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天上掉馅饼
    杜橙的老爸也算是很沉得住气了,等了这么多天直到童菲要出院了才再一次出现。这段时间里,他和罗美娟夫妻俩都在为儿子的事惦记着,只不过不想逼得太紧,现在觉得是时候表态了。

    杜泽涛坐在院长办公室的椅子上,脸色不太好,严肃而沉凝。气氛有些压抑,杜橙已经习惯了,也有心理准备父亲会说什么。

    真不喜欢这种谈话的氛围,但杜橙没有不耐。别看他表面上有时候爱说笑,心里可是雪亮的,并且对父母十分孝顺,就算此刻明知道将要面对最头疼的问题,却还是会沉着应对。

    “爸,我明天就可以上班了。”杜橙率先打破沉默。

    杜泽涛沉沉地哼了一声说:“你还知道要上班啊?你的身体早就恢复了,可是为了童菲,你竟然多耽搁了三天才上班,你虽然是我儿子,但你该知道,在医院里就得公事公办,别为了一个女人而忘记自己该做什么,你是个医生!”

    杜泽涛故意加重了最后两个字,意在提醒杜橙不要因私忘公。

    其实杜橙被教训得有点冤枉,他平时假期都比其他医生少,加班更是家常便饭,工作上,他绝对是做出了表率的,并非是个懒散的人,这次因童菲的事情而延迟了上班的时间,但算起来却还不够他应该得到的假期天数,他就算是再休息几天都是无可厚非的,然而杜泽涛却有意责备,杜橙心知这是父亲有怨气,当即也不为自己申辩,任由父亲教训几句,心想着父亲嘴上说说也就算了,他被教训一下没关系,只要他和童菲的事能顺利一点。

    杜泽涛的主要目的也不是为说上班的事,见儿子这么隐忍沉默,他心里是暗暗着急,表面上却是依旧沉着脸:“你这段时间陪着童菲已经够了,她现在出院,你也不用再跟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这话,显然别有深意,杜橙听了心头一颤……这真是要想分开他和童菲吗?

    “爸,我和童菲在交往,她是我女朋友,我们……”

    “别说了!”杜泽涛一声呵斥,表情更加严厉。

    但杜橙不是胆小如鼠的人,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动摇的,今天从父亲的态度就看出来,前路不好走啊,可他必须要面对,退一步就等于是多增加了一层阻碍,只有一往无前才能看到希望。

    “爸爸,上次方凯琳的事难道还不够我们吸取教训吗?为什么非要干涉我结婚的事呢,不能让我跟自己喜欢的女人结婚吗?况且她已经有了我的孩子,难道你和妈妈是希望我做一个薄情寡义的人?”杜橙紧紧握着椅子的扶手,俊脸绷得很紧,熠熠生辉的眸子里精光闪烁,满是坚定。

    在经历了那些磨折之后才看清楚自己的心,他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幸福近在咫尺却又走远?

    杜泽涛似是早有准备儿子会是这种态度,他也不想弄得太僵,脸色略缓和了一点,语重心长地说:“我和你妈妈都是为了你好,想找一个对你有助益的女人当老婆,只可惜方凯琳品行有问题,所以,我们没话可说,但还有其他更合适你的对象会出现啊,童菲虽然怀了你的孩子,可这不能成为嫁入杜家的理由,如果你只是为了孩子着想而跟她结婚,这样又有什么幸福可言?我和你妈妈难道还会害你?你还年轻,看待事情还不够透彻,你现在只是一时冲动或者因为歉疚,才会想和童菲结婚……”

    杜橙又气又怒,想不到父母竟然将他看得这么肤浅和幼稚,并且还在想着要操控他的婚姻,上次方凯琳的事怎么还不能让父母觉醒?

    “不,我不赞同您的说法。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脚才知道,我跟童菲两情相悦,不是因为孩子才结婚的!”杜橙有些烦躁了,但又有种解释不清的感觉,难道这就是代沟?

    杜泽涛摆摆手,露出不耐的神情:“不用再说了,我今天叫你来办公室,主要是想告诉你,上次你做肿瘤切除手术的那个病人,省医疗协会的副主席,他很欣赏你,明天他出院,请你到他家做客,吃顿便饭,另外,他女儿也是脑外科医生,有些关于医学上的问题想向你取取经,你到时候去了可别失礼,把家里那盒虫草带去。”

    杜橙一听这话可就真的想翻脸了,但眼前的人是自己的父亲啊……杜橙当然记得是哪个病人,就是他在动手术时忽然突发性高血压那次,万万想不到对方居然因为他成功做了手术而对他惦记上了。所谓的欣赏,所谓的吃饭,不就是为了让他去见那个人的女人吗?省医疗协会的副主席,在行业里身份地位颇高,可杜橙觉得这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我刚才说了明天要上班的,吃饭的事就推掉吧。”杜橙压抑着心头的火气,但语气里却隐隐有股笃定的意味。

    杜泽涛见儿子这么干脆地就拒绝了,心里当然窝火,眸光一沉:“杜橙,你难道不知道爸爸对你的期许是什么?”说着,他重重地拍在了椅子上:“就是希望有一天能看着你坐上我这个位置!可是盯着这个位置的人不少,只有我支持你是不够的,必须还要有更多的后盾加入,你将来才有可能成为行业里最年轻的院长。省医疗协会的副主席代替她女儿向你抛出绣球了,这是你的大好机会,我和你妈妈都觉得你应该把握住才对,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儿了,这将是会比方家更强大的支撑。”

    杜泽涛站在父亲的角度,对杜橙的期许很高,这么想,似乎也无可厚非,但杜橙的脸色却是越来越冷,对于父亲所说的这些,他没有兴趣,并且十分反感。

    “爸爸,我没有想过要当院长,我只会尽职尽责当好一个医生,名利的东西,我,不稀罕。”杜橙丢下这句话便不再逗留,不等父亲回答,闪电般的速度出了办公室。

    此时不走,只怕谈话更是难以为继了。

    杜橙没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打定主意明天不去那位人物的家中……以后也不会去。但今天他已经有所感觉,父母那一关,比想象的还要难,这是铁了心要找个“门当户对”的女人吗?那么,他也会铁了心要坚持跟童菲在一起,尽管困难比预料的还多,可是,有她和他在一起坚持,他相信总会赢得父母的理解的。

    想到童菲和她肚里的孩子,杜橙烦躁的心才稍微平息一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往病房去,那里,有他爱的女人在等着呢。

    是爱,如此坚定不移的信念怎能不是爱?兜兜转转几番波折才拥有的爱,他只想要牢牢握着,不放手……

    ======呆萌分割线======

    秋雨绵绵,洋洋洒洒,飘落在这寂静的山村里,为这片如诗如画的景色增添了一份朦胧而凄凉的美,秋风瑟瑟,即使躲在屋子里不出来也还是会感到寒冷。心,越发空寂了。

    小颖蜷缩在*上,又冷又饿,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已经快两点了,孙婆婆还没送饭来,小颖只能饿肚子。

    身无分文,加上容颜已毁,除了孙婆婆能给予她食物勉强度日,她还能做什么呢?这是小颖每天都在思考的问题。

    忍不住抬起手想要去摸摸脸,可最终还是在距离伤疤还有半寸时停下来……手在颤抖,心在滴血。

    生存,成了小颖目前最大的难题。她不想给孙婆婆增加负担,想要报答老人的救命之恩,想要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但这些,能实现吗?有谁会愿意雇用她这样的人干活儿呢?

    满心的凄苦,比这秋雨还要萧瑟,一点一点在捶打着小颖的意志。前路茫然一团漆黑,她看不到光,找不到出口,她在泥沼中挣扎,随时都可能爬不起来。

    想着想着就失神了,暂时忘记了饥寒交迫,小颖目光空洞地望着茅屋的门……

    咔吱,门被推开了,是孙婆婆!

    可今天来的却不止是孙婆婆一个人,后边竟然还跟着一个穿着很时尚的女人,是孙婆婆的女儿。

    有陌生人!

    小颖惊慌地钻进被单里,她怕自己这副模样会将人给吓到。

    “哎……”孙婆婆一声叹息,见小颖的反应,她也十分心疼。

    “快出来吃饭吧,别怕,我已经将你的情况告诉了我女儿,她不会害怕你的。”孙婆婆慈爱的声音响起,苍老沙哑,但却有着令人安心的力量。

    女人浓妆艳抹一张脸上没什么表情,懒懒地说:“出来吧,我这儿可是有个好消息……听我妈说,你想找工作,刚好我在城里打工的地方缺人手,你要是想做,就跟我走,别磨磨蹭蹭的,我没多少时间耗费。”

    小颖躲在被单里的身子一下就僵住,惊呆了,死寂的心猛然间剧烈跳动起来……工作?居然有一份从天而降的工作?这……这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