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一定要让他爱上我!
    梵狄有些意外,在这里竟然会碰到洛琪珊,并且这个女人还很不客气地坐到他身边,灼热的目光看着他,毫不掩饰那一股兴致盎然。

    梵狄不动声色,只是轻抬眼眸瞄了一下洛琪珊,同时眼角的余光在山鹰身上扫过,那小子立刻心领神会。

    “咳咳……那个……洛医生,我们已经吃完了,你要用餐就请便吧。”山鹰嘴里叼着牙签儿,皮笑肉不笑地说。。

    洛琪珊狭长的双眸微微一眯,脸上却是带着几分笑意:“怎么,梵狄,你就这么小气啊?你不是还欠我一顿饭么,我一个人也吃不了多少,你该不会是连这点儿都吝啬吧?”

    激将法对梵狄是没有作用的,闻言,他精美绝伦的容颜上依旧是一片云淡风清,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山鹰机灵,赶紧又说:“洛医生,你一个人吗?”

    “当然不是了,我是约了朋友在这里等,只不过刚才我朋友打电话说路上塞车,估计很晚才来了,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你说是吧,梵狄?”洛琪珊眼里只有他,其余人都会被她无视。看她自信满满的样子,虽然是自我感觉太过良好了一些,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女人的主动也没有什么不对的,追求自己喜欢的人,态度积极,正好弥补了梵狄的冷漠,若她也跟梵狄一样的少言寡语冷冷淡淡,两人是绝不会有戏的。

    原本梵狄是打算现在就走的,不过洛琪珊刚才那一句“一个人吃饭多没意思”,触动了梵狄心底深处的孤寂,他时常都是一个人吃饭,深深地明白那种冷清与寂寞,再看看眼前的洛琪珊……罢了罢了,一个女人而已,他不是那种连一顿饭都会计较的人。

    梵狄低垂着眼帘,淡淡地说:“你点菜吧,算是我请你这顿。”

    既然她嘴里总是挂着一顿饭的事,他就干脆请了,这样如果下次再遇到,她就没了借口和话题,他也乐得清静。

    山鹰见老大发话了,立刻缄口不语,埋头继续喝酒,也不搭理洛琪珊。

    洛琪珊还真是个不拘小节的女人,明知道梵狄有点勉强,知道自己坐下来也不是受欢迎的,但她就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她不在乎过程,她只重结果。能跟梵狄一起吃饭就行了,就算他现在是心不甘情不愿的,她相信,多相处几次他就会接受她了。

    两个大男人都坐在旁边不动筷子了,就洛琪珊在吃,她也喜欢吃辣,并且吃得很豪爽,完全无视两个男人冷淡的态度,似乎真是一心在享受美食了。

    梵狄还是那样酷酷的惜字如金,可心里也有点诧异……洛琪珊吃饭的样子还真是够豪爽的,不是他想象中那种做作的千金小姐的做派,她一边吃一边喝酒,直呼辣得爽,一张精致如同艺术品的脸蛋辣得泛红,却还是在大口大口地吃,额头也隐隐有细汗,她不管这么多,只专注于吃。

    她一个人就点了一份水煮鱼,吃得津津有味,时不时还跟梵狄说说话,但他都是只听,不搭腔,她也不生气,早在梵狄住院时她就知道这个男人的酷,是从骨子里发出来而不是装出来的。可他越是这样,她越发感到有挑战性,有征服的兴趣……想想自己在国外的那几年,还没主动追求过哪个男生,一般都是别人追她,这一次,难得她能对一个男人产生这么浓厚的兴致,她也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坚持多久。

    “梵狄,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吃饭吗?我可是经常来的……这里的水煮鱼太好吃了,下次我们再一起来吃,好吗?”洛琪珊嘴里的鱼肉还没吞完就在跟梵狄说话了,一双美目里尽是期待。

    梵狄抿了抿唇,深不见底的眸子闪了闪,但是却一个字没说。他是不会回答这种无聊的问题的。

    “梵狄,你……”洛琪珊忽然一下子没了声音,表情痛苦地捂着自己喉咙的位置,另一只手就指着嘴巴……

    “嗯?”梵狄略一错愕,随即立刻明白了,她这是被鱼刺卡住了吧?

    “哈哈哈……让你吃鱼的时候还说话!”山鹰一下就笑出了声。

    梵狄没笑,只是也不好坐视不理,鱼刺卡住了挺难受的。

    “你大口地吞点饭,看看行不行?”

    洛琪珊被卡得不轻,埋头一张嘴,扒了一大口饭进去,但是,没有效果,饭是吞下去了鱼刺还在喉咙。

    连续又几口饭下肚,洛琪珊还是一脸痛苦加无奈地望着梵狄,她心里也暗骂自己太不小心了,干嘛急着说话呢,现在被鱼刺卡住,难受死了!

    梵狄皱着眉头,这种事,他也帮不上忙,鱼刺卡住,可大可小,有些人就能借助食物将鱼刺裹着吞进肚子,但有些严重的就不行了。

    洛琪珊有过被鱼刺卡住的经验,但那都是很细小的刺,吞饭吞菜就能解决,可现在她感觉比以往几次都痛,估计不是一般的细刺了。

    “梵……送我去……医院……”洛琪珊的声音很细微,不敢大声说话,但梵狄还是听到了。

    “什么?送你去医院?”山鹰扁扁嘴,扭头看看老大的脸色。

    梵狄一只手轻抚着额头,有些头疼……怎么吃个饭也这么不安生,遇到洛琪珊就算了,偏偏她还被鱼刺卡住。他自问不是绅士,可人家好歹也给他做过阑尾手术,他要是现在一走了之就显得太没品了。他这一行混饭吃的人最讲一个义字。

    “山鹰,买单,走。”梵狄干脆的几个字吩咐,站起身来率先往外走去。

    洛琪珊赶紧跟在梵狄身后,心里不由得一阵欣喜……福祸相依啊,被鱼刺卡住固然难受,但能有梵狄跟她一块儿去医院,这就比吃饭还要更进一步,是额外的惊喜。

    就在三人离开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个身材瘦弱穿着老土戴着口罩的女孩儿提着一个桶出来了,走到餐桌前默默将桌上的碗盘儿都放进桶里,然后走进厨房去……她不会知道,这张桌子刚才坐的是什么人,她更不会知道自己做的菜是入了梵狄的口中……

    小颖在厨房里帮忙了一阵,现在店里客人少了,只剩下两桌,并且没再点菜了,厨师就不用再忙活,但有服务员又在使唤她出来收拾桌子。

    这样的擦身而过,彼此都不知道曾距离这么近,命运的交错,需要几番迂回几多缘份,才能在对的时间在茫茫人海中重遇?

    因为不知道梵狄曾来过,所以小颖的心依然是如一潭死水,她还将继续在这里工作下去,她的人生轨迹将会延伸到何处,未来一片迷茫。

    忙碌到了11点多,餐馆关门了,小颖才能消停下来,将两张桌子拼在一块儿,这就是她睡觉的chuang。

    浑身腰酸背疼,两只手臂都快抬不起来了,实在太累,躺着一动不动都会感觉到像散架似的。但这还不算最遭罪的。最让小颖难受的是伤口……很痒。由于还在愈合中,长新肉,所以时常都会感到痒,可是又不能去挠,只能忍着。

    全身那么多伤口,发痒也不止一处,这种滋味简直太要命了,而小颖却能咬牙忍下来。早在河边的茅屋养伤时,伤口开始愈合,她就经历了常人难以承受的痛苦,现在虽然也还是很痒,但比起前段时间已经算减轻了一点。

    身体上的痛苦对人的意志是种考验,小颖就是在每次每次的痛苦中熬过去,挺下来,忍常人所不能忍。

    所幸的是,每天都可以累到精疲力尽,她很容易就睡着了,否则醒着就会让痛苦变得更清晰……

    ======呆萌分割线======

    医院里,洛琪珊被送到了急诊室。她果真不愧是医生,对自己的状况估计得比较准确,她喉咙里的那根刺确实不小,为她取刺的医生也说幸亏她今天来了,要是拖到明天,会更严重。

    刺取出来了,洛琪珊又恢复了精神,开始有说有笑的了,当然,她还会懂得利用这次的事进一步跟梵狄套关系。

    坐在梵狄车上,洛琪珊静静地看着梵狄的侧脸,如此完美得无懈可击的容颜近在咫尺,让她的心忍不住砰砰直跳。不是没见过帅哥,但像梵狄这种级别的还真是太罕见了。他精美如画的五官无疑是上帝得意的杰作,却不会给人娘娘腔的感觉,长相精致但眉宇间隐透着霸气凛然,还有他淡漠如水的眼神,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冷贵,都让洛琪珊深深地着迷,不由得看痴了。

    “梵狄……今天真是谢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下次该我请你吃饭了。”她火辣辣的目光里含着脉脉风情,还有几分感激,对于这个男人,她越发有了志在必得的心。

    完全不被梵狄冷淡的态度所吓退,这女人的胆量不禁让梵狄都有那么点佩服起来……孜孜不倦,锲而不舍,还真是够执着的啊,看来千金小姐也并非一无是处,起码没有在他面前乱耍脾气,表现得很有耐心。先不谈他是否对她有好感,只论她这份意志,已算是难得。

    “洛医生,你各方面的条件都很好,相信追求你的男人也很多。女人的青春是有限的,你真的不必将宝贵的时间浪费在我身上。”梵狄岑冷的口吻,说的话够直接了,要换做脸皮薄的女人就会很尴尬,会知难而退。

    但洛琪珊不是一般人,身为大家族里唯一的继承人,她似乎天生就有着勇往直前的个性,越是有难度越是能激起她的雄心壮志。而梵狄,就是她人生中想要去攻克的关卡。

    “洛医生,到了。”山鹰将车停在了洛家大门口。

    洛琪珊像是没听到身影的话,一双潋滟秋波只注视着梵狄,丰润的红唇微微一勾:“梵狄,你该不会像其他人那么肤浅吧?以为别人追求我,我就一定要回应吗?就算追求我的男人有一百个,但那都不是你,对我来说又有何意义?至于我是否在浪费时间,这不是你说了算的,喜欢一个人,是我的自由,如果你不想我看着我浪费青春,最好的方法不是劝我别喜欢你,而是打开你的心,让我进去……你是梵氏公馆的掌舵人,难道还会怕我一个女流之辈?你敢不敢跟我拍拖试试?敢吗?呵呵……”

    一席话,让车里顿时陷入僵局,山鹰都不由得紧张起来,心想这女人的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居然直接向老大提出要交往?她是第一次这么说的女人。

    确实,洛琪珊的胆量,连梵狄都惊讶,这些年来,想要接近他的女人不在少数,但还没有一个敢在他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因为他的身份本身就具有威慑力,即使那些女人有心,却在开口之前还得掂量掂量。

    梵狄是顽石,洛琪珊就是海浪,在不停地拍打着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敲击着梵狄冰冷的内心……她说得有一点是触动了梵狄的,那就是——纵然再多人追求也罢,不是自己心里的那一个,便是没有意义的。

    “洛医生,我没兴趣玩成人游戏。你家到了,慢走不送。”梵狄面无表情地说着,手一伸,将洛琪珊那边的车门打开了。

    “你……”洛琪珊脸色微变,梵狄也太伤人了吧,这么不给面子的拒绝她?

    一丝愠怒升起又落下,洛琪珊深深的眼波里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下一秒,她忽地倾身上去,快速在梵狄脸颊上亲了一下。

    “梵狄,我不会放弃你的,你注定会是我的男人,不信,咱们走着瞧!”洛琪珊说这话时已经站在车外,朝梵狄挥挥手,转身走进了家门。

    她的胸有成竹自信满满,说得仿佛在宣誓一般。

    山鹰惊呆了,两只眼睛瞪得很大,他简直不敢相信,刚才老大竟然被洛琪珊亲了?虽然是亲的脸颊,可也够让人震撼的,这女人的胆子是牛胆吗?

    梵狄僵直的身子没动,双唇紧紧抿成一条直线,脸色黑得很难看。

    “咳咳……老大,要不要我再去警告一下那个女人?太过分了,怎么可以非.礼老大呢,找死!”山鹰愤愤地说,望着洛琪珊家的大门狠狠地吐了口唾沫。

    梵狄嘴角抽筋,横了山鹰一瞥:“说谁被非.礼呢?”

    山鹰一惊,立刻讪讪地笑笑:“嘿嘿,没……没有……”

    “开车,回公馆。”

    “是,遵命!”

    “……”

    今天的小插曲,不会被梵狄放在心上,只不过对于洛琪珊这个女人,他又有了另一层认识。她热情大胆不做作,勇于说出自己的想法,并且一旦有了目标就会执着地去追求,她像一团火,闪耀着燃烧。她没什么不好,关键的问题在于他的心是锁上的,没人走得进去……

    洛琪珊对梵狄这么有把握,仅仅只是自负而已吗?别看她还年轻,实际上她是个做事稳重沉着的女人,不会盲目地投入到一件没有指望的事情上去。工作上如此,感情上也不例外。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有着近乎严苛的要求,她想要怎样的男人成为丈夫,想要怎样的婚姻和家庭,这些全都是清晰的在她脑子里,她不会像有的同龄人那么浑浑噩噩地生活,从懂事开始,她就善于对将来的事情有计划。

    洛家别墅。

    洛琪珊洗完澡,悠闲地坐在阳台上欣赏着今晚的月色,脑子里想的却是那个冷冰冰对她不假辞色的男人,梵狄。

    沉思良久之后,她才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对方传来一个苍老低沉的男声。

    “我是有件事要告诉你……你儿子挺不错,我决定答应你。”洛琪珊说这话时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显然是很开心的。

    电话那端的人先是愣了愣,随即也笑了:“好,很好,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OK,接下来该怎么办,你早有准备了吧?”洛琪珊干脆地应到。

    “嗯,你只要等着做梵家的儿媳妇就行……还有,希望你能对我儿子好一点,他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只要能让他对你有一点点的动心,他都会视你如珍宝,一旦他专情于你,你将会是最幸福的女人。能不能做到这些,就看你的造化了。”老人低缓的语气中有种一种坚定和骄傲,在谈到自己儿子时,他就像是谈到了曾经的自己。

    “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一定会让梵狄看到我的好,让他爱上我。”洛琪珊这话像是在对老人承诺,同时更是在给自己打气。

    梵狄太难追了,她不给自己打气的话根本撑不下去,他像冰山,她若没有熊熊烈火,只怕是无法融化他的……

    跟洛琪珊通话的老人,就是梵狄的父亲梵顶天。其实这些年来梵顶天从未放弃过对梵狄婚事的关注。但他一直没找到他认为合适当梵家媳妇的女人,直到洛琪珊的出现……两人暗中有联系,看来,梵狄这次是很难逃脱得了。

    ======呆萌分割线======

    到了人生的某个阶段,该做什么事还得去做,该结婚就结,该生娃就生娃,跟自己爱的人走进婚姻的城堡,组成一个新的家庭,为了彼此和孩子的未来而打拼,奋斗,为自己的心找个可以停靠的港湾。这就是杜橙最近的领悟……一颗想要成家的心,时时刻刻在蹦跶着。

    童菲出院几天了,杜橙去她家看过三次,每次都是依依不舍的,临走时童菲还在窗户那张望,直到杜橙的身影不见……

    在未的都父母的同意之前,杜橙和童菲都还在忍耐着,希望有一天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杜橙也不是没想过先斩后奏,想过先领证再回家告诉父母,但不到万不得已,谁都不想走到这一步。没有人会愿意自己结婚时得不到父母的亲人的祝福,那样即使领证了,心里都还会存在一层障碍和遗憾。家人,是跟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是息息相关的,是不可分割的。一个幸福的家庭不仅是二人世界,更应该是包括了双方父母的和睦相处。

    杜橙的心情,童菲很理解,她也赞成他的做法,暂时忍耐着,等他做通了杜泽涛夫妇的思想工作,得到允许,然后才去办结婚证,这是最理想的了。只是,童菲难免有点捉急,眼看着肚子一天天大起来,若是到临盆之前还是没得到杜橙父母的允许可怎么办?

    这也正是杜橙思考的问题,刚才童菲家出来,坐在自己车上,他一点都不轻松。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接到了一个电话,是那位省医疗协会副会长打来的,亲自邀请他去家中做客吃饭,就在今晚。

    上一次,是杜泽涛代为转达的,杜橙谢绝了,没去。但这次是对方亲自打电话来,情况不同了,若是杜橙硬邦邦地拒绝,那也实在太不给人面子,还会让人误会他是不懂事,心高气傲。

    最后杜橙答应下来,今晚去副会长家吃饭。

    “哎……难道是医术高明了也有罪?如果不是我成功给这位副会长做了手术,他也不会盯上我吧?哎,我真的是个抢手货,童菲呀童菲,你说我这么抢手,将来你会不会压力很大呢……”杜橙这货还在自言自语地嘀咕,臭美得很。

    不过话又说回来,他确实是名副其实的抢手货,青年才俊,谁不喜欢呢,所以才会将这位颇有地位的副会长招来嘛。

    首次登门,杜橙做足了礼节,回家将一盒冬虫夏草带了过去。

    省医疗协会的副会长——苏岩,现年五十出头,家中有一个独女,比杜橙小两岁,也是一间大医院的脑外科医生,但苏岩的手术却是由杜橙来操刀的,对此,他女儿可是相当介意这件事,后来因手术很成功,她反到是对杜橙敬佩起来。知道今天父亲请杜橙来吃饭,她想的是要趁此机会向杜橙多请教请教些关于手术中的疑难问题,可她不知道父亲打的是另外的主意。

    苏家人对梵狄热情招待,笑脸相迎,苏岩更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和蔼可亲,笑起来像尊弥勒佛似的,无形中化解了许多紧张的气氛。餐桌上的菜很丰盛,据说是苏岩的夫人和他女儿共同的杰作。

    一番客套之后,饭局开始。苏岩的女儿坐在梵狄身边,她是个具有典型东方美的女人,成熟大气,还有着知性睿智的气质,优雅贤淑又不失女人味。【还有更新】

    苏岩夫妇俩越看越是觉得眼前的两个年轻人很相配,不由得心中暗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