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进城工作(求点月票!)
    柳暗花明又一村。当小颖正在为自己今后的生计发愁时,竟然有现成的工作机会落在眼前,这太意外也太惊喜了。

    可这样的喜悦,小颖只持续了几秒钟就冷却了下来,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脸上的伤疤,指尖才刚一触到便浑身一颤……如此丑陋的容貌,怎么会有人肯雇用她?

    小颖从被单里探出头,乱蓬蓬的头发遮住了脸颊的伤疤,她看到孙婆婆身边站了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就是这个人说要给她介绍工作,是孙婆婆的女儿。

    小颖心里感激,却又是忐忑不安的,有些不敢相信,干涩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声音:“我……我的伤,很吓人……”

    孙婆婆疼惜地看着小颖,再看看自己的女儿,眼中尽是焦急。

    “艳红,这姑娘现在这样,真的可以去上班吗?”

    这叫艳红的女人在看到小颖的脸时,竟没有表现出太多惊骇,很快就神色如常了,懒洋洋地说:“就这副鬼样子肯定不行,至少她的发型要改一下,用刘海遮住额头的伤疤,脸上嘛,再戴个口罩……这样或许勉强能行,反正只是在厨房洗碗,又不用出去招呼客人。”

    洗碗?居然是让小颖去当洗碗工?

    这种又脏又累的活儿,很苦,城里招收洗碗工的地方也很多,可愿意去干活儿的人却是少有,也难怪这孙婆婆的女儿会答应为小颖安排一个工作,正好她上班的地方是餐厅,时常都会招洗碗工,因为招来的人大都干不长久。

    可即使是这样的工作,对小颖目前的处境来说也是极为可贵的。孙婆婆生活清苦,女儿给的生活费很少,现在加上一个小颖还要养活的话,孙婆婆如何吃得消。所以小颖是打定主意一定要工作赚钱的。

    听到女人这么说,小颖心里燃起了希望,想想也对,在厨房里干活,不用招呼客人,她戴着口罩,再用厚厚的刘海遮住额头,这样就不会吓到人了。

    只要有工作就能生存下去,艰苦一点没关系的。在去梵氏公馆之前,她在家里乡下每天也都累得筋疲力尽,那种日子都熬过去了,现在去洗碗,应该没问题的。

    “你觉得怎么样?”孙婆婆亲切地问小颖,并没有催促的意思。

    小颖虽然容貌已毁,但这双清澈的眼睛却是依旧明亮动人,闪烁着点点晶莹,咬唇点头。

    孙婆婆的女儿见小颖答应了,这才开口说:“工资每个月一千块,餐厅包吃不包住,你自己去外边租房子。”

    淡漠的语气,说出的话也是让人有些心寒的。

    一千块钱的工资能在城里怎么生活?租房哪怕是简陋的单间里边什么都没有的那种,在c市也是要四五百块钱左右才能租到。还有水电气等开销……不过所幸的是餐厅包吃,虽然工资很低,但至少还饿不死。

    小颖一点都没有不甘和嫌弃,对她来说,能靠自己的双手生存下去,就已经是跨出了第一步。

    其实真正的工作不止一千块,而是一千五百块,只不过孙婆婆的女儿故意说的一千,说明她暗地里还是对小颖有歧视的,觉得小颖能有份工作就是天大的恩赐了,没必要花一千五请回去。另外,她用一千块就请回去一个洗碗工,为老板节约了每个月五百块的开支,老板一定会更加赏识她的……

    工作的事情谈妥,孙婆婆招呼小颖吃饭。简单的两个素菜,小颖却是吃得津津有味……明天就要虽孙婆婆的女儿去城里打工了,小颖有些舍得不孙婆婆,但这里始终不是她的归宿,她不可能一直留在这白吃白住,自力更生才是她的出路,哪怕前路艰难,可是对一个死过一次的人来说,没什么比在生死间来回挣扎时的痛苦更甚的了。

    孙婆婆跟小颖说话比跟自己女儿还多,小颖隐隐察觉出孙婆婆跟女儿的关系不是很亲近,这女人动不动就会向孙婆婆摆脸色,说话也是声音大,不礼貌,更没有对长辈的尊敬。可孙婆婆一直都是笑脸相待,并且还显得小心翼翼,这说明母女俩之间存在着某些问题,但小颖不便发问,只是心里有数就行。暗暗在想,看这女人一身妖艳又时尚的打扮,不像是没钱的样子,可她对孙婆婆却十分吝啬,每个月给的生活费少得可怜,要不是孙婆婆省吃俭用,日子还真不知怎么过下去……

    别人的家务事小颖不会插手,但她懂得知恩图报,以后不管挣多少钱,她都不会忘记孙婆婆,一定会像孝敬自己亲奶奶那样的。

    这些话,小颖说不出口,她只会放在心里默默地去做。

    夜晚,小颖独自一人睡在黑暗潮湿的茅屋里,辗转难眠,心绪不宁,她又想起了自己遇难的那一刻,想起了在她昏迷时曾经隐隐约约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就是那些将她从河里捞起来然后又把她残忍丢下的人。她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由于当时身受重伤,人在昏迷状态,她只知道自己被人救了又丢下,却不知是为什么,后来问孙婆婆也说没见过其他人。

    小颖想不通这其中的曲折,不知神秘人究竟是什么意图,但既然打听不到,也只能作罢。她当然不会知道对方是梵狄的死对头,在她那天从梵氏公馆出门开始就跟踪她了……

    *未眠,直到天亮才睡了一会儿,精神状态更差了,脸色苍白眼里有血丝,孙婆婆的女儿艳红见到了还数落小颖几句,说她就跟从坟墓里爬出来的鬼一样。

    如今的小颖脾气性格都比从前有了变化,面对别人的讥讽挖苦,她已经能淡然处之,对于尖酸刻薄的语言她也能充耳不闻,她变得沉默了,隐忍了。更何况,这女人是为她找了工作,她若是跟人顶嘴或是吵架,说不定这工作就泡汤了。

    艳红虽然为小颖提供了工作机会,可并非是个善茬,只是在母亲苦苦央求下才肯答应的,还做主给小颖开出了一千块的工资,这廉价的劳动力可不好找,艳红觉得自己这次也算是给老板节省了人工费,回去之后老板一定会夸她办事得力。

    小颖身无长物,一无所有,两套衣服还是孙婆婆从家里拿的艳红以前的旧衣裳,她自己身上原来穿的那套已经被她收起来,那是以前在梵氏公馆里买的,现在她要重新开始生活,这衣服一见到就会想起某个人,所以,她用布包起来,放在口袋里,不打算再穿了。

    这段日子与孙婆婆的相处就像是跟自己的亲人一般,要分开了也难免不舍。孙婆婆表面上不说,但心里却是挺难过的……她女儿一年到头都很少回家来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好在这段时间有小颖作伴,她才觉得日子没那么空荡荡了,但现在小颖要去城里打工,孙婆婆又没人陪了。这辛酸凄凉,实在让人叹息。

    依依不舍地离开,小颖在车上还一直回头张望,看到孙婆婆站在路边向她挥手,老人慈祥的笑容里又带着几分悲凉,触动着小颖的心,酸胀发疼。

    但坐在小颖身边的女人,艳红,却是面无表情,低头玩着手机,半点都没有对母亲的不舍,更没有回头去看过一眼。

    小颖眉头一蹙,忍不住脱口而出:“艳红姐,孙婆婆一个人孤苦零丁,你怎么不将她接到城里去住呢?一家人住在一块儿不好吗?”

    艳红表情一僵,随即浮现出几分不悦,白了小颖一眼说:“城里我家很小,住不下多一个人的……这种事你就别搀和了,我妈都没说什么,哪还轮到你来多管闲事?我警告你,到了餐厅里打工可不能像这样多话,你只需要每天干活儿就行,不该过问的事情一句都别多嘴!你要知道,我是看在我妈苦苦哀求我的份儿上才答应解决你的工作问题,你要是不放机灵点,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或者是工作不卖力,到时候我可帮不了你。”

    这番话可是半点情面都没给,完全就是一副施舍乞丐的态度,别说是当事人了,就连前边开车的司机听到都不由得暗暗摇头……这个女人说话真臭!

    小颖默默低下头,不再多发一言,看着自己的脚尖出神……艳红这女人是在十分勉强的情况下才施舍了一份工作给她,她会感激,却也明白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一个怎样的定位,只怕是连垃圾都不如吧。

    可就算是这样,小颖也不会意气用事,她深知这份工作对自己的重要,这是她开始新生活的一个开端,必须走出去才有活路。

    连死亡都经历过了,还有什么能难倒她的?前路再怎么坎坷难走,又怎比得过她在九死一生的挣扎中侥幸活过来的那份剧痛和艰难?

    被人讽刺轻视看不起,这都不要紧,能有一口气活着,她就要撑下去。

    艳红上班的地方是城里一间川菜馆。店铺不大,装潢陈旧,但好在菜式的味道还不错,所以生意也算过得去,前段时间招了两个洗碗工但是干了两个月就走了,小颖来得很是时候,店里确实缺人。

    在来店铺之前,艳红买了口罩给小颖戴上,还用剪刀将小颖的头发修出刘海遮住了额头的那道疤……修剪技术太差,刘海齐眉被一刀剪下,原来的长发也被剪断,只有到腮边那么长了,去掉口罩也能遮护一部分脸上的伤口,只是稍微一动就能看出来。

    这发型可算是又土又丑,因为艳红舍不得花钱,就用剪刀自己给小颖剪的。

    艳红是餐厅的收银员,老板是她老公的一个朋友,听闻艳红从乡下带了一个洗碗工来,并且还只是需要花一千块钱薪水就能请到,老板也有点小小惊喜,以前可都是一千五百块才有人愿意来洗碗呢。

    老板是个肥头大耳的中年男人,一口黄牙,嘴里叼着半截香烟,打量着眼前瘦弱的小颖。

    “艳红,她干嘛还戴着口罩啊?”

    “她脸上有伤,怕吓着人,所以要带口罩。老板,反正她也只是在厨房干活,戴口罩也没什么吧。不过我只是把人领过来,如果老板觉得不合适,那就算了,我叫她回去。”

    老板倒抽一口凉气,盯着小颖一眨不眨,心想原来是有伤,还在脸上,难怪肯一千块来干活儿了。

    “摘了口罩我看看。”老板皱着眉,绿豆眼儿里看不出意图。

    小颖下意识地握紧了拳头,被人这么紧紧盯着,浑身都不舒服,更何况是对方要看她的脸。

    慢慢摘下口罩,只见这张原本如花似玉的面容被硬生生烙上了一道醒目的疤痕,就像是多长了一张嘴巴在脸上一样。

    老板惊诧,随即嫌恶地摆摆手:“戴起来吧,恶心死了,以后干活别摘口罩,免得看了倒胃口。”

    这人也是毫不客气地讽刺一通,丝毫不顾别人的感受。每个字就像是钢针扎在小颖的胸口。

    但小颖明白,这才只是开始,将来她还会遇到更多比这还要毒辣的语言攻击,如果连这都承受不住,还谈什么养活自己?

    小颖深深地呼吸一口气,将口罩重新戴上,再看向老板时,她的心情竟平静了许多。

    “老板,是答应留下她了吗?”艳红试探着问一句。

    老板不耐地嗯了一声,重复了一次关于工作待遇的事,小颖这就算是成了店里的员工了。

    若不是因为只有一千块的薪水,老板是不会要小颖留下的,就是看在劳动力如此廉价,才会勉强收着。

    厨房里掌勺的师傅只有一位,是个年约五十的大叔——吴国力。另外还有两个年轻男人是打下手的,有时也会负责一些简单的菜式,但店里的招牌菜都是出自吴国力的手。

    别看这间餐厅不起眼,可里边有几道菜是叫出了名堂的,多数都是回头客,对这里的美食念念不忘,由此可见吴国力的烹饪技术十分了得。

    小颖一来就开始上班了,直接去了厨房。厨房的工作她很熟悉,手脚也麻利,老板和艳红一看小颖这架势就知道是长期在厨房干活儿人了,不由得互相交换了一个欣喜的眼神……一千块请到一个这么熟练的人回来,上哪儿找这么好的事去?[这章4千字,还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