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死过一次的人
    蜿蜒的大河从C市边缘穿过,越往南走,河*越发宽广,一直延伸到与大海交接处,奔流进汪洋。在沿河两岸有高山峻岭,峰峦叠嶂,其中不乏一些小村庄若隐若现,在一片黄黄绿绿之中星星点点的散布着。

    小村子的人口稀少,还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家中年轻一辈大都去城里打工了,这就使得村子里更加冷清。

    靠近河边有一间小茅屋,与小村子有段距离。也不知是什么时候什么人修建的,屋子很简陋,若是外边下大雨,这里边就得下小雨。

    一张木板当是chuang了,还有一张小小的桌子,角落里有一堆稻草。Chuang上的被单很薄也很脏,在这初秋的季节,白天虽然不冷,但由于临近河边,晚上的温度较低,就像是进入了冬天一样。

    屋子里空空的,住在这里的人现在正在河边洗衣服……

    单薄的身影蹲在河边,弯腰埋头专注于搓洗手中的衣服,水有些冷,但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面无表情,只有机械一般的动作。

    村子里有自来水,可是她却不肯进去。她平时的活动范围也就只有茅屋和河边,而茅屋是不会有自来水的,她洗衣服都是用这河水,尽管很冷,可她从不埋怨一声。

    一个享受过荣华富贵的人,能在这儿过着如此清苦的生活,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她让自己活在一个完全不同于从前的世界里,无论是思想,认知,观念,都在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河水很冷,但再怎么冷都比不过她的心冷,万念俱灰,如行尸走肉般地活着……

    这真的是活着吗?她眼里的世界只有一片灰色,失去了光泽与温度。她现在最讨厌的就是白天,因为阳光可以将她身上所有的丑陋都照得无所遁形。她只想隐匿在黑暗里,看不到那些恶心的伤疤,她才能稍微缓过劲来,吊着一口气去继续下一个明天……

    衣服洗好,她面前的这一片河水又恢复了宁静,河面能映照出她的身影,可她却像是急着逃离一样奔回了茅屋。她无法直视自己的脸,如果多看几次,她真的不怀疑自己会想要自绝于这茅屋里。曾经的她,有着一张美得令人惊叹的面容,俏丽水嫩,白玉无瑕,走在城里的街头总是会引来很多艳羡的目光……可现在,如果有人见到她的样子,只怕是会以为看到鬼了吧。

    所以,她执意不肯进去村落里,只在外边这茅屋艰难度日。她怕吓到别人,更怕看到人们惊恐的眼神。

    唯一不怕她的人,只有那个救了她性命的农民,一个年过六十的老婆婆。

    老婆婆姓孙,据说女儿在城里打工,在城里安家落户,只留下孙婆婆一个人在村子里。

    老人淳朴善良,有着一颗慈悲的心,是她救了小颖一命,并且还用微薄的生活费为小颖买了些药,才将小颖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否则,早在一个星期之前她就该死在茅屋里。

    那一晚,她被一群来路不明的人从河里捞起来之后又被残忍地扔下,身受重伤还发高烧,若不是侥幸遇到孙婆婆经过,她就真的一命呜呼了。

    死过一次的人,看待许多人和事都跟从前不同了,她想起曾经的种种,只觉得如同前尘云烟,犹如一场春秋大梦……那都是上辈子的事了吧,今时今日的她,只有追忆的份儿了。

    小颖本是坚强独立的女孩子,在梵氏公馆里有一段优越而又快乐的日子,但在那之前,她的人生也还是苦不堪言的,可即使这样,都没将她打垮,没有击溃她对生活的信念,她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很勇敢了,但残酷的现实却将她撕裂。

    现在的她,虽然留着一条命在,却因延误了疗伤的最佳时机而导致身上和脸上都留下好些疤痕。右边脸颊从颧骨下方就有一条醒目的伤口延伸到了腮边,有食指那么长……额头上,眉心处也有一条斜斜的伤口划过……

    两条伤口就像是两条丑陋的蜈蚣,破坏了这张脸原有的美感。由于伤口很深并且长,加上错过了治疗时机,还有过感染,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刚受伤时,伤口虽然深,可若是能及时缝针,愈合后只会有细细的一条痕迹,再来个祛疤的小手术就能搞定了,但现在,两边的肌肉没能长到一块儿,反到是缝隙中间长出了新肉……这样就算是愈合之后,她脸上也会犹如多了两张嘴巴一样。

    唯有做疤痕去除手术才能为小颖解决问题,但不代表能一定能让疤痕全部消失无踪,这还需要看疤痕长到成熟期之后会是怎样的具体情况而定。

    但疤痕去除手术不是现在做的,是要等到疤痕成熟期再做。也就是说,哪怕是小颖现在立刻飞去整形医院都没用,这个疤痕最少会陪伴她半年的时间,之后才可以做手术。并且,这样深切的伤口,治疗起来很棘手,要想恢复从前的容貌,太难太难……

    这还只是在显眼的地方,而在小颖身上某些被衣服遮住的伤口,由于受伤时渗进了河里的沙石,之后没能清洗干净而形成的刺青性疤痕,背上,胸前,都有……

    破碎不堪的身体包裹着一颗粉碎成尘埃的心,小颖最深的伤口是看不见的,是在她的心灵和精神上。

    醒来后的每一天,她没有哪天是能安然入睡的,只要一闭上眼脑子里就会浮现出她出事的那一刻,车子从公路飞向空中然后跌坠。那时的惊恐和绝望,能令灵魂都颤抖的战栗,深深地印刻在脑海里,成为她不可跨越的魔障。噩梦连连,时常都是睁着眼睛到天亮了撑不住了才能睡一会儿,但很快就会被惊醒。

    身体的伤,精神的折磨,已经将小颖的意志一寸一寸摧毁,她没有联系梵狄,没有联系家里,她只觉得自己是个被命运遗弃的人,根本不该活下来的人,她每天都在想着曾经的点点滴滴,有痛苦有快乐也有醒悟……她对梵狄痴心一片,换来的却是他将她推向别人的怀里。他乐意看到她跟陆哲浩拍拖,并在那之前还特意收她为义妹,这些举动,如今想起来,即是对她的好,也是一种极致的残忍。

    死过一次的人,思维是不能与常人相提并论的,感悟到的东西或是好或是坏,都没有定论。而现在小颖不联系梵狄的原因其实很简单……那个男人将她推向了陆哲浩怀里,否则她怎会遭受天大的灾难?

    呵呵……男人啊男人……我喜欢你,你不用知道。可现在,我要为自己而活。鬼门关里走一遭,从此之后,我的世界没有你,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活着,你也不必知道。我,和梵狄,不会再有交集了……

    没人能体会小颖的痛苦,在她从车里*的时候就注定了今后她的人生轨迹会发生巨大的改变。是重生还是毁灭,全都在她一念之间……

    茅屋里没有做饭的工具,每到该吃饭的时候孙婆婆都会带着饭菜前来。

    大都是素菜,肉类很少,这对伤者养伤是十分不利的,而孙婆婆也知道这一点,今天,她炖了鸡汤,鸡脯用来炒着吃。

    今晚的晚餐是小颖醒来这一个星期里最丰盛的一顿了,可是她却没有立刻狼吞虎咽地吃下去,而是拿着筷子发呆。

    孙婆婆清瘦的脸上皱纹不少,矮小的身子坐在小颖对面,正朝她亲切地笑着:“怎么啦?干嘛不吃?”

    小颖舔舔唇,黑亮的双眸里浮现出几分疑惑:“孙婆婆,这可是一整只鸡,您花了多少钱买的呀,很贵吧?”

    小颖这几天也大概知道了孙婆婆的情况,这位老人生活清苦,每个月也就靠着女儿给的那点可怜的生活费,平时要吃个肉都舍不得,紧巴紧巴地过日子,怎么今天会突然送来一只大母鸡?那得让老人花去一笔对她来说不小的开支,小颖如何能过意得去。

    “哎呀,你放心,我没花钱……就是我家喂得一只老母鸡,也该是时候宰了吃了,正好给你补补身体,你看你瘦得连风都吹得倒了,这么下去可是不行啊。”孙婆婆一边笑说着一边夹了一只鸡腿给小颖,慈爱的面容格外温暖。

    小颖呼吸一窒,脸色微变,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更是骤然握紧,心脏的位置狠狠抽搐着……孙婆婆说过她家养了一只老母鸡,那这只鸡下的蛋是孙婆婆的口粮啊,平时大都是吃素,这鸡蛋就算是好东西了,是孙婆婆的营养补给,可现在孙婆婆居然将老母鸡杀了?

    孙婆婆一定是为了给她补身体才这么做的。一只鸡,本来不算什么,很多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但眼下的情况,这只鸡,孙婆婆的心意,却比山岳还要重啊!

    小颖心里酸痛极了,可也没有多说什么,因为她知道,此刻,孙婆婆最开心的事情应该就是看到她多吃点。

    小颖默默地啃着鸡腿喝着鸡汤,丧失的斗志一下子涌上来……她不能消沉,她要报答孙婆婆!在这里的每一天,她都要牢牢记住,她将来会用胜过今天的十倍百倍来报答眼前这位老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