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菡菡一家回来了
    ( )童菲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她的肚子太脆弱了,不小心看护不行。杜橙虽然身体还没完全康复,血压还有些偏高,但已经没有大碍,加上他自己本来就是医生,由他来照顾童菲,那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杜橙见童菲沉默不语,他也不打扰,只是起身倒来一杯温水,弯腰轻轻地将她的身子扶起来,水杯凑到她唇边……

    如此细心温柔,让童菲不由得呆了呆,张嘴喝水时还怔怔地望着他……是不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了,令她有种恍如置身梦中的感觉。他黑亮的眸子里充满了温暖和柔情,那是她梦寐以求的东西。

    童菲这呆滞的神情让杜橙忍不住发笑,俊脸倏然绽放出一朵绝美的花,陶侃道:“我有那么好看吗,你这么痴迷,口水都流了一地了。”

    “呃?”童菲差点呛到,咳嗽了两声急忙否认:“什么流口水,我是那种没见过帅哥的人吗?人家晏季匀和梵狄都比你帅,你还好意思臭美啊……”

    “嗯?你说什么?”杜橙立刻黑了脸,咬牙切齿地瞪着童菲:“那两个家伙比我帅?你审美有问题吧?还有啊,你是我的女人,居然敢在我面前说我比不上其他男人帅,你这是成心想气我呢?没良心,亏我一直在这儿守着你!”

    这货说话时那种憋屈又愤怒的表情看上去十分有趣,童菲本来只是想逗他的,见他这捉急的架势,她更是忍不住笑出声,在看到门口忽然出现的人影时,童菲惊了一下,随即一本正经地望着杜橙:“你的意思是说,你那位好兄弟晏季匀都不比你帅?他比你差吗?你确定?”

    “切……本少爷玉树临风英俊潇洒,浑身上下全方位无死角的帅气,至于我那位兄弟嘛……嗯,他也不赖,只不过比起我,他就差了那么一丝丝……”杜橙说着还用手比划了一下“一丝”是什么概念,那得意又自恋的表情,惹得童菲轻声一叹,用一副同情的目光看着他。

    “橙子……你……哎……”童菲状似十分痛心疾首加惋惜,神情怪异地瞄着杜橙的身后。

    杜橙被她这样的目光盯着有些不自在,怎么觉得背脊发凉呢?下一秒,这货猛地转身望去,顿时惊得跳起来一声怪叫——“你们怎么在这里!”

    这家伙叫得这么大声又惊悚,不为别的,正是因为他看到了两个久违的人,一个是晏季匀,另一个当然是水菡啦。夫妻俩不知何时站在他身后的,显然,刚才他的一番言论都被听去了。

    有段日子未见,晏季匀好像更加富有成熟男人的魅力了,往那一站,就有一股看不见的磁场形成,耀眼夺目却又如醇酒般耐人寻味。

    “匀,我想死你了!”杜橙激动地抱住晏季匀,狠狠地在对方肩膀上揍了两拳,这是他们习惯的打招呼方式,比握手拥抱更能体现出内心的惊喜。

    晏季匀神情淡然,懒懒的,但他眼中涌现的波澜也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心情并不平静,只是他比较内敛而已。

    水菡和童菲已经抱在一块儿了,久日未见,再见竟是在医院里,两个女人眼泪汪汪,就差没抱头痛哭了。

    杜橙这才反应过来刚才为何童菲表情怪异,故意诱导他说那些话,原来是她看到晏季匀和水菡进了病房。

    房间里热闹了起来,因为有晏季匀和水菡的到来,杜橙和童菲一下子找到了吐槽的对象,分别在自己的好友面前大吐苦水,场面十分滑稽。

    “童菲,你怎么没早告诉我你怀孕的事?要不是梵狄打电话给我,我都不知道你出事了……呜呜呜……你的肚子还好吗?这些日子你受苦了……呜呜……”水菡抱着童菲的胳膊低声恸哭,两眼通红,心疼极了。她也是做母亲的人,当然比男人更能体会到童菲的痛苦,知道她保住孩子是多么的不容易,幸好有惊无险,否则那后果……

    童菲也是忍不住热泪盈眶,歉疚地说:“对不起菡菡……我以前是没打算告诉杜橙关于孩子的事,而你老公跟杜橙又是兄弟,所以我……我……不过现在好了,我和我的肚子都没事了……”

    “你知不知道我接到梵狄电话的时候好紧张啊,立刻就订飞机票回来看你,本来是打算下个月回来的……你啊,这次真是太惊险了,害我细胞都死了好多!”

    “呜呜……菡菡,我当时面对陈尧的时候也很害怕,还好有你走之前曾拜托梵狄,不然或许我现在都不能在这里跟你说话了……陈尧他差一点就踢到我肚子,是山鹰带着人冲进来的……”童菲边哭边说,情绪有点激动。她与水菡亲如姐妹,几个月不见了,现在当然要把所受的委屈都吐出来才舒服,可一时忽略了某男的脸色变得很黑。

    杜橙在一旁跟晏季匀热聊着,听见童菲刚才竟然把功劳都归在梵狄和山鹰身上呢,他心里发酸啊,很不服气地说:“我当时也冲进去的,还是我出主意让山鹰叫人过来撬门的呢!”

    难怪杜橙要抗议了,这么重要的事情童菲怎么能把他忘记了呢,他觉得自己当时特奋勇,冲在最前边啊。

    谁知童菲和水菡同时望了杜橙一眼,然后抱着哭得更凶了……

    “呜呜……如果不是梵狄手下带着家伙来撬门,我会比现在更惨的……”

    “嗯嗯……呜呜……太惊险了,童菲,你以后不能一个人在家……”

    “……”

    还是没给杜橙把功劳记上,这家伙彻底无语了,晏季匀十分同情地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兄弟,以我过来人的经验告诉你,不要去跟女人争辩,我们是男人,大度点。”

    “怎么你现在什么事都是让着水菡吗?瞧你这么委屈的样子。”杜橙不由得好奇。

    “不委屈啊,*爱老婆,天经地义。”晏季匀说着还不忘向水菡投去一个柔情的眼神。

    杜橙轻咳两声,凑近了晏季匀耳边说:“兄弟,难道真的结婚之后男人在家里就没地位了吗?只能处处都让着女人?”

    晏季匀剑眉一挑,凤眸眯了眯,深邃的目光颇有深意:“家庭地位这个东西,虚的……只有在自己心爱的女人心里有地位,那才是最实际的。还有啊,你的观念有个漏洞,告诉你吧,以后,家里不是只需要让着女人,还有孩子。总之,结婚之后,你的生活重心就是老婆孩子了,除非你不打算和童菲结婚。”

    杜橙俊脸犯抽,皱紧了眉头瞪着眼:“听你的意思,敢情以后要真结婚了,在家里,我就排在第三位了,前两位都是老婆孩子,我就垫后?”

    晏季匀微微一笑,露出一副“孺子可教”的神情:“没错,所以你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其实也没什么,你不早就习惯了童菲那样的女汉子吗,以前你们打打闹闹的,不都是你在让着她,结婚之后也一样就行了。”

    杜橙苦憋地说:“兄弟,实话告诉你吧,其实我是指望着结婚之后童菲能温柔点,你要知道,女汉子很难hold住嘛,我以前都是被她欺负,难道还要被欺负一辈子啊?”

    晏季匀还没来得及回答,只听童菲哽咽的声音说:“橙子你说我欺负你?哼……究竟谁欺负谁啊,我现在躺在这里,还不是因为肚子里有你的种吗?谁让你香港那晚不老实点的?你说,到底谁欺负谁?呜呜……男人太没良心了……”

    水菡频频点头,抽噎着说:“嗯……呜呜……就是嘛,咱家童菲躺在这里还不都因为你吗,男人在那个完事之后就什么都不管了,吃亏的总是女人……呜呜呜……”这话是勾起了水菡的往事,含泪的眼睛瞄了瞄晏季匀,满是幽怨。

    “咳咳……”晏季匀见势不妙,顿时紧张地捶了杜橙一拳,递个眼色,然后站起来走过去安抚水菡。

    杜橙也顾不得什么面子问题了,急忙去扶着童菲,劝慰她别哭。

    “哎哟,孩子的娘啊,医生说了你不能哭的,小心胎儿……那个,都是我不好,是我欺负了你……你想怎么样都行,就是别哭啊……”杜橙有点慌乱,搂着童菲,小心翼翼地哄着,那紧张的架势还真不是装出来的。

    晏季匀也抱着水菡,将她拉到沙发上又亲又哄,一副妻奴的样子。他知道水菡是想起了对往事的回忆,想起她是怎么怀上小柠檬的,才会有所感触。

    病房里此情此景很有趣,两个男人在哄着两个女人,而两个哭泣的女人就缩在男人怀里,趁他们不注意,偷偷传递着窃笑……其实没哭得那么伤心和激动,不就是为了感受一下被心爱的男人紧张的滋味嘛……感觉真好,甜甜的,很窝心。

    两个男人似有所觉,好像女人一哭,他们就没辙,但这有什么办法呢,谁让自己心甘情愿爱上,哄女人,那也是一种本事嘛。

    好一阵子,这病房才恢复了正常的气氛,没人哭了,晏季匀和杜橙都感觉轻松了许多,接下来大家所要商讨的问题就是关于陈尧和方凯琳。

    水菡明亮的大眼泛红,在晏季匀怀里探出脑袋来望着童菲,柔声说:“你尽管说吧,梵狄他既然是看你的意见,你也就别有什么顾虑。这两个人狼狈为jian,不惩戒一下也是不行的。”

    杜橙没发话,只是搂在童菲肩上的手紧了紧,俊脸上露出一个鼓励的微笑:“你说吧,我会支持你的决定。”

    童菲吸吸鼻子,正在用纸巾擦脸,闷闷的鼻音说:“我想好了,陈尧就送去强制治疗,不然他的躁狂症以后还会害更多的人。至于方凯琳……”说到这里,童菲下意识地看向杜橙,眸光变得温柔而复杂:“把她放了吧……”

    放了?这话到是让杜橙等人有些惊讶,就连水菡都忍不住诧异:“童菲,放了方凯琳,不惩戒她了?你真的要这么做?”

    杜橙没说话,但却陷入了沉默,眉宇间的神色凝重。还是晏季匀最精明,很快就想明白了为何童菲会这么做。果然是物以类聚,他相信,换做水菡的话,也会像童菲那么决定……因为,她们都有着一颗善良而包容的心。

    童菲轻轻握着杜橙的手,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没有苦涩,只有释然和豁达,黑白分明的大眼此刻格外明亮:“方凯琳确实很可恶,心机深,手段也很卑鄙,若不是她挑唆陈尧,我现在就不会躺在病房里,若不是我肚里的孩子命大,或许就……”童菲说这些的时候眼中已经没有了恨意,只有平静。

    “方凯琳的行为是太极端太邪恶,但说到底,她还是因为得不到杜橙而产生了嫉恨的心,迷失了自己,如果她和杜橙之间两情相悦,那么很多事情都不会发生。她虽可恨,但也可怜,况且,她和杜橙从小一起长大,就算没有爱情,杜橙与她之间还有份情谊的,另外,杜橙的父母也将方凯琳当自家人看待,他们也不希望看到方凯琳落得太惨的下场,我不能为了泄愤而让两位老人太过伤心吧……所以我想,既然我跟杜橙已经在一起了,一切危险和不愉快都过去,方凯琳那里,就不用追究了,反正她现在日子也不好过,再也没有脸面对杜橙,这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惩罚了。”

    她缓慢的语速,略显沙哑的声音,淡定而冷静,更有一种在劫后余生中领悟出来的对生活的态度和不同寻常的胸襟。

    以牙还牙固然是爽快,但在这件事情上,童菲不想对方凯琳怎样了,因为对方已经没有任何资格跟她相提并论,连仇恨都不必有,只需要漠视就行。

    这就是童菲跟方凯琳之间最大的差别。童菲的善良宽容,相比起方凯琳的卑鄙无耻,一个是金子般耀眼的品质,一个是令人唾弃的恶行,假如童菲此刻说她要如何如何把方凯琳整得很惨,那固然是理所当然,可那样不也就等于童菲和方凯琳骨子里有相同的残忍因子吗?

    恨,可以毁灭一个人,但宽恕,却可以拯救自己的心不至于沦为报复的魔障。

    杜橙这货竟然眼睛泛红了,因童菲的一席话,他又看到了她身上与众不同的闪光点,多么难能可贵的胸襟,连男人都要汗颜。这样的女人,娶回家是福气,她不会自私自利地只想到自己的感受,她一定会顾及到整个家庭,包括他的父母……

    童菲在经过一些事之后更加成长了,她觉得有时候,放手,宽容,未必就会吃亏,至少她的心是踏实的,不会为报复而沦陷。

    梵狄在接到童菲的答复之后,竟然一点都不意外,只因……童菲是水菡的朋友,梵狄了解水菡的为人,物以类聚,童菲也是个善良的女人,她放过方凯琳,自然是在预料中的事了。

    对于水菡和晏季匀的突然出现,梵狄也是早有预感的,依照水菡的性子她若知道童菲的现状,不回来那才叫怪。

    只是,有些日子没见了,他是不是应该跟水菡见个面呢?她身边还有个大醋坛子——晏季匀,不知道会不会有啥想法呢?

    梵氏公馆,梵狄刚把陈尧送去强制治疗了,方凯琳也被放走,兄弟们各自忙碌着,就梵狄还在画室里发呆。

    这里的人都知道一个规矩,只要老大在画室里,如果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就连门都别去敲,更别说进去了。但此刻,画室的门却被悄悄推开,一个小身子探头探脑地往里瞧,然后蹑手蹑脚地慢慢走进去……

    眼看着就要神不知鬼不觉地靠近梵狄了,只差一步的距离,却见那刚还在发呆的男人猛地两眼精芒迸射,瞬间转身往前抓去……

    “啊——哇哇哇,干爹好疼啊!”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嚎叫,但明显就是夸张的,其实不疼,梵狄哪舍得下重手。

    “臭小子,还想偷偷吓唬干爹,该打!”梵狄笑骂着将小柠檬拎起来,抬手就往孩子的pp上拍去。

    “咯咯……咯咯咯咯……”小柠檬一个劲地笑,知道干爹是疼他的,根本就不算打,只能算是挠痒。

    “干爹亲亲……啵儿!”小柠檬亲昵地抱着梵狄的脖子吧唧一下。

    梵狄内心的惊喜和激动可想而知,紧紧抱着小柠檬,魁梧的身躯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他想念这孩子,当时分别之际他就是万分不舍的,只不过这种惦记与牵挂,他放在心里从未向人吐露,今天小柠檬却突然出现了,这种心情难以言喻,虽没有血脉关系但却真的好像这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失而复得一样。

    更大的惊喜还在后头……这一大一小又亲又抱时,画室门口出现了一个娇小的身影,笑盈盈地望着他。

    梵狄僵住了,仿佛空间被定格……是水菡!他刚才还在愁如何见面,没想到她已经先来了……【明天会有更多大家期待的剧情哦!】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