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亲亲总裁,先上后爱 > 续:等着当杜太太吧
    ( )闷闷不乐地躺在chuang上,童菲一时还睡不着,想起先前当着杜橙的面说的那些话,她心头不由得一阵苦涩……谁会愿意那么说呢,归根到底不都是因为内心缺乏安全感么。怕什么?怕与杜橙最终会是一场空,怕孩子将来成为私生子,怕不能与自己爱的人长相厮守。

    因为尝过痛苦的滋味,所以才如此想要拥有幸福,而偏偏杜橙的父母还不肯松口,童菲纵然是理解杜橙的处境,但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肚子一天比一天明显,她的耐心难免会在日渐消磨。

    女人很看重安全感,而这东西很悬乎,不是有自信的女人就一定会有安全感,多数时候这是来源于男方。

    不是杜橙哪里做得不好,也不是童菲小题大做,那都是因为实际的问题横在眼前,每天一醒来就要面对和思考的。童菲心底有种隐约的恐惧,担心到头来她与杜橙之间还会发生点什么,最后造成两人遗憾收场。这是陷在爱情里的人会得的通病……患得患失。何况童菲还怀着孩子呢……

    杜橙今天没有哄童菲,在听她说出那样的话之后,杜橙是沉默着走开的。本来心里就因为芊芊的事憋着一肚子火,结果还成为导火线牵动了他和童菲之间存在的问题,他觉得若继续下去还会更僵持,不如各自回家冷静一下。

    手抚着隆起的小腹,眼望着窗外繁星点点,无边无际的寂寥渗透在空气里悄然钻进心田,好想他……想念他身上独有的味道,想念他欠揍的笑容,想念他温柔低语时的神情,想念他带着*溺的声音……

    每天每晚,童菲都是在这样苦苦的思念中度过的,虽然有时杜橙会来看她,但相聚的时间太短了,每次他临走时都是万分不舍。这种刻骨铭心的相思苦,无计可消除,唯一只有两人真正地成为一个家时,才会用幸福和甜蜜来将内心的空寂填满。

    “宝宝啊……你有没有想爸爸呢,妈妈好想他……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生气,万一生气不理我了怎么办?宝宝……妈妈是不是说错了呢?哎……”童菲在对肚子说话,最近她时常会这样。随着肚子越来越大,她越发觉得跟肚里的小生命之间的血脉联系更深刻了,会不自觉地对着肚子喃喃低语。

    一个人的夜晚正是孤单肆虐的时候,童菲对杜橙的思念会越发深浓,当沉沉睡去时,眉头都还是皱着的,可见确实十分忧心……

    但有一点挺好,童菲懂得自我调节,心情不好就找好姐妹聊聊,吐槽吐槽之后会好受一些。

    第二天醒来之后就开始约水菡,去公园休闲休闲。

    童菲肚里的胎儿目前还算稳定,只要小心呵护精心养胎,平安生产还是没问题的。这样一来她也不用成天关在家里,适当的出去走走,对孕妇和胎儿都是有利的。

    公园是个好去处,环境优美地方又不远,现在不是周末,人也不多。

    水菡要跟闺蜜约会,晏季匀充当司机,到了公园之后他就没再紧跟着水菡她们,而是远远的一个人落在后边走,给两个女人腾出说话的空间。

    于是乎,公园里出现了很有趣的一幕……两个女人外加一个纷嫩可爱的小宝宝在前边走着,后面大约一百米左右的距离,有一个身材高大挺拔长相俊美如神的男人,光芒四射,但他胸前却挂着一个背包,上边还是卡通图案的……这一看就让人明白了,典型的奶爸嘛!

    没错,就是奶爸。这包里装的都是水和零食,即是为宝宝准备的,也是为水菡。走得渴了饿了的时候,晏季匀就会上去将包里的东西拿出来,等宝宝和水菡吃完了他才又远远地跟着。童菲现在怀孕就很少吃零食了,杜橙那家伙随时都不忘提醒她别乱吃东西,即使是一般的零食也不行。

    童菲看着水菡这幸福的一家三口,忽然觉得自己叫水菡出来真是纯粹找刺激啊……

    童菲望望远处那个正在朝这边微笑的男人,心生感慨地说:“菡菡……好羡慕你们,你老公,以前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看好他,生怕他对你不好,可是现在看到你们这么恩爱,他对你和小柠檬*爱有加,还不顾形象地当个奶爸跟班,真的让人难以想象他曾是大总裁,能做到他这样,太难得了。”

    水菡闻言,下意识地扭头望去,正好对上晏季匀投来的温柔目光,两人会心地一笑,温馨的感觉自然就流淌出来,这是一种心灵上的默契。

    “是啊,童菲你说得没错,我老公他现在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他变得很随和,很亲切,对我和小柠檬简直是*得无法无天了,在几年前,这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如今就这么真实地摆在眼前。我时常都觉得自己很幸运,能遇到他,跟他相知相爱,走到今天,可说是夫复何求啊……不过童菲你也不要只羡慕我,你和杜橙将来会是一对令人羡慕的夫妻,他那么在乎你,不会舍得让你受委屈的。”水菡柔美的脸蛋上尽是温和的笑意,也不知道是不是做了母亲的缘故,她笑起来越发富有母性的温柔了。

    “我……”童菲一声叹息,摇摇头,眼底掩饰不住的失落。

    这时候,小柠檬走过去依偎在童菲身边,圆溜溜的大眼睛直盯着童菲的肚子瞧,稚嫩的童声好奇地问:“干妈的肚子里有小妹妹吗?”

    这小家伙说着还伸手去摸童菲的肚子,小心翼翼的模样可爱极了。

    孩子就是最纯洁的天使,能给大人带来意想不到的快乐。

    童菲原本郁结的心情,此刻竟松动了,哑然失笑,搂着这小身子说:“宝贝儿,你就这么想要个妹妹吗?那万一干妈肚子里的是个弟弟呢?”

    “嘻嘻……弟弟妹妹我都喜欢!可是,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出来呢?”小柠檬低头将毛茸茸的小脑袋凑近了童菲的肚子,晶亮的眼睛眨巴眨巴,很好奇这肚皮里是怎么可能会蹦出一个小人儿来呢?

    “这……要等明年了,三月份的时候,干妈的小宝宝才会出来跟你见面呢。”童菲摸着小柠檬的头发,声音不由得柔软了很多。

    “哇,再过几个月就能见到了,好哦!”小柠檬开心地拍手,笑得很是欢腾。他一直渴望着能有小地弟小妹妹陪他玩,但晏季匀目前的身体状况还不能让水菡怀二胎,必须等到毒素清除的一天。

    但干妈的宝宝也是小柠檬的弟弟或妹妹,小孩子心里可没那么多分明的观念,童菲也算是他的亲人。

    见儿子这么开心,水菡淡淡的笑意里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苦笑和无奈……她何尝不想生呢,给小柠檬添个弟弟或妹妹,再生一个,这事几乎成了全家人都在祈祷的愿望了。可晏季匀的身体一天没完全康复,她就不能怀孕。生二胎,还得继续等下去……

    “哇,秋千!爸爸我要荡秋千!”小柠檬冲着晏季匀大喊,笑米米地跑过去,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

    “小心点别跑太快啊!臭小子慢点!”晏季匀赶紧地追上去,那紧张的样子看得童菲和水菡哈哈大笑。

    小柠檬回头做个鬼脸:“嘻嘻……我才不臭,妈妈说我最香了!”

    “臭小子你一会儿出汗就变臭了!”晏季匀笑骂着将儿子抱起来放到秋千上。

    看到小柠檬和大人的互动,童菲难免会想到自己的肚子……孩子将来会是怎样的呢?像她还是像杜橙?真是十分艳羡晏季匀和小柠檬之间的亲近,童菲潜意识里自然就幻化出一幅图画,想到以后杜橙和孩子也会这么融洽吗?会全心全意的疼孩子吗?

    见童菲失神,水菡不用问也能猜到她在想什么。

    “童菲,你相信物以类聚吗?”水菡忽然冒了这么一句,水润的大眼望着童菲,笑弯成了月牙。

    “呃?”

    水菡冲童菲眨眨眼,低声说:“我老公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并且很疼我和孩子,是个好丈夫,好爸爸,而他跟杜橙是从小到大的好兄弟……我相信,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既然这两个男人这么关系那么铁,我认为杜橙将来也很会成为好丈夫好爸爸。或许我这么说,没什么根据,显得有点幼稚,但我相信的是我的老公,他的铁哥们儿不会是人品差的男人。”

    童菲心里一动,眼底闪过一道微光……水菡说的话,仔细想来也是有几分道理的。

    正琢磨之际,眼前一道阴影落下,晏季匀抱着小柠檬过来了。

    “童菲,你现在有孕在身,别净想些不开心的,你和杜橙的情况我都知道,小菜一碟,根本就不叫事儿,你安心养胎,等着做杜太太吧!”晏季匀爽快的声音活像是满天乌云中突然劈出一道霞光笼罩在童菲身上。

    “什……什么?”童菲情急之下还结巴了,不可置信地望着晏季匀,太惊讶了。

    水菡偷偷拉了拉晏季匀的袖子,紧张地皱着小脸:“老公啊,这么大的事,你别轻易夸海口啊,那万一要是……”

    晏季匀将小柠檬放下,一边给儿子擦汗,一边轻松地说:“我像是那种随口说大话的人吗?我说是小事那就是小事。杜橙都跟我说了,他老爸老妈主要是对他期望太高,要让他将来当院长,想找个能扶持他,能对他今后事业有帮助的女人,所以才不同意杜橙和童菲结婚。可如果杜橙人都不在这里,跑去国外了呢,还怎么当院长啊?杜泽涛夫妇连想见儿子一面都难哦,他们的坚持会被瓦解的,等着看吧。”

    “啊?你说什么?杜橙要去国外?”童菲一下就紧张了,急切地红了脸。

    “慢点慢点别着急!老公,你吓到童菲了,你说清楚点行吗?”水菡娇嗔地瞪着晏季匀,明眸中不经意露出一丝妩媚,看得晏季匀心头一荡,随手搂住了水菡的腰。

    “童菲,你别慌,杜橙他自有打算,我到必要时也会配合他的,你就安心等着当新娘吧。”晏季匀笑得一脸神秘,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了。

    童菲很快也镇定下来,瞧晏季匀这表情,听他说话的语气,似乎不是她想象的坏事发生,那会是什么呢?他明显是不想多说,有可能是跟杜橙商量好啦?真的能有办法让杜泽涛夫妇同意她和杜橙结婚?

    童菲心里越发不平静了,但却看到了希望和曙光,沉寂的心又波动起来,竟有些期待杜橙的手段快些使出来吧……

    大人的世界小孩子不懂,他来就是要玩的,玩过了秋千还想玩划船,小脑袋望着河中央的那几艘慢慢划动的船只,天真无邪的大眼里分明写着——我要玩!

    “爸爸,我要……”小柠檬还没说完,突然好像见到了稀奇的事情一样,惊异地指着河中间:“妈妈,那不是兰阿姨吗?”

    “嗯?兰姐?”

    “什么,兰姐?”

    童菲和水菡同时站起来,往小柠檬手指着的方向望去……果然,有一艘船上坐着一个美丽不可方物的女人,虽是素面朝天,但能看出她五官底子很好,精巧而自然,有着一股成*人的魅力,卷发随风飘扬,说不出的风情韵味。可不正是多日不见的蓝兰芷芯么?

    她不是还在外地吗?什么时候她回了c市都不知会一声?

    但这还不算是最令人惊讶的,奇怪的是她身边竟带着一个大约四五岁的女孩儿,由于距离远,水菡他们只能看个大概,看不清楚那孩子的长相。

    “兰姐,兰姐!”水菡站在河边冲船上的人招手,开心地招呼着。

    船上的女人听到声音之后蓦然回首,见是水菡他们,不禁大吃一惊……兰芷芯不但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欢喜,反而是露出几分慌张的神情,下意识地用手搂紧了身边的小不点儿,活像是怕被人看见了一样。

    这真是太不对劲了,兰芷芯跟水菡也是许久未见,这次水菡从国外回来,好姐妹当然要好好聚聚了,怎么她却高兴不起来,一反常态?

    其实不是兰芷芯不高兴,只是另外一种惊慌的情绪将遇见好姐妹的惊喜压过去了。

    无论兰芷芯此刻多么不愿意,但既然被水菡他们看见了,就不得不凑到一块儿去,避无可避……若是避,更会让人起疑。

    船靠岸了,兰芷芯抱着一个粉嘟嘟的小肉墩儿下来了。

    “兰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说一声?太不够意思啦!”水菡故意佯装不悦地扁嘴,实际上眼睛在笑。见到兰姐,她很高兴,哪里还会计较那些。

    童菲更是直接,贼兮兮地笑说:“兰姐,你这么秘密地跑回来都不告诉我们,难道是有情况?该不会是带了男人回来吧?可别重色轻友啊,菡菡月底就要回佛罗里达州了……”

    小柠檬也凑上来抱着兰姐的腿,仰着脑袋奶声奶气地说:“兰阿姨抱的是小妹妹吗?”

    其实从兰芷芯下船开始,数双眼睛就没停止过在小肉墩儿身上扫描……这小不点儿太呆萌了,像洋娃娃一样精致纷嫩的脸蛋,眼窝深邃蓝色的眸子犹如纯净的湖水,肉乎乎的身子,还有着一头黑亮的卷发,让人一见就有种想要抱着亲亲的念头……这,竟好像是个混血宝宝?

    兰芷芯笑得有点僵硬,心里苦笑连连:“水菡,童菲,我是因为有点私事耽搁了,昨晚才回来的,原本打算今天晚上叫你们出来吃饭……”

    “哎呀,吃饭的事儿晚点再说,这是谁的孩子,是混血吗?快点让我抱抱!”水菡的口水都流了一地,笑得可亲切了,张开双臂要去抱兰芷芯怀里的小肉墩儿。

    谁知,小肉墩儿面对水菡的热情,继续她的呆萌,蓝色的大眼眨巴眨巴,皱眉鼓腮嘟嘴,两只白嫩的小手抱着兰芷芯的脖子,脑袋垂着,不去看其他人。

    这……这小孩儿明显就是不乐意被人抱,她只赖着兰芷芯。

    兰芷芯尴尬地笑笑,掩去眼底的慌乱,强作镇定地说:“这是……我朋友的孩子,因为今天没人带,丢在家里挺可怜的,我就充当一下临时保姆。她很害羞,怕生,想要抱她可不容易……呵呵……”

    朋友的孩子?

    童菲和水菡释然了,对于兰芷芯说的话也没去深究,因为都是好姐妹,互相之间信任,哪里还会想到某些不可能的异常。

    兰芷芯低头看见小柠檬期待的目光,心里不忍,随即柔声说:“宝贝儿,这是小妹妹,不过不是阿姨的宝宝,是阿姨的……朋友的宝宝。”

    这话等于又是在为大家解释一次了。

    “嘻嘻……她会下来玩吗?”小柠檬稚嫩的童声充满了兴奋,他喜欢这个洋娃娃似的小朋友,想要跟她玩。

    “对啊兰姐,抱久了多累啊,把孩子放下来把,让她跟小柠檬玩儿,我们几个大人看着点就行。”

    “就是就是,我们好久没见了!”

    闺蜜的热情,让兰芷芯话到嘴边的辞别硬生生吞了下去,犹豫了一下,将怀里的小肉墩儿放下来,可这孩子还牵着兰芷芯的手不肯松开,戒备地望着眼前一群陌生人,说了一句差点让众人栽倒的话——“我才不要跟幼稚的小鬼玩儿。”

    全场肃静了三秒,随即爆发出阵阵笑声。

    “噗嗤……”

    “哈哈哈哈哈……这小孩儿太逗了,自己都才这么大点呢,哈哈哈……”

    “说谁是幼稚小鬼?不会是说小柠檬吧?哈哈哈哈哈……”

    忍不住,实在hold不住啊,太逗了,太酷了!

    小柠檬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小朋友说是幼稚小鬼,这是被嫌弃的节奏啊!小柠檬憋红了脸,气鼓鼓地望着小肉墩儿:“你不是小鬼吗?你敢跟我比一比吗?”

    水菡一愣,看样子小柠檬真是被气到了,但是儿子不像是这么小气的人啊,怎么会对女生生气呢。

    兰芷芯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很想暴走,这小孩儿不说话则已,一说就是一鸣惊人啊,想低调都不行了,这可怎么办?

    小肉墩儿哼哧哼哧地摸摸鼻子,纯澈如湖水般的蓝眸子瞪着小柠檬:“比就比,我才不怕你,比什么?”

    不一会儿,俩小机灵手中各自多了一个手机,然后,开始了他们的“比赛”……

    这是孩子之间的乐趣,简单直接的交流,纯真的孩子不会有争斗的思想,纯粹就是玩儿,找个伴一起玩儿,有种棋逢对手的感觉……俩都是特别聪明的孩子,玩的游戏甚至连大人都会头疼的,在他们手里就跟切白菜一样容易。

    有了兰芷芯和小肉墩儿的加入,这趟公园之行更加热闹有趣了。

    两个孩子在玩,三个女人在热聊着,彼此晒着近况,而晏季匀则显得格外安静,沉默寡言的,俊脸上一副讳莫如深的难测,不知道又在想什么了。

    水菡和童菲会被兰芷芯忽悠过去,但旁观者清,晏季匀可一点都没相信兰芷芯所说的关于这孩子的话。

    也不是晏季匀闲得无聊,确实是这小肉墩儿太让他感觉眼熟了,尤其是这双蓝色的眼睛,怎么看都像极了某个人……

    晏季匀坐在旁边静静地观察两个小孩儿,一边还不由自主地竖起耳朵听女人们聊天……主要是想听关于这孩子的事,但兰芷芯每每被问到时都含含糊糊地搪塞过去了。

    晏季匀比狐狸还精,直觉兰芷芯有些反常,说换间言辞闪烁,目光漂移不定,明显就是心虚的表现。再看看小肉墩儿这张脸,这眼睛,这五官……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小肉墩儿不只是像他认识的某个男人,还有几分像兰芷芯!

    这情况就太耐人寻味了……晏季匀默不作声,悄悄摸出手机拍下了小肉墩儿的照片,他现在还不确定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就是凭直觉而已。拍下来,给某男看看去。晏季匀可不信这世上有这样的巧合,兰芷芯或许是在隐瞒着什么……【6千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