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抓到罪魁祸首!
    要想知道方凯琳究竟有没有挑唆陈尧,并非是件容易的事,光有通话记录和照片还不够,那只能让她成为怀疑对象,最终“定罪”,还得看梵狄那边对陈尧的审问进行得如何了。

    梵狄此刻原本该还在医院,但由于陈尧一事,他提前出院了,可见对此事的重视,梵氏公馆的兄弟们都知道老大这次是真的毛了,谁让有不知死活的东西惹上了水菡的好姐妹呢,老大当然不会轻易饶恕的,这不仅是关系到老大对水菡的承诺,从旁观的角度看,陈尧对一个孕妇下手那么狠,这是让人不耻的行为。

    梵氏公馆议事大厅里,兄弟们围着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他跪在地上,面朝着正前方,刚好墙上悬挂着一幅醒目的繁体“义”字,而梵狄就坐在这个字的前面,头顶上一束冷冷的灯光照在他身上,为这妖媚惑人的面孔镀上了一层魔魅,仿佛他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审判者,他在这里能拥有生杀予夺的权力,他身上散发出的阴冷气息形成了一种极强的气场,笼罩在这整个空间,产生威压,使得这大厅里凝重的气氛之中又增添了几分阴森恐怖。

    陈尧已经被揍得面目全非,一个脑袋成了猪头,脸上血迹斑斑,眼镜斜斜地挂在鼻梁上随时都可能掉下来,他也没能去扶一下,因为被捆着……

    但或许因为他本身就是心理有病的人,所以在面对这种场面时,他反而是比一般人更镇定一点。不是因为他勇敢不怕死,而是病态的心理导致他对于恐惧的感应会比普通人更迟钝,也或是,像他这样狂躁症的人发起病来本身就够凶残的了,他还做更残忍的事,因此也对于目前的处境不甚在意,总以为不过如此而已。

    山鹰手上还有些血迹,是陈尧的,此刻山鹰正一脸阴沉地向梵狄汇报:“老大,他还是不说。”

    对于陈尧的嘴硬,梵狄并不意外,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已经得到了关于陈尧的详细资料,越看就越是感觉自己将这个男人抓来是明智的选择,起码也等于是为社会减轻了一点危害……

    “陈尧,现年四十岁,在一间外企公司担任企划部主任一职。单身,没有婚史,但曾经有过一个初恋女友,交往五年之后分手,原因是她有了新欢,抛弃了你,而你就目睹了她跟新男友**,所以你那之后就开始仇视女人,并患上了躁狂症,你只要一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其他男人勾肩搭背,或是有更亲密的接触,你就容易病发。在跟你初恋女友分手之后,你有过十三次谈恋爱的经历,但每次都是由于你的躁狂症发作而导致恋情告吹……我说得没错吧。”梵狄不急不慢地,语气都没有一丝温度,嘴角噙着那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不但没让人感觉温暖,反而是越发像走进了严冬一般。

    陈尧暗暗心惊,对方是谁?竟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查到他的这些事……他有躁狂症,这是他的秘密,就连他最亲近的父母都不知道,眼前这男人是如何知晓的?还有,他在与初恋分手之后谈过十三次恋爱,这更是他不会向外人道的秘密,可怎么也被挖出来了?

    刚开始陈尧还无动于衷,但此刻他也不免有些心惊肉跳,自己究竟落进什么人手里?

    陈尧虽然不语,可梵狄那双火眼金睛却能洞悉他此刻的心情,嗤笑道:“你觉得很惊奇吗?你的两大秘密都被挖出来了,是不是觉得很没安全感?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需要明白,老实交代你是受到谁的挑唆才会对童菲下手的,那么我还可以考虑让你少受一点罪。”

    陈尧咧嘴笑了,可他现在是一副惨不忍睹的脸,看起来颇有些毛骨悚然的样子。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来是想套我的话?你们别白费心机了,没人挑唆我,我就是恨童菲那个激an人,我不能让她潇洒乐呵,不能让这个欺骗我感情的女人去跟杜橙双宿双栖,我要惩罚她,要让她知道什么是报应!”陈尧狰狞的面孔在白炙的灯光下显得越发诡异,两眼放红光,显然就是还没清醒,顽固不化。

    听他否认,梵狄也不急,更不会真的认为他说的话是靠谱的。

    而陈尧之所以会咬死了说没人挑唆,并非因为他讲义气,而是他觉得保住方凯琳不暴露,那么童菲和杜橙之间的障碍就还依旧存在。他就是见不得童菲和杜橙好,他那种病态的心理已经到了常人无法直视的地步。

    “陈尧,你当我们是三岁小孩儿呢?你的躁狂症发作也是需要有诱因的,你在跟童菲分手时也没表现出异常,之后更是有段时间没见,你怎么会突然要去报复她?如果不是看到你手机上那张照片,你今天会去找她吗?而照片是方凯琳发给你的,还要死鸭子嘴硬说没人挑唆你?我可没多少耐心,再给你五分钟时间,还不老实交代的话,那就……”后边的话梵狄没说完,故意停顿了,只是那两道冷森的目光足以说明了一切。陈尧不招,等待的就是比现在更惨的局面。

    “呸——!”陈尧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在地上,眸光格外阴狠,直勾勾盯着梵狄,阴森森地笑:“又想打我?你们这群恶棍,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想从我嘴里套出话,休想!”

    这一幕,不明白的还真会以为陈尧是个有骨气的男人,但其实他是因存着私心,希望保留着方凯琳那颗不定时炸弹在杜橙身边,并非是他真正品格好。

    “手段?”梵狄浓眉轻挑,修长的手指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击了几下,悠闲地说:“看样子你是觉得我不能把你怎样?”

    陈尧脖子一仰,不屑地说:“一点皮外伤算什么,有本事你就杀了我啊,不敢吧?告诉你,只要留着我一口气在,只要我不死,等我出去之后一定不会让你好过!你们一群乌合之众等着被一锅端吧!”

    不知者无畏,陈尧不知道眼前的男人是何身份,所以才能这么逞强地嘴硬,不怕死,如果是知道那么一点点,他也不会这么叫嚷了。

    山鹰一脚踢在陈尧肩膀上,将他踹到在地,一个箭步跨上去踩着他肿成猪头的脸,如凶神一般狠厉:“你瞎了狗眼了?不知死活的东西!”

    山鹰和其他兄弟们都十分愤怒,跃跃欲试的想要冲上去很揍陈尧一顿。但这是梵氏公馆,规矩严明,掌舵人还没开口吩咐,手下不能妄自行动。

    梵狄仍然是波澜不惊,黑曜石般晶亮深沉的眼眸里闪烁着寒芒,缓缓站起身来,一步一步走向陈尧。

    他走得很慢,他的每个脚步都像是踏在人身上一般,带来一股犹如实质的威压,绝强的气场自然流露,他不需要凶神恶煞,单凭这恐怖绝伦的气势就能让人两腿发软。

    梵狄居高临下睥睨着脚边被踩着脸的男人,冷眸越发冰寒:“不怕死啊?很不错嘛,真没看出来你还挺有狗胆的。其实你猜得对,我不会杀你,相反的,我还会救你。像你这样患了躁狂症的人也很可怜,本少爷大慈大悲,决定送你去精神病院养着,让最好的医生给你治病,或许这样你能想起来到底是谁教唆你伤害童菲的。”

    这番话,也只有梵狄才能说得这么顺口了,旁边的一众兄弟都差点笑喷……老大真是高啊,自吹自擂的功夫简直无人能及。

    陈尧倒在地上跟死狗似的没动,他满以为自己打不了再被打一顿而已,但是他错了,他面对的是梵狄,一个有n种方法可以让他招供的人,而对于陈尧来说,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被关进精神病院!

    陈尧终于脸色大变,眼里露出恐惧,挣扎着想起来,可山鹰踩在他脸上的那只脚十分有利,他无法动弹,只能惊慌失措地叫嚷:“不……不能送我去精神病院,我不可以去那里!不可以!”

    难怪陈尧会吓成这样,他曾经屡次发作躁狂症,伤过的女友有十来个,医生和警察早就尝试过将他关进医院去,可每次都被他侥幸躲过,他痛恨进医院。也正因为这样,他才会继续危害社会,不断有女人在他手下受伤,童菲还差点没了孩子。

    陈尧惊恐的叫声响彻整个议事大厅,没人再打他了,可他却比先前更加害怕十倍。到此刻他才明白,眼前这男人有多么可怕,一针见血就戳中了他的要害,他是真的不怕死不怕被打,但他就怕被关进精神病院!

    陈尧终于知道怕了,哪里还顾得上嘴硬,奋力挣扎地移到梵狄脚边,没命似的大叫:“是方凯琳指使我干的,是她!是她!”

    此刻的陈尧再也守不住心理防线,大声嚷着,生怕说慢了一拍。

    梵狄这才露出一个倨傲的笑意,扭头对侧门的人说:“让她进来。”

    咔吱……侧门开了,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惨白的女人被两个彪形大汉押住走进来,当陈尧看到来人是谁时,叫得更凶了,指着女人低吼:“就是你……是你,方凯琳是你挑唆我去害童菲的!”

    方凯琳的表情就跟见到鬼一样,惊得说不出话来,而梵狄则很淡定地吩咐手下:“将刚才拍的视频发到童菲手机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