰着脸,下巴斜斜的,扁嘴笑着。

    杜橙嘴角犯抽,刚刚还想谋取福利的,现在可好,童菲这么一说,他到成欠债的了,不只是欠她,还有她肚里的骨肉,这笔帐,他还真是不好还。

    “那个……我觉得有些事咱们得事先说明一下……我杜橙是绝不会当一个妻管严的,你如果想将来压迫着我,那你还是趁早死心吧,我是坚决不屈服的,不会让女人骑到我头上去!”杜橙状似很严肃,可没发现自己说的话怎么有点异常,连妻管严都出来了,那不就是透露他在想什么?

    童菲心里一甜,原本苍白的脸颊忽地染上了点点绯红,白了他一眼:“臭美,谁说要嫁给你了?还妻管严呢,你有这机会吗?虽然我是喜欢你,虽然肚里的孩子是你的,那不代表我就一定会跟你结婚啊。”

    “嗯?”杜橙俊脸一沉,像是听到了什么严重的事,咬牙道:“童菲,你要是再敢想着让我的孩子叫其他男人老爸,我就对你不客气!孩子是我的,你不嫁给我,你要嫁给谁?哼!”

    看他黑脸抓狂的样子,童菲就觉得心情大好,之前所受的痛苦和折磨仿佛一下子都远去了。

    “哈哈……你敢对我不客气试试?你来呀。”童菲大眼一转,滴溜溜的含着几分得意与狡黠,还不忘用手指指肚子。

    杜橙十分不服,苦着脸皱着眉,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幅未来的场景——一个英俊潇洒的男人玉树临风,但怀里却抱了一个婴儿,他在给婴儿喂奶,换尿布,而旁边坐着一个女人正悠闲地啃着苹果,盯着电视里的韩剧,嘴里却还在吩咐他:“橙子,小心点,别把宝宝弄哭了。”……

    噢不……这简直就是阴盛阳衰嘛,他要是现在都不硬气一点,遇到童菲这个女汉子,将来只怕他真的要沦为没地位的奶爸了……

    杜橙搂着童菲的手紧了紧,眼底闪烁着思索的光芒……看来他的“驯妻”之路还很漫长啊,要怎样才能保住未来的家庭地位但又能让童菲对他死心塌地呢?这是个相当有难度的问题,他要从长计议才行……

    病房里的气氛很好,破开云雾之后的彩霞赶走了病房里的死气沉沉,时不时传出隐约的笑声,两人虽然是首次向对方坦诚心意,可一点都不感到拘束,不像想象中那么别扭,有的只是默契与亲切。不得不说,童菲和杜橙是一对从朋友转变成恋人的典型例子,无疑,两人在这方面是幸运的。

    杜橙现在跟童菲住在同一个病房,这件事当然很快就传到了杜泽涛夫妇的耳朵里,包括童菲怀孕,住院……

    姜还是老的辣,杜泽涛夫妇对于儿子搬病房的举动极为诧异,再联系到童菲怀孕,杜橙的异常,还有之前他对方凯琳拒婚……一个大概的轮廓就显现出来了。

    当杜泽涛夫妇来到病房时,这里轻松和谐的气氛顿时就变得有些沉重,显然,这夫妇二人主要目的不是来探望童菲的病情,而是来问清楚一些事。

    刚好杜橙去医院门口买东西了,病房里只有童菲和杜泽涛夫妇。

    童菲之前是认识罗美娟和杜泽涛的,以前见面也都很轻松,可今天就不寻常了,从对方进来开始,童菲就感受了一股隐约的压力,罗美娟明显比平时严肃多了。

    “伯父伯母好,请坐吧。”童菲坐在病g上没下来,她现在必须静卧,只能口头招呼了。

    罗美娟一身黑衣,这就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越发沉重,而杜泽涛是穿着医生袍的,不知是衣服衬托得原因还是他本身没休息好,脸色也不太好看。

    罗美娟侧头往往丈夫,夫妻俩默契已有多年,只一个眼神的交汇就知道此刻在传达什么。

    罗美娟蹙着眉,风韵犹存的一张脸上有着几分焦灼:“童菲,咱们就不必客套了,开门见山吧。你和杜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跟方凯琳的婚事没成,在去民政局的当天,他却说不结婚了,我们一直都不清楚具体原因是什么,你说说看,是不是因为你?是不是你杜橙那么做的?”

    童菲心里暗暗叫苦,看吧,每个知道她和杜橙以及方凯琳的人,都会认为杜橙拒婚的核心原因是她,甚至会以为她在背后怂恿的。她和杜橙的感情时一回事,但她不能允许别人误会杜橙是个用情不专的人,他的父母显然是觉得杜橙或许在方凯琳和她童菲之间曾是同时喜欢的。

    “伯父伯母,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或许杜橙从一开始就对这门婚事很勉强,他是个孝子,凡事都会考虑父母的感受,他曾想很努力地要让自己喜欢上方凯琳,但感情的事不是说有就有的,他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之后发现还是无法喜欢方凯琳,所以觉得若是跟她结婚,就等于是害了她,因此,他才会临时拒绝了这门婚事。请恕我直言,即使没有我的存在,他也不会娶方凯琳的。”童菲句句诚恳,不卑不亢的态度,勇敢而坚定的眼神,正是她对自己和杜橙都有信心,才能这样坦然面对他的父母。

    罗美娟老脸微热,不悦地说:“你以为自己很了解杜橙吗,他是我的儿子,我这个当妈的都不敢说很了解他的想法,你只是杜橙的朋友,你凭什么这么肯定他对方凯琳没感情?”

    杜泽涛也是阴沉着脸:“我们杜家和方家相交多年,早就认定方凯琳是我们的儿媳妇,但如今看来你和杜橙之间并不单纯。如果是你的存在影响到了凯琳和杜橙,那你到底存的什么心?你们不是朋友吗,怎么会变成这样?凯琳的委屈,你们想过没有?还有,你的肚子是怎么回事?你都怀孕了怎么还要跟杜橙有感情上的牵扯?女孩子怎么能这样不检点呢?”

    这两口子还以为童菲是个私生活复杂的人,所以才会这么一说。

    童菲被他们的话激得有点心痛,敢情对方是故意来挤兑她的吗?为了表明对方凯琳的支持?

    这些话已经涉及到尊严问题,童菲不可能不为自己声明,有些事,必须讲。

    童菲眼底闪过一缕决绝的光芒:“伯父伯母,其实这孩子是……”

    话还没说完,只见门口闪进一道颀长的身影,随之,一个温润而又坚定的男声说:“爸爸,妈……童菲怀的,是我的孩子。”【今天一万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