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故乡的土,故乡的水,故乡的人,永远都是心中不可替代的温暖,无论国外的生活怎样惬意,回到故乡的家中,心灵深处的归属感才是最深切的。

    水菡和晏季匀带着宝宝回来,并非只为童菲的事,最重要的是对故乡的思念,纵然在大洋彼岸,魂牵梦萦的还是这片养育过他们的土地。

    一家三口的到来为这栋别墅增添了无限生机,仿佛所有的植物花草鱼鸟都一下子变得鲜活起来。紫红的土壤散发着清新的味道,混合着园子里桂花幽馥的香味,钻进鼻息,让人在心旷神怡之际又更加深了对这片土地的眷恋。

    水菡就像是个*的人在贪婪地呼吸着,心情颇有些激动……回家的感觉真好。

    这是水菡父母住的别墅,也是她的家,回来C市就在这里下榻,与父母共聚天伦。

    晏季匀对花园里的鱼池比较有兴趣,站在旁边喂鱼食,而水菡就忙着看园子里的花花草草,时不时摸摸叶子,时不时嗅嗅花香,就像个欢快的大孩子。而小柠檬就更欢腾了,很熟练地站在小树苗面前“施肥”,嘴里还哼着儿歌……

    水玉柔和邵擎夫妇俩从早上开始就在忙活,为了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他们买了好些新鲜的食材回来。平时这些事都是佣人做,可今天不一样,女儿女婿还有外孙从国外回来,是个喜庆的日子,夫妻俩可兴奋着呢,一定要亲自去买菜,亲自下厨做一顿可口的家乡菜。

    在国外,虽然水菡他们都是在家做中餐吃,但毕竟有些佐料和食材都买不到,做出来的东西总是感觉比在家吃的要少了些味道。今天能吃到父母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不只是一顿好吃的,更是代表着父母对孩子的爱。

    家的温暖,相聚的欢愉,都是让人开心的,但又会忍不住在心里感叹……最多一个月就要再回佛罗里达州去,因为晏季匀的毒还没能彻底清除。他背上的硬块已经变小变软,但这还不够,他还需要持续的治疗。

    这样的康复情况就算是可喜的了,这次回来只能待一个月又要走,但有可能下一次再回来时,就是真正的清除了余毒,成为正常人,不必再离开了。

    因为知道相聚短暂,所以每一分钟都是可贵的,会更想要去珍惜与亲人朋友在一起的时光。

    一个月的时间会安排得很满,除了陪家人,水菡还很想见一见兰姐,只是最近有点不巧,兰姐在外地,过几天才会回来。这还是听童菲说的,而水菡给兰姐打电话却是没打通,一直处于“不在服务区”的状态。童菲出事时兰姐不在本市,否则她一定会冲到梵氏公馆去将方凯琳狠狠教训一顿,这一点,水菡和童菲都不会怀疑。

    有牵挂的家人和朋友,这种感觉真好。有期待,才会有相聚时的满足感。

    水菡每天都会来医院看望童菲,连续两星期之后,童菲也到了出院的时间。

    有杜橙这么个医生每天在身边照顾那可真是挺幸福的,童菲身体恢复很快,并且气色还调理得好些了,害喜的症状略有缓解,吃东西没那么困难,营养也跟得上了。

    但是杜橙这货对于这样的成果还不满意,他是想让童菲长胖些才好,现在她120斤,而杜橙觉得她最少还需要长个二三十斤。

    为了让童菲多吃点东西,杜橙已经成保姆了,只要她不肯吃,他就会亲自动手喂。

    病房里正上演着令人艳羡的一幕……

    “来,乖一点,再吃一口,就一口……”杜橙俊脸上的笑意可温柔了,轻轻地哄着童菲,手里拿着一个鸡蛋,剩下一半。

    童菲白希的脸蛋皱成了酸菜,紧紧抿着唇,摇头:“吃不下了……”

    “这怎么行呢,才吃一半,粥也只喝了半碗,营养赶不上的,最少得把这半个鸡蛋给吃了。”杜橙的耐心实在是让童菲很有些意外,这是每天都会发生的情景。

    有了爱情滋润的童菲也不像以前那么硬邦邦的了,说话动作也都自然而然染上了几分女人的味道,此刻正窝在杜橙怀里,为了能不吃剩下的半个鸡蛋而绞尽脑汁。

    “橙子……亲爱的橙子,饶了我吧,一会儿回家再吃行不行?”

    一声亲爱的,温柔又甜腻,让杜橙忍不住暗暗惊喜……听着真是顺耳啊,让人心情大好。

    杜橙脸色一松,无奈地摇头:“拗不过你,算了算了,回家再吃。不过你可别耍赖啊,回家之后一定得再吃点东西。”

    “好……”童菲顿时有种被解放的感觉。

    今天是童菲出院的日子,过一会儿就要回家去了,说实在的,她还真有点舍不得……住院也能这么幸福,是她从未想过的事情。这段日子,杜橙每天都守在她身边,两人的感情进展神速,已经达到了如胶似漆的地步,现在却要各自回家了,虽说是可以自由地见面,但始终是比不上每天同吃同住啊。

    未曾转身已思念。就是现在的感觉吗?童菲心里有些失落,不由自主地会去想,假如能和杜橙每天都住在一起该多好……

    想法归想法,童菲很清楚目前来说,这想法是难以实现的。杜橙父母那一关还没过呢,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只有解决了,她和杜橙才算是真的修成正果。

    “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杜橙低头凝视着童菲,见她发呆的样子很是有趣。

    童菲脸一热,总不好说自己是在想跟他住一块儿吧,这种眷恋和不舍,她说不出口,但不知他是怎么想的呢?是否也跟她一样的不舍?

    “橙子……我出院之后,跟你就不能每天都见面了,你有工作要忙嘛……那个,你有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童菲晶亮的眸子一眨不眨地望着他,心里有着几许期待。

    杜橙一愣,随即扁嘴:“该说的都说啦,每天都说好多甜言蜜语的,我现在都词穷了。”

    童菲一听他这么说,知道他是没能领会到她的意思,便想着再提示提示。

    “橙子,我的身体状况你也是知道的,虽然现在胎儿是稳定,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啊,我觉得你挺会照顾人的,可是出院之后,我们就……就……”童菲忍不住郁闷,这男人怎么还没明白她要说什么吗?非要她说得那么直白才行?平时的默契都哪儿去了?

    “我想和你住在一起,每天看到你。”这是童菲最想说的话,但就是梗在喉咙出不来。

    杜橙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眼底隐约有一丝戏谑:“出院之后就怎么,你继续说啊,我听着呢。”

    “哼,继续说?真是可恶!”童菲瞪着他,心里腹诽,难道他都没跟她想到一块儿去?那有什么意思。

    见童菲垮着脸,杜橙憋着笑,长臂一伸,将她搂在怀里,捏着她的下巴,柔声说:“我逗你玩的,瞧你,还真以为我没考虑以后吗?我知道你现在非常舍不得我,这没什么可害羞的,你直接说就行了。”

    “你……”童菲咬牙,这男人真是脸皮厚。不过……他说得也没错。

    杜橙深邃的黑眸亮了亮,温热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脸颊娇嫩的肌肤,眼底流泻出点点温情:“傻瓜,我跟你想的一样,我想每天都能看到你,跟你一起吃饭睡觉照顾你……不过,我们还需要忍耐一段时间。”

    童菲心头一紧,鼻子忍不住微酸……原来他什么都知道,原来她心里的话不用多说他也会懂的。心灵相通的感觉真好。

    “嗯……我理解你的处境,现在我们还不能太操之过急,只要彼此知道对方的心意就好,暂时不能住在一起也没关系,我可以忍耐的,等你回去说服你父母,那我们就可以……”

    “可以结婚了。”杜橙忽地接了一句。

    这话到是让人爱听,但可不能这么便宜这小子啊。

    童菲扬起下巴笑得很灿烂:“我还没答应嫁给你呢,连求婚都不愿意的男人还指望我嫁?就算住在一起那不代表我就一定嫁你。”

    “……”

    杜橙一时语塞,她说真格的吗?难道非要走求婚这一关才行?可他一直都觉得只要去首饰店买对戒指戴上不就得了么?

    病房门口响起一阵银铃般的笑声,是水菡和晏季匀来接童菲出院了。

    晏季匀十分同意地拍着杜橙的肩膀:“兄弟,要想娶一个女人回家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啊,你得加把劲,千万不要松懈。”

    水菡也和童菲站在一块儿,笑盈盈地看着杜橙:“听到了吧,不要以为已经到手了就大意,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你的表现随时都会计分的。”

    杜橙闻言,得意地说:“我的表现那是满分,不信你问童菲。”

    “我……”童菲刚要说话,忽见病房门口人影一闪,竟是杜橙的父亲来了。

    杜泽涛先是跟晏季匀和水菡打了招呼,然后才一脸严肃地说:“杜橙,你跟我去办公室一趟。”

    杜橙心里咯噔一下……该来的始终要来,家里这是又打算要给他施压了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